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听到许峰的话齐玉面色难看的说道:“我敬你是长辈,不想与你争吵,但是请你对我的妻子保持尊重!”

    “齐玉,这赵蔓蕾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竟然这么信任她!”许峰大声道:“你不觉得她嫁给你之后所做的事情心机都很重吗?”

    “我不想听你们胡言乱语!”齐玉皱眉道:“我今天本来心情很好,但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说蔓蕾的不是令我很不舒服,所以我想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们还有事,就不久留了!”说完,齐玉便站起身,看着一旁柳眉倒竖的赵蔓蕾说道:“蔓蕾,我们走,这个地方不属于我们!”

    “齐玉!”这个时候许晶站起身来轻喝道:“你究竟是要老婆还是要妈!”

    “你少拿这些话威胁我!”齐玉道:“你生下了我,我感激你,但是你生下我之后做了什么!这些,我不怪你,但是我不能容忍你用母亲的身份来抨击我的爱人!”

    “齐玉,你……”听到齐玉的话,许晶瞪大眼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自然知道你们为什么看不上蔓蕾!”齐玉看着许峰怒声道:“你以为你做的事情很隐蔽吗?自从林蓉身份在我家暴露以后你就在暗中调查蔓蕾,当得知蔓蕾是这件事的推手之后你们就想把蔓蕾从我们齐家赶出去,你们这不是为我好,你们是怕蔓蕾,你们怕斗不过蔓蕾,你们怕蔓蕾只要在我们齐家一天你们的诡计就难以实现,所以你们想要离间我和蔓蕾,对吗?”齐玉说完,目光转向许晶记者说道:“你们不用否认,也不用解释什么,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只相信两个人,一个就是我爸齐世雄,另一个就是我的妻子赵蔓蕾!”

    听到齐玉慷慨激昂的这番话赵蔓蕾的内心好像被某种力量触动了一般,看着齐玉就流下了泪水!然后就听齐玉接着说道:“我们齐家欠蔓蕾的太多了,所以你们今后如果再敢侮辱蔓蕾,那就休怪我齐玉不讲情面!”

    “你这样对你妈说话,对的起她十月怀胎把你生出来吗?”见齐玉如此激动,许峰怒声说道。

    “我说过,我感激我妈把我生下来,我也会将这份感激牢牢记在心中,我可以在我妈老的时候养活她,我可以照顾她,我可以对我妈好,但是无论怎样,你们都不能侮辱蔓蕾!”齐玉大喝道。

    许晶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她知道自己对赵蔓蕾的偏见已经深深地激怒了齐玉。将林蓉安排到齐天的事情她是知道的,也是她同意的,但她并不是针对齐玉,而是想要把齐世雄搞垮,因为在国外这么多年她也没有再嫁过人,更别提有孩子了,所以她想将齐玉给抢回来,但要抢回齐玉的前提就是把齐世雄打垮,只要到时候齐世雄垮掉,自己和许峰再出手相助,作为交换条件就是让齐世雄把齐玉给自己!

    可是许晶哪里知道,此时的齐玉并不是一个顽童,而是一个集团的董事长,他早已经有了成熟的心性,并且已经成家,就算到时候真的用齐玉作为交换条件,齐世雄答应齐玉也肯定不会同意!

    但是许晶和许峰不知道,他们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并没有考虑到齐玉的感受。而就在昨天,他们得到消息,林蓉的父母手术齐玉已将安排人去给做完了,他们知道,林蓉这颗棋子是白放了,而经过调查,他们也知道发现林蓉身份的就是赵蔓蕾,所以许晶和许峰对赵蔓蕾可以说是恨之入骨,所以才想要离间赵蔓蕾和齐玉。

    本以为齐玉会念在母子的情分听两人的劝解,却没想到激起了齐玉的怒火!

    “齐玉!”许峰大喝道:“你有认真的调查过赵蔓蕾吗?我就不相信凭借她的手段以前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商场售货员!”

    “哼!”齐玉冷哼一声说道:“你调查的还真清楚!不过我要告诉你,我不会去调查我的爱人,因为我相信她!还有,就算蔓蕾嫁给我是另有目的的我也认了,我也不会怪她,我们之间的的情感像你们这些冷血动物怎么会知道!”

    “齐玉!”许峰上前一步指着齐玉道:“你大逆不道,竟然敢这么说我和你母亲!”

    “怎么,难道你们不冷血吗?”齐玉上前一步一脸不忿的看着许峰道:“我知道你觊觎我们齐家的财产很久了,但只要有我齐玉在,你就休想得逞,你就是一个小人!”

    “齐玉!”听到齐玉骂许峰许晶大怒,走上前怒声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舅舅!”说完,许晶抬起胳膊,就要打齐玉耳光!

    赵蔓蕾见状,怕齐玉吃亏,赶忙上前推开齐玉!

    “啪!”的一声脆响,许晶的巴掌狠狠地打在了赵蔓蕾的脸庞之上,顿时间赵蔓蕾的脸上就出现一个血红的巴掌印!

    齐玉傻了,许晶傻了,就连一旁看热闹的许峰都傻了!因为许晶和许峰知道,如果许晶这一巴掌打在齐玉的脸上齐玉根本不会说什么,毕竟母亲打自己的儿子是说的过去的,齐玉也不会太记仇,可现在不同了,因为他们知道赵蔓蕾现在就是齐玉的底线,齐玉宁可自己受委屈也不会让赵蔓蕾受到一丝委屈的!

    果然,愣了片刻的齐玉惊讶的看了许晶一眼后目光赶忙转向赵蔓蕾,只见赵蔓蕾此时正用手捂着脸,委屈的泪水正在眼圈中打转,齐玉赶忙上前惊声说道:“蔓蕾,你没事吧!”说话的同时,齐玉扳开赵蔓蕾捂在脸上的手,当见到赵蔓蕾的俏脸之上留下了鲜红的掌印后齐玉竟然笑了,不过却是带着敌视的笑容!

    “好啊!”片刻之后,齐玉冷声说道:“很好,我记住了!”说完,齐玉抱着赵蔓蕾的肩膀说道:“蔓蕾,我们走!”

    “恩!”赵蔓蕾委屈的点了点头后便跟着齐玉离开了包房!

    “齐玉!”见齐玉离开,许晶惊呼一声,可齐玉连停顿都没停顿,只留给许晶和许峰一个背影!

    “呜呜…..”赵蔓蕾和齐玉离开房间后,许晶便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姐!”许峰心疼的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轻易放过齐天集团的……”

    …………….

    离开包房后,齐玉看着赵蔓蕾关心的问道:“蔓蕾,没事吧,还疼吗?”

    “没事!”赵蔓蕾有些委屈的说道,她并不是装的,而是真委屈,谁能想到无缘无故的被扇了一巴掌,虽然许晶并不是故意的,但赵蔓蕾的心里也够憋屈的。

    “对不起!”齐玉拳头的一只拳头紧握,然后拿出电话拨通了齐世雄的电话。

    因为在办公室无聊,所以齐世雄准备回家,此时刚走到电梯口包里的电话就响了。

    见是齐玉打来的,齐世雄接通后说道:“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爸!”电话那头齐玉声音有些冰冷的说道:“蔓蕾被打了!”

    “什么!”齐世雄以为自己听错了,所以又问了一下!

    “蔓蕾被打了!”齐玉说道:“刚才………..”齐玉把前因后果大致讲给了齐世雄听!

    齐世雄越听越来气,最后眉毛都要拧在一块儿了!

    等到齐玉说完以后,齐世雄冷冷地说道:“我现在就回家,你们也往家走吧,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好!”电话那头刚答应了一声之后就听齐玉接着说道:“爸,等一下,蔓蕾要和你说话!”

    “哦?”齐世雄一听赵蔓蕾要和自己说话,赶忙平静了一下情绪说道:“把电话给蔓蕾!”

    赵蔓蕾接过电话以后直接开口说道:“爸,您别生气,再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我没事的,您千万别生气知道吗?我其实是不想告诉你的,可是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齐玉已经说一半了!”

    听到赵蔓蕾的话齐世雄心中感动异常,心说都这个时候了赵蔓蕾还在替自己着想,他并没有怀疑赵蔓蕾的话,因为齐玉和自己说事情的经过的时候他就听到赵蔓蕾在电话那头和齐玉说不让齐玉和自己说,怕自己担心的话!

    “我没事!”齐世雄和蔼的说道:“现在主要是你,感觉怎么样,没事吧!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没有!”赵蔓蕾道:“您千万别担心知道吗?身体重要!”

    “恩,爸听你的就是了!”齐世雄道:“你和齐玉赶紧回家,正好我在公司闲着我聊也要往家回呢!”

    “恩!”赵蔓蕾道:“爸,再见!”

    “再见!”齐世雄对赵蔓蕾说话的时候是一脸的慈祥,等到挂断电话以后齐世雄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起来,然后对着电梯口旁边的一个垃圾桶就是一脚,直接将那垃圾桶踢翻在地!

    “妈的,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打我儿媳妇!”踢完之后齐世雄怒声说道。

    而在同一楼层工作的一些员工听到这声音之后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呢,所以纷纷出来看热闹,当见到是齐世雄发飙之后众人赶忙退了回去!

    …………………

    “齐玉!”车上,赵蔓蕾看着一脸怒容的齐玉说道:“这件事就算了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