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玉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不知道思考着什么!

    齐世雄看着齐玉的样子好像猜到了齐玉在想什么,所以继续说道:“如果见到了她就和她聚聚吧!”

    “恩!”齐玉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这个时候赵蔓蕾和王远先后走了进来,赵蔓蕾坐在了林蓉的身边,而王远则是坐在了齐玉和杨树的身边,待到两人落座以后石阿姨才开始上菜…….

    医院。

    因为莫海龙和蒋兰有事要做,所以只有巴蒂斯特留在医院照顾莫云云,因为安全气囊弹出的及时,所以莫云云只有一些轻微的脑震荡,身体其他地方并无大碍!

    巴蒂斯特坐在莫云云的病床前给莫云云削着苹果,同时说道:“我的签证是旅游签证,所以我只能在中国陪你一个月的时间,本以为这一个月你可以带着我好好在中国玩一玩,却没想到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听到巴蒂斯特的话以后莫云云心中惭愧,想了一下开口道:“你没事就好,都怪我太冲动了,如果这次事故给你伤到了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叔叔阿姨交代了!”

    “我身体棒着呢!”巴蒂斯特笑了笑之后意味深长的说道:“云云,我知道你讨厌我,所以接下来的日子我不会再做你讨厌的事情了,等到你的伤好以后你带我在这边好好玩一下,我的签证到期以后我就会回到法国,不会再烦你的!”说完,还不等莫云云说话,巴蒂斯特就接着说道:“当然,你也可以不带我出去游玩,我这么说的目的只是为了能让你开心!”

    这些话是莫海龙交给巴蒂斯特的,因为莫海龙觉得巴蒂斯特追女孩子的套路实在是太烂了,所以用他对莫云云的了解给巴蒂斯特制定了一个追求莫云云的方法!

    果然,听完巴蒂斯特的话以后莫云云心里不是滋味,纠结的看了一眼巴蒂斯特后温和的说道:“帐篷,真的对不起,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的心里已经容不下任何人了,所以还请你原谅!”

    巴蒂斯特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但此时他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因为莫云云刚才说话的语气已经没有以往那么冷淡了……..

    齐家别墅。

    饭桌上几人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天,大约就是家长里短的事情,聊了一会儿之后杨树和林蓉也放开了,并没有才见面时的拘谨了!

    这个时候赵蔓蕾对着王远使了个眼色,王远会意,看着齐玉道:“哥,我们家的公司现在也想网络化了,可是从没有这样的经验,你能不能帮我出个主意!”

    “很简单啊!”齐玉道:“现在开始招聘懂得网络方面的人才呗!”

    “我也这么想过!”王远说话的同时暗中对着赵蔓蕾竖起了大拇指,因为两人在外面说计划的时候赵蔓蕾猜测齐玉要说的话和此时齐玉说的话竟然一模一样,所以王远心中十分佩服赵蔓蕾,而后就听王远接着说道:“可是我们的情况你也了解,根本没有这方面的人才,就算招聘新人我们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认真为公司工作,就算出点什么幺蛾子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

    “你说的也对!”齐玉想了想之后说道:“要不我把齐天集团懂得这方面的人才借给你几个!”

    “那感情好!”王远笑了一下之后目光突然转向林蓉一本正经的说道:“咦,林妹妹不是这方面的人才吗?你把林妹妹借给我用一段时间呗!”

    “那可不行!”齐玉道:“林蓉现在可以算的上是齐天的顶梁柱,我给你找点其他人吧!”

    “蔓蕾姐!”听到齐玉的话以后王远一脸憋屈的看着赵蔓蕾道:“我哥不按套路出牌啊!”

    “噗嗤…..”听到王远的话以后赵蔓蕾没忍住大笑了起来,就连一旁的齐世雄逗放下筷子哈哈大笑起来!

    “爸,蔓蕾!”齐玉不解的看着两人道:“你们笑什么呢!”

    “蔓蕾啊!”齐世雄道:“明天你有时间的话去药店看看有没有卖补脑子的药的,要是没有的话明天我让石阿姨买点猪脑回来给齐玉吃!”

    “哈哈!”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已经消除眼泪了,一边笑一边捂着肚子艰难地说道:“爸,您就别在逗我啦!”

    “到底怎么了!”齐玉更加的不解了!

    齐世雄笑着白了齐玉一眼后目光转向林蓉说道:“林蓉,从明天开始我放你的假,你去帮天堂安保派送公司整一下网络,不用着急来上班!”齐世雄自然明白王远说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他自然也有意成人之美。

    听到齐世雄的恶化以后林蓉点头答应,虽然她有些怕王远,但这是工作的上的事,她自然会听安排!

    而齐玉此时依旧是一头雾水,不明白齐世雄赵蔓蕾和齐世雄笑什么。

    王远看了看齐世雄对着齐世雄眨了眨眼睛表示感谢,然后一脸愤恨的看和齐玉说道:“如果吃猪脑能让我哥便聪明的话,那么怎么也得一千头猪!”

    “哈哈!”王远的这句话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除了齐玉和王远没笑之外其他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臭小子,你找抽是不是!”齐玉再怎么迷糊也知道王远这是在调侃自己,所以恶狠狠地说道。

    ……………..

    因为梁丽的事情梁武此时很是颓废,胡子拉碴的坐在家里喝着酒,喝了一会儿之后梁武拿起电话拨通了赵蔓蕾的电话…….

    正在吃饭的赵蔓蕾见梁武打来电话就是一愣,赶忙对着众人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后接通电话说道:“梁哥!”

    “蔓蕾!”梁武吐字不清地说道:“在干嘛呢!”

    “在吃饭!”赵蔓蕾道。

    “有时间吗?”梁武道:“陪我出去走走!”

    听到梁武的话以后赵蔓蕾眉头皱起,想了一下之后才说道:“不好意思啊梁哥,今天我身体不舒服,吃完饭就准备睡了!”

    “不舒服!”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梁武的酒一下子醒了大半,赶忙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用不用去医院看看!”

    “没事!”赵蔓蕾道:“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太累了吧!”

    “哦!”梁武道:“那你赶紧休息吧!是在不行明天不要去上班了,我会给郑毅打电话替你请假的!”

    “不用了!”赵蔓蕾道:“我已经和郑部长请好假了!”因为明天要去给齐玉的外公扫墓,所以临下班之前赵蔓蕾已经和郑毅说好了!

    “这样啊!”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梁武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你家在哪,我去看看你!”

    “不用了!”赵蔓蕾赶忙说道:“我多休息休息就好了,等到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我会告诉你的!”

    “那好吧!你多保重身体!”梁武道。

    “恩,你也是!”赵蔓蕾道。

    听着赵蔓蕾的话王远觉得不对,可看见齐玉和齐世雄一脸轻松的样子后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因为它能从电话那头传来不怎么清晰的声音中听出那个‘梁哥’对赵蔓蕾的关心!

    赵蔓蕾挂断电话以后看着齐玉道:“我感觉因为梁丽的事情梁武现在已经快要疯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齐世雄道:“毕竟公司的利益重要!”

    “以后他再给你打电话你就像刚才说的那样说自己不舒服就行了,尽量少和他见面!”齐世雄说完,齐玉接着说道。

    “呦!某人的醋坛子又倒啦!”赵蔓蕾看着齐玉嬉笑着说道。

    “切!”齐玉白了赵蔓蕾一眼。

    “这是怎么回事?”王远看着几人不解的问道:“我怎么感觉我蔓蕾姐外面好像有人了呢!”

    “啪!”王远话音刚落,齐玉就对着王远的脑后狠狠地拍了一下,怒喝道:“你小子少胡说八道!”

    “你打我干嘛!”王远委屈的看了齐玉一眼后目光转向齐世雄说道:“大伯,你也不管管齐玉哥!”

    “你该打!”齐世雄道:“你再说你嫂子的不是我都想打你了!”

    王远一脸不解的看着齐玉和齐世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见状,赵蔓蕾灵光一闪,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所以看着王远道:“小远,其实这是秘密,本不应该说的,但今天这里坐的都不是外人,我就和你实话实说吧,省的你总是误会!”说完,赵蔓蕾看着齐世雄说道:“爸,我对小远说啦!”

    “说吧,又没什么大不了的!”齐世雄道。

    赵蔓蕾点了点头后看着王远道:“其实我现在董事长夫人的身份在集团还没有曝光,一直隐藏着,就是为了抓隐藏在集团内部的苍蝇!”赵蔓蕾这番话说的很隐晦,并没有说自己具体针对的是谁!

    王远不傻,自然听明白了赵蔓蕾的意思,想了一下之后恍然大悟的说道:“我说呢,那天那……..”

    王远刚说到这里赵蔓蕾赶忙将其打断说道:“有些事本来不想告诉你的,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就像那天我在开发区的时候如果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我不一定会出什么事呢!”说完,赵蔓蕾故作生气的说道:“你虽然不是齐天集团的,但是你可不许给我说出去啊!不然我可不帮你了!”说话的同时赵蔓蕾瞟了一下林蓉……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