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杨树的话张萍知道大惊,看着杨树道:“究竟出现了什么危险!”

    “那天……”杨树开始给张萍讲当日发生的事情………

    ……………………

    赵蔓蕾坐在办公室中突然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所以走出办公室看着在那里工作的张倩说道:“你跟我进来一下!”

    见赵蔓蕾喊自己,张倩心中不解,不过还是赶忙起身走了过去!

    来到赵蔓办公室后,张倩见赵蔓蕾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紧盯自己看心里就不由得一颤,不禁暗道:“难道是因为那天的事情要开始报复了吗?可为什么会第一个是我呢!”

    就在张倩纠结的时候赵蔓蕾开口道:“你知道我今天叫你来是什么意思吗?”

    “不…不知道!”张倩低下头。

    “其实你心里的想法瞒不了我的!”赵蔓蕾笑道:“的确,那天的事情我很是恼火,所以我也打算好了,将第一总科室的科员全部换掉!”

    “啊!”听到赵蔓蕾的话张倩大惊,一脸惊恐的看着赵蔓蕾说道:“赵…赵科长,还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见到张倩的样子赵蔓蕾笑了笑之后说道:“你不用担心,除了你之外其他的人我会全部换掉!”

    “啊!”张倩又是一惊,不解的看着赵蔓蕾。

    “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下你吗?”赵蔓蕾问。

    张倩摇头。

    “因为我需要一名心腹!”赵蔓蕾道:“而你是最佳的人选!”

    张倩没有说话,而是皱着眉头看着赵蔓蕾!

    见张倩不说话,赵蔓蕾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坐上这个位置吗?”

    张倩摇头。

    “是因为经常到科室外找我的那个人的原因!”赵蔓蕾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张倩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赵蔓蕾之后又点了点头。

    “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赵蔓蕾问道。

    “知道!”张倩道:“请赵科长原谅,我并不是有意调查的,只是因为你突然间被提到了这个科长的位置上以后我才调查的,并没有对赵科长不利的意思!”

    赵蔓蕾知道张倩这是在对自己表忠心,同时赵蔓蕾心中也吃惊不小,暗道:“这张倩却是不可小瞧啊!就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调查出了这些事情!”所以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你还知道一些什么?”赵蔓蕾怕自己的身份被调查出来。

    “除了梁科长和梁董事的事情以外我就再也没有调查出什么了!”张倩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不过我却打听到了一下其他的事情?”说完,张倩低下了头。

    “什么事情?”见到张倩的样子赵蔓蕾眉头紧锁!

    “我调查出董事会的楚源董事好像有董事长和总裁的什么把柄,赵科长能坐上这个位置也是因为楚源拿出了对总裁和董事长不利的证据才迫使总裁和董事长同意赵科长做这个位置的!”张倩道。

    赵蔓蕾大惊,不禁暗道:“难道楚源手中的证据是关于当年那件事的吗?”想到这里,赵蔓蕾计上心来,看着张倩故意说道:“这件事我知道!还有其他的吗?”

    “没有了!”张倩道。

    “恩!”赵蔓蕾思考了一下之后才接着说道:“张倩,我真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你!如果你不值得信任,我想将你留下来应该对我不利,但如果你值得信任的话我可以凭借自己的关系让你在公司里平步青云!”

    “赵科长放心,我一定会对您马首是瞻的,只要您能将我留下来!”张倩道。

    听到张倩的话以后赵蔓蕾就越发觉得张倩不简单,他来到财务部工作的原因也许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过赵蔓蕾并不想多管,因为她现在想要的只是自己当年的证据,所以赵蔓蕾故作思考了一下之后说道:“要我相信你也可以,但是有一件事,你若是办好了,我自然会相信你!”

    “赵科长请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就尽力去给您办!”张倩义正词严的说道。

    “那好!”赵蔓蕾道:“想必你也猜出我和梁董事是什么关系了吧!”

    “恩,有一些了解!”张倩点了点头。

    “因为这层关系,我对梁科长的感情也很深,所以我感觉这次梁科长的事件是有人故意陷害的!”赵蔓蕾故意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继续说道:“而我感觉陷害梁科长的人是楚源!”

    “怎么可能!”张倩道:“楚源和梁武两人是同一阵营的,怎么能自相残杀呢!”

    “在商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要利益足够那里还会有同一阵营这么一说!”赵蔓蕾道:“所以你要是想留在第一总科室就应该替我去办一件事,调查楚源和总裁他们究竟有什么关系,还有就是楚源手中那份证据究竟是不是真的,我怀疑他们是合伙欺骗梁武!”

    据张倩现在的了解,她只知道梁武在追赵蔓蕾,所以两人的关系自然不浅!此时赵蔓蕾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想梁丽和梁武抱不平,所以张倩觉得赵蔓蕾这个提议很合理,但是想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我答应赵科长,不过这件事涉及面太深了,需要一点时间,所以请赵科长给我点时间可以吗?”

    “可以!”赵蔓蕾道:“但是我要一个具体的期限,因为我现在还不完全信任你!”

    “嗯?”张倩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不出十天,我肯定给赵科长答案!”

    “好,我就给你十天时间!”赵蔓蕾道。

    “恩!”赵蔓蕾点了点头道:“你先出去吧,刚才和你说的要换人的事情我不希望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赵科长放心,我会保密的!”说完,张倩恭敬的走了出去。

    见张倩离开,赵蔓蕾皱起眉头,她今天叫张倩进来就是想试试张倩的态度,因为张倩既然能调查出那么多的事情就说明张倩这人不简单,也许背后还有一个势力,但究竟是什么势力赵蔓蕾不得而知。但这些都是赵蔓蕾的猜想,她并不确定。不过赵蔓蕾心想既然张倩有这种能力就不能不利用,所以才借着这次机会让张倩替自己去打听一下当年的事情!

    毕竟赵蔓蕾是张倩的直属上司,可以命令张倩做一些事情,如果还是和张倩平级的时候要张倩去调查这些事情肯定说不过去!

    …………………..

    张倩走出办公室以后就被第一总科室的其他员工围住,纷纷问张倩赵蔓蕾都说什么了!

    既然已经和赵蔓蕾表忠心了,张倩自然不会说出赵蔓蕾的计划,所以只是告诉众人赵蔓蕾是找她研究工作上的事情!

    众人并没有过多的猜忌,所以纷纷回到了各自的岗位……..

    ………………..

    杨树把当时的经过讲给张萍后就见张萍双眼瞪得大大的,许久之后才开口说道:“我嫂子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件事,如果不是你说我想我会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吧!”

    “现在想起蔓蕾妹子当时的表现我还是由衷的佩服呢!”杨树道。

    “哎!”听到杨树的话以后张萍羞愧的低下头。

    “怎么了?”见状,杨树不解的问道。

    “虽然我嫂子是为了给我哥报仇才嫁到齐家的,但是我心里一直担心时间久了我嫂子会淡忘了这份仇恨,可是刚刚听杨哥说的这些话以后我发现自己太自私了,没想到我嫂子嫁到齐家后会遇到这么多事,还差点丢了命!”张萍道。

    就在张萍话音落下的瞬间,坐在轮椅上的张幼凡的一只手臂就是一颤,因为站位的原因,杨树只是眼角的余光发现了这张幼凡的这一动作,所以立即皱起眉头看着张萍道:“我刚才好像看见你哥动了一下!”

    张萍一愣,回头惊讶的看着张幼凡,不过却不见张幼凡再有任何动作,所以目光又转向杨树道:“杨哥说的是真的?”

    “只是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了,有可能是看错了吧!”杨树道。

    “我也觉得不可能!”张萍无奈地说道:“因为大夫都说了,我哥这样的想要恢复神智的几率很小,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

    “哎,也是苦了你和蔓蕾了!”杨树说完,来到轮椅后看着张萍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出去走走…….”

    ………………………

    张倩离开后赵蔓蕾又想了想自己以后的计划后便拿起电话想要给梁武打电话,电话还没不出去齐玉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什么事?”接通电话后赵蔓蕾直接问道。

    “林蓉的事情已经办妥了!”齐玉道:“你有什么安排!”

    “晚上我约林蓉出去吧!”赵蔓蕾道:“到时候你也跟着去,顺便把小远带上!”

    “带他干什么!”齐玉不解的问道。

    “让你带你就带!”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说道:“算了,晚上直接约他们回别墅吧,外面人多眼杂,要是被人看到我俩在一起可就不好了!”

    “好吧!”齐玉道:“那我先忙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恩!”

    ………………………

    此时的林蓉正在思考要不要给赵蔓蕾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响了,林蓉一见是赵蔓蕾打来的就是一喜,赶忙接通电话道:“得到了吗?”

    “恩!”电话那头赵蔓蕾笑了笑之后说道:“得到了,晚上去别墅我给你吧!”

    “去别墅!”林蓉吃惊的说道:“那怎么行,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在别墅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