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听到王远的话赵蔓蕾心中大惊,暗道:“难道被王远发现了什么吗?”不过赵蔓蕾并没有回答,心想能瞒一时是一时,所以故作不解地说道:“小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王远道:“你还拿不拿我当弟弟啦!被别人欺负了为什么不说!”

    “啊!”赵蔓蕾吃惊的同时又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暗道:“吓死我了,是我想多了!”想完,赵蔓蕾看着王远道:“什么被欺负啊!”

    “别不承认啦!”王远道:“我的司机都看见了,你进门的时候被看场子的小混混给欺负了,他们还要搜你身是不是!”

    “靠!”王远的话音刚落,就见齐玉抄起一个啤酒瓶子怒气冲冲的向外走去!

    “齐玉!”赵蔓蕾大惊,想要上前阻拦齐玉,可却被齐世雄拦住。

    “蔓蕾!”齐世雄道:“我们齐家人不是能随便被欺负的!”说完,齐世雄看着王远说道:“出去看看……”

    王远表示明白的点点头,然后转身跟在齐玉的身后。

    “爸!”赵蔓蕾看着齐世雄道:“那些人都不是省油的灯,齐玉吃亏怎么办!”说完,赵蔓蕾便欲出去找齐玉,这一刻赵蔓蕾是发自肺腑的担心齐玉,

    “没事,你坐!”齐世雄道:“他们哥俩不是吃亏的主!”

    见齐世雄一本正经地让自己坐下,赵蔓蕾看了看齐玉的背影后紧张的坐了下去!

    “不用紧张!”见赵蔓蕾如此担心,齐世雄道:“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用管对方是什么人,也不用怕给家里添麻烦,出了事爸替你担着!”

    如果是以前,赵蔓蕾听到齐世雄这番话以后心中肯定会十分讨厌,因为她会想起张幼凡,可是此时齐世雄说出这样的话赵蔓蕾不仅不讨厌,而且还很感动!

    感动的同时赵蔓蕾知道自己变了,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自己心中的恨意越来越少了!

    “不可以!”赵蔓蕾心中告诉自己:“我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我嫁到齐家是为了报仇的,无论齐世雄说什么他都是装的,他只是在骗自己,其实他是一个坏人,他是一个恶魔!”赵蔓蕾开始骗自己了,但是她内心的深处的想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少许之后,齐玉和王远衣衫褴褛地走了回来,就好像两个乞丐一般,而且齐玉身上还有着斑斑血迹!

    “啊!”赵蔓蕾大惊,赶忙上前看着齐玉道:“怎么了,你这是伤到哪里了!”

    齐玉笑了笑说道:“放心,这血不是我的!”

    “他们……”赵蔓蕾朝文外方向看了一眼之后说道:“不会出什么事吧!”

    “我只是教训他们一下,能有什么事!”齐玉笑道。

    ……………………

    迪厅外此时一片狼藉,迪厅的老板吴三站在那里看着被打的满头是血的黑衣青年道:“没事吧!”

    “没事!”黑衣青年感动得说道:“谢谢老板关心!”

    “关你妈的心!”吴三道:“没事就给我滚!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啊!”黑衣青年大惊,不明白吴三为什么会这样!

    吴三是这家迪厅的老板,但是他以前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齐世雄的保镖!后来因为一些事离开了齐世雄自己出来创业,开了这家迪厅!吴三是小混子出身,特别讲究江湖道义什么的,所以虽然离开齐世雄身边已经将近两年的时间了,但是吴三依旧记得当初自己在齐世雄身边工作的时候齐世雄对自己的好!

    刚刚迪厅外自己的手下欺负人的时候吴三听说了,不过并没有当回事,因为他的手下是什么德行他知道。直到他接了一个电话后知道被欺负的人是齐玉的妻子后就知道这件事有麻烦了,所以匆匆赶来,可是刚回来还没进迪厅就见到齐玉和王远在地厅外和自己的一群手下打了起来!

    齐玉和王远吴三都认识,知道两人都不是善茬,所以几人打架的时候吴三并没有出现阻拦,等到打完之后吴三才来到被揍得躺在地上的黑衣青年面前。

    见黑衣青年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吴三道:“总之今天你还活着就是个奇迹!”说完,吴三看着周围围拢的自己的手下说道:“你们刚才都动手了是吗?”

    众人纷纷点头。

    “明天都不用过来了!”吴三道。

    众人不解,不明白自己的老板为什么会突然间说出这样的话。

    这个时候赵蔓蕾几人从迪厅走了出来,吴三一见,赶忙恭敬的上前看着齐世雄说道:“老板!”

    齐世雄一愣,仔细地打量了吴三一眼后惊讶的说道:“你怎么在这!不是回老家了吗?”

    见齐世雄还认识自己,吴三很是感动,所以笑着回答道:“两年前离开老板后我回老家待了两个月后就回来了,然后和别人合伙开了这么一家迪厅!”

    “这迪厅是你开的?”齐世雄问。

    “恩!”吴三道:“我现在是这里的老板!”

    “行啊你!”齐世雄笑道:“没想到离开我之后出息啦!”

    “让老板见笑了!”吴三笑了笑之后目光转向齐玉和王远说道:“大少爷,远少,你们还认识我吗?”

    王远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而齐玉则是一脸笑意地说道:“三哥,好久不见啊!”说完,齐玉目光转向王远说道:“吴三,以前我爸的保镖!”

    “哦!”听到齐玉的话以后王远恍然大悟,想了一下之后看着吴山冷声说道:“你的手下都很牛啊!”

    吴三自然知道王远这话是什么意思,所以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黑衣青年之后又将目光转向赵蔓蕾说道:“不好意思少夫人,是我调教无方,让您受委屈了!”

    赵蔓蕾愣了愣没有说话,此时她心中正在想着的是吴三的身份,因为从刚刚几人的谈话中赵蔓蕾听的出来这个吴三两年前是齐世雄的保镖,如果这样的话,想必应该也对当年的事情有所了解吧!

    赵蔓蕾思考的时候就听齐世雄说道:“你认识蔓蕾?”

    听到齐世雄的话,吴三愣了笑了一下之后笑说道:“我猜的!”因为给吴三打电话的那个人告诉吴三别说出自己,所以吴三只能编造一个借口!

    齐世雄不傻,自然知道吴三是在胡说,但并没有挑明,而是看着蔓蕾说道:“他叫吴三,我以前的保镖,你和齐玉一样叫他三哥就行了!”

    “三哥!”赵蔓蕾看着吴三笑道。

    “不敢当,不敢当!”吴三连连摆手,然后看着赵蔓蕾说道:“少夫人放心,我不会轻易放过这几个混蛋的!”说着,吴三的目光转向躺在地上的黑衣青年。

    此时黑衣青年心中这个悔啊!不过到了现在他也只能认命了!

    “三哥客气了!”赵蔓蕾笑道:“我能看的出来我爸对你很信任,以后我若是有事还得请三哥帮忙呢!”

    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赵蔓蕾这是在客气,但只有赵蔓蕾自己知道自己这么说是真的想要和吴三多联系!

    “少夫人客气了,只要是少夫人有事要办,我吴三绝不会畏首畏尾的!”吴三道。

    ……………………

    “云云,还有多久才能到啊!”飞机上,巴蒂斯特一脸疲惫地看着莫云云道,他已经做了快十个小时的飞机了,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僵住了!

    莫云云在法国这么多天巴蒂斯特没少照顾她,而且她的法文不是很好,谈生意的时候巴蒂斯特也帮自己解决了不少的问题,所以见到巴蒂斯特疲倦的样子莫云云也有些不忍,对着巴蒂斯特笑道:“怎么也还要坐两个多小时才能到,你要是困了就先睡一会吧!”

    “困倒是不困,就是太累了!”巴蒂斯特说完,伸了个懒腰。

    “现在法国应该下午两点钟!”莫云云顺着飞机窗口往外看了看说道:“这边应该已经七八点钟了,到时候还要倒时差,不睡就不睡吧,忍一会到地方再睡!”

    “嘻嘻!”巴蒂斯特道:“我可以到你的家里去借住吗?”

    听到巴蒂斯特的话莫云云沉默了下来没有回答。

    ……………………

    离开迪厅后赵蔓蕾三人便和王远分道扬镳、各自回家了,坐在车上,赵蔓蕾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但是三人都忘记了一个重点,那就是在迪厅外的时候帮助赵蔓蕾的那个中年人是谁!赵蔓蕾没提,齐玉和齐世雄也不知道有人帮助了赵蔓蕾……..

    ……………..

    离开齐家后韩玉就一直住在酒店,此时她躺在酒店的床上思绪万分,脑海中一直回荡这莫海龙和她说的那些话。

    “他说的是真的吗?”韩玉轻声自语道:“我究竟应不应该帮他……”

    一个女人在最无助的时候身边突然出现一个男人说喜欢自己很久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冰窖中突然出现了一台取暖器,并且这台取暖器会一直供热。它会令一个女人感到舒服,由内至外的舒服!

    此时的韩玉就是这种感觉,心里装的全部都是莫海龙,但韩玉还是不敢确定,她没有把握,她怕把自己手里最后的这一掌底牌给了出去之后自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