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齐玉的话以后齐世雄一愣,不解的说道:“不对啊!我昨天还听说莫云云刚到法国那边呢!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您怎么知道的?”齐玉看着齐世雄道:“你找人监视莫云云啦!”

    “什么监视!”齐世雄白了齐玉一眼后说道:“我只是派人盯着法国那边的动向而已,所以知道莫云云在法国了!”

    “那可能是莫云云今天赶回来吧!”齐玉道。

    “她有病啊!”齐世雄道:“昨天下午莫云云到的法国!生意还不知道谈的怎么样呢!今天就回来!你是怎么想的!”

    齐玉无奈的耸耸肩道:“说不定就回来了呢!”

    “你再跟我犟嘴!”齐世雄瞪了齐玉一眼。

    “爸,你再给法国那边打个电话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吗?”这个时候赵蔓蕾开口道。

    “就是!”赵蔓蕾说完,齐玉便跟声道。

    “你个小兔崽子!”齐世雄恶狠狠的看着齐玉道:“你翅膀硬了是吧!”说完,齐世雄抬起手作势要打齐玉!

    “老婆救我!”齐玉赶忙躲到赵蔓蕾身旁。

    “咯咯!”见爷俩闹了起来,赵蔓蕾咯咯一乐,然后看着齐玉说道:“你活该!我都想打你了!”

    “好啊!”齐玉委屈的说道:“你们两个竟然合起伙来欺负我!”

    “好啦!”赵蔓蕾道:“快让爸打电话问一下!”

    听到赵蔓蕾的,齐世雄拿起手机拨了几个号码之后将手机调成免提!

    不久,电话就接通,对方迷迷糊糊地说道:“谁啊!”因为时差原因,法国那边此时正是下半夜一点多,所以对方并没有注意到来点是齐世雄!

    “是我!”齐世雄道。

    “啊!”听到齐世雄的声音后对方一惊,赶忙说道:“老板好!”

    “打扰你睡觉了?”齐世雄道。

    “老板说的哪里话!”对方道:“老板这么晚来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飞虹科技的莫云云还在法国吗?”齐世雄问。

    “在啊!”对方回到道:“昨晚莫云云在这边商讨合作的事情一直商量到晚上十一点多,我亲眼见她回的酒店!”

    “恩,知道了!”齐世雄道:“你睡吧!有什么情况随时告诉我!”

    “好的老板!”

    挂断电话后,齐世雄说道:“现在可以确定莫云云还在法国,就算她现在赶飞机晚上也到不了!”

    “那就更奇怪了!”齐玉道:“既然她没在国内,为什么还要约我和蔓蕾吃饭呢!”

    “不知道!”齐世雄道:“看来他们又要出什么坏主意了!”

    “您怎么和蔓蕾说的一模一样!”齐玉看了一眼赵蔓蕾。

    听到齐玉的话,齐世雄看着赵蔓蕾问道:“蔓蕾,你分析一下,莫云云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既然莫云云没在国内,那么约我和齐玉的应该就是和莫云云有关系的人!”赵蔓蕾笑了笑,但并没有说破!

    “莫海龙!”齐玉和齐世雄同时说道。

    “我想除了莫海龙以外,没有人能说动远在法国的莫云云将我们俩约过去吧!”赵蔓蕾道。

    “可是莫海龙约我俩干什么?”齐玉不解的问道。

    而齐世雄也是一脸的茫然说道:“是啊!莫海龙要找也应该找我啊!就算约你们两人也不需要莫云云从中连线吧!”

    “那怎么办!”齐玉道。

    齐世雄想了一下之后将目光转向赵蔓蕾,赵蔓蕾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这次别问我了!我也猜不到对方是什么意思!”

    “哎!”齐世雄叹了一口气后说道:“真是麻烦,一大清早的就给我们布下了疑云!”

    “那我和蔓蕾到底去不去?”齐玉问。

    “去!”齐世雄道:“为什么不去!就当去蹭饭了。”

    ………………..

    齐世雄没有去集团,而是回到了别墅,赵蔓蕾和齐玉到公司后各做各的工作!此时赵蔓蕾已经彻底的取得了梁丽的信任,现在已经能接触各种账目了!但赵蔓蕾知道这些账目中根本查不出什么猫腻,想要查的更彻底就必须要能碰到梁丽的电脑,或者梁丽亲自的安排…….

    ……………

    午休过后,齐玉坐在办公室,想了一下之后拨通了莫云云的电话。

    “谁啊!”莫云云有气无力的说道。

    “云云,我是齐玉!”听到莫云云的声音,齐玉猜测莫云云肯定还没有起床呢,不过并没有拆穿,而是接着问道:“你怎么了?听你的声音好像很不舒服!”

    “啊!”莫云云一愣,赶忙说道:“没事,就是有点头疼而已!”

    “那今天你约我的事情就先搁置一下啊!”齐玉故意说道:“等你身体好点了再说?”

    “不用,不用!”莫云云赶忙回答道“我只是有点头疼,一会儿就好!”

    “恩!”齐玉道:“好吧!那晚上我们在哪见面?”

    “晚七点富丽华,我已经订好了位置!”莫云云道。

    “好!”说完,齐玉便挂断了电话,没有和莫云云多聊…..

    ……………….

    下班后,赵蔓蕾和齐玉先回到了家,换了一身衣服后便往富丽华赶去!

    路上,赵蔓蕾看着齐玉道:“如果真是莫海龙约我们的话,你千万不要胡说八道,到时候别再露馅了!”

    “放心吧!”齐玉无奈的说道:“我毕竟是一个集团的董事长好不好!商场的事情我比你懂得多!”

    “我知道你懂得多!”赵蔓蕾白了齐玉一眼后说道:“但是我发现你对莫云云没有什么心眼!说不定到时候什么话都往外说呢!”

    “今天莫云云又不在,怕什么!”齐玉道。

    “那可不一定!”赵蔓蕾笑了笑之后说道:“如果我不嫁给你,说不定莫海龙就变成你的岳父了呢!”

    “你又在那里胡说八道!”齐玉道:“我只是把莫云云当成妹妹看待而已!”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赵蔓蕾笑道。

    “什么话?”齐玉不解的问道。

    “先叫姐,后叫妹儿,最后叫媳妇儿!”赵蔓蕾笑道:“你直接把姐给越过去了!是不是想马上叫媳妇儿啊!”

    “哈哈哈!”正在认真开车的卢海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竟然不由自主的大笑起来,然后看着车前后视镜中的赵蔓蕾说道:“少夫人,这句话说得精辟!哈哈…….”

    给齐玉气的啊!白了卢海一眼之后说道:“好好开车!”

    “怎么,让我说对了?”赵蔓蕾笑道。

    “你是从哪听来的这些混话,庸俗!”齐玉自知说不过赵蔓蕾,所以说完之后别过头看向车外!

    好不容易找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赵蔓蕾怎能放弃,所以接着开口道:“怎么,嫌我庸俗啦!那你去找你的小妹啊!”

    这给齐玉气的啊!脸憋得通红,最后来了一句:“就不找,气死你!”

    “噗嗤……”

    “哈哈……”

    见齐玉吃瘪,赵蔓蕾和卢海同时大笑起来!谁能想到堂堂齐天的董事长竟然被说的无力反驳……

    …………….

    来到富丽华之后,赵蔓蕾和齐玉跟着服务员的指引来到了一件阔气的包房中!莫海龙此时还没有到,所以赵蔓蕾和齐玉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然后齐玉不悦的说道:“这莫海龙请我们来,自己却不先到,什么人呢!”

    赵蔓蕾眉头紧皱,四下忘了一下之后赵蔓蕾靠近齐玉的耳朵说道:“从现在开始,说话小心一点,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什么地方不对?”齐玉皱眉轻言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而已!”赵蔓蕾说完之后离开了齐玉的耳朵,然后坐在那里没有张嘴,用牙缝挤出来几个字:“你听我的就是了!”

    赵蔓蕾的样子十分好笑,但齐玉却是笑不出来,因为他相信赵蔓蕾的判断!

    两人在包房里坐了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包房的门才被缓缓地推开,然后就见莫海龙穿着笔直的西装,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见莫海龙走进来,齐玉和赵蔓蕾赶忙起身,然后齐玉伸出手走上前,还没有握住莫海龙的手的时候就开口道:“莫叔叔!您怎么来啦?”

    “哈哈!”莫海龙笑道:“没办法啊!我也是受人之托啊!”

    “受人之托?”听到莫海龙的话以后,赵蔓蕾和齐玉不留痕迹地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中发现对方和自己有同样的疑惑!

    还不等齐玉问是受谁之托的时候,莫海龙看着一旁的赵蔓蕾道:“这就是蔓蕾吧!”

    “莫叔叔您好!我是赵蔓蕾。”赵蔓蕾微笑着说道,然后伸出手和莫海龙轻轻地握了一下手!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莫海龙道:“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因为有事只有云云去了!回来之后就一直夸赞她的嫂子多么的好,今日一见果然与众不同啊!”

    听到莫海龙的话以后,赵蔓蕾心中冷笑道:“莫云云还能说我的好?”想了一下之后赵蔓蕾说道:“莫叔叔客气了!”

    “哈哈!”莫海龙豪爽的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来,快坐下,快坐下!别总站着…..”

    三人落座以后,齐玉看着莫海龙说道:“莫叔,您刚才说受人之托是什么意思!不是云云约我我们来的吗?”

    “嗨!别提了!”莫海龙道:“我怕我约你们小两口,你们小两口不出来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