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蔓蕾真的醉了吗?当然不是,她趴在那里心中暗喜的同时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韩玉太过分了!

    可是一想到韩玉有可能是自己计划的最大障碍,赵蔓蕾也就释然了!

    回到家之后,齐玉把赵蔓蕾放到卧室,然后来到客厅看着齐世雄说道:“爸!韩玉会不会因为愤怒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这也说不准!”齐世雄道:“我们两个倒不用怕,就是怕韩玉找蔓蕾的麻烦!”

    “恩!我会派人多注意的!”说完,齐玉一脸感激的说道:“自从渡蜜月回来之后蔓蕾就一直在为齐天的事情操心,并且还被拘留了半月!我这心里过意不去,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也是苦了蔓蕾这孩子了!”齐世雄想了想之后道:“等这段时间过去了,我放你和蔓蕾一个长假,时间你们自己定!你带着蔓蕾好好去玩一下吧!”

    “就算爸不说我也有这么想过!”齐玉笑了笑。

    “睡吧!”齐世雄站起身道:“突然感觉住在这么一个小房子里也挺好的!”

    “那明天我去把别墅卖了!”齐玉笑道:“到时候我们都住在这里!”

    “卖吧!”齐世雄笑道:“到时候你有孩子了,我就不信你忍心让孩子闷在这里!”

    “我当然忍心!”齐玉笑了笑说道。

    “你要是敢对我孙子或者孙女有一点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齐世雄笑着说了一句之后便走回了卧室!

    虽然没有喝多,但毕竟还是喝了,所以躺在床上之后赵蔓蕾就睡了过去!凌晨的时候,沉睡的赵蔓蕾突然从睡梦中睁开眼睛,缓缓地坐起身子眉头紧皱,少许之后赵蔓蕾心中暗道:“那韩玉是不是对当年幼凡的事情有些了解!”想到这里赵蔓蕾暗自后悔,心说自己这么快把韩玉赶出齐家有些唐突了!

    “哎!”想了一下之后,赵蔓蕾竟然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

    “蔓蕾!”赵蔓蕾的叹气声刚落下,一旁的齐玉便迷迷糊糊的说道:“你醒啦!”

    “恩!”赵蔓蕾答应了一声只有说道:“我有些渴了,想要去喝水!”

    “床头柜上有,我都给你倒好了!”齐玉含糊的说了一声。

    赵蔓蕾没有说话,将桌灯打开以后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大喝了一口!

    “给我来点!”齐玉眯着眼睛看赵蔓蕾把水喝完以后轻声说道。

    “那你起来啊!”赵蔓蕾把水杯递了过去说道:“你趴在那里怎么喝?”

    “我要你喂我!”齐玉道。

    “你也不怕呛到!”赵蔓蕾白了齐玉一眼后轻轻拍了一下齐玉的胳膊说道:“快点起来……”

    齐玉缓缓地爬起身,接过赵蔓蕾递过来的水杯,刚喝了一口就停赵蔓蕾说道:“咦!我是怎么回来的?”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差点每把嘴里的水喷出来!还不等齐玉说话,赵蔓蕾就继续说道:“我记得我好像是和玉姨在一起喝酒来着?”

    “恩,是啊!”齐玉道:“你和玉姨在一起喝酒,后来喝多了,我就把你背回来了!”

    “嘶!”赵蔓蕾故作头疼状,道:“好像是喝断片了,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不记得好!不记得好!”齐玉赶忙说道。

    “什么!”赵蔓蕾愣声说道。

    “我说不记得就不记得吧!赶紧睡觉。”说完,齐玉把水杯放到床头柜上,然后一把搂过赵蔓蕾,和赵蔓蕾同时倒在床上,然后一条腿还压在赵蔓蕾的身上!

    赵蔓蕾本想再逗逗齐玉,可是想了一下之后决定还是算了吧!毕竟第二天还要上班呢!所以将床头灯关上之后两人便进入了梦乡!

    清晨,赵蔓蕾走出卧室,见齐世雄正坐在客厅看报纸,而餐桌上这是摆着白米粥、包子还有咸菜,赵蔓蕾一愣,看着齐世雄说道:“爸!你早晨出去了!”

    “恩!”齐世雄放下报纸道:“我醒的早,到公园打了会儿太极回来的路上见有卖的我就买了点!”

    “辛苦了,爸!”赵蔓蕾微笑着说道。

    “你这还孩子怎么老是跟我客气!”齐世雄故作不悦的说道:“快去收拾收拾吧!收拾完了就吃饭!”

    “恩!”赵蔓蕾答应了一声之后便转身离开。

    …………………..

    齐玉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拿起电话后齐玉发现是莫云云打来的。眉头皱了皱之后才接听电话说道:“这么早有什么事?”

    “齐玉哥!”莫云云道:“今晚上有时间吗?”

    “什么意思?”齐玉不解道。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请你吃饭!”莫云云道。

    听到莫云云的话,齐玉一阵诧异,暗道:“这飞虹科技刚刚和法国那边达成协议,应该很是忙碌,莫云云怎么会有时间约自己出来呢!”虽然心中这样想,但齐玉还是回答道:“下午再给你答复吧!”

    “好!”莫云云道:“如果可以的话齐玉哥可以把嫂子带上!”

    听到莫云云这样说,齐玉就更加不解了,不过也没有多想,答应了一声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正巧这个时候赵蔓蕾走进卧室想要叫齐玉起床,当见到齐玉坐在床上拿着手机发呆后赵蔓蕾道:“你在那发什么傻呢!”

    齐玉看着赵蔓蕾,思考了一下之后才说道:“刚才莫云云给我打电话,说晚上要约我吃饭!还让我把你也带上,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他们不是和法国那边达成协议了吗?”赵蔓蕾也是一愣,不解道:“莫云云这个时候应该很忙才对,怎么突然想要请你吃饭呢!”

    “不是还让我叫上你吗!”齐玉道。

    “就是因为在这样才更加古怪呢!”赵蔓蕾道:“事出反常必有妖!想必是莫云云又想出什么坏主意了!”

    “不能吧!”齐玉道:“云云根本不是那样的人!”

    “呦!”赵蔓蕾白了齐玉一眼后说道:“你叫的还挺亲切呢!说,你到底是相信她还是相信我!”

    “这还用问吗?”齐玉笑道:“当然是相信莫云云啦!”

    “算你识相…….”赵蔓蕾已经准备好齐玉说相信自己了,所以还没有听全就满意的回答了一声,可是话音还没落赵蔓蕾就发现不对,然后恶狠狠的看着齐玉说道:“你讨厌!”

    “哈哈!”齐玉大笑起来。

    “不许笑!”赵蔓蕾噘着嘴上前拿起天鹅绒的枕头往齐玉身上打!赵蔓蕾越打,齐玉笑的越厉害!

    “齐玉,你又欺负蔓蕾了?”齐世雄在餐厅听到屋里的嘈闹声,所以走过来看了看,见到赵蔓蕾正在拿着枕头打齐玉的时候齐世雄笑了笑之后开口道。

    听到齐世雄的声音,赵蔓蕾赶忙停止手中的动作,红着脸低头不语!

    “哈哈!”齐玉继续大笑。

    见状,齐世雄更加确定赵蔓蕾被齐玉欺负了,所以上前看着赵蔓蕾说道:“蔓蕾啊!把枕头借我一下!”

    听到齐世雄的话,赵蔓蕾心中不解,不过还是将手中的枕头递了过去,齐世雄接过枕头后看着赵蔓蕾说道:“我知道你不舍得打!我替你打吧!”

    “啊!”赵蔓蕾发愣的那一瞬间,就见齐世雄上前一步抡圆了胳膊,枕头在齐世雄的挥动下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噗…..”枕头打在齐玉的头上,齐玉顿时哭丧着脸说道:“爸,我是你亲生的吗?怎么下手这么狠!”

    “不狠点你不长记性!”齐世雄道:“一天天的正事不干,光知道欺负蔓蕾!”

    “你知道怎么回事吗?”齐玉委屈的说道:“不问明白了就来打我!要不是看在你是我爸的份上,我就……..”

    “你就怎样!”齐世雄瞪着眼睛说道。

    “我就……我错了!”此时齐玉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

    “咯咯!”见到齐玉吃瘪,赵蔓蕾偷偷笑了一声,然后上前接过齐世雄手中的枕头说道:“爸,别和齐玉这样的人生气,到时候在气坏了身体,我们先去吃饭吧!”

    “好!听蔓蕾的……”齐世雄慈祥的笑了一下,然后和赵蔓蕾同时转身向卧室外走去。

    “你们说清楚了,我是什么样的人!”齐玉坐在床上故作愤怒的说道。齐世雄没有搭理齐玉,而赵蔓蕾这是回过头对着齐玉做了一个鬼脸!

    见到赵蔓蕾对自己做鬼脸,齐玉比划了一个要打赵蔓蕾的动作,只张嘴不出声的说道:“你等着!”

    赵蔓蕾一脸笑意的吐了吐舌头后便转过头………

    看着离开卧室的二人,齐玉张开双臂放松的躺在床上,一脸幸福的表情,片刻之后齐玉大喊一声:“哎呀!人生不过如此!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呢!”

    刚走到餐厅的赵蔓蕾听到齐玉的喊叫以后对齐世雄说道:“爸,你刚才那一下是不是打的太狠了!”

    “怎么了?”齐世雄不解的问道。

    “我怎么感觉您把齐玉打傻了呢!”赵蔓蕾开玩笑道。

    “呃……哈哈…..”齐世雄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呢!”卧室的齐玉喊叫着…….

    吃饭的时候,齐玉看着齐世雄道:“对了爸!莫云云约我和蔓蕾吃饭!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