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蔓蕾的这些话没有任何毛病,听在齐玉和齐世雄的耳朵里,父子二人只以为赵蔓蕾不想把计划全部告诉王远。而王远听完赵蔓蕾的话也知道赵蔓蕾是不想多说,不仅如此,听到赵蔓蕾的话和见到齐家父子的表情后王远也把那日张萍的事情归结到赵蔓蕾的计划当中去,所以对赵蔓蕾打消了疑虑!

    见到赵蔓蕾眼神瞟向林蓉,王远赶忙说道:“我不说就是,你该帮我还得帮我,毕竟我是你弟弟不是,我哥是个白痴,大伯和我之间还有年龄的代沟,所以也只有姐你能帮我了!”

    “啪!”齐玉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王远的头上怒骂道:“你骂谁呢!”

    “骂谁谁心里明白!”王远白了齐玉一眼后说道:“明天真得给你买点猪脑补补了!”

    “哈哈…..”纵然大笑起来。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齐家的这顿晚宴吃的很和谐,晚餐结束后众人又聚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天之后齐玉几人才离开齐家。

    原本王远是要送林蓉的,但林蓉没答应,王远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所以也没有强求!

    “杨哥!”众人走出别墅之前赵蔓蕾看着杨树说道:“就辛苦你把林蓉送回家了,明天你不用来接我了!”

    “好!”杨树点头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和林蓉走出了别墅。

    众人都离开后齐世雄先回到房间休息,而赵蔓蕾和齐玉则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赵蔓蕾的头靠在齐玉的肩膀上,两人就静静地坐在那里谁也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蔓蕾柔声说道:“老婆,我爱你!”

    “为什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赵蔓蕾不解地说道。

    “自从度完蜜月回来之后你就一直忙碌!”齐玉心疼的说道:“你所做的事情要比我和爸加在一起做的还要多,我感觉自己真的好没用,没有让你享一天的福!”

    “你知道吗?”赵蔓蕾抬头看着齐玉道:“我虽然很累,但只要是靠在你肩膀的时候我就会感觉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赵蔓蕾说的这番话是真心的,没有掺杂任何仇恨。

    “等这段时间结束了,我会带着你出去好好玩一段时间,这也是爸的主意!”齐玉道。

    “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赵蔓蕾没有再看齐玉,把头紧紧地靠在齐玉的肩膀上面露苦涩的说道:“等到有一天我的本性露出来之后你就不会再觉得我是好人了!”

    “管你是好人还是恶人,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爱人!”齐玉温柔的说道。

    “齐玉!”赵蔓蕾紧紧地抱着齐玉。

    “老婆!”齐玉道:“我们回卧室吧!”

    “好!”赵蔓蕾道:“你抱我回去!”

    “当然!”齐玉笑道:“我自然不忍心让你自己走回去!”说完,齐玉关闭电视以后将赵蔓蕾抱起来向楼上走去。

    回到卧室以后,齐玉将赵蔓蕾轻轻地放在床上,而赵蔓蕾则是抱着齐玉的脖子紧盯着齐玉!

    “齐玉!”片刻之后,赵蔓蕾微笑着说道:“我爱你!”说完,赵蔓蕾双眼缓缓闭上,而齐玉的嘴唇则是轻轻地印在了赵蔓蕾的嘴唇之上………

    …………………

    因为齐玉今天要和赵蔓蕾去扫墓,所以齐世雄自己去了集团,九点多钟赵蔓蕾和齐玉才先后起床,收拾完之后齐玉自己开车载着赵蔓蕾向齐玉外公的所在的墓地驶去!

    车上,赵蔓蕾看了一会儿手机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然后对着齐玉说道:“对了,爸前段时间爸给我买了一辆车,现在还停在楼房那边的地下车库呢!”

    “就放那放着吧!”齐玉道:“等到这些事情结束后,你齐天少夫人的身份也就不必在隐藏了,到时候你就开着爸给买的那辆车上下班,多拉风啊!”

    “你是不是嫉妒啊!”赵蔓蕾笑道:“你要是喜欢就给你好了!”

    “这话说的,你的不就是我的,我的不就是你的吗?”齐玉笑道。

    “我的可以是你的,但你的我不想要!”赵蔓蕾道。

    对于赵蔓蕾这句话齐玉没有多想,只以为赵蔓蕾要强而已,但他并不知道赵蔓蕾心中真实的想法!

    ………………………

    此时莫海龙正在他的办公室里看着文件的时候办公电话响起,莫海龙接听之后只听里面说道:“老板,法国那边的生意已经提上了日程,可是见效并不快啊!据我推算最少也要三月至半年的时间才能看见效果!”

    “什么!”莫海龙一愣,吃惊地说道:“需要那么久?”

    “没错!”对方道:“这是我们进行了多次评估才得出来的结果,绝不会有错!”

    “嘶……”莫海龙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时刻关切着与法国那边的合作,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我!”说完,莫海龙便挂断了电话,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自语道:“果然是这样,看了我们好像被齐玉那臭小子耍了!”莫海龙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想那天莫云云带回来的消息是否属实,虽然也觉得不对,但莫海龙还是希望奇迹会发生的,于此同时莫海龙也往坏的地方考虑过,不过正好把赵蔓蕾拉了进来,他倒是有了一定的把握让飞虹科技度过难关!

    莫海龙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想给赵蔓蕾打个电话,可是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他现在可有些不敢得罪赵蔓蕾,怕把赵蔓蕾得罪了之后赵蔓蕾变卦!

    虽然他手中现在持有齐天百分之十的股份,这些股份从长远来看对自己是非常有利的,但现在确实无用,她若是将这些股份转卖给他人最多能卖出五个亿,而赵蔓蕾却提出了十五亿的价格,这对莫海龙来说可是个巨大的诱惑……..

    …………….

    齐玉和赵蔓蕾来到墓地之后来到一块坟墓前,只见坟墓上刻着‘慈父许公瑾之墓’旁边用小字刻着不孝女徐晶不孝子许峰立。

    “这就是外公的墓!”赵蔓蕾道。

    “恩!”齐玉点了点头后说道:“徐晶是我妈,许峰是我舅舅!”

    “哦!”见齐玉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所以点了一下头之后赵蔓蕾安慰道:“别想太多了,好好和外公说说话吧!”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上前把自己手中的花束放在了墓碑前,之后赵蔓蕾也将手中的花束放了下去,而后两人对着墓碑鞠了三个躬。

    “外公!”片刻之后齐玉道:“今天外孙带着妻子来看您了!”

    “外公!”齐玉说完,赵蔓蕾开口道:“我叫赵蔓蕾,是齐玉的妻子,今天……..”赵蔓蕾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阵咳嗽声响起!

    赵蔓蕾和齐玉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同时朝咳嗽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男一女身穿黑衣带着墨镜走了过来!

    “是他!”虽然来人带着墨镜,但是赵蔓蕾还是一眼就看出那个男人就是那日在迪厅外救了自己的男人!

    “谁?”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不解地问道。

    赵蔓蕾没有回答齐玉的话,而是对着齐玉轻声说道:“那个男人是你的舅舅吗?”

    “恩!”齐玉点头道:“他就是许峰!”

    “天啊!”赵蔓蕾看着齐玉道:“怪不得那天他说还会和我见面的!”

    “你见过我舅舅!”齐玉皱眉道。

    “恩!”赵蔓蕾轻声道:“那日我在迪厅外受到欺负的时候就是他出现帮我解围的!”

    “哦?”齐玉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地说道:“难道他一直在跟踪我们?”

    “应该不是吧!”赵蔓蕾道:“我觉得是个巧合!”

    “先不说了!”齐玉没有多想,而是拉着赵蔓蕾的手来到许峰面前尊敬的喊了一声:“舅舅!”

    见状赵蔓蕾也微微躬身喊了一声:“舅舅!”

    许峰笑着摘下了墨镜,看着赵蔓蕾说道:“我就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对吗?”

    赵蔓蕾笑了一下说道:“还请舅舅不要怪罪,那日我真的不知道您是舅舅,所以没有向您问好!”

    “哈哈!”许峰大笑起来,然后接着说道:“和不和我问好无所谓,但是今天你必须要和一个人问好!”说完,许峰让出一个身为,而后身后那名女人向前一步来到许峰身前,摘下墨镜蔓延泪痕的看着齐玉!

    那女人摘下墨镜的瞬间齐玉就愣在了那里,此时齐玉的心中是五味杂陈,因为面前这个女人就是他曾经朝思夜想的女人,就是生了他却不管他的女人,就是抛弃了自己和爸爸的女人。他只在相片中见过她,从没有见过本人,他曾多次幻想自己和她见面的场景,应该说什么,应该做什么,可是今天见到了齐玉又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做!

    赵蔓蕾见到齐玉的样子以后就猜测道这个女人可能就是自己从没有见过面的婆婆,齐玉的亲生母亲,只是这个时候齐玉不说话赵蔓蕾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仔细地打量着那个女人!

    “好年轻啊!”打量了一会儿之后,赵蔓蕾心中不禁感叹道:“真不像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人,倒像是齐玉的姐姐!”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