听到出租车司机的话以后赵蔓蕾噗嗤一乐,然后才接着说道:“我就是一个弱女子而已,师傅你是从哪看出来我是道上的人啊!”

    “就凭你现在还能笑得出来!”出租车司机道。

    赵蔓蕾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而是看着出租车司机一脸歉意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把你给坑了!”

    “不要这么说!”司机道:“能和你在这种情况下结识也算是缘分嘛!”

    赵蔓蕾笑了笑说道:“我叫赵蔓蕾,师傅怎么称呼?”

    “我叫杨树!”司机笑道:“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叫我扬哥就行!”

    “那好!”赵蔓蕾道:“那我就叫你杨哥了!”赵蔓蕾此时并不知道,与杨树的结识将给她省去不少的麻烦!但这是后话……

    “恩!”杨树笑了笑看了一眼在那吸烟的两名青年后对着赵蔓蕾轻声说道:“蔓蕾妹子,你先别急,等杨哥思考一下,然后就带着你逃出去!”

    “千万别!”赵蔓蕾赶忙轻声说道:“他们身上都有武器,杨哥不要冒险!况且他们是为了我来,并不会伤害你,到时候杨哥找机会自己跑就行,先不用管我!”

    “我要是自己跑还算是男人吗?”杨树道:“这要是被我儿子知道了还不得瞧不起他这个老爸啊!”

    “看杨哥年纪儿子怎么也得有十五六岁吧!”赵蔓蕾看了一眼杨树说道。

    “今年才六岁,明年就要上学了!”一提起自己的儿子,杨树脸上就露出慈爱的笑容,然后接着说道:“我将近四十岁才结的婚,所以儿子还很小!”

    “杨哥怎么结婚这么晚啊!”赵蔓蕾不解的说道:“虽然岁月在杨哥脸上留下了一丝痕迹,但看起来还是很有气度的啊!我可以想象的出来杨哥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一表人才,很受女孩的欢迎吧!”

    “你这妹子还真会说话!”杨树笑了笑说道:“长的好有什么用?谁会要一个废人呢!”

    “杨哥这话是什么意思!”赵蔓蕾不解地问道。

    “你看!”杨树挽起衣袖……

    赵蔓蕾朝着杨树的胳膊看去,只见杨树的左手手肘以下安装的竟然是假肢。

    “杨哥!你这手……”赵蔓蕾皱着眉头问道。

    “想当年你杨哥我在部队也是个排长,可是后来一次事故把这手给炸掉了,所以我就退役了!”杨树笑道:“退役之后我一直处在失落中,曾经有一段时间都不想活了!后来经过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凭借着一只手生活!”

    “喔!”赵蔓蕾盯着杨树假肢手掌上的手套说道:“我说杨哥怎么就一只手带着手套呢!”

    杨树并没有回答赵蔓蕾的话,他好像找到了倾诉的对象,所以接着说道:“因为残疾的原因,做工作的话很吃力,所以我只能做一些轻松的工作,但是挣的少,除去平时生活上的开销,我攒了十年的钱才安了这么一个假肢,最后用利用两年的时间才习惯了使用假肢!就是因为看到了我对生活的的坚持和不放弃,我的妻子才嫁给了我!”杨树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幸福!

    听到杨树的话,赵蔓蕾从中体会到了很多的东西!她知道,如果当初杨树一直那么自暴自弃的话肯定早就完了,可是杨树并没有放弃,他坚持下来了,所以是成功的!

    想了一下之后赵蔓蕾接着说道:“那当初的转业后你应该也得了不少钱吧!为什么不用那些钱去按一个假肢呢?”

    “那笔钱给我在农村的父母了!”杨树道:“我跟你说你都不会相信,我结婚前我父母都不知道我残疾这件事呢!我就一直骗他们我在部队回不去家!直到结婚的时候他们才知道!”

    “杨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赵蔓蕾道:“无论怎么说,身体都是父母给的!到什么时候父母都应该有知晓的权利!”

    “哎!”杨树道:“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这么做不对,可是后来我曾经看到过国外的一则故事,上面说的是战争过后一名军人变成了残疾,他在回家之前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的父母他要带回去一个残疾的战友,并且要养活这名残疾的战友。可是他的父母却说家里条件不好,实在是无法养活一个没有生活能力的残疾人!他们让这名士兵把那残疾的‘战友’送到福利机构去,别给自己的家庭增添负担,但他们不知道他们儿子所说的这个‘战友’就是他们儿子自己啊!所以第二天这名残疾的退役士兵便自杀了!”杨树说完,顿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所以我觉得我的做法是对的!”

    赵蔓蕾认真的听着,这个故事她好像也在哪里听过,可是她从来不认为这是真的存在的,只把它当做一个故事……..

    “虽然这个故事很残忍,但是也不得不面对现实啊!”杨树看着赵蔓蕾说道:“如果我的家里条件还好一些那我并不会隐瞒什么!但我父母那个时候体弱多病,家里还住在一间只有十几平米大的毛坯房中!如果那时候颓废的我回去给老两口带来的是什么我想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吧!就算我得到了转业金,又能让老两口支持多久呢!所以我把专业金给了老两口,让他们把家里的生活质量和自己的身体先照顾好再说!”

    “杨哥!”赵蔓蕾眼眶有些红润了,看着杨树道:“你是真男人!”

    “你可别夸我!”杨树笑道:“可能是年纪大了喜欢唠叨,你也就随便听一下,现在我们最主要的是怎么离开这里!”

    “可是他们人多啊!”赵蔓蕾小声道:“别到时候在把他们惹急了,对我们两人都没有好处!”

    “我这些年懒散惯了!也不怎么运动,如果再年轻点的话我一只手就可以打倒他们三个,不过现在不行喽!”杨树笑道。

    “我知道杨哥现在想要离开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杨哥是想留下来保护我的安全!这份情谊我记下了!”赵蔓蕾感动的说道。

    “你别这么客气!”杨树笑道:“其实我倒是觉得蛮刺激的!”

    ……………………

    两人聊天的时候,刚才出去的那名年轻走了回来,同时身边又跟来了一名年轻人,见到这年轻人的瞬间赵蔓蕾愣住了,心说真实冤家路窄啊!竟然在这里碰见了他………

    新来的这名人正是那天晚上在公园想要调戏赵蔓蕾结果被齐玉揍了一顿,然后又被齐世雄带来的人揍了一顿的年轻人!所以赵蔓蕾说冤家路窄……

    那年轻人见到赵蔓蕾的瞬间也愣住了,许久之后才说道:“竟然是你!”

    赵蔓蕾看了那年轻人一眼后便别过头去,不再看他!

    “哈哈!”那年轻人笑道:“好啊!真是天意啊,当初因为你我差点被打死,今天终于找到机会报仇了!”

    赵蔓蕾没有理会这年轻人,而是看着杨树轻声说道:“杨哥,他们人越来越多,你找机会赶紧走!只要你出去了我就有救!”

    杨树想了一下觉得赵蔓蕾说的有道理,可是他真的放心不下赵蔓蕾,就在杨树纠结的时候,又一名年轻人退着轮椅走了进来,轮椅上坐的人正是冯小蕊……..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冯小蕊见到赵蔓蕾的瞬间,心中就升起一股无明业火,片刻之后才看着赵蔓蕾说道:“你可算是落到我手上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至于变得这么惨!”

    赵蔓蕾想了想觉得冯小蕊说这话没有毛病,他变成这样的确是齐玉找人做的!只是没想到冯小蕊还不知道悔改!所以赵蔓蕾冷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断了两条腿你都不老实!看来下次应该再狠点!”

    听到赵蔓蕾的话冯小蕊一愣,皱着眉头说道:“你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赵蔓蕾笑道:“没错,把你腿打断就是我的主意!你别以为就你认识几个社会上的人!”赵蔓蕾这么说是想给对方压力,让对方不敢对自己太放肆!同时,这句话赵蔓蕾同样是说给那名曾经和她有过过节的年轻人听的!

    果然,那名年轻人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心中就是一震,回想起那日自己众人被打的场景后竟然不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他退的那一步正好被赵蔓蕾看到了,只见赵蔓蕾不屑地说道:“还有你!我看那天就应该打死你!就不应该救你!”此时此刻,赵蔓蕾绝对在气势上赢了对方!

    而冯小蕊也是变得一脸茫然,心说赵蔓蕾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势力?

    见几人发愣的同时,赵蔓蕾不留痕迹的贴近杨树轻声道:“杨哥,趁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你赶紧跑……”

    杨树一愣!惊讶的看着赵蔓蕾做出了一个决定,看着赵蔓蕾说道:“蔓蕾妹子!今天他们要是想伤害你,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杨哥,你……”赵蔓蕾大惊。

    “妹子!哥佩服你,什么也不用说了!”说完,杨树竟然挡在了赵蔓蕾的身前!

    “还愣着干什么!”这个时候冯小蕊对着身边的人怒喝一声:“上去打他们!有什么事我叔叔顶着!”

    冯小蕊的话音刚落,就见四名青年拿着钢管冲向赵蔓蕾和杨树……..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