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蔓蕾的计划是什么?”齐玉看着蜷缩在沙发上的赵蔓蕾道。

    “哎!”齐世雄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感觉我我们爷俩想在就像是白痴一样,什么事情都要由蔓蕾来解决!”

    “哈!”齐玉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也是这样的感觉!”

    ……………………

    莫海龙家的别墅内,韩玉和莫海龙坐在客厅中,见韩玉挂断电话莫海龙开口问:“怎么回事?”

    “是齐玉接的电话!”韩玉道:“等一下我再给赵蔓蕾打吧!”

    “恩!”莫海龙点了点头之后说道:“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

    “什么意思?”韩玉道。

    “你是想把自己手中的股份卖了呢还是把赵蔓蕾手中的股份买过来!”莫海龙道。

    韩玉沉思起来,虽然当初她留下这些股份不卖给莫海龙是为了齐玉,想等到赵蔓蕾把齐玉骗的倾家荡产后自己拿出这些股份去就齐玉!可是今天听到赵蔓蕾说要用十五亿买她手中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后韩玉心动了!毕竟那么多钱摆在那里,她怎么能随便就给扔下呢!想了一会之后韩玉道:“这件事到时候再说吧!怎么也要看赵蔓蕾是什么意思!”

    莫海龙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此时他的心中却是另外一种想法!

    …………………

    开饭的时候赵蔓蕾还没有醒来,齐玉和齐世雄因为心疼赵蔓蕾都没有喊她,直到晚上九点多钟赵蔓蕾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四下看了看见齐玉正坐在自己的身边看着文件!

    “几点了!”赵蔓蕾轻声问道。

    “你醒啦!”听到赵蔓蕾说话,齐玉放下手中的文件看着赵蔓蕾道:“现在九点多了!”

    “啊!”赵蔓蕾一激灵赶忙坐了起来不悦的说道:“你回来怎么不喊我呢!”

    齐玉无奈的耸耸肩道:“看你睡得那么香我没忍心喊!”

    “现在是最紧要的时候,有什么忍心不忍心的!”赵蔓蕾白了齐玉一眼后说道:“爸呢!”

    “在楼上呢!”说完,齐玉抬头扯着嗓子喊道:“爸,蔓蕾醒了!”

    “你就不能上去叫一下!”赵蔓蕾道。

    “费那劲干嘛!”齐玉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再说了,好不容易找机会吼爸一次,能不抓紧机会吗?”

    “噗嗤!”听到齐玉的话赵蔓蕾笑了一下说道:“等一我就告诉爸你说他坏话了,看爸打不打你!”

    “切!”齐玉不屑道:“我才不怕嘞!只不过我一直秉承着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不愿意和爸计较罢了!”

    “你可以不用尊老爱幼!”这个时候齐世雄的声音传来:“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个计较法!”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和齐玉同时抬起头看向正在下楼的齐世雄,然后齐玉说道:“爸,我刚才还在夸你呢,你就下来了!”

    “你就贫嘴吧!”齐世雄白了齐玉一眼之后目光转向赵蔓蕾道:“醒啦!睡好了吗?”

    “恩!”赵蔓蕾点了一下头。

    “石姐!”齐世雄喊道:“把给蔓蕾准备的饭菜和燕窝端出来!”

    “好的老爷!”听到齐世雄的话石阿姨从楼下她自己的卧室中走了出来。

    “爸!”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看着齐世雄道:“有燕窝?我怎么不知道!”

    “又不是买给你吃的!”齐世雄道:“干嘛要让你知道!”

    “蔓蕾!”齐玉一脸委屈的看着赵蔓蕾说道:“你别拦我,让我去死吧!”

    “去吧!”赵蔓蕾一本正经的说道:“需要什么自杀的工具工具告诉我一声!”

    “哼!”齐玉白了赵蔓蕾一眼后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怒声道:“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人!”

    “咯咯……”

    “哈哈……”

    见到齐玉的样子,赵蔓蕾和齐世雄先后笑了起来!而端着碗走出来的石阿姨见到齐世雄和齐玉夫妻二人这样‘和睦’,脸上也露出了羡慕的笑容!

    石阿姨知道,这种说说闹闹的生活其实是很幸福的,不仅不会影响到几人的感情,反而会让几人的心贴的更近,但赵蔓蕾心中隐藏的那份仇恨石阿姨并不知道!

    见石阿姨端着饭菜来到客厅,赵蔓蕾赶忙说道:“石阿姨,我在餐厅吃就好了,您不用给端过来!”

    “就在客厅吃吧!”石阿姨还没说话,齐世雄便开口道:“齐玉不是说你有事情要说吗?一边吃一边说吧!”

    ………………

    梁武正坐在梁丽的梁丽的病床前削着苹果,梁丽发了一会呆之后说道:“别削了,这都几点了还吃什么吃!”

    “吃一个吧!”梁武道:“苹果可是个好东西,吃多了没毛病!”

    梁丽没有回答,坐在那里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道:“庆丰县那边的商场的经理是你的人吗?”

    “庆丰县?”梁武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你说那个郑毅啊!他谁的人也不是,是凭借着自己多年的经验爬上去的!”

    “喔!”梁丽想了一下之后说道:“那他有没有可能成为你的人!”

    “我想应该可以吧!”梁武道:“毕竟在齐天这样一个企业想要快速的上升必须要有关系的,如果我去找他我想他不会拒绝的!”

    “恩!”梁丽道:“这件事越快促成越好,毕竟以前庆丰县商场留下了太多的账目,如果不把郑毅拉拢过来若是被他知道了什么会对我们不利!”

    “好!”梁武思考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明天吧!明天我就去找郑毅。”

    ……………..

    齐家别墅。

    赵蔓蕾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给了齐玉和齐世雄听,听的两人心惊胆战的!

    “还好你反应快,不然这事可就难办了!”齐世雄看着赵蔓蕾满意的说道。

    “我当时也下了一跳!”赵蔓蕾道:“当时梁丽突然间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想说齐玉的名字,还好我及时给拦住了!”

    “既然现在你改变的策略,那么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齐玉问道。

    “现在就等韩玉或者莫海龙给我来电话了!”赵蔓蕾说完喝了一口燕窝之后说道:“不过按我的推断他们今天应该给我打电话的,怎么没打呢?”

    “打了!”齐玉赶忙说道:“我接的!”

    “你说什么了?”赵蔓蕾本想怪齐玉没喊自己,可是知道齐玉是为了让自己休息不忍心打扰自己,所以并没有说怪罪的话。

    “我就说你上卫生间了,然后就给挂断了!”齐玉道。

    “喔!”赵蔓蕾思考起来!

    “怎么?”齐玉皱眉道:“会有什么问题吗?要不你现在给回过去?”

    “算了!”赵蔓蕾道:“就当吊一吊他们的胃口吧!”

    “韩玉会把她手中的股份卖给你吗?”这个时候齐世雄道。

    “在足够的利益面前……”说道这里,赵蔓蕾看了一眼身旁的齐玉后接着说道:“韩丽绝对不会为了感情而留下那些股份的!”

    “你确定真的要给韩玉十五亿?”齐玉白了赵蔓蕾一眼后说道。

    “谁说我要给她钱才能得到那股份!”赵蔓蕾笑道:“我会让莫海龙替我们拿这笔钱的!”

    “什么意思?”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愣住了,而齐世雄则是不解的问道。

    “这件事只言片语说不清楚!”赵蔓蕾没有回答,而是接着说道:“赶紧把林蓉叫来,我要趁着梁丽出院这段时间赶紧学习……”

    ……………..

    法国。

    身在法国的莫云云正全权代理飞虹科技与法国的迪恩网络公司的合作!

    双方的合作已经提上了日程,所以最近一段时间莫云云都会在法国待着,对国内的事情也只是和莫海龙通电话时才会知道一二。

    这几天莫云云心情不是很好,就是因为莫海龙和她说赵蔓蕾要害齐玉的那番话!莫云云和齐玉也算是青梅竹马,虽然莫云云也知道齐玉一直把自己当做妹妹。但是莫云云心中还是爱着齐玉的!就算齐玉已经结婚,莫云云还幻想着有一天能和齐玉在一起!

    此时躺在床上的莫云云虽然身在法国,但是思绪已经飞回了国内,脑海中出现最多的人就是齐玉,她不知道齐玉现在过得好不好,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赵蔓蕾对齐家图谋不轨!

    这个时候莫云云的电话响起,看到来电显示莫云云就是一愣,心说他怎么又给自己打电话!

    想了一下之后莫云云才接起电话用中文说道:“巴蒂斯特,有什么事吗?”

    “美丽的莫小姐,我可以和你共进晚餐吗?”电话那头也用正宗的中文说道…..

    ……………

    一夜的时间,赵蔓蕾已经初步掌握了部分破解密码和文件恢复的方法!虽然又是一夜未眠,但赵蔓蕾还是早早地来到公司!

    走进第一总科室之后,赵蔓蕾打开了自己的手提电脑,按照昨夜林蓉交给她的方法练习了几遍之后便开始工作,接近十点的时候,赵蔓蕾电话响起,见是郑毅打来的后赵蔓蕾一愣,心说郑毅这现在给自己打电话是什么意思,想了一下之后赵蔓蕾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接通电话说道:“郑经理,有什么事吗?”

    “少夫人!”郑毅道:“刚才集团的梁武给我打电话要约我见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