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齐玉和齐世雄盯着自己看,杨树讪讪地笑了一下之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齐世雄则是上前一步伸出右手和杨树握了一下手后说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啊!”杨树一愣,看着齐世雄说道:“您千万别客气,我这么做是应该的!”突然间杨树感觉自己很紧张,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出杨树的紧张,齐世雄笑了笑说道:“我叫齐世雄,是齐天集团的总裁!”说完,齐世雄看了一眼齐玉之后继续说道:“他是我儿子,叫齐玉!蔓蕾是我的儿媳妇!你今天救了蔓蕾可以说是救了我们爷俩啊!”齐世雄说这话并不过分,因为现在他们父子二人的确十分依赖赵蔓蕾…….

    “齐天集团!”杨树大惊,他自然知道齐天集团,只是从没有想过赵蔓蕾竟然是齐天集团的少奶奶!吃惊过后,杨树接着说道:“其实这件事真的没什么!也没有出多少力,您就不要这么客气了!”

    “对了!”杨树的话音刚落,就听齐玉道:“蔓蕾,你刚才说的那个假肢是怎么回事?”

    见齐玉问自己,赵蔓蕾道:“杨哥的左手没有了,平时都是装得假肢,刚才为了保护我,杨哥的假肢被那些人打坏了!所以我想问问齐天的医疗机构有没有卖假肢的,我想给杨哥换一个好的!”

    “没问题!”齐玉道:“而且我会给杨哥换一个最好的!”

    “不用了!不用了!”杨树摆手道:“等我把那只假肢捡回来,修一修还能用!”

    “杨哥你就别客气了!”赵蔓蕾说完看着齐玉和齐世雄说道:“我还有一件事想请求你们!”

    “这是说的哪里话!”齐世雄有些不悦的说道:“有什么事就说,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

    “喔!”赵蔓蕾目光转向杨树,然后再次看着齐玉和齐世雄说道:“我想让杨哥当我的司机!”

    “嗯?”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和齐世雄还没有说什么,杨树就是一愣,赶忙说道:“蔓蕾妹子你千万别开玩笑,我一个残疾人怎么配给你当司机呢!”

    “杨哥你等一下再说!”赵蔓蕾笑了笑然后看着齐家父子说道:“今天这件事我们感谢杨哥是必须的,但治标却不能治本!杨哥家比较困难,有一个还没有上学的儿子,如果单靠杨哥开出租车挣得钱根本养活不了一家!况且我现在上下班都需要自己坐公交或者打车!倒不如把杨哥的车征用了,专职接送我上下班,这样我上下班的时候还方便!杨哥没事的时候还可以拉些别的客人,这样也算是挣两份收入!杨哥也不必那么累!”

    “同意!”齐玉道:“就这么定了,杨哥以后你就用你的车接送蔓蕾上下班!每个月我给你两万块钱,如果嫌少我可以再加!”说完,齐玉看着齐世雄说道:“爸,我的这个决定可以吗?”

    “恩!”齐世雄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就不参与了,只要蔓蕾高兴,我什么都同意!”

    “不行!不行!”虽然齐玉提出的条件很诱人,他开出租车每个月交完份子钱最多也就能挣个三千块钱而已,而齐玉开口就是两万,这可以抵得上他六个月甚至是七个月才能赚的钱啊!可杨树却不想接受这份条件,她救赵蔓蕾可并不是因为在这些的,所以赶忙拒绝道:“我这车是公家车,每个月都要交份子钱的!”

    “哪家运输公司的?”齐世雄问道。

    “万里行…..”杨树回答道。

    “齐玉!”齐世雄道:“派人到万里行协商这车的事情!”

    “好!”齐玉点了点头后目光转向杨树说道:“杨哥就不要再推迟了!蔓蕾自从嫁给我之后也没有向我们提过任何要求,我这心里本就过意不去!今天好不容易提出点要求我如果不给办到了,心里会更加不舒服的!”

    听到齐玉这样说,杨树看了看赵蔓蕾,只见赵蔓蕾正冲着自己笑呢!想了一下之后才点头道:“好吧!我答应了!不过近期不行…..”

    “为什么?”赵蔓蕾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装假了!”杨树笑道:“你们给我的一切我都会欣然接受,但是如果重新安装假肢的话需要有一段时间的磨合期,不然会影响正常活动的!”

    “好!没问题!”赵蔓蕾点头答应!

    ……………..

    赵蔓蕾安全出来后齐世雄也放了心,又聊了一会之后便坐车先离开了!所以赵蔓蕾、齐玉和杨树站在出租车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约么过了两分钟的时间,三人见到王远带着自己的手下从厂房走了出来,齐玉笑了笑之后说道:“应该是结束了!这次欠了王远这小子一个大人情呢!”

    “你不说我还忘了!”赵蔓蕾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原本我是安排了两个保镖跟着你的!可是他们跟你跟到半路遇上了车祸堵在了那里,所以就把你坐车离开的事情告诉了我………”齐玉把之前的事情解释了一番之后继续说道:“打你的电话你电话还关机了,所以我和爸都非常着急,想要找交警部门协调查看马路上的监控,可是走那样的程序太麻烦了!正好想到王远的一个叔叔在交通局当局长,我就找到了王远!我们从事故路段开始调取监控发先你们的车是往开发区来的,又调取了杨哥这辆出租车的GPS,就知道你们在这里了!不过还好没来晚。”

    “要不是杨哥和那个冯辉认识拖了一段时间,我想你们来之前我就被欺负了呢!”赵蔓蕾有些委屈的说道。

    “放心吧!以后绝不会再出这样的事情的!”齐玉抱着赵蔓蕾安慰道。

    过了一会儿,王远带着自己的手下回到了马路上,手中还拿着赵蔓蕾和杨树的手机,把手机递给两人后王远有从一旁的手下手里接过杨树的假肢说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什么智商!”齐玉笑了一下接过杨树的假肢抵还给杨树说道:“杨哥,看看能不能将就用,新的等回去之后再给你要!”

    “不着急!”杨树笑着接过假肢。

    齐玉对着杨树笑了一下之后目光转向王远说道:“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小子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切!”王远不屑的看了齐玉一眼说道:“蔓蕾姐嫁给你真是委屈了!你说你能干点什么!”

    “啪!”齐玉对着王远的头打了一下笑骂道:“臭小子,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滚蛋……”

    “卸磨杀驴啊你!”王远不忿道:“以后你有事少找我!”说完,便气呼呼的别过头!

    “咯咯!”赵蔓蕾知道齐玉和王远感情好,也知道王远并没有生气,所以笑了一下说道:“小远,谢谢你啦!今天我好像没有时间,改天吧!你来家里,姐给你做好吃的!”

    “真的吗?”王远兴奋的说道。

    “当然是真的!”赵蔓蕾笑道。

    “还是蔓蕾姐好!不像某人…..”王远说话的同时目光瞄了一下齐玉后继续说道:“要不是蔓蕾姐今天在这,我肯定不会让某人好过的!谁叫咱人多呢!”说完,王远转过身对着自己带来的手下说道:“走!回家……”

    “这臭小子!”齐玉无奈的笑了笑。

    看着王远他们有序的上了大巴车,赵蔓蕾看着齐玉道:“那冯小蕊他们怎么办!”

    “放心好了!”齐玉道:“王远自有分寸!”

    “哦!”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说道:“那我们也回市区吧!你开车,杨哥的手不方便……”

    “好!”齐玉答了一声之后接着问道:“刚才你说有事!什么事?”

    “当然是梁丽的事情啦!”赵蔓蕾故作委屈的说道:“自从到集团上班以来,我就没闲过!”

    “老婆大人辛苦啦!”齐玉笑道:“等晚上会家我好好的伺候伺候你!”

    “你胡说什么呢!”赵蔓蕾一脸羞怒的说道:“杨哥还在这里呢!”

    “哈哈!”杨树笑道:“我什么也没听到,先上车了,你们聊!”

    …………………….

    上车以后,赵蔓蕾打开手机给梁丽拨了一个电话,问梁丽在哪儿见面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我听说早上梁武也去接你了!”齐玉道。

    “恩!”赵蔓蕾点点头。

    “那天梁武去看守所找你有什么事?”齐玉接着问道。

    “是关于梁丽的事儿!”赵蔓蕾把事情的经过说给了齐玉听……..

    “哦!”齐玉想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你以后尽量少和梁武来往!”

    “我现在在财务部工作是有目的的,所以以后和梁武来往肯定是不可避免的啊!”赵蔓蕾道。

    “那个梁武现在还单身呢!说不定会对你图谋不轨呢!”齐玉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咯咯!”赵蔓蕾笑道:“是吗?梁武还单身呐!这我还真不知道呢!那可以算是钻石王老五啊!”

    “你什么意思?”齐玉恶狠狠的看着赵蔓蕾。

    “呦呦呦!”赵蔓蕾笑道:“某人吃醋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