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孩的话音刚落,赵蔓蕾心中就是一颤,没错,这个被下了迷药的女孩就是张萍!

    “嗯?”王远听到女孩的话以后不解地看着赵蔓蕾说道:“蔓蕾姐,她叫你什么?”

    赵蔓蕾心中大骇,赶忙看着王远说道:“她可能是认错人了吧!”说完,赵蔓蕾目光转向张萍说道:“你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张萍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赵蔓蕾傻呵呵的笑着。

    “她这是被人下了药了!”王远道:“过一会自己就好了!”

    赵蔓蕾皱了皱眉头看着张萍,心中充满不解……..

    这个时候齐玉走了过来看着赵蔓蕾道:“蔓蕾,你认识她!”

    “认识,是我以前的同事!”赵蔓蕾道:“好久不见了,刚才要不是我多看一眼的话说不定就她就被人糟蹋了!”

    听到赵蔓蕾的解释,齐玉没有多想,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说道:“那现在怎么办,还去不去玩了?”

    赵蔓蕾看着昏昏沉沉地张萍想了一会儿说道:“你们玩吧,我把她送回家!”

    齐玉想了一下之后道:“好吧!你先给她送回家,如果时间还够的话就过来!”

    “恩!”赵蔓蕾点点头然后扶着张萍向车的方向走去!

    见赵蔓蕾离开,齐玉转头看向在一旁思考的王远道:“你想什么呢?”

    “啊!”王远愣了一下之后说道:“没事!”说着,王远看着正往这边来的齐世雄道:“大伯,我们进去啊!”

    恰巧此时齐世路过赵蔓蕾的身边,看着赵蔓蕾问道:“这是怎么了?”

    “啊!”赵蔓蕾看着齐世雄道:“她是我的朋友,被人下药了,我把她送回家!”

    齐世雄没有多想,盯着张萍看了一会儿之后轻声道:“这个女孩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赵蔓蕾大惊,毕竟张萍和张幼凡是亲兄妹,长相定然会有几分相似之处,所以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赶忙解释道:“她是我以前在商场的同事,也算是齐天的员工,所以爸应该无意中见过她!”

    “喔!”赵蔓蕾的谎言没有什么破绽,毕竟齐天员工众多,齐世雄并不能都认识,偶尔见过也说不定!

    “那你先送她回去!”齐世雄笑道:“然后过来好好消遣一下,毕竟这段时间因为公司的事情你一直处在紧张的状态,今天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不能放过啊!”

    “恩!”赵蔓蕾笑着点了一下头,然后说道:“那你们先去玩,我一会就回来!”

    “去吧!”齐世雄说完便朝齐玉和王远走去!

    见齐世雄离开,赵蔓蕾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扶着张萍向梅赛德斯走去!

    车上的卢海见状赶忙下车,替赵蔓蕾扶住张萍,然后看着赵蔓蕾说道:“少夫人,我们去哪!”

    “去……”赵蔓蕾本想说去市郊张萍和张幼凡的住处的,可是想了一下之后觉得还是算了,所以开口道:“回楼里吧!”

    “好!”卢海回答。

    …………..

    齐玉三人进入迪厅之后先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要了几瓶酒之后便喝了起来。

    因为迪厅里的声音太大,所以喝了一会儿之后王远看着齐世雄喊道:“大伯,怎么样,适应不适应这里的环境!”

    齐世雄笑了笑喊道:“你别瞧不起你大伯我,年轻的时候应经常来这种地方,只不过现在年纪大了,不愿意来而已!”

    “爸!”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笑了一下后大声道:“您要是喜欢这里的氛围,以后我经常带你过来玩,说不好还能约个妹子呢!”

    “滚蛋!”齐世雄怒喝道:“有你这么跟老子说话的吗?”

    “哈哈!”齐玉和王远大笑起来,然后王远说道:“走吧,我们去舞池里疯一会儿!”

    “我在这里坐着就行!”齐世雄道:“你们去吧!”

    齐玉和王远没说什么,点了一下头之后就像舞池走去!刚走了一半王远就看着齐玉道:“对了,刚才那个女孩你认识吗?”

    “不认识,怎么了?”齐玉回答道。

    “我以为你认识呐!”王远道:“因为刚才她管我蔓蕾姐叫嫂子!”

    听到王远的话以后齐玉没有多想,而是开口道:“那女孩不是被人下迷药了吗?可能是认错人了!”

    “喔!”王远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可心里就是觉得哪里不对!

    别看王远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但可能因为家庭的原因,王远对于危险判定的直觉一向很准,所以心中开始对张萍产生怀疑,但他并没有怀疑赵蔓蕾,只是觉得张萍不对!不过齐玉都这么说了,王远也不再去多想………

    …………….

    “嫂子!你在哪?”车上,赵蔓蕾怀中的张萍迷迷糊糊的说道。

    听到张萍的话以后,赵蔓蕾眉头紧皱,偷偷看了一眼开车的卢海,见卢海没有什么反应后赵蔓蕾狠狠地掐了一下张萍的大腿!

    “哎呀!”张萍吃痛的大叫一声,并没有说话!

    “死丫头!”赵蔓蕾说道:“下班了不好好在家待着满世界疯什么!”赵蔓蕾这话是说给卢海听的。

    “少夫人!”卢海道:“她也是财务部的吗?”

    “不是!”赵蔓蕾道:“她是我以前在商场的同事!”

    “哦!”卢海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向前开车。

    赵蔓蕾本欲再解释一番,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因为赵蔓蕾知道有些事情是越描越黑的。

    ………………

    飞机上,巴蒂斯特并没有再提喜欢莫云云之类的话,而是说一些自己遇到过的趣事给莫云云听,因为无聊,莫云云倒也是听的津津有味的,不时的还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云云!”巴蒂斯特道:“还有多久才能到!”

    莫云云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应该还有五个多小时,不过这趟飞机不是直达的,下飞机后还有做一段时间的车!”

    “感觉好麻烦!”巴蒂斯特道。

    “你没来过中国吗?”莫云云问。

    “没有,这是第一次!”巴蒂斯特笑道:“是因为你,我才有机会前往中国这个神秘的国度!”

    “说的你好像不是中国人似的!”莫云云白了巴蒂斯特一眼后不再说话!

    ………………..

    回到小区之后,赵蔓蕾让卢海在楼下等着,而她则是扶着张萍回到了家,将张萍放到沙发上之后,赵蔓蕾一脸冷漠地看着张萍!

    此时张萍的药劲还没过,所以并没有任何意识。赵蔓蕾休息了一会之后来到厨房用杯接了一杯凉水后回到客厅,直接把水泼到张萍的脸上!

    “啊!”受到凉水的刺激,张萍惊叫一声,打了一个激灵之后清醒了不少,然后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看着赵蔓蕾。

    “醒没醒!”赵蔓蕾怒斥道。

    张萍擦了擦脸上的水,晃了晃脑袋之后惊讶地看着赵蔓蕾道:“嫂子!你…….”

    “别叫我嫂子!”赵蔓蕾冷声说道:“你简直就是个混蛋…….”

    见赵蔓蕾发怒,张萍愣住了,然后四下看了看,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然后看着赵蔓蕾问道:“嫂子,我这是在哪?”

    “我说了,从现在开始你再不许叫我嫂子!”赵蔓蕾吼道。

    “嫂子!”见到赵蔓蕾的样子,张萍一下子急哭了,看着赵蔓蕾道:“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大的火气!”

    “为什么!”说道这里赵蔓蕾眼角滑落出一颗泪水哽咽地说道:“我知道你委屈,把大好的青春都浪费了,可我不是正在努力吗?只要找到证据,你不就可以自由了吗?可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嫂子!”见赵蔓蕾哭起来,张萍皱着眉头思考起来,片刻之后张萍终于想起发生了什么,然后上前攥住赵蔓蕾的手说道:“嫂子,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你没错!”赵蔓蕾道:“错的是我,我就不应该把你哥交给你!”

    “嫂子别这么说!”张萍哭着说道:“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见张萍可怜巴巴的样子,赵蔓蕾平静了一下之后说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在家照顾你哥出来干什么!”

    张萍抽泣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道:“因为在家无聊,所以我平时没事就在网上找人聊天,今天他约我出来,我也没多想就出来了,去到迪厅之后他就劝我喝酒,我拗不过他就喝了一杯,我真的只喝了一杯,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那为什么两伙人会打架!”赵蔓蕾问道。

    “我也不知道!”张萍道:“我就模糊的记得他们争抢过我,然后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听完张萍的话赵蔓蕾语重心长的说道:“小萍啊,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是你再给我点时间好不好,只要我找到了证据,就一定会还你自由的!”

    “呜呜!!!”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张萍委屈的哭了起来,然后看着赵蔓蕾说道:“嫂子,是不好,你不要这么说!”

    “行了!”赵蔓蕾道:“我还有事,你今晚现在这住一夜,明天回去的时候先做地铁,然后在坐公交或者是打车你自己定!”

    张萍知道赵蔓蕾这么说是害怕有人跟踪自己,所以点了点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