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王远可怜巴巴的样子,齐世雄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好,去吧!”说完,齐世雄站起身接着说道:“我也跟你们去看看!”

    “您这老胳膊老腿的去凑什么热闹啊!”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道。

    “滚蛋!”齐世雄白了齐玉一眼后说道:“这段时间我们的压力都太大了,去好好放松一下也好!”

    “耶!”齐世雄说完,王远兴奋的跳了起来,然后看着齐玉和赵蔓蕾道:“我大伯都发话了,你们还敢不去!哈哈……..”

    赵蔓蕾和齐玉无奈的对视了一眼之后算是默认了,然后就见齐玉看着王远道:“去是去,但你小子给我老实点,别到了地方又玩疯了!”

    “走喽!”王远根本不理会齐玉。

    “这臭小子…..”齐玉白了王远一眼后目光转向赵蔓蕾说道:“走吧!今晚上让你看看我的舞姿…….”

    赵蔓蕾没理会齐玉,而是上楼换衣服去了!见赵蔓蕾上楼,齐玉一脸失落的跟了上去……

    ………………

    一家餐厅的包房内,莫海龙和韩玉相对而坐,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桌上的菜!

    许久之后,就见韩玉抬起头说道:“你究竟是怎么打算的!”

    莫海龙没有立即回答,又吃了两口菜之后才说道:“说实话,其实对于这件事我也没有好的想法,你也知道现在我们飞虹科技正是多事之秋,如果我这个时候还花心思去思考别的事情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听到莫海龙的话以后韩玉大吃一惊,赶忙说道:“你的意思是你不想管了!”

    “不是不想管,是管不了啊!”莫海龙道:“现在飞虹科技虽然和法国那边签了合同,但什么时候见效还不知道呢!所以我决定还是先把自己公司的问题解决了之后在解决齐家的问题!”

    “你中途就这样放弃了,我怎么办!”韩玉道。

    “我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帮你了!”莫海龙道:“如果一个月之后在没有资金回流的话想必飞鸿就要倒闭了!所以我现在真得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说道这里,莫海龙顿了顿,然后接着说道:“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只要我找到财团解了飞虹科技困难,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出来和你一起对付齐家的!”

    “对于商场方面的事情我不是太懂!”韩玉道:“怎么才能让一个财团帮助你呢!”

    “很简单!”莫海龙道:“只要我想办法得到拥有某个公司的股份,那我就可以解围了!”

    “可赵蔓蕾手中不是有齐天的股份吗?”韩玉道。

    “齐天的股份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莫海龙道:“我现在不可能还有闲余的资金去买赵蔓蕾手中的股份!不过不要紧,我正好认识几家以前有过合作关系也不错的公司,也许他们会帮我的!”

    莫海龙就是在这里胡说八道,想要解飞虹科技之围,唯有别的财团入股飞虹科技才有可能,哪里会像他说的那样!但莫海龙这么说无非是为了骗韩玉,韩玉这些年虽然用齐世雄的钱赚了不少,但对于商场的事情还是个门外汉,所以韩玉并没有能力去分辨莫海龙这番话的真伪…….

    莫海龙说完之后偷偷的观察韩玉的表情,只见韩玉眉头紧锁好像在那里思考着什么,莫海龙知道是时候在打出另一张牌了,所以清了清嗓子之后说道:“小玉啊!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做,没有人可以依靠,我是多么想站在你前面为你顶住所有的压力,可是我现在真的是无能为力啊!但是你放心,我绝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受委屈的,给我点时间,只要飞虹科技有一点好转,我就会出来帮你的!”说完,莫海龙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也算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

    “交代!”韩玉一愣,看着莫海龙不解道:“什么交代?”

    “既然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我就不得不和你实话实说了!”莫海龙紧盯着韩玉一本正经的说道:“其实在你跟在齐世雄身边之前我就喜欢上你了,可是我不敢对你表达,因为我有妻子,有孩子,我不能辜负他们,所以只能把对你的这份喜欢埋在心里!当得知你跟在齐世雄身边后我就感觉我这心好痛,可是想了想齐世雄应该能给你一个完美的人生我就释然了,也很开心!但我还是不放心,所以这些年一直派人守着你,不然那天也不会正巧就看到你哭着在大街上跑………”

    那日韩玉被齐世雄打了之后一路痛哭的在路上跑着,正巧被外出应酬的莫海龙碰上,韩玉把自己经历的事情告诉了莫海龙以后莫海龙倒是没有多想,毕竟那是齐家的家事,他无从干涉。

    可当听到韩玉说让自己帮忙后自己也许有可能得到很大的好处后莫海龙心动了,所以才决定和韩玉联手对付齐家,并不是像他刚刚所说的一直喜欢韩玉、暗中保护韩玉的原因!

    虽然莫海龙再说假话,但此时无依无靠的韩玉却是当真了,她惊讶地看着莫海龙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并不指望你相信,我只是想把心里的话告诉你!”莫海龙意味深长的说道。

    听到莫海龙的话以后韩玉低头沉思了下来,然后头也不抬地说道:“我想一下……”

    见到韩玉的样子,莫海龙脸上露出一丝又坏又冷地笑意………

    ………………

    赵蔓蕾和齐家父子、王远几人来到了一家叫做滚石的地厅外,还没有下车就见迪吧外两群小青年不知道因为一些什么事情打了起来。

    “这还没进去呢就这么乱!”车上的赵蔓蕾道:“这要是进去了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呢!”

    “没事!”王远道:“迪厅里面都要看场子的,一般人不敢在迪厅里面打架闹事儿!”

    “你常来这种地方?”赵蔓蕾道。

    “偶尔来玩玩!”王远道:“毕竟我现在也是个有身份的人,怎么能经常出入这种地方呢!”

    “就你!”齐玉不屑的说道:“你可别侮辱身份这两个字了!”说完,齐玉打开车门走下车!

    “齐玉!”赵蔓蕾赶忙说道:“他们打架呢,你等会儿在出去!”

    “怕什么!”王远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看我的……”说完,王远也打开车门,然后缓缓地站起身对着那群打架的社会青年喊道:“都给我滚……..”

    “好霸道的小子!”听到王远的话以后赵蔓蕾愣住了,不禁自语道:“这小子还真有种说不出来的气势啊!”

    那群打架的小混子听到王远的喊声之后纷纷停下动作,目光齐齐转向王远。

    “小子,你说什么!”一个青年手中握着钢管怒视着王远。

    已经出了车外的齐玉见状赶忙跑回车上,紧张的坐了下来之后看着车外的王远说道:“这小子就是个神经病!”

    “噗嗤!”见状,赵蔓蕾没忍住乐了出来。然后就听齐玉对着王远的司机说道:“一会儿他们打过来你不用管你的老板了,带我们先走行不!”

    王远冷冷地看了一眼那个吼自己的青年后冷声说道:“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听到王远的话以后那青年向前走了两步,当看清王远的表情后那青年就是一惊,赶忙一脸献媚的说道:“远少,您….您来了!”

    “赶紧滚蛋!”王远怒喝一声。

    “是,是…..”那青年丢下手中的钢管连滚带爬的跑回了人群,然后搀扶起一个躺在地上醉醺醺的女孩就要离开!

    “等等!”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听到一个焦急地声音响起,目光纷纷转向声音的来源,却见是赵蔓蕾一脸焦急地看着那要离开的青年说道:“把那个女孩放下!”

    “蔓蕾!”齐玉下车看着赵蔓蕾说道:“怎么回事?”

    “等会儿在和你解释!”赵蔓蕾说完,目光转向王远说道:“小远,你能让他们把那个女孩放了吗?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蔓蕾姐说的这是哪里话。”王远笑了笑之后向前走去,看着刚刚那青年说道:“把人留下,你可以滚了!”

    那青年愣了一下之后一脸无奈的将被自己迷倒的女孩交给了王远,然后便带着人离开了,而另外一群人中也有认识王远的,所以也没敢多说什么,纷纷离开…..

    众人都离开后,赵蔓蕾才快步的跑向王远…….

    “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另一辆车内,齐世雄一脸疲惫的走了下来,看着站在前车的齐玉道。

    “爸,您醒啦!”齐玉道。

    “我问你怎么回事?”齐世雄皱着眉头道。

    “我也不知道啊!”齐玉看了一眼向前跑的赵蔓蕾后又将目光转向齐世雄说道:“我去问问蔓蕾吧!”说完,便向着赵蔓蕾的方向走去。

    赵蔓蕾跑到王远身边以后看着靠在王远肩膀上昏昏沉沉的女孩皱起了眉头。

    “蔓蕾姐!”王远道:“你认识她!”

    “恩!”赵蔓蕾点了点头后刚欲说话,就见那昏昏沉沉的女孩睁开眼睛,看着看着身前的赵蔓蕾吐字不清地说道:“嫂子,你来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