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齐玉的话那保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赶忙点头道:“董事长稍等!”说完,便转身跑了回去。

    见到保安跑了回去,齐玉目光转向赵蔓蕾躲藏的位置,对赵蔓蕾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少许之后,就见趴在前台睡觉的那名保安慌张地跑了出来,而另一名保安这是按着对讲机喊楼内其他的保安。

    约么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间,齐天大厦所有值班的保安才全部集结完毕。

    众人在齐天外站成一排,紧张地看着齐玉和齐世雄。

    “你们很好啊!”齐玉来回踱着步,最后停在正中央看着众保安说道:“我花钱雇你们来是让你们睡觉的吗?”

    众人紧张的抵着头不敢看齐玉。

    然后就见齐玉接着厉声说道:“我和总裁在这外面站了十多分钟也不见你们发现,你们就是这样工作的吗?”

    众人依旧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一直躲在暗处身穿黑衣裹得严严实实地赵蔓蕾缓缓的来到众保安的身后看了齐玉一眼后便悄悄地走进了大厦!

    见赵蔓蕾安全的走进去齐玉和齐世雄放下心来,虽然他俩如果亲自过来调查也不是不可以,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但是如果没有调查出什么那就会令梁武和梁丽提高警惕,所以这件事还得赵蔓蕾去调查,而齐玉和齐世雄则是在外面负责打掩护!

    赵蔓蕾乘坐电梯来到财务部的楼层之后进入了第一总科室,然后拿起手机给齐玉发了个短信,告诉齐玉自己已经安全到了地方,然后就进入梁丽的办公室向梁丽的电脑走去!

    楼下的齐玉接到赵蔓蕾的短信后又训斥了众保安一顿后说道:“行了,今天的夜查到此结束,这次先原谅你们,如果还有下次直接开除!”

    众保安听到齐玉的话以后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恭敬的目送齐玉和齐世雄的车离开!

    ……………………

    赵蔓蕾打开了梁丽的电脑,按照林蓉交给自己的方法开始对梁丽的电脑进行解密。

    ………………….

    齐玉和齐世雄的车离开齐天集团后在不远处停了下来,车内齐玉看了一眼车外后对着齐世雄说道:“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这点说不准!”齐世雄道:“找不到就找不到吧,毕竟蔓蕾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了!”

    “最好是能找出对梁武不利的证据!”齐玉道。

    “就算找到了我现在也动不了他!”齐世雄道。

    “为什么!”齐玉不解地看着齐世雄。

    “因为他是楚源的人啊!”齐世雄道:“而楚源手里有对我不利的证据,我会受到限制的!”

    “您说的证据是当年把那工程监理打成之为人的证据吗?”齐玉道。

    “恩!”齐世雄点点头。

    “那证据无非就是口头的证据吧!”齐玉道:“到时候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是不是!”

    “是一段视频文件!”齐世雄道。

    “什么!”齐玉吃惊道:“怎么会有视频文件呢!”

    “我应该是被监视了吧!”齐世雄道:“那视频文件楚源发给了我,我一直留着呢!”

    “嘶…….”齐玉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这件事情不简单啊,看来楚源是早有预谋的啊,不然不会那么巧就被录下来的!”

    “我也有这种感觉,可是现在没有证据!”齐世雄道。

    “要不要和蔓蕾说一下?”齐玉道。

    “别和蔓蕾说!我怕蔓蕾知道后我在她心中的印象大打折扣!”齐世雄道。

    “蔓蕾不是那样的人!”齐玉道。

    “我知道,但是这样不光彩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让蔓蕾知道的好!”齐世雄道。

    ……………….

    父子两人谈话的期间赵蔓蕾已经成功的侵入了梁丽的电脑,进入系统后赵蔓蕾没有找任何文件,而是一直在那里做数据恢复,恢复数据的同时又赵蔓蕾将电脑中所有的文件倒入自己带来的移动硬盘中……..

    …………………………

    “旅客朋友们,还有十分钟飞机就要降落在B市**机场,感谢您乘坐本次班机………”

    “Amispassagers,ainsiquedixminutes,l'avionallaitatterriràl'aéroport**Bville,jevousremerciepourcetavion……..”

    “Friends,therearetenminutesaircraftwilllandintheBCity**airport,thankyoufortakingthisflight.........”(注:本段法语和英语纯属作者胡编乱造,如有懂这两国语言的朋友发现不对勿喷……..)

    飞机上,空乘人员分别用中、法、英三国语言通知飞机上的旅客飞机即将落地。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巴蒂斯特露出了兴奋地笑容,看着莫云云道:“终于到了,如果再不到的话我的肌肉都要僵住了!”

    莫云云看了巴蒂斯特一眼没有说话,巴蒂斯特见莫云云没有理会自己并没有在意,而是看着莫云云道:“下了飞机之后应该有专车来接你吧!”

    莫云云依旧没有说话!

    巴蒂斯特尴尬的笑了一下之后拿起身前的杂志翻看起来……….

    ……………………

    医院,梁丽躺在病床上发呆,而梁武则是躺在一旁病床上呼呼大睡!

    突然间,梁丽猛的坐起身,眉头紧蹙……..

    “小武!”梁丽看着一旁的梁武喊道。

    “嗯?”梁武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梁丽道:“怎么了,姐!”

    “我突然感觉我这心里不是个滋味儿!”梁丽道。

    “什么意思?”梁武不解地问道。

    “不知道!”梁丽眉头皱的更紧了,看着梁武道:“就是感觉要出事一样,我这右眼皮跳的十分厉害!”

    “我的老姐啊!”梁武无奈的笑了笑之后说道:“你就别迷信啦,眼皮跳和会不会发生某些事情没有关系的!”

    梁丽看了梁武一眼后说道:“有些事情不得不信!”

    “好啦!”梁武道:“你可能是住院住久了心里不舒服,等出院就好了,赶紧睡吧!”

    听到梁武的解释梁丽还是比较赞同的,所以缓缓地躺在了病床上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便睡了过去!

    ……………….

    B市**机场外,莫海龙亲自道机场来接莫云云,离老远莫海龙就见莫云云托着行李向自己招手!

    莫海龙笑了笑之后走上前抱住了莫云云说道:“辛苦了,我的宝贝!”

    莫云云笑了笑说道:“爸,您怎么亲自来啦!”

    “当然是不放心你啦!”说着,莫海龙的目光转向一旁的巴蒂斯特道:“这位是?”

    “哦,对了!”莫云云看了一眼巴蒂斯特道:“他是张叔的儿子巴蒂斯特!”

    “莫叔好!”听到莫云云介绍自己,巴蒂斯特礼貌的伸出手……..

    ………………..

    齐天集团。

    此时文件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只差把电脑中的数据全部倒入硬盘中了,此时的赵蔓蕾坐在梁丽的办公椅上已经昏昏欲睡,这个时候赵蔓蕾的电话响起。

    赵蔓蕾一看是张萍发来了一条信息。

    “你是谁?”

    “我不认识你!”赵蔓蕾回。

    “嫂子,我到家了!”张萍又发过来一条讯息。

    “恩,早点休息!”赵蔓蕾回复。

    “好!晚安!”

    将两人的聊天记录删除以后赵蔓蕾心中不由得想到:“看来明天得找时间把我的事情告诉杨哥了,相信杨哥应该会帮我的吧!”

    其实这个时候赵蔓蕾的心里很乱,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和杨树说,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不得不继续进行下去。

    赵蔓蕾思考的时候文件已经传输完毕,拔下移动硬盘后又将已经恢复的文件全部删除后才关上电脑离开梁丽的办公室!

    走出办公室以后赵蔓蕾掏出电话拨通了齐玉的电话!

    “怎么样了!”接通电话后,齐玉焦急的问道。

    “已经好了!”赵蔓蕾道:“你和爸现在去把那些保安支开吧!”

    “好!”齐玉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将电话收起,赵蔓蕾把衣服后面的帽子扣在头上,然后又把口罩带上,就静静地站在那里。

    约么过了十分钟的时间,齐玉发来消息。

    “十分钟后下楼!”

    ......................

    坐在副驾驶上的莫海龙看着后座呼呼大睡的巴蒂斯特一脸的不解,然后看着莫云云轻声问道:“云云,他怎么跟你回来了!”

    “我都要烦死啦!”莫云云一脸嫌弃的说道:“他好像是要追求我!”

    “厉害啊!”莫海龙道:“追你都追中国来了,看来他对你是真心的啊!”

    “你讨厌!”莫云云生气的说道:“我心里有谁您还不知道吗?”

    “云云啊!”莫海龙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知道对你说这些话你会不高兴,但我还是要说!”

    “什么话!”莫云云不解地说道。

    “现在齐家已经快要易主了!”莫海龙道:“齐玉也不是以前的齐玉了,说不好用不了多久齐玉就会破产,所以你不要在对齐玉有什么幻想了!”

    听到莫海龙的话以后莫云云就是一愣,看着莫海龙道:“爸,您的意思是那个赵蔓蕾要对齐玉哥他们使坏了?”

    “恩!”莫海龙道:“想必用不了多久齐家就会大乱!”

    …………………

    赵蔓蕾又等了十分钟后才缓缓快步的走出第一总科室,然后乘坐电梯下了楼。

    此时齐天大厦外一众夜班的保安低着头站在那里,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的。

    齐世雄坐在车上没有下车,只有齐玉一人在众人面前来回踱了几步之后怒声说道:“看来你们真的是不想干了!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在和你们开玩笑!”

    众人低着头不回答!

    “不说话是吧!”齐玉怒声道:“你们以为不说话我就会原谅你们吗?”说话的同时,齐玉就见到赵蔓蕾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