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蔓蕾和韩玉坐在单间内,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赵蔓蕾知道应该是齐玉和齐世雄到了,轻笑了一下之后看着韩玉说道:“玉姨!你跟在我爸身边多久了!”

    韩玉心里一直不舒服,所以并没有回答赵蔓蕾的话,赵蔓蕾见韩玉不说话也没有再多问,顿时单间内的气愤尴尬了起来!

    齐玉和齐世雄在赵蔓蕾两人旁边的单间落座后,一直在竖着耳朵听那边的声音,可是听了半天赵蔓蕾和韩玉也没有说话,所以父子二人对视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

    两分钟过后,烧烤店老板把啤酒送了上来,赵蔓蕾打开一瓶酒把韩玉面前的酒杯倒满,又把自己的酒杯倒满后看着韩玉说道:“玉姨,自从我嫁到齐家就没有和您一起吃过饭!这杯酒我先敬你!”说完,赵蔓蕾把杯中的就一饮而尽!

    韩玉见状,并没有多说什么,也拿起酒杯将酒喝干净,然后看着赵蔓蕾说道:“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赵蔓蕾知道现在不是说的时候,所以笑了笑没有说话,又将两人杯中的酒倒满后赵蔓蕾没有敬韩玉,而是自顾自的喝起来,喝完之后,赵蔓蕾露出难过的表情,然后一丝眼泪流了出来!

    见赵蔓蕾流泪,韩玉就是一愣,心说这赵蔓蕾难道真的有苦衷不成?想到这里,韩玉也将杯中的酒喝光,第二杯就下肚,韩玉就觉得自己的心里豁亮了许多!

    见韩玉跟着自己喝了第二杯,赵蔓蕾心中暗笑,但脸上的表情依旧难过,将酒倒满后赵蔓蕾又是一饮而尽!虽然喝的很急,但赵蔓蕾一直把握度,因为他还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继续接下来的计划呢!

    见赵蔓蕾又将杯中酒喝光,韩玉知道赵蔓蕾心中肯定有苦楚!因为赵蔓蕾的样子绝对不是装能装出来的!

    当然,赵蔓蕾此时想的是张幼凡,所以脸上难过的表情是绝对真实的!

    “你……”韩玉看着赵蔓蕾想说些什么,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也将杯中的酒喝掉。

    两人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待到点的烤串上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分别喝了两瓶啤酒!

    毕竟赵蔓蕾这段时间练得酒量还算可以,所以两瓶并不会让赵蔓蕾喝醉!况且赵蔓蕾是吃完饭过来的,而韩玉却是空腹喝酒,所以要比赵蔓蕾容易醉!

    “来,玉姨!”赵蔓蕾拿起一个烤串递给韩玉说道:“尝尝味道怎么样!”

    两瓶酒下肚以后,韩玉觉得头有些昏沉,不过却发现自己心里的苦一下子没有了!接过赵蔓蕾手中的烤串之后韩玉口齿不清的说道:“你也吃!”

    之后的五分钟时间里,两人依旧保持着沉默,等到第三瓶酒下肚的时候,韩玉竟然自己喊道:“老板!再来一打啤酒!”

    旁边的齐玉和齐世雄正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烤串呢!当听到韩玉的喊声之后齐玉轻声道:“她俩还挺能喝的!”

    齐世雄笑了一下之后并没有说话,而是对着齐玉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第二打酒送上来之后,韩玉主动拿起一瓶打开,把两人的酒杯倒满之后说道:“不管以前我俩怎么,也不管以后我俩怎么!但是今天,我俩要喝个痛快!”

    听到韩玉的话,赵蔓蕾知道她只是到量了,所以笑了一下之后举起酒杯将酒喝光,然后看着韩玉说道:“玉姨!我知道你心里的苦!所以你那么对我我不怪你!因为你我都是女人,我能理解你!”

    “你不理解!”韩玉吐字不清的说道:“你根本不理解!”

    赵蔓蕾看的出来,韩玉已经到了不吐不快的阶段了,所以再次举起酒杯和韩玉的酒杯碰了一下……

    又是一杯酒下肚,赵蔓蕾见韩玉坐都快坐不稳了!所以开口道:“我理解!我当然理解!别看我什么都不说,但是我什么都知道!”

    “哈哈!”韩玉笑道:“你知道!你知道什么?你知道的只是表面而已!”

    “表面?”赵蔓蕾装作迷迷糊糊的说道:“什么表面不表面的!你的事情我什么都知道!你瞒不了我的!”

    “哼!”韩玉冷哼了一声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那样对你吗?”

    “还不是因为我嫁到了齐家,而我爸还没有给你身份吗?”赵蔓蕾口齿不清的说道。

    旁边房间,齐玉看着齐世雄说道:“她俩都喝多了!我们用不用过去?”

    “等一下吧!”齐世雄说完,父子二人再次竖起耳朵听赵蔓蕾个韩玉的谈话!

    “身份!”韩玉冷哼道:“我才不需要齐世雄那老家伙给我什么身份呢?他的死活都与我无关!”

    听到韩玉的话,赵蔓蕾心中大惊,她没想到韩玉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而旁边的齐玉听到韩玉的这番话以后一脸愤怒,刚要站起身却被齐世雄拦下,让齐玉冷静!

    然后就听对面赵蔓蕾含糊不清的说道:“玉姨!你怎么说我都无所谓,但是你不能这么说我公爹或者齐玉!你要是再敢这么说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就说了怎么样!”韩玉怒声道:“齐世雄他算什么东西!我接近他只是为了他的钱而已!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他吗?屁,我喜欢的是齐玉!我爱齐玉,可是你却把齐玉从我身边抢走了,你这个贱人!”

    听到韩玉的话,赵蔓蕾兴奋至极,心中暗道:“看你韩玉以后还怎么在齐家待着!”不过赵蔓蕾还是装作醉醺醺的说道:“什么?你爱谁?”

    “我爱齐玉!”韩玉说的更大声了!说完这句话后他站起了身对着赵蔓蕾挥动着手臂说道:“我早晚会把齐玉抢过来的!哈哈………”

    “混蛋!”对面的齐世雄拍案而起,而齐玉则是坐在那里一脸发愣,他没想到韩玉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齐世雄起身后气呼呼的走出单间,而齐玉也跟在齐世雄的身后!两人来到旁边的单间后就见韩玉正站在那里手舞足蹈呢!而赵蔓蕾已经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韩玉见齐世雄和齐玉先后走了进来,先是一愣,然后目光转向齐玉,一脸笑意的说道:“齐玉,你来啦!你终于肯来见我了!”说着,韩玉就走上前要抱齐玉!

    “啪……”的一声脆响,齐世雄的巴掌打在韩玉的脸上!然后怒声说道:“你还有没有点廉耻之心了!”

    这一巴掌打的特狠,竟然把韩玉的醉意打掉了七分!已经差不多清醒的韩玉捂着脸看着齐世雄,这一看韩玉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然后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情,韩玉赶忙拉住齐世雄的手哭丧着脸说道:“世雄,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的!”说完,韩玉四下看了看,看见趴在那里的赵蔓蕾说道:“都是她!都是她把我灌醉了我才说出那样的胡话的!”

    “都到现在了,你还找借口!”齐世雄怒声道:“蔓蕾自从嫁到我们齐家为我们齐家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而你呢!你都做了什么?你什么也不做,还整天找蔓蕾的麻烦!我一直忍着你,却没想到你是另有所图啊!”

    一旁的齐玉也是黑着脸,他不知道赵蔓蕾清醒之后会不会想起韩玉说的这番话,如果想起来了自己应该怎么解释!想必那时候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世雄!”韩玉哭喊道:“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的,刚才我只是胡说八道的!你千万不要当真啊!”

    “齐玉!”齐世雄没有理会韩玉,而是回头看着齐玉说道:“先从你的账户上给韩玉转二百万!”说完之后,齐世雄目光再次转向韩玉说道:“你滚吧!别墅里你的东西明天我会叫人还给你的!”

    “齐世雄!”见齐世雄是铁了心赶自己走,所以韩玉怒声道:“你就想拿着二百万打发我走吗?你别做梦了!想要我走可以,一千万……”

    “一千万!”齐世雄怒声道:“你真是狮子大开口,这些年你从我们齐家拿钱去做生意挣了也不止一千万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干了什么?”

    “原来你一直不相信我!”韩玉不敢相信地说道:“一直暗中调查我!”

    “我齐世雄能创立齐天不是偶然的!”齐世雄道:“我以前只是不愿意和你计较而已,没想到这般不要脸!

    “好!”韩玉冷声道:“齐世雄,希望你别为今天做的决定后悔!”说完,韩玉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趴在那里的赵蔓蕾后便离开了单间!

    “哎!”韩玉离开后,齐世雄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造孽啊!”

    “爸!”齐玉上前看着齐世雄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韩玉她…….”

    “这事我又没有怪你!是我瞎了眼!”说完,齐世雄看着趴在那里的赵蔓蕾说道:“如果蔓蕾明天醒来还记得今天这件事的话你先不用解释,让蔓蕾来找我!”

    “恩!”齐玉点了点头后上前扶起赵蔓蕾,将赵蔓蕾背起来后便离开了烧烤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