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走下楼,赵蔓蕾就见石阿姨拎着一堆菜走进了别墅!

    “石阿姨!”赵蔓蕾道:“怎么买了这么多菜!”

    “今天家里不是来客人吗?”石阿姨道:“所以我就多买了点。”

    “喔!”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说道:“您先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帮您做!”说完,赵蔓蕾便下楼把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关闭,然后一手拿着电脑一手拿着手枪向楼上走去!

    回到卧室后,赵蔓蕾把手枪放到了自己平时经常拿的一个提包中便离开卧室!当路过齐玉和王远所在的房间后听到里面叮当乱想赵蔓蕾再次推开门,只见齐玉和王远正在那撂跤呢!

    “齐玉!”赵蔓蕾轻喝一声:“你又不是小孩儿了,老欺负小远干什么!”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和王远纷纷停手,然后齐玉开口道:“我俩这是习惯了,每次见面不打一架就不好受!”

    “那你俩注意点,别磕到碰到,我去厨房帮石阿姨做饭了!”说完,赵蔓蕾便转身离开!

    “哥!”赵蔓蕾离开后,王远看着齐玉问道:“你说蔓蕾姐能把枪放哪呢?”

    “看她那么喜欢应该是随身拿着的吧!”齐玉道:“没事,我怎么也会想办法给拿回来的!”

    “恩!”王远一脸坏笑道:“等到晚上啪啪的时候是最好的时机!”

    “小兔崽子胡说什么!”听到王远的话以后齐玉怒骂了一声之后两人又扭打在了一起。

    赵蔓蕾走下楼的时候恰巧齐世雄也要下楼,见到赵蔓蕾后齐世雄率先开口问道:“齐玉他们呢!”

    “他俩在客房打架呢!”赵蔓蕾道。

    “齐玉也是,小时候爱疯闹也就算了,这都多大了还像小孩一样!”齐世雄笑道“不过这也算他俩增进感情的一种做法吧!每次见面都得闹得筋疲力尽才肯罢休!”

    “咯咯!”赵蔓蕾笑了一下之后说道:“那我先去帮石阿姨做饭去了!”

    “去吧!”齐世雄道:“做点土豆饼,我爱吃!”

    “好!”赵蔓蕾笑了笑。

    法国。

    前往国内的班机已经开始检票了,莫云云和几名飞虹科技的工作人员正往检票口走的时候就听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莫云云愣了一下回过头,就见巴蒂斯特手中拿着飞机票向自己匆匆跑来!

    “你来干什么?”莫云云不解道。

    “我要和你一起回中国!”巴蒂斯塔道。

    “你有病吧!”莫云云道:“你和我回去干什么?”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现在机票已经买好了,不能就这么退了吧!”巴蒂斯特笑道。

    莫云云白了巴蒂斯特一眼后不再说话,而是向检票口走去!巴蒂斯特则是一脸笑意的跟在莫云云的身后。

    ……………….

    此时莫海龙正正坐在书房中看着莫云云从法国发过来的邮件,眉头紧锁,片刻之后轻声自语道:“看这情况想要从这次合作中尽快的得到利益应该是很难的,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了呢!”

    又想了一会之后莫海龙接着自语道:“不行,不能再等了,现在飞虹科技的存亡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我说什么也要拉进来一个垫背的!”说道这里,莫海龙拿起电话拨通了赵蔓蕾的电话。

    赵蔓蕾正在厨房帮着石阿姨做饭呢!而手机则是放在客厅的茶几上,齐世雄此时正坐在客厅看电视,听到赵蔓蕾电话响起后齐世雄拿起来一看见是莫海龙打来的后赶忙将电视关闭对着厨房喊道:“蔓蕾,赶紧过来,莫海龙给你打电话了!”

    少许,就见赵蔓蕾从厨房跑出来,将手上的水在围裙上擦干以后拿过电话按了接听键。

    “莫叔叔,有什么事吗?”赵蔓蕾道。

    “蔓蕾,如果说我可以把韩玉手中的股份搞到手卖给你,你能出多少钱!”莫海龙道。

    听到莫海龙的话以后,赵蔓蕾嘴角微微上扬,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就要看你能不能搞到手了,弄到手之后再说吧!”

    “赵蔓蕾!”莫海龙冷厉地说道:“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耍我,不然有你好看的!”

    “莫叔叔这话是什么意思!”赵蔓蕾不解的说道。

    “我手中有对你不利的证据,你若是耍我的话我就把这证据交给齐玉和齐世雄!”莫海龙道。

    “证据?”赵蔓蕾故作不解地说道:“什么证据!”

    “你嫁到齐家目的的证据!”莫海龙道:“两个星期之内,我肯定会把韩玉手中的股份搞到手,到时候在联系你!”说完,莫海龙便挂断了电话!

    见莫海龙挂断电话,赵蔓蕾看着齐世雄笑道:“莫海龙上钩了!”

    “恩!”齐世雄也笑了笑说道:“看来他已经感觉出法国那边生意的不靠谱了,所以才联系你的!”

    “到时候我可能还要动用一些家里的钱!”赵蔓蕾道:“不过爸放心,这笔钱我只是暂用一下,不会弄丢的!”

    “说的哪里话!”齐世雄道:“想用多少提前说一下就行,就当给你做生意用了!”

    ………………

    莫海龙挂断电话后坐在那里思考起来,他在思考着应该怎么才能把韩玉的那些股份全部转到自己的名下,就在莫海龙冥思苦想的时候,电话响起,莫海龙拿起电话一看,正是韩玉打来的……….

    ……………….

    赵蔓蕾没有再回厨房,而是坐在客厅和齐世雄商量怎么应对接下来的问题。

    “爸!”只见赵蔓蕾皱着眉头说道:“以前庆丰县商场经理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正在调查!”齐世雄道:“明后天应该就会有结果,不过那个林蓉的底细我们调查清楚了!”

    “想必林蓉来到齐天也是有难言之隐吧!”赵蔓蕾道。

    “这你也猜的出来!”齐世雄惊讶的说道。

    “我只是猜测而已!”赵蔓蕾道:“她的问题先不着急,毕竟已经知道了她的底细,多加防范就是了!”

    “恩!”齐世雄点了点头后说道:“那你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

    “想必我不说爸也知道吧!”赵蔓蕾笑道:“莫海龙和韩玉那边不急,不出半月肯定会有消息。现在主要的目的就是梁武和梁丽的事情,我想如果不把他们解决了始终会是咱们家的心头大患!”

    “知道了,我会尽快把庆丰县以前经理的事情调查清楚的!”齐世雄道:“不过这次我们也许能拿下梁丽,但却未必能动梁武!”

    “为什么这么说?”赵蔓蕾不解道。

    “哎!”齐世雄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因为梁武和楚源的关系走的近,所以我和齐玉要是动梁武的话楚源可定会出手干涉的!”

    “为什么?”赵蔓蕾不解道:“如果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梁武危害了集团的利益,那楚源还会干涉吗?”

    “有些事你不懂啊!”齐世雄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看着赵蔓蕾说道:“你尽快找到证据就是了,梁武的事情不着急,虽然郑毅现在是财务部部长的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了,但第一总科室是非常重要的,绝对不能掌握在梁丽的手中,无论怎样也要把梁丽拿下!”

    听到齐世雄的话赵蔓蕾也没有多想,所以点了点头道:“好,应该用不了几天我就能找到梁丽足够的证据!”

    “恩!”说着齐世雄站起身说道:“你忙你的,我先到书房休息一会儿!”说完便走上楼。

    看着齐世雄兴致不高的样子赵蔓蕾心中不解,不过也没有往其它的方面想,又坐了一会儿之后便向厨房走去!

    而齐世雄来到书房后坐在那里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凝重,发了一会呆之后赵蔓蕾起身从身后的书架中翻出了一本大约有两寸后‘资治通鉴’放在了书桌上,然后将书翻开,翻开的同时却发现这并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个盒子,里面赫然放着一个日记本!

    齐世雄将日记本拿出来后翻到新的一页,拿起笔写上年月日后在下面写到: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年零四个月,也不知道那个叫张幼凡的年轻人现在怎么样了!自从托关系摆平这件事之后我就一直生活在不安中!难道我当年的做法错了吗?现在报应要来了吗?现在的我唯有每日将这份过错记录下来才可以安心…………….’

    没想到当年那件事过去后齐世雄就一直在记日记,把自己心中的愧疚全部记录下来,以此来减轻自己内心的负担………

    齐世雄正在认真书写的时候敲门声响起,然后门就外传来石阿姨的声音:“老爷,我今天发现一件事情不知道应不应该和你说!”

    齐世雄一愣,赶忙将日记本放回那‘资治通鉴’中,放回书架后齐世雄长出了两口气后走出书房看着石阿姨说道:“什么事?”

    “我买菜回来的时候看见了少爷的舅舅!”石阿姨道:“不过更奇怪的是那个叫林蓉的女孩竟然和他坐在同一辆车里!”

    “他竟然来S市了!”齐世雄愣了一下之后看着石阿姨说道:“行了,我知道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