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莫海龙的怒吼齐世雄不禁皱起眉头,然后轻声嘀咕道:“这老小子是什么意思?”嘀咕了一声之后齐世雄对着石阿姨说道:“去开门!”说完,便坐在了沙发上!

    石阿姨打开门刚想打招呼就见莫海龙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绕过自己走向客厅!

    “齐玉呢!”还未走到客厅,莫海龙便怒吼道:“让他出来见我!”

    “老莫!”这个时候齐世雄冷静地说道:“你到我家来大呼小叫的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莫海龙冷声道:“这还要问你好儿子和儿媳妇!”

    “他们小两口不在!”齐世雄冷静地说道:“有什么事就和我说吧!”说完,齐世雄对着莫海龙招了招手,示意莫海龙坐下来说。

    因为莫云云的哭的太伤心了,所以蒋兰有些不放心便拿了莫云云房间的钥匙把门打开走进莫云云的卧室,经过多番询问之后莫云云才将自己哭的原因告诉了蒋兰,蒋兰听完二话没说就去告诉了莫海龙!

    莫云云是谁?那可是莫海龙的掌上明珠,如今受到了如此大的屈辱莫海龙怎么能不生气,所以便气冲冲的来到了齐家别墅!

    别看齐世雄平时在赵蔓蕾和齐玉面前是个和善的父亲,但是在外人眼里齐世雄身上的气势绝对不是盖的,虽然莫海龙也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但是身上的气势却是要比齐世雄弱上不少,所以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莫海龙稳定了一下情绪后坐在了齐世雄的身旁喘着粗气!

    “石姐!”齐世雄道:“倒茶!”说完,齐世雄看着莫海龙道:“说说,究竟齐玉怎么得罪你了!”

    “得罪我倒是不至于!”莫海龙道:“但是你的儿子也太欺负人了吧!竟然能这么说一个女孩子!”

    “说谁了?”齐世雄不解的看了莫海龙一眼不解的问道:“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你说的话呢?”

    “还能有谁,若是说别人我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莫海龙道:“云云都哭一天了,眼睛都哭肿了!”

    “云云?”齐世雄道:“齐玉欺负云云了?”

    “岂止是欺负,你家齐玉说的那些话简直就畜生说呢!”莫海龙怒声道:“他竟然说如果对我家云云有意思就立刻破产!”

    听到莫海龙的话以后齐世雄脸色变得冰冷起来,眯着眼睛看着莫海龙说道:“首先,我不管我家齐玉究竟说了莫云云什么,但是请你的嘴放干净点,不要污染了我家的环境!”说完,齐世雄拿起桌子上的一个空茶杯,就那么一直端在手上,然后接着说道:“再者,齐玉说的这番话并没有什么毛病,你觉得呢!”

    “但是你知道他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吗?”莫海龙道。

    “我不管他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齐世雄道:“但我认为齐玉说的没有任何问题,你觉得呢!”

    “你少在那护着齐玉,把齐玉叫出来我要亲自问他!”莫海龙怒声道。

    “亏你还是一个公司的创始人!”齐世雄看了一眼手中的茶杯后继续说道:“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你什么意思!”莫海龙不解地看着齐世雄。

    “你知道有一句话叫做端茶送客吗?”说完,齐世雄的目光再次看向手中的空茶杯说道:“虽然这茶杯中没有茶叶,但也是茶杯,你难道就不知道我端起茶杯的意思是让你离开吗?”

    齐世雄并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只是他听到莫海龙骂齐玉是畜生的时候心里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齐世雄!”听完齐世雄的话以后莫海龙怒喝一声,然后站起身指着齐世雄说道:“齐世雄,今天的耻辱我记下了,但是你记住,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后悔的!”说完,莫海龙放下手臂便转身离开。

    “奉陪到底!”齐世雄自然知道莫海龙这番话的意思是指赵蔓蕾手中齐家的‘财产’和‘股份’,所以齐世雄并不在意!

    莫海龙冷笑一声之后没再说话,而是快步离开!

    “哼!”看着莫海龙的背影,齐世雄冷哼一声,然后就见石阿姨拿着茶具走了出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齐世雄说道:“老爷,没事吧!”

    “没事!”齐世雄笑道:“煮茶吧!好久没有喝过石姐煮的茶了!”

    ………………..

    莫海龙离开齐家别墅之后拿出电话拨通了韩玉的电话!

    “小玉!”莫海龙柔声说道:“晚上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个饭吧!”

    ………………

    医院。

    出院之前梁武又让医生给梁丽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所以一天的时间又过去了!收拾完之后又听了医生的几句交代姐弟俩便离开了医院,上车以后梁丽看着梁武道:“这几天联系蔓蕾了吗?”

    “联系了!”梁武道:“不过因为有事并没有见面!”

    “上午我给蔓蕾打电话她关机了,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梁丽道。

    “能出什么事!”梁武道:“可能是想睡懒觉不想被别人打扰吧!”这点梁武倒是猜的挺准的,只不过他并不知道赵蔓蕾不想被人打扰是因为昨晚一夜都在找扳倒梁丽的证据而已…….

    “好好把握蔓蕾知道吗?”梁丽道:“我能感觉出她是个好女孩,很适合你!”

    “可是她对我总是不冷不热的!”梁武道。

    “蔓蕾有男朋友这件事我百分之百确定,所以你要好好把握,我想凭借你的一切在这个年龄段的应该没有比你还强的吧!”梁丽道。

    “不容易啊姐!”梁武笑道:“你终于肯夸你弟弟了!”

    “少废话,赶紧回家!”梁丽白了梁武一眼…….

    ……………….

    石阿姨正在给齐世雄煮茶的时候就见齐玉从楼上走下来!

    “蔓蕾还没醒呢?”见齐玉走下来,齐世雄开口问道。

    “没呢!”齐玉道:“可能是这段时间太累了,所以比较能睡!”

    听到齐玉的话以后齐世雄想了一下之后说道:“我记得你妈怀你的时候也比较能睡觉,你说蔓蕾是不是有了?”

    “你真是我亲爹啊!”齐玉无奈的说道:“想孙子想疯了吧!”

    “反正你小子给我抓紧时间!”齐世雄道:“我现在岁数还不大,说不定在我死之前还能抱上重孙子呢!”

    “爸,你胡说什么呢你!”齐玉坐到齐世雄身边,看着石阿姨在那里认真的煮茶……

    “对了!今天你对莫云云说那番话伤她干什么?”片刻只有齐世雄道。

    “莫云云!”齐玉一愣,看着齐世雄道:“她从法国回来了?”

    “你不知道?”齐世雄不解的看着齐玉。

    “我上哪知道啊!”齐玉道:“我今天睡了整整一天,我在梦里见她的啊!”

    “那莫海龙过来闹什么?”齐世雄不解道:“说莫云云听了你的话以后在家哭了一天!”

    “莫海龙简直是胡说八道,我今天都没见过莫云云!”说完,齐玉看着齐世雄不解道:“莫海龙说我说莫云云什么了?”

    “他说你说如果对莫云云有意思就立即破产!”齐世雄道。

    “呃……..”听到这话齐玉愣住了,他自然记得这话的确是自己说的,可是怎么被莫云云知道了呢,所以一脸惊恐的说道:“莫云云有顺风耳?”

    “少爷!”这个时候在那煮茶的石阿姨说道:“今天你们休息的时候莫小姐来过,上楼转了一圈之后哭着就走了!”

    “她……..”齐玉欲言又止,只是无奈地低下头。

    “到底怎么回事?”见到齐玉的样子齐世雄道。

    “是我说的!”齐玉道:“那时候我和蔓蕾在说笑呢,谁知道莫云云在门外偷听……”说到这合力齐玉不禁想道:“莫云云是不是还听到别的声音了………”

    “算了!”齐世雄无所谓的说道:“反正你说的这番话也没有毛病,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恩!”齐玉点了一下头后说道:“昨晚记录的那些证据呢,我给整理一下,就不麻烦蔓蕾了!”

    “在我的卧室!”石阿姨道:“等下我煮完茶就去给少爷拿!”

    “不用了!”齐玉站起身道:“我自己去拿吧!”

    …………….

    莫海龙回到家以后来到莫云云的卧室外隔着门喊道:“云云,你放心,我会让齐家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别喊了!”这个时候蒋兰从莫云云的房间里走出来看着莫海龙道:“云云睡了!”

    “喔!”莫海龙点了一下头之后说道:“我一会有事出去,晚饭不用等我了!”

    ………………….

    再说张幼凡和张萍兄妹两人已经被杨树接到了新租的房子里,也是赶巧了,正好租的是一楼,所以倒是不用费劲去抬张幼凡了!

    自从接到张萍以后杨树并没有问东问西的,因为他知道赵蔓蕾让他租这样一个房子肯定另有隐情,所以自己就算问也问不出什么,倒不如保持沉默。

    兄妹俩的行李并不多,家用电器什么的也是以前的出租房自带的,所以搬家倒是省了不少事……….

    ………………

    在一处大街上,昨晚在迪厅外欺负张萍的那个青年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片刻只有就听着青年说道:“远少,那个张萍没有接电话!”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