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齐玉的话后,齐世雄的脸色惨白,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一个整天无所事事的人竟然会打出这么强势的反击,齐世雄坐在那里许久都没有说话,齐玉也知道齐世雄在思考,所以并没有出言打扰!

    那一刻,无论是齐玉的脑海还是齐世雄的脑海中都在想着应该如何解决这一困境!期间,两人的脑海中也蹦出无数个想法,但都给否决了!

    就这样,父子二人沉默了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后竟然同时开口道:“问问蔓蕾!”

    父子二人听到彼此的话以后都是一愣,然后竟然同时大笑起来,而后就听齐世雄说道:“好吧!问问蔓蕾的意见,现在我俩也只能赌一把,把这副重担交给蔓蕾了!”

    “好!”齐玉道。

    “到时候你就听蔓蕾的安排吧!”齐世雄道:“我先挂断电话了!”

    在那思考的赵蔓蕾听到齐玉说问问自己后有大笑起来,就知道父子二人达成了共识!但赵蔓蕾的心中却是纠结万分,她现在自然是没有什么太好的主意帮助齐家父子度过这难关,其实就算有赵蔓蕾也会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要去管,齐家父子的好坏与自己无关,自己只想给张幼凡报仇!

    “蔓蕾!”齐玉挂断电话之后来到赵蔓蕾的身边说道:“爸说全听你的意见!”

    “啊!”赵蔓蕾一愣,她没想到齐家父子竟然如此信任自己!心中感动的同时也在告诉自己,这次的难关对齐家父子来说可以说是致命的,自己为什么要管呢!

    可是见到一脸憔悴的齐玉,赵蔓蕾心中又多出一丝心疼!那一瞬间,赵蔓蕾就在管与不管之间徘徊着!

    片刻之后,赵蔓蕾心中想到,自己嫁到齐家的目的是来找当年张幼凡出事的证据的,又不是为了让其余和齐世雄倾家荡产而来的!所以该帮着出主意还是应该帮着出些主意!赵蔓蕾帮着自己找了个借口,帮助齐家父子的借口…….

    既然决定帮着出主意,赵蔓蕾也不再沉默了,而是看着齐玉道:“我现在还没有好的办法把事情解决好,但我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韩玉!”

    “好!”齐玉道:“听你的,不过不答应她一会应该怎么办?”

    见齐玉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自己,赵蔓蕾吃惊不小,然后对着齐玉附耳轻声说了几句!

    隔壁的房间内,莫海龙和韩玉坐在那里,面前是一个监听设备,当听到齐玉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便没有了声音韩玉不解地说道“怎么没有声音了?是不是坏了!”

    “不知道!”莫海龙摇了摇头后说道:“不过我感觉齐家父子两人好像十分听那个赵蔓蕾的!”

    “我也听出来了!”韩玉道:“也不知道那个贱人给齐家父子灌了什么迷魂汤!”

    “好了!”莫海龙道:“时间差不多了,你过去吧!”

    ………………

    赵蔓蕾才进来的时候就猜测这房间也许会有问题,所以最后的计划她没有大声说出来,只是轻声告诉了齐玉!

    赵蔓蕾刚说完,韩玉便推门而进,看着齐玉说道:“怎么样!考虑的怎么样了?”

    齐玉刚想说话,就听韩玉接着说道:“齐玉,你还是别说了!齐世雄不是说让你听她的吗?”说完,韩玉的目光转向赵蔓蕾!

    听到韩玉的话齐玉大惊,心说赵蔓蕾简直是女诸葛啊!竟然猜出韩玉会说这番话…….

    看了一眼赵蔓蕾后,齐玉目光转向韩玉道:“你知道我和我爸为什么要争取蔓蕾的意见吗?”

    韩玉一愣,不解的看着齐玉!

    “因为蔓蕾现在也持有齐天的股份,而且我和我爸的资产全部都由蔓蕾掌管!”齐玉笑道:“所以说蔓蕾的意见很重要!”

    “什么!”听到齐玉的话韩玉大惊,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你胡说!她才嫁到你们齐家几天!”

    “那有什么可胡说的!”齐玉笑道:“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不可能!”韩玉道:“若是她持有齐天的股份,其他股东为什么不知道!”

    “我们自己家的事情为什么要让别人知道!”齐玉不屑道。

    “好啊!”韩玉一脸怒气的说道:“齐世雄这个老匹夫,我陪他这么多年他连一丝齐天的股份都没给我!却把股份给了才嫁到齐家这么几天的儿媳妇!”

    “这就是瓷器和瓦罐的区别!”齐玉不屑的说道:“你就是一个破瓦罐,没有什么投资的价值!”

    齐玉的话已经令韩玉浑身发抖,想了一下之后韩玉冷声道:“先不说这个问题了!我现在就想知道你们到底要不要我手中的股份!”

    “不要了!”齐玉轻笑一下说道:“你爱卖给谁就卖给谁?”说完,齐玉看着赵蔓蕾说道:“我们走吧!”

    赵蔓蕾笑了笑之后拎着包向门外走去,走至韩玉身旁的时候赵蔓蕾用齐玉听不到的声音对着韩玉说道:“我嫁到齐家就是为了齐家的钱!而且我现在手握着齐家的财政大权,所以他们得听我的,这点你永远无法和我相比!”说完,赵蔓蕾冷笑一声之后便走到包房门前,挽住齐玉的胳膊离开了包房!

    “贱人!”韩玉轻骂了一声之后也跟着走出了包房!

    ……………

    离开富丽华之后,齐玉和赵蔓蕾两人表情凝重的坐在车上,不知道过了多久,齐玉道:“你刚才和韩玉说了什么?”

    “我和她说我嫁给你就是为了你的钱,而且我现在掌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所以你们都得听我的!”赵蔓蕾道。

    “你……”齐玉一惊,看着赵蔓蕾说道:“你这不是引火上身吗?”

    “回家再说!”赵蔓蕾道:“我要休息一下!”

    ……………….

    因为齐世雄回到了别墅,所以赵蔓蕾和齐玉也去往别墅!回答别墅后,齐世雄正坐在客厅思考着什么,见赵蔓蕾两人回来后缓缓地站起身道:“跟我去书房!”

    以前齐世雄的书房就有一个可以落座的地方,但是此时书房内有多出了两把椅子!

    “坐吧!”齐世雄道:“这两把椅子是为你们准备的!”

    两人表情凝重的坐了下来之后,齐世雄看着齐玉说道:“怎么回事!”

    “刚进酒店的时候……..”齐玉把进入富丽华和离开之前所有的事情都一丝不落的说给了齐世雄听!说道最后,齐玉看着了一眼赵蔓蕾道:“剩下的你说吧!现在我脑子里很乱,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其是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赵蔓蕾无奈的说道:“唯一能做的就是竟让韩玉和莫海龙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我身上!”

    “什么意思?”齐世雄问道,就连齐玉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赵蔓蕾。

    “我之所以不让齐玉去买韩玉手中的股份是因为她和莫海龙串通一气,就算买了韩丽手中的股权韩丽也未必会善罢甘休的!她和莫海龙肯定还会有其它的诡计!”赵蔓蕾道。

    “这点我也想到了!”齐世雄道:“可是为什么你要把这把火往自己身上引!”

    “当莫海龙和韩玉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我身上的时候,爸和齐玉赶紧清理集团内部的忧患!”赵蔓蕾道:“至于外患就让我先来顶着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不行!”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和齐世雄同时说了一声,然后就听齐玉说道:“那种压力会把你击垮的!”

    “是啊!”齐世雄道:“所以要另外想办法!”

    “齐玉,爸!”赵蔓蕾说道:“放心吧!我无论如何也会把莫海龙和韩玉拖住的,不让他们和集团的其他的股东联合!攘外必先安内,要解决韩玉和莫海龙就必须清理内部的渣滓!”

    齐玉和齐世雄对视了一眼,还不等两人说话,就听赵蔓蕾继续说道:“至于梁丽那边的事情我会在一个星期之内找到证据的,如果候梁武和楚源真的有问题的话我们就先从他们这边下手!”

    “那如果韩丽把股份卖给莫海龙,莫海龙成为齐天的股东,到时候对我们的打击会更大啊!”齐玉道。

    “她不会的!”赵蔓蕾道:“因为我和她说的最后那句我是为了你们家的财产而嫁给你的就是为了吊着她!”

    “什么意思!”齐玉不解的问道。

    “因为她还爱着你!她还心存希望!”赵蔓蕾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她期待有一天我把齐家的钱全部卷跑了,然后她再拿着那些股份出来力挽狂澜,拯救你们与水火之中!”

    “有多少把握!”齐玉道。

    “百分之七十!”赵蔓蕾道:“虽然只有百分之七十,但我相信韩玉肯定会留下股份的!”

    齐世雄一直坐在那里思考赵蔓蕾说的话,许久之后齐世雄猛的站起身来到赵蔓蕾身边说道:“蔓蕾啊!我才弄明白,你这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把我们爷俩给放到安全的地带啊!”

    齐玉当然也知道这件事会给赵蔓蕾造成多大的压力,所以看着赵蔓蕾说道:“不行!我不能让你冒险!”

    “现在说不行已经晚啦!”赵蔓蕾笑道:“说不定现在韩玉和莫海龙已经在商量怎么对付我了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