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玉和王远疯闹累了之后分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片刻之后齐玉说道:“我一直忘问你了,上次那个叫冯什么的你怎么处理的!”

    “那男的我让他自断了两条腿,女的断了她一条手臂!”王远道:“毕竟现在不比以前了,所以我并没有太过为难他们!”

    “恩,只要保证他们以后不会为难你嫂子就行!”齐玉道。

    “齐玉哥!”王远道:“虽然那天我去的有些晚了,但是事后我了解过,蔓蕾姐那天的表现简直就是一女中豪杰!”

    “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说!”齐玉做好了聆听的准备!

    “齐玉!”王远还没开口,就听门外传来齐世雄的声音。

    “怎么了,爸!”齐玉回答道。

    “你舅舅来S市了!”齐世雄道。

    “他怎么来了?”齐玉一惊,从地上站起身来看着王远道:“找时间再聊,我出去一下!”

    “去吧!我再歇一会…….”

    齐玉走出房门,看着眉头紧皱的齐世雄说道:“他来干什么?”

    “我上哪知道去!”齐世雄白了齐玉一眼后说道:“刚才你石阿姨买菜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并且还看到那个林蓉和你舅舅在一起!”

    “林蓉的身份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我有把握让她彻底归顺齐天!”齐玉道:“可是他这个时候来是什么意思,难道鸿源集团想要对我们齐天出手?”

    “应该不会!”齐世雄想了想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看着齐道:“我知道了,你外公的忌日快到了,你舅舅回来应该是给你外公扫墓的!”

    “外公的忌日!”齐玉轻声嘟囔了一声之后说道:“那…….她会回来吗?”

    听到齐玉的话以后齐世雄的表情明显一僵,然后看着齐玉道:“你想她了!”

    “倒是没有!”齐玉道:“可无论怎么说她也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齐世雄打断道:“没错,她是你妈,她是怀你十月受尽了折磨,但是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离开这个家,离开我,并且把尚在襁褓中的你抛弃!这些年来她有回来看过你吗?你们两个通过电话吗?”

    “爸,您先别生气,我并没有别的意思!”见齐世雄如此激动,齐玉赶忙说道。

    “哎!”齐世雄无奈的摇摇头说道:“算了,我并没有要阻止你们相认的意思,你长大了,有着自己的决定,我不想干涉!”说完,齐世雄便转身下楼。

    “爸!”齐玉喊道:“您别误会,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我没误会!”齐世雄道:“我说过,你长大了,有自己的选择!”

    当年齐世雄虽然赞成和齐玉母亲离婚,但却不赞成齐玉的母亲远赴重洋,想要齐玉的母亲留在国内发展,好歹也能帮他照顾一下齐玉,可是齐玉母亲却狠心的移民加拿大,对齐玉不管不顾。

    齐玉母亲离开后,齐世雄一边忙着自己的生意,一边照顾着齐玉,如果不是家里有石阿姨帮衬,齐世雄根本坚持不下来。

    所以刚才听齐玉的意思是想他妈了,齐世雄这心里就是一揪,好像被针刺了一般。齐玉自然也能体会到齐世雄此时的心里,所以赶忙追上去对着齐世雄说道:“爸,你听我说,在这个世界里上,没有人会把我从你身边夺走的,所以你不要因为刚才我的那句话就生气好不好!”

    “行了!”齐世雄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刚才是我太小心眼了!”

    话音刚落,就见赵蔓蕾从厨房方向走了出来,她刚才也大约听到了两人的谈话,不过并没有听太清楚,只以为是齐玉惹齐世雄生气了,所以走上前后看着齐玉就愤怒地说道:“你怎么又惹爸生气了!”

    “我哪有!”齐玉委屈的说道。

    “信你才怪!”赵蔓蕾白了齐玉一眼之后上前搀扶住齐世雄说道:“爸,你别理齐玉,他在惹您不高兴您就告诉我,我替您收拾他!”

    见到赵蔓蕾的瞬间,齐世雄心中刚刚阴郁便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慈祥的笑意,看着赵蔓蕾说道:“还是蔓蕾最孝顺啦!”说完,看了看厨房的方向说道:“走,蔓蕾,带爸上厨房看看都做什么好吃的了!那个白眼狼爱哪去哪去,爱跟谁跟谁,我就当没这么个混蛋儿子………”

    齐玉:“………………”愣了许久之后,齐玉看着齐世雄的背影自语道:“得,刚才白煽情了!”

    “哥啊!”这个时候王远来到齐玉身后说道:“我看你现在在家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你懂个屁!”齐玉白了王远一眼后向客厅走去。

    “关我什么事!”王远无奈道。

    当赵蔓蕾和齐世雄从厨房出来后,齐世雄早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不快,没走两步齐世雄便开口道:“蔓蕾啊,那个杨树你叫了吗?”

    “叫了!”赵蔓蕾道:“不过杨哥说他不过来,要在家陪孩子!”

    “不来就不来吧!”齐世雄道:“找时间再单独谢他就行了!”说完,两人便向着客厅走去。

    万丈高空之上。

    莫云云坐在头等舱里正拿着一本时尚杂志认真的看呢!这个时候和其他人换了座位换到莫云云旁边的巴蒂斯特歪着脑袋看着杂志上模特的图片说道:“明年二月份在卡鲁塞勒大厅有巴黎时装周的春季走秀,到时候我请你去看吧!”

    “没有时间!”莫云云没有看巴蒂斯特。

    “不要这么无情的拒绝我好不好!”巴蒂斯特故作委屈地说道。

    “帐篷,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所以请你以后不要打扰我!”莫云云嫌巴蒂斯特的名字太长,所以为了方便直接喊起了他的中文名字‘帐篷’……

    听到莫云云的话以后巴蒂斯特没有说话,而是对着莫云云笑了笑。

    见到巴蒂斯特的样子,莫云云以为巴蒂斯特放弃了呢,所以并没有在意,却不想巴蒂斯特正在想其它的办法……..

    …………….

    虽然今天齐家来了客人,但偌大的别墅内加上不上桌的石阿姨也只有五个人,所以并不是很热闹。但饭桌上几人还是有说有笑的,王远不时地说出一些齐玉的年轻时候的糗事,逗得赵蔓蕾咯咯直乐。

    “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又听王远说了一件自己的糗事,齐玉恶狠狠地说道。

    “我就想说,你能把我怎么样!”王远不忿的说道:“你敢动我我大伯和蔓蕾姐绝对饶不了你的!”

    “小远啊!”齐世雄道:“以后你管你蔓蕾姐应该叫嫂子,不要总是蔓蕾姐长蔓蕾姐短的!”

    “我叫习惯了,一时还改不了口!”王远吃了一口菜后好像想起了什么,还没将食物咽下去就开口道:“一说嫂子我又想到了齐玉哥的一件糗事!”刚说到这里,王远就自顾自的大笑起来。

    “什么事啊!你这么开心……”见王远笑的如此开心,赵蔓蕾问道。

    “我哥上高中的时候我不是还上小学吗?有一次我被人欺负了,我哥去帮我出气,结果看上我们班班主任了,你说有意思不!”王远笑道。

    “你小子找抽是不!”听到王远的话后齐玉大惊道:“少在那胡说八道!”

    “我才没有胡说八道呐!”王远没有理会齐玉,而是继续说道:“齐玉哥还写了一封情书给我们班主任,并且让我以后管我们班主任叫嫂子,哈哈哈…….”

    齐玉赶忙上前堵住王远的嘴说道:“你想死的话说一声!”

    王远猛力的挣扎开之后说道:“怕什么,谁还没年轻过!”说完,王远目光转向齐世雄接着说道:“可是没想到被我们班主任的男朋友发现了,但这还不是高潮,高潮是我们班主任的男朋友还是你们公司的员工,哈哈哈…….”

    “这事我怎么不知道?”齐世雄一愣,一脸不解的看着齐玉。

    齐玉讪讪地笑了一下说道:“年少轻狂,年少轻狂,呵呵….呵呵……”

    “你不是说认识我之前你没有喜欢过任何人吗?”这个时候就见赵蔓蕾嘟着嘴说道。

    “青春期,青春期…..”齐玉一脸献媚地说道。

    “拉倒吧,你那时候都青春晚期了吧!”王远又怼了齐玉一句之后再次大笑起来。

    “噗嗤…..”

    “哈哈……”

    听到王远的话以后赵蔓蕾和齐世雄同时笑了起来。

    “你给我等着!”齐玉怒视这王远说。

    王远做了个鬼脸没有理会齐玉,而是继续大快朵颐起来。

    因为有王远这个开心果在,这一顿饭吃的很开心,饭后,王远揉着自己肚子摊在沙发上一边打着饱嗝一边说道:“好饱啊!”

    “怎么不撑死你!”齐玉恶狠狠地说道。

    “切!”王远白了齐玉一眼后眼睛一转,看着齐玉和赵蔓蕾说道:“咱们去蹦迪啊!”

    “不去!”赵蔓蕾和齐玉异口同声道。

    “为什么!”王远不解道。

    “那地方龙蛇混杂,多乱啊!”赵蔓蕾道。

    “你嫂子说的对!”齐玉附和道。

    “就去玩一会儿呗!”王远哀求道。

    “说不去就不去!”齐玉道。

    哀求无望后王远目光转向齐世雄说道:“大伯,你替我说句话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