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投赵蔓蕾!”楚源率先举起了手!

    “我也投赵蔓蕾!”梁武举起手。

    楚源阵营的众人见状也纷纷举起了手投赵蔓蕾,可结果却又是一半对一半!

    见状,楚源目光转向齐世雄道:“总裁,你反对吗?”

    “哎!”听到楚源的话以后齐世雄无奈的摇了摇头以后也举起了手说道:“我投赵蔓蕾!”虽然表情难看,但此时齐世雄心里已经了乐开了花!

    齐玉也一样,心中同样乐开了花,不过却不能表露出来,而是怒视着楚源和梁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齐世雄被楚源威胁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在场的众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众人并不知道楚源究竟掌握了什么齐世雄的什么证据,竟然令齐世雄如此畏惧!

    虽然齐世雄这次被威胁是自愿的,但心中还是很不舒服,毕竟自己的把柄一直落在别人的手中早晚会出事,所以齐世雄心中正在想着应该怎么才能见楚源手中的证据销毁!

    可齐世雄知道,先要销毁证据比登天还难,狡兔还有三窟呢!况且是一份视频文件,楚源共拷贝出多少份齐世雄也不知道!

    “用不用告诉蔓蕾一声,让蔓蕾想想办法呢?”齐世雄心中想到,可是这个念头刚出现就被齐世雄打消了,因为他不想处处都麻烦赵蔓蕾,况且他知道这也许是一个必死之局,根本无解……

    齐玉看了众人一眼后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既然投票通过了,财务部第一总科室科长的位置就由赵蔓蕾来担任!”

    听到齐玉的话以后梁武心里嫩舒服一点,只是他不知道他做的一切只是给别人做嫁衣而已…………

    “让人事部发出通知吧!”齐玉对李璐说了一句之后目光再次转向众人说道:“散会!”

    齐玉话音落下后众人纷纷离开会议室,楚源刚要站起身就听齐世雄说道:“楚董事,今天我送你一句话你记住了,叫做物极必反,你若是太过分了到时候只能拼个鱼死网破了!”

    “你也不用威胁我!”楚源道:“你敢和我拼吗?”

    “有什么不敢!”齐世雄笑道:“就拿栾明来说,他中饱私囊的证据虽然不足以让他判刑,但是我若是要细查起来就不一定怎么回事了,我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而已!”齐世雄这是给楚源打了一剂预防针,那意思就是告诉楚源自己手里也有他的证据,如果太过分的话自己绝不会再这样被动下去了!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楚源心里就是一沉,他知道齐世雄这番话不会有假,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

    见楚源离开,齐玉看着齐世雄问道:“爸,这事儿不好办啊!”

    “刚才我的那番话应该能起一切作用,现在还是把精力放在其它的事情上吧!”齐世雄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总不能什么事情都要蔓蕾来承担吧!”

    “恩!”齐玉点了点头……

    …………………..

    第一总科室科长办公室内,付成功挂断电话以后看着郑毅说道:“走吧郑部长,我们该给少夫人任命了!”说完,便率先走出办公室,郑毅这是紧随其后。

    两人离开办公室以后,第一总科室的科员包括赵蔓蕾都纷纷站起身问好,然后就见付成功看着郑毅说道:“郑部长,就由你来宣布吧,毕竟是你手下的事情!”

    “好!”郑毅笑了笑之后上前一步说道:“刚刚集团董事会做出决定,任命赵蔓蕾为第一总科室新任科长!”说完,郑毅鼓起掌来,而付成功也笑着鼓起了掌…….

    除了郑毅和付成功的掌声还有一脸笑意的赵蔓蕾外,第一总科室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见众人不说话,郑毅轻咳了一下之后皱眉看着众人说道:“怎么,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啊!”众人一惊,纷纷摇头,然后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拍起了巴掌,然后就听第一总科室内掌声雷动……..

    ……………………

    医院中,莫海龙看着躺在床上睡觉的莫云云说道:“放心吧!用不了几天爸就会替你报仇!”

    听到莫海龙的话以后蒋兰赶忙说道:“你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也不知道云云是把脑子撞坏了还是怎么了,今早醒来之后第一个找的不是你我,而是齐玉,并且对齐玉更加死心塌地了!”

    “怎么会这样!”齐世雄皱眉道,思考了一下之后看着坐在床对面的巴蒂斯特道:“张鹏是吧!”

    “对,对!”巴蒂斯特连忙点头道:“我中文名字是叫张鹏!”

    “答应我一件事好吗?”莫海龙道。

    “叔叔请讲!”巴蒂斯特道:“只要我能做到,我肯定竭尽所能去做!”

    “想办法把云云追到手!”莫海龙道:“让云云对齐玉不再那么迷恋!”

    “不好意思,这我做不到!”巴蒂斯特哭丧着脸说道:“这件事要比登天还难,我算是看出来了,叔叔阿姨是做不了云云的主的,我本以为把叔叔阿姨哄开心了就能顺利追到云云,可是现在看来真的很难!”

    “完蛋!”莫海龙白了巴蒂斯特一眼后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和你阿姨会尽量的帮助你的,你可给我把握住了!”

    “好!”莫海龙既然都这么说了,巴蒂斯特也来了精神,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老莫,你和我出来一下!”莫海龙身旁的建兰想了一下之后对着莫海龙说道,然后转身向病房外走去,见状,莫海龙也跟了出去。

    见到莫海龙和蒋兰离开,巴蒂斯塔看着躺在那里的莫云云自语道:“我一定会把你追到手的!”

    走出病房后,莫海空看着蒋兰说道:“什么事?”

    “两件事!”蒋兰道:“第一,我看的出来你好像很讨厌张鹏,为什么还要帮张鹏追云云呢!”

    “我这么做无非就是要让云云对齐玉死心,因为我要对齐家动手了!”莫海龙道:“到时候齐家肯定会一败涂地,所以决不能再让云云对齐玉有任何心思,那样会对我们造成影响!”

    “喔!”蒋兰想了想之后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接着问道:“第二,你和那个韩玉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我还能骗你不成!”莫海龙一惊,看着蒋兰赶忙解释道:“你还不知道我吗?我要和你假离婚不都是为了韩玉手中的那些股份吗?况且又不是真的去办离婚证,现在做假证的这么多,我花几块钱就能买一个,我告诉你只是想让你配合我演一场戏而已!”

    “我不管别的!”蒋兰道:“但你俩要是假戏真做,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放心好啦!!!”

    ………………….

    赵蔓蕾坐在办公室内双目紧闭,脑海中不时地浮现出梁丽被带走的场景,有一瞬间赵蔓蕾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梁丽,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梁丽应该还好好的坐在这里吧!

    想着想着赵蔓蕾决定给梁武打个电话,问一下梁丽的情况,电话还没有拿起来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进!”赵蔓蕾冷声说道。

    话音落下后,赵蔓蕾就见张倩低眉顺眼的走了进来…….

    “什么事!”赵蔓蕾声音冰冷的说道,毕竟刚刚自己被众人出卖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呢!

    “蔓……赵科长!”张倩小声的说道:“是同事们让我来的,说赵科长今天刚刚上任,大伙想请赵科长吃个饭庆祝一下!”

    “知道了!”赵蔓蕾一脸不悦的说道:“你先出去吧!”

    “好!”张倩点了点头后便转身离开的办公室!

    看着张倩的背影赵蔓蕾觉得应该把张倩留下来,说不定到时候自己找证据的时候真的能用上她!想完,赵蔓蕾拨通了梁武的电话……..

    “蔓蕾!”电话接通后,梁武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恭喜你啊!当上了科长!”

    “梁哥不要这么说!”赵蔓蕾赶忙说道:“我只是暂时坐在这个位置上,等到梁科长回来以后我会把这个位置还给梁科长的!”

    “我没有别的意思!”梁武道:“是我提议让你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所以你不用多想!”

    “谢谢梁哥!”赵蔓蕾故意用抽泣的声音说道:“梁哥,梁科长怎么样了,不会有事吧!”

    电话那头的梁武听到赵蔓蕾的抽泣声以后心中很是感动,所以赶忙开口道:“蔓蕾不哭,你只要好好工作就行,这边的事情由我来解决!”

    “恩!”赵蔓蕾道:“那梁哥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

    “恩,放心好了!”梁武说完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先不说啦,我这边还有事!”

    “好,梁哥再见!”

    ……………….

    医院病房外,莫海龙拿出电话拨通了韩玉的电话。

    “海龙!”韩玉暧昧的喊了一声。

    听到韩玉的声音莫海龙浑身起鸡皮疙瘩,平静了一下之后才说道:“我已经和蒋兰离婚了,只是涉及到财产分配的问题需要一段时间!”

    “这么快?”韩玉吃惊道:“离婚证办下来啦!”

    “恩!”莫海龙道:“其实我俩早已经没有感情了,一直没离婚也只是因为财产分配的问题,如今为了你我也豁出去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