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赵蔓蕾的声音两人吓了一跳,对视了一眼之后王远目光转向赵蔓蕾说道:“我哥说在这个家没有地位,要离家出走,正收拾行李呢!”

    “你一天就不能正常点!”赵蔓蕾看着王远道:“你要是不说我就让林蓉回家了啊!”

    “别啊!”王远一惊,看着赵蔓眼睛转了转说道:“我哥藏私房钱呢!”说完,王远的目光转向齐玉,对着齐玉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告诉齐玉只能这么办了!

    可是王远不知道赵蔓蕾从没有管齐玉要过一分钱,所以听到王远的话以后齐玉无奈的低下头,然后看着赵蔓蕾说道:“我俩找东西呢!”

    “找什么?”赵蔓蕾不解道。

    “小远非要找我要那个打火机!”齐玉目光转向王远道:“一直缠着我,我没有办法了只能带他进来找了!”

    “喔!”赵蔓蕾知道齐玉没有说谎,因为齐玉并不是第一次背着自己找‘打火机’了,所以听完齐玉的话以后赵蔓蕾目光转向王远说道:“本来以为过两天就还你的,可是看你这个抠样子我改主意了,不还你了!”

    “别啊!”王远委屈的目光看着齐玉说道:“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你让我带你进来找我可带你进来了啊!没找到可不怪我!”说完,齐玉一脸笑意的看着赵蔓蕾说道:“他是小孩,别和他生气,今天还是以林蓉为准!”说完,齐玉上前挽住赵蔓蕾的胳膊走出了卧室,同时回头对王远再次说道:“我们都走了,你还待在这里真的好吗?”

    王远气的不知道在那嘟囔了一句什么,然后气呼呼的走出了两人卧室。

    来到客厅后只见杨树和林蓉坐在那里气氛有些尴尬,毕竟年龄的代沟在那里,两人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见到这里,赵蔓蕾笑了笑走上前看着林蓉说道:“你跟我来一下!”

    “好!”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林蓉赶忙站起身,然后目光紧盯着在那跃跃欲试想要上前的王远,生怕王远‘一个不小心’冲过来…….

    “齐玉!”见林蓉站起来,赵蔓蕾对齐玉说道:“你们先和杨哥说会儿话,我们马上下来!”

    齐玉点了点头,然后拉着王远坐在沙发上,只见王远很不情愿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赵蔓蕾说道:“姐,你们去哪,带我一个呗!”

    “你就老实的陪你哥在这待着吧!”赵蔓蕾白了王远一眼后便带着林蓉走上楼。

    王远目送着林蓉离开,等到赵蔓蕾和林蓉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时候王远立即站起身来想要追上去!

    “你给我回来!”见王远的动作,齐玉赶忙抓住其胳膊说道:“你嫂子找林蓉有正事要办!”

    “能有什么正事!”王远道:“就算有正事我去了也不打扰她们!”

    “你知道什么!”齐玉白了王远一眼后说道:“林蓉是别的集团安插在齐天集团的间谍,你嫂子把她叫走是为了拉拢她!”

    “当真!”听到齐玉的话以后王远一脸惊喜地说道。

    “骗你干什么!”齐玉说完看着王远的表情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太刺激了!”王远道:“没想到我林妹妹竟然是个间谍,我就说她身上有一种气质吸引着我呢,原来如此!”

    齐玉白了王远一眼后说道:“你得了吧你,赶紧坐下!”

    “哦!”虽然嘴上答应着,但王远的身体还在跃跃欲试…….

    “你绝对是发情期到了!”齐玉看着王远轻骂了一声之后目光转向杨树道:“杨大哥觉得这份工作怎么样,累不累!”

    …………………

    赵蔓蕾带着林蓉直接进入了齐世雄的书房,齐世雄见两人进来对着赵蔓蕾笑着点了点头后说道:“都坐下吧!”

    林蓉大惊,皱着眉头看着赵蔓蕾说道:“夫人,您这是…….”

    “坐下吧!”赵蔓蕾笑道:“总之不会害你就是了!”

    就算林蓉再怎么单纯她此时也知道自己被骗了,虽然赵蔓蕾说没事,但她的心里依旧在打鼓,如果齐世雄不在那坐着的话她还能上前理论一番,可此时齐世雄正盯着自己看呢,这让林蓉不知该如何是好!

    见林蓉还不坐,赵蔓蕾上前拉住林蓉的胳膊,将其带到座位上坐了下来,然后看着齐世雄说道:“爸,是您说还是我说!”

    “我说吧!”齐世雄道:“正好有些事情要问她!”

    赵蔓蕾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许峰会经常找你吗?”齐世雄没有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啊!”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林蓉大惊失色,猛的站起身说道:“总…总裁,您…..您……”林蓉您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不用紧张!”齐世雄笑了笑说道:“坐下说!”

    齐世雄说完,林蓉依旧是惊讶的神色,并没有落座!

    “坐啊,林蓉!”见状,赵蔓蕾说道:“放心吧,我们对你没有恶意,你只要回答总裁的问题就好了!”

    林蓉看着赵蔓蕾眉头紧锁,然后又将目光转向齐世雄,粉拳紧握,长出了一口气之后放松了一些,然后大义凛然的说道:“既然总裁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怎么处置全凭总裁定夺!”

    “哈哈哈……”见到林蓉的样子齐世雄大笑起来,然后接着说道:“你这小丫头还真有意思!如果我想找你麻烦的话你认为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说话吗?”

    林蓉低头不语!

    “林蓉!”赵蔓蕾说道:“赶紧坐下,今天叫你过来并不是要问你罪的,我们是想帮你!”

    “帮我!”林蓉冷笑着看着赵蔓蕾道:“你们这不是帮我,这是害我!”林蓉说道最后竟然激动起来,最后一个字落下后竟然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呃……..”赵蔓蕾一愣,看着齐世雄道:“爸,怎么办!”

    见林蓉哭起来齐世雄也很头疼,轻声自语道:“这小丫头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噗嗤……”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一乐,然后上前扶起林蓉说道:“你可别哭了,你要是在哭不好好说话我就把王远那小子叫来啦!”

    所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林蓉虽然单纯,但却是有着那么一股子倔强的劲头,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王远林蓉就有些害怕,所以赵蔓蕾说完之后林蓉赶忙站起身说道:“别,别叫,我不哭了还不行吗?”

    “哈哈!”齐世雄再次大笑起来,然后站起身走到林蓉的身前说道:“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但不是现在!”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林蓉一愣,不解的看着齐世雄。

    “蔓蕾,还是你说吧!”齐世雄目光转向赵蔓蕾道:“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语言!”说完,齐世雄道对面的书柜中拿出了一本书回到了书桌后坐了下来!

    “好吧!”赵蔓蕾说完,拉着林蓉的手坐了下来,然后说道:“刚才总裁之所以能说出许峰的名字是因为许峰是董事长的舅舅!”

    “啊!”林蓉一愣,再次露出惊讶的神色看着赵蔓蕾道:“怎么可能,既然两家是亲戚关系为什么还要派我………”说道这里林蓉停了下来。

    赵蔓蕾笑了笑之后说道:“先不要管亲戚不亲戚的,今天叫你来主要是想让你一心一意的为齐天工作!”

    “不可能!”林蓉斩钉截铁的说道:“要不你们就开除我,要不你们就报警,但是想让我投靠齐天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还蛮有个性的呢!”赵蔓蕾笑了笑之后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决绝!”

    “如果你知道了就不会这么强迫我!”林蓉怒声道。

    “我哪有强迫你啊!”赵蔓蕾道:“说是帮你就一定会帮你的,难道你认为你被赶出齐天之后许峰还会帮你照顾你的父母吗?”

    赵蔓蕾说完林蓉猛的抬起头看着赵蔓蕾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仅知道你父母现在需要帮助,我还知道如果再过十天半个月的话耽误了治疗,你父母肯定会有生命危险!”

    “啊!”林蓉大惊,看着赵蔓蕾说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

    赵蔓蕾没有回答林蓉的话,而是接着说道:“如果我说我们有办法让你父母度过危险,你能答应我真心真意的为齐天效力吗?”

    听到赵蔓蕾的话林蓉低着头沉思起来……..

    他家也算是家门不幸,三个月前林蓉的父亲工作的时候不慎送楼梯跌落下来摔了个脑出血,虽然经过救治性命占时无忧,但必须要经过一次大手术才能彻底医好,可是做手术要花很多钱的,林蓉家根本负担不起!

    而林蓉的母亲却因为丈夫的事情突然心脏病,这一病林蓉就更加没有依靠了,而且医生还告诉林蓉想要让她母亲好起来就必须做个心脏搭桥,这又是一大笔钱……..

    就在林蓉走投无路的时候她实习公司的一个股东找到了她,告诉林蓉可以帮林蓉出钱治好她父母的病,但是前提必须要林蓉进入齐天集团获取商业机密!

    而这个股东就是齐玉的舅舅许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