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蔓蕾,你回来啦!”齐玉结巴地说道。

    赵蔓蕾没有说话,而是盯着齐玉看了许久之后又将目光转向莫云云,然后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蔓蕾!”齐玉大惊,就像要追上去。

    “齐玉哥!”齐玉刚走没两步就被一旁的莫云云拉住说道:“她是装的,你不用管她!”

    “放开!”齐玉用力挣脱开莫云云的手,然后一脸气愤的指着莫云云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而后狠狠地一甩手便追向已经走远的赵蔓蕾!

    “齐……”看着齐玉的背影,莫云云神色失落,她知道,自己在齐玉心中的分量是远远比不过赵蔓蕾的,所以恶狠狠的盯了齐玉一会而后来到杨树的出租车前准备上车!

    “呜…….”杨树见莫云云要上车,二话不说一脚油门就跑了,只留下莫云云在路边凌乱着………

    ……………....

    齐玉追上赵蔓蕾之后一把攥住赵蔓蕾的胳膊说道:“蔓蕾,你听我解释!”

    “放开!”赵蔓蕾挣脱开齐玉的束缚回过头委屈的看着齐玉,眼中泛着晶莹的泪光说道:“你去找你的莫云云去吧,我就当没有听过你以前说的话!”话音落下,赵蔓蕾便哭着跑开了!

    “蔓蕾!”齐玉赶忙追向前去,赵蔓蕾没有理会齐玉,只是哭得越发伤心了!

    其实赵蔓蕾在车上的时候就见到齐玉和莫云云站在那里说着什么,也看见莫云云亲齐玉的时候齐玉是被动的,所以此时赵蔓蕾心中虽然不是很舒服,但也不是那么生气,之所以要生气的跑开是因为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如果此时自己很淡定的话才不正常呢!

    …………………..

    寒夜的马路上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在前面哭着跑,男的在后面喊着追,每当男的追上女的的时候女的都会回头瞪男的一眼,男的被瞪之后也不敢说话,然后女的接着哭着跑,男的接着喊着追,直到女的跑进一处别墅后男的才放下心……..

    …………………..

    此时齐世雄正准备上楼休息呢,刚走到楼梯口就见赵蔓蕾推门而进。

    “回…….”齐世雄刚开口就见赵蔓蕾蔓延泪痕的跑上楼。

    “这是怎么了!”见赵蔓蕾哭得如此伤心齐世雄不解的说道,就在一愣神的时候齐玉推门而进,一脸焦急的看着齐世雄道:“爸,蔓蕾呢!”

    “刚才哭着跑上楼了!”齐世雄道:“发生什么事了?”

    “哎呀!”齐玉道:“一句两句解释不明白!”说完,便迅速地跑上楼。而齐世雄愣了一下之后也跟了上去…….

    齐玉来到他和赵蔓蕾的卧室外推门没推开就站在门外喊道:“蔓蕾,你听我解释行不行!”

    赵蔓蕾没有回答,不过却能从门外听到抽泣声……

    “蔓蕾,你把门打开,听我跟你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齐玉焦急地说道。

    赵蔓蕾还是不回话,所以齐玉接着喊道:“是她亲我的,我当时愣住了没反应过来”

    “臭小子!”齐玉的话音刚落头就被狠狠地拍了一下,同时齐世雄的愤怒的声音响起:“你在外面干什么缺德事了!”

    “你打我干嘛!”齐玉委屈的说道:“你也不问明白什么情况就打我!”

    “打你还需要理由吗?”齐世雄道:“要理由也可以,蔓蕾被你气哭了就是理由!”

    “可这事儿我也是受害者啊!”齐玉道。

    “你是受害者?”这个时候赵蔓蕾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你在大街上和莫云云接吻你说你是受害者,呜呜………”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世雄一愣,看了一眼齐玉之后没有说话便走下了楼……

    “蔓蕾,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的!”齐玉并没有注意到齐世雄离开,而是开口解释道:“当时我正在和莫云云说话,他突然上来就吻了我,我当时有点懵,幸好你的出现才让我缓过神来!”

    “你的意思是我出现的不是时候呗!”卧室内传来赵蔓蕾抽泣的声音。

    听到赵蔓蕾的哭声齐玉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只是齐玉并不知道,此时的赵蔓蕾正躺在床上偷笑呢!

    “我…….”听赵蔓蕾误解了自己的意思,齐玉赶忙解释道“我没有那个意思,你开门好不好,不要无理取闹了!”

    “啪…….”

    “哎呦!”

    齐玉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闷响,然后就是齐玉的惨叫声响起。

    “无理取闹!”只见齐世雄手中拿着一个扫把站在齐玉的身边一边打着齐玉的屁股一边说道:“我看是你无理取闹,你丢不丢人,都结婚的人了还在外面鬼混!”

    “哎呦!”齐玉一边躲闪一边哀嚎道:“爸,别打了,疼!”

    “还敢躲!”齐世雄怒声道:“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哎呦!”齐玉又是一声惨叫,然后看着齐世雄说道:“爸,现在主要还是要把蔓蕾哄好,你这么打我也无济于事啊!”

    听到齐玉的话齐世雄觉得有道理,所以放下手中的扫把后敲了敲卧室的门说道:“蔓蕾,别生气了,我替你教训齐玉了,你出来好不好!”

    “呜呜……”屋里传来赵蔓蕾撕心裂肺地哭声。

    听到赵蔓蕾的哭声,齐玉和齐世雄的心都碎了,然后父子两人开始各种哀求,让赵蔓蕾别气坏了身体!

    石阿姨刚准备睡觉就听到外面一阵嘈闹声,所以批了一件外衣走出了卧室来到楼上,然后就见齐玉和齐世雄站在卧室外喊着让赵蔓蕾别哭、别生气的话,不时的齐世雄还拿着扫把照着齐玉的臀部打一下……..

    见到这种场景石阿姨觉得很搞笑,但是心中又不禁想到:“看来齐家做主的人变喽……….”

    ……………….

    莫云云失落的回到家,当见到巴蒂斯特正坐在客厅等自己的时候莫云云开口道:“陪我出去走走!”

    “好!”见莫云云主动约自己把巴蒂斯特高兴坏了,所以赶忙站起身穿上了外套便和莫云云出了门!

    走出别墅后,巴蒂斯特问:“云云,我们这是去哪?”

    “跟我走就是了!”说完,莫云云便来到停在院子中他的那辆红色的马萨拉蒂前打开车门做了上去!

    见状,巴蒂斯特也跟着坐了上去,然后莫云云便发动车子离开了别墅……

    “在法国的时候你会出去飙车吗?”车开出去一段距离后莫云云开口问道。

    “飙车?”巴蒂斯特愣了一下之后说道:“飙车是一项危险的游戏,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

    “只是你不懂飙车的刺激而已!”莫云云道:“今天我就带你去领略一下飙车带来的刺激!”

    “呃……..”巴蒂斯特一愣,刚想拒绝就听莫云云道:“怎么,不敢了?”

    听莫云云这么说,巴蒂斯特以为莫云云瞧不起自己,所以扬声说道:“那有什么不敢的!今天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陪着你,只要你欢喜就好了!”

    “好,那你坐稳了……”话音落下,莫云云便轰了一脚油门,红色的玛莎拉蒂就犹如离玄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

    齐家父子现在忙得不已乐乎,在卧室外又是求饶又是给赵蔓蕾讲笑话,时不时的齐世雄还打齐玉两下,就是为了能让赵蔓蕾高兴!

    而躺在屋子里的赵蔓蕾知道这戏不能演过了,不然会令人生厌的,所以用双手狠狠地揉搓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后打开了卧室的门!

    父子俩见赵蔓蕾双眼通红的站在那里心疼无比,然后就见齐玉上前拉住赵蔓蕾的手说道:“蔓蕾,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当时真的是被动的!”

    “蔓蕾!”齐世雄接着说道:“齐玉都认错了,你就不要再生气了,如果你还是觉得不解气的话爸帮你揍他!”说话的同时齐世雄还挥了挥手中的扫把……..

    听到两人的话以后赵蔓蕾瘪了瘪嘴说道:“不要打了,打坏了我还得伺候他…….”

    “好,不打!”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世雄笑道:“只要你不生气我什么要求都答应你!”

    “其实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赵蔓蕾看了一眼齐玉之后接着说道:“只是看到当时那种场景我的心好疼!”

    “是我不好!”齐玉道:“我发誓以后绝不会再见莫云云的!”

    齐玉的话音刚落,兜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齐玉拿出来一看就愣住了,而齐世雄瞄了一下之后说道:“给挂了,不许接!”

    “谁打来的!”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不解地问道。

    “呃……”齐玉没有回答,想了一下之后就要给挂断,可手机却被赵蔓蕾夺了过去!

    “莫云云!”看到来电显示以后赵蔓蕾眉头微皱,然后看着那和齐玉说道:“接吧!现在我们和莫家还不易把关系闹僵!”

    听到赵蔓蕾的话齐世雄心中暗道:“蔓蕾能有这心真是不容易啊!什么事都是从大局出发,我们齐家真是赚了啊!”

    而齐玉也是异常感动,感激的看了赵蔓蕾一眼后按下了接听键。

    “喂!”齐玉的声音有些冰冷,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开始讨厌莫云云了!

    “齐….齐玉哥,救…..救我……”电话那头传来莫云云虚弱的声音。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