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梁武是男儿之身,但梁丽怎么说也是个跆拳道黑带,手上的力量自然不会小!况且被掐住喉咙的梁武因为窒息的感觉也使不出多大的力量,所以并没有将梁丽给推开!

    靠在墙壁的赵蔓蕾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当见到梁武躺在那里被梁丽掐的满脸通红之后赵蔓蕾大惊,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上前奋力一推,将梁丽的身体推了出去,而赵蔓蕾则是趴在了梁武的胸膛之上!

    “哦吼!”赵蔓蕾压在梁武身上的瞬间,梁武吃痛的叫唤了一声,刚欲说话,就听梁丽又是一声大吼。

    梁武大惊,赶忙抱着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赵蔓蕾,然后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上前就将梁丽抱住!

    “姐,我是小武!”抱住梁丽后,梁武大喝道:“你冷静一下好不好!”

    失去理智的梁丽根本没有听进去梁武的话,而是在那里猛烈的挣扎,想要从梁武的束缚中挣脱!

    “蔓蕾!”见梁丽无法平静,梁武看着刚爬起来的赵蔓蕾说道:“赶紧去找大夫!”

    “哦!”赵蔓蕾答应了一声之后赶忙跑出病房!

    ……………….

    齐玉和齐世雄下班后直接回家,至于莫海龙和韩玉那边的邀约两人直接回复去齐家别墅谈!这也是按照赵蔓蕾的意思去办的,因为赵蔓蕾觉得莫海龙和韩玉分别邀约齐家父子肯定另有阴谋,齐玉不善于使用阴谋,也许在一定程度上会中了莫海龙的计。而齐世雄虽然把韩玉赶出了齐家,但内心对其还是有所亏欠,说不定也会在一定程度上给韩玉让步!所以赵蔓蕾才会有这样的安排!

    ……………….

    医院。

    医生给梁丽打了一针镇定剂后梁丽才安静了下来,而赵蔓蕾的脖子因为被梁丽的指甲抠出血,所以也被缠上了纱布!

    坐在病床前,梁武看着赵蔓蕾脖子上缠着纱布一阵心痛,看了一会之后才说道:“蔓蕾,对不起啊!让你受到了牵连!”

    赵蔓蕾心中这个恨啊!不过也没有办法,所以只能笑着说道:“梁董事客气了!只要梁科长没事儿就行!”说完,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梁董事,梁科长究竟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间会变成这个样子?”

    “哎!”梁武到:“我姐找人去调查那个男的了,当得知那个男人是个骗子之后就晕了过去!这一天都好好的,没想到我出去买饭的时间她就失去了理智!若不是我及时回来,说不定就酿成大错了!”说完,梁武再次看着赵蔓蕾的脖子,一脸的心疼!

    “哎!”赵蔓蕾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梁丽说道:“梁科长也是够委屈的了!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任谁都不会好受!”

    “恩!”梁武点了点头后说道:“不过这也是好事,省的以后伤的更深!”

    “现在只希望梁科长早点好起来,这件事对梁科长以后不要造成太大的影响!”赵蔓蕾道。

    “希望如此吧!”梁武说完,看了一眼沉睡的梁丽后再次将目光转向赵蔓蕾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我姐住院的这段时间第一总科室的工作就由你来做主了!”

    “什么!”听到梁武的话以后赵蔓蕾大吃一惊,吃惊梁武竟然可以替人事做决定!

    “不要吃惊!”梁武道:“这又不是给你任职,只是让你主持一段第一总科室的工作而已,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

    “可是我才到第一总科室不久!”赵蔓蕾道:“业务都还没有彻底熟悉,怎么能主持工作呢!”

    “那就趁着我姐住院的这段时间好好熟悉一下吧!”梁武笑道。

    赵蔓蕾没有再说话,只是心中盘算起来,不禁暗道:“看这样子齐家父子对齐天的控制权是越来越少了啊!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留了这么多隐患!”

    见赵蔓蕾不说话,梁武猜测赵蔓蕾是在思考主持工作的事情,所以没有出言打扰!

    ………………

    齐家父子回到别墅后久久不见莫海龙和韩玉到来,心中十分不解!少时,齐玉的电话响起,齐玉一看是莫海龙打来的,然后皱起眉头接通了电话说道:“莫叔!您到哪了!”

    “齐玉啊!”莫海龙道:“我们商量了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谈!所以就不过去了!不过一会儿我会派人去给你送点东西!你接收一下就可以了!”

    “喔!好吧……”齐玉声音透露出无奈,但是脸部却充满着笑意!

    挂断电话后,齐玉看着齐世雄笑道:“又被蔓蕾猜对了!莫海龙和韩玉分别约我俩肯定是别有用心,但我俩要和他们一起见面的的时候他们两个就不来了!”

    “看来我真是老喽!”齐世雄笑道:“以后齐天的发展也许就要靠蔓蕾啦!”

    “那我呢!”齐玉笑道。

    “就你!”齐世雄不屑地说道:“如果以后我彻底把齐天交于你手,没有蔓蕾在背后给你出谋划策,我想你肯定会举步维艰的!总结出来就两个字……”

    “哪两个字?”齐玉不解道。

    “你笨!”齐世雄白了齐玉一眼后站起身道:“等到录音送过来你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听就放那,千万别喊我!我先回卧室休息一会……”刚走到楼梯后齐世雄停住脚步接着说道:“蔓蕾回来后无论什么时间你一定要喊我,知道吗?”说完,便走上楼梯!

    此时的齐玉正一脸委屈的坐在那里,嘴中不时的嘀咕道:“切,我笨赖谁,还不都是遗传您的!”

    …………………..

    赵蔓蕾和梁武在病床前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这一待就是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候梁丽才缓缓地醒来,当迷迷糊糊的看着赵蔓蕾坐在那里脖子上还有伤的时候就是一愣,不解的说道:“蔓蕾!你的脖子怎么了?”

    “呃……”见梁丽不记得了,赵蔓蕾也没想提醒梁丽,而是笑着说道:“没事!只是不小心伤到了……”

    “那你怎么不注意点!”梁丽道。

    “姐!”见梁丽这么说,梁武赶忙开口道:“蔓蕾的伤是…….”

    “梁董事!”赵蔓蕾赶忙开口阻止道:“也不早了,既然梁科长醒了没事了!我就先走了!”

    “啊!”一听赵蔓蕾要走,梁武有些舍不得,赶忙说道:“在待一会呗!”

    “不了!”赵蔓蕾笑道:“我明天还要上班呢!”说完,赵蔓蕾看着梁丽道:“梁科长,您注意休息,科里的事情不用着急,如果有什么我解决不了的问题的事情我会告诉您的!”

    “好!”梁丽道:“那这几天就辛苦你了!”

    “梁科长客气!”说完,赵蔓蕾站起身分别看了两人一眼后说道:“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需要的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快给送过来的!”

    “恩!”梁丽微笑着点了一下头后看着梁武道:“还在那坐着干什么!快去送送蔓蕾!”

    “好,好!”梁武笑了笑便和赵蔓蕾走出了病房。

    两人走出病房的一瞬间还没等病房的门关严的时候赵蔓蕾压低声音又用病房内梁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梁董事!刚才的事情千万别和梁科长说,我怕梁科长内疚!”

    听到赵蔓蕾这样说,梁武并没有多想,感动的看了赵蔓蕾一眼后然后说道:“你真是有心了!这个时候还为我姐着想!”

    “应该的!”赵蔓蕾笑了笑说道:“那我先走了!”说完便恭敬的离开!

    梁武的话梁丽并没有听到,但是赵蔓蕾刚走出病房时说的话梁丽却听的一清二楚,所以当梁武回来后梁丽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蔓蕾脖子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呃……”梁武眼睛转了一下之后说道:“不知道啊!蔓蕾来的时候就那样了!”

    “少废话!”梁丽道:“你小子从小说谎就爱转动眼球!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好吧!不过你不能告诉蔓蕾是我告诉你的,毕竟我答应了她!”说完,梁武就将事情的经过说给了梁丽听。

    但是两人并不知道,此时病房外赵蔓蕾正站在那里偷听者两人的谈话呢!听到梁武将刚才的事情说出来后赵蔓蕾才笑着离开!

    病房内,梁丽听梁武说完以后着实吓到了,许久之后才说道:“真是委屈蔓蕾了!我又欠她一份情啊!”

    “她是个好女孩!”梁武一脸爱意的说道。

    见到梁武的样子,梁丽想了一下之后说道:“老弟!和姐说实话,你是真的喜欢蔓蕾吗?不是想玩玩就算了吧!”

    “我当然是真心喜欢她了啊!”梁武笑了一下之后一脸不解的看着梁丽说道:“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梁丽笑了笑说道:“如果你真的喜欢蔓蕾就去追吧!我不会干涉了,蔓蕾是个好女孩!”

    “啊!”梁武愣住了,许久之后才说道:“你不是说蔓蕾有男朋友了吗?”

    “有男朋友怎么了!”梁丽道:“只要是没结婚就不一定是谁老婆呢!你不用再为姐着想了,去最求自己的幸福吧!”

    赵蔓蕾设计只是为了让梁丽和梁武更加信任自己,但却没想到引来了更大的麻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