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蔓蕾坐在车上思绪很乱,因为她感觉的出来王远对刚才张萍叫自己嫂子的事情产生了怀疑,虽然知道王远不会怀疑自己,但总觉得这件事不对!

    这一路,赵蔓蕾想了很多的可能性,所以来到迪厅外下车以后赵蔓蕾赶紧拨通了张萍的电话。

    “嫂子!”张萍道。

    “明天找时间把手机号换了,没换之前除了我的电话谁的也不要接!”说完,赵蔓蕾思考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以前的那些社交软件的号也不要用了,全部换新的!”

    “好”张萍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赵蔓蕾又思考了一下之后说道:“明天回家之后收拾收拾,搬家!”

    “用不着这样吧!”一听说要搬家,张萍无奈地说道。

    “你懂什么!”赵蔓蕾道:“小心使得万年船,先不说了,我挂了!”

    挂断电话后,赵蔓蕾又拨通了杨树的电话。

    “杨哥,睡了吗?”

    “还没!”

    “有件事要麻烦你一下!”

    “有事就说,不要这么客气!”

    “你能在你家附近找一个出租房吗?”

    “出租房?应该有吧!”

    “好,那杨哥帮我问问,不用太大,能住下两个人就行!”

    “好!”

    挂断电话后,赵蔓蕾才走进迪厅,还没进门,赵蔓蕾就被地厅外站着的一名黑衣青年拦住,那黑衣青年看着赵蔓蕾道:“票呢!”

    “还要票啊!”赵蔓蕾不解道。

    “废话,谁进迪厅不买票!”黑衣青年道。

    “好吧!”赵蔓蕾无奈的点了点头后问道:“在哪买票!”

    黑衣青年朝着赵蔓蕾的后边指了指后赵蔓蕾便转身出去。

    赵蔓蕾刚走,黑衣青年对着旁边一名黄毛青年说道:“这女的看来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很纯的啊!”

    “怎么,你有意思?”黄毛青年道:“你可别嘚瑟啊,说不定就踢铁板上了呢!”

    “怕什么!”黑衣青年道:“我只是按照迪厅的规矩办事,搜搜身怕什么!”

    “到时候我俩一起搜!”黄毛青年坏笑道。

    ………….

    赵蔓蕾买完票回来后将票递给那名黑衣青年,然后就要往里进。

    “等等!”黑衣青年拦住赵蔓蕾的去路道:“进去之前要搜身的!”

    “嗯?”赵蔓蕾一愣,然后眉头紧锁看着那黑衣青年道:“不要太过分!”

    “呦!”黑衣青年看着旁边的黄毛道:“脾气还不小呐!”说完,黑衣青年便走上前,想要伸手抓住赵蔓蕾的胳膊!

    “啪!”赵蔓蕾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对着那黑衣青年就是一耳光。

    这一巴掌直接把黑衣青年打愣了,而一旁的黄毛见到此处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看着黑衣青年道:“活该!”

    “你他妈的敢打我!”黑衣青年大怒,上前就要去抓赵蔓蕾,结果却被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手腕。

    赵蔓蕾一愣,只见一名四十多岁身材消瘦的中年男人冷着脸抓住了黑衣青年的手腕。

    “放开!”黑衣青年看着那中年男人道。

    中年男人没有理会黑衣青年,而是看着赵蔓蕾说道:“你没事吧!”

    “没事!”赵蔓蕾笑道:“谢谢!”

    中年男人轻笑了一下之后目光转向那黑衣青年道:“你就是一个败类!看来吴三儿对手下的管理不严啊!”

    那黑衣青年听到中年人说出吴三的名字之后吓得一哆嗦,然后看着那中年男人献媚地笑道:“老板我错了,千万不要告诉我们老板啊!”

    “滚!”中年人白了那黑衣青年一眼后将抓住黑衣青年的手放开,然后就转身离去!

    见这人要离开,赵蔓蕾赶忙上前说道:“刚才多谢你了,可不可以留下联系方式,我会找时间还你这份人情的!”

    “不用了,我们以后会见面的!”中年人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进去吧,他们不敢拦你了!”说完,便走出了迪厅。

    赵蔓蕾无奈地耸了耸肩后不禁思考起那中年男人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没有想明白,所以赵蔓蕾看了一眼那黑衣青年后便走了进去。

    “哈哈!”赵蔓蕾走进去后,黄毛看着那黑衣青年大笑起来,然后说道:“我就说让你别嘚瑟吧,活该!”

    “滚你妈的!”黑衣青年揉了揉脸,又揉了揉手腕看着黄毛骂道。

    进入迪厅后赵蔓蕾四下看了看,就见齐世雄坐在一个犄角旮旯看着舞池中疯狂摆动地人群,赵蔓蕾笑了笑之后走了过去,坐在齐世雄的对面大声说道:“爸,我过来啦!”

    “你过来啦!”齐世雄看着赵蔓蕾大声道:“这里面太吵了,就先别说话了,说话我也听不清!”

    “好!”赵蔓蕾笑着点了点头。

    齐世雄拿了一瓶啤酒放在赵蔓蕾面前大声说道:“喝点吧!喝完了去舞池里玩会,好好放松一下!”

    “好!”赵蔓蕾大声回答道。

    又坐了一会儿之后赵蔓蕾见王远笑着跑了过来,不等赵蔓蕾说话就抓住赵蔓蕾的手腕把赵蔓蕾拖进人堆中!

    “蔓蕾姐!”王远大声道:“既然来这里了就不要干坐着,跳一会儿!”赵蔓蕾笑了笑没有说话,她是真不适应这样的环境,不过也不好扫兴,所以随着音乐轻轻地摆动起身体!

    “你哥哪去了?”少许之后,赵蔓蕾看着王远问道。

    “不知道啊!”王远道:“反正应该是在这人群中!”

    王远的话音刚落,就见齐玉手中拎着一瓶啤酒冲上舞台,一把夺过DJ的麦克看着台下的众人喊道:“全场的宝贝,跟着我那最动感的节奏摇起你那最性感的身材,全场跟我摇起来!”

    见状,赵蔓蕾和王远都是一愣,而坐在那里的齐世雄也是老脸一红自语道:“丢人啊!”

    齐玉的话音刚落,舞台下方就炸了锅了,尖叫声口哨声此起彼伏!

    “我哥这是玩嗨了!”王远看着舞台上的齐玉道。

    赵蔓蕾刚欲说话,就见几名身材火辣打扮妖娆的女子跑到台上将齐玉围住,在齐玉身边做着搔首弄姿,做着各种令人脸红的动作,而齐玉也是很享受这种感觉,在女人堆里跳起了舞!

    见到此处,赵蔓蕾脸色就是一变,黑着脸就回到了座位上!

    见赵蔓蕾回来,齐世雄知道赵蔓蕾见到齐玉疯狂的样子心里不舒服,所以大声说道:“你别生气,等回去我替你教训他!”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一愣,心说:“自己生气了吗?”想完,赵蔓蕾看着齐世雄道:“我没有生气啊!毕竟齐玉压力太大,也应该发泄一下啊!”

    “还说你没生气,脸色都变了!”齐世雄笑道:“不过你生气的时候还在为齐玉着想,我很欣慰!”

    齐世雄说完,赵蔓蕾没有再说话,只是心中再次问了自己一句:“我生气了吗?应该不会吧!我又不喜欢齐玉,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为什么要生气呢!”

    想到这里,赵蔓蕾回忆起与齐玉相识后的点点滴滴,最后赵蔓蕾竟然发现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心里面装的都是齐玉,都是齐家的事情,而张幼凡好像已经从自己的心中消失了!

    “我这是怎么了?”赵蔓蕾问在心中自己:“难道我真的喜欢上齐玉了吗?不可能,我对齐家只有恨,我怎么能喜欢上齐玉呢!我是来报仇的,绝对不能心软!”

    舞池的王远见赵蔓蕾黑着脸离开了,知道赵蔓蕾是吃醋了,所以赶忙泡上舞台把被众女孩围住的齐玉拽了出来!

    “你干嘛!”齐玉不解地说道:“我玩的正开心呢!”

    “玩个屁啊!”王远道:“蔓蕾姐来了,看见你在台上的表现好像生气了!”

    “啊!”齐玉大惊,看着王远道:“那你不早点和我说!”说完,就像赵蔓蕾和齐世雄坐着的方向跑去!

    “又怪我!”王远无奈的说了一声之后也跟了上去。

    来到赵蔓蕾身边后齐玉一脸堆笑的看着赵蔓蕾道:“亲爱的,你刚才都看见啦!”

    “玩的开心吗?”赵蔓蕾白了齐玉一眼。

    “呵呵….呵呵….”齐玉讪讪地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以后不敢了!”

    见到齐玉的样子,赵蔓蕾笑了起来,然后说道:“好啦!我没生气,只是刚才心里有些不舒服而已!”

    “那不就是生气了?”齐玉道。

    “坐一会吧!”赵蔓蕾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纠结,而是看着齐玉和正走过来的王远道:“休息一会儿就回去吧!我们道无所谓,但是爸总是在这地方待着会不适应的!”

    齐玉知道赵蔓蕾说的有道理,所以并没有反驳!

    王远刚刚走到桌子前还没等坐下,就见他的司机走了进来,然后将王远拉到一旁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赵蔓蕾一见,心中不禁嘀咕起来,难道说的是张萍的事情?

    少许之后,就见王远走了过来看着赵蔓蕾,赵蔓蕾大惊,心说:“完了,说不好真的是因为张萍的事情,该怎么办呢?”

    “小远,你怎么了?”见王远板着脸走回来,齐玉开口问。

    王远没有理会齐玉,而是看着赵蔓蕾质问道:“蔓蕾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们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