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少许之后,就见韩玉的头发已经被自己抓的凌乱不堪,然后就见韩玉上前一把抓起莫海龙的手臂,对着莫海龙的手就咬了下去!

    “啊!”莫海龙疼的大叫一声,想要挣脱却却挣脱不开,无奈之下莫海龙抬腿对着韩玉就是一脚,直接把韩玉踢倒在地!而莫海龙的手竟然被韩玉要下来一小块肉,鲜血直流!

    莫海龙的脸色此时变得惨白,愤怒的盯着赵蔓蕾看了一眼后便跑出了别墅,想必是去医院包扎了吧!

    而躺在地上的韩玉见莫海龙跑了竟然迅速的爬起来疯狂地追了出去……..

    赵蔓蕾已经傻了,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看着韩玉的背影,赵蔓蕾知道,韩玉这是疯了!

    因为莫海龙进入别墅之前赵蔓蕾告诉其余和齐世雄说这件事由她来摆平,所以此时齐玉和齐世雄正躲在一旁看热闹呢,而刚才发生的事情也让他俩也愣住了,片刻之后两人对视了一眼赶忙跑到赵蔓蕾身边同事关心的问道:“没事吧!”

    赵蔓蕾看了两人一眼之后才自责的说道:“我没事!”然后目光又转向门外自语道:“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玉姨…好像疯掉了!”

    见赵蔓蕾自责,齐玉赶忙安慰道:“你别想那么多,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境地,况且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如果说过分,应该是我们过分才对!”

    “是啊!”齐世雄接茬道:“你不要多想,这件事的责任不在你!”

    虽然齐玉和齐世雄这样说,但赵蔓蕾的心里还是很不好受,脑海里全是刚刚韩玉发疯的样子……..

    “蔓蕾,你怎么了?”齐玉问。

    赵蔓蕾不语,只感觉眼前一片眩晕,分别看了齐玉和齐世雄一眼后赵蔓蕾身体便软了下来……

    父子俩大惊,齐玉赶忙扶住赵蔓蕾,而后将赵蔓蕾抱起来就要往外跑,这个时候就听齐世雄焦急地说道:“等一下,我去拿衣服!”

    …………….

    也不知道韩玉哪里来的力气,追出齐家别墅后竟然没两步就将莫海龙扑倒在地,作势就要咬莫海龙!

    莫海龙大惊,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力气竟然没有发疯的韩玉大,这个时候莫海龙的司机从车上冲出来才将韩玉拉开!

    莫海龙起身后上前对着韩玉的小腹又是一脚,把韩玉踢倒在地后莫海龙和他的司机便先后上了车,然后便扬长而去……

    韩玉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竟然向着莫海龙的车追了上去,韩玉一直追了好远,直到莫海龙的车消失在她的视野后她才停了下来,站在大街上喃喃自语起来。

    “呵呵,都是骗子,都是骗子……..”说话的同时,韩玉在路边的一棵树下蹲了下来,一边哭着一边笑着……..

    这个时候齐家的车从她面前飞驰而过,因为赵蔓蕾晕倒的原因,车上的齐玉和齐世雄并没有注意到蹲在路边的韩玉,如果注意到了,韩玉以后的生活未必会那么惨,但这都是后话……..

    双方来的是同一家医院,虽然莫海龙先离开的,但却是比齐家后到的医院,可想而知齐玉的车速有多快……..

    齐世雄下车以后差点吐了,不过他并没有怪齐玉,因为他觉得赵蔓蕾的安危更重要。齐玉下车后将赵蔓蕾抱下了车就要往医院里去,刚走没两步就听后面响起一阵急促的刹车声,齐玉回头一看,只见莫海龙推开车门就往医院大门这边跑,其手掌上包着厚厚的卫生纸,血液从卫生纸上渗透了出来!

    齐玉见状,想要挡住莫海龙的去路,但却被齐世雄瞪了一眼道:“赶紧走,现在还有心思玩……”

    “哦!”听到齐世雄的话齐玉才想到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所以没有在犹豫,抱着赵蔓蕾就进入了医院……

    莫海龙跑过来的时候正巧见到齐世雄在那看着自己,莫海龙愣了一下之后没有搭理齐世雄,就要往里面进,但并不代表齐世雄不搭理他!

    “老莫!”齐世雄一下抓住莫海龙的胳膊说道:“你这是干嘛?”

    “你怎么在这?”莫海龙冷着一下之后才看着齐世雄吼道:“快放手!”

    “你怎么了!”齐世雄故作不解的说道:“怎么这么大脾气…..”

    “齐世雄!”莫海龙怒吼道:“你再不放手我就死这了!”

    “这话让你说的!”齐世雄轻松的说了一句,然后目光转向莫海龙的手臂说道:“呀,老莫,你这手是怎么了,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快给我看看…..”说完,便伸出手抓向莫海龙的手。

    莫海龙怎么会不知道齐世雄这是故意耍他,所以怒视了齐世雄一眼后挣脱开齐世雄的手说道:“以后再和你算账!”说完,就跑进了医院……..

    “哈哈……”见到莫海龙狼狈的样子,齐世雄大笑起来,笑毕,齐世雄冷声说道:“老小子,看你还得意……”

    ……………..

    此时张萍正拿着毛巾给张幼凡擦拭着脸庞,一边擦拭一边说道:“哥,刚才我和杨哥聊天,听杨哥说了我嫂子很多的事情,她为了我们可以说是费尽了心思,所以假如有一天你好起来了,一定要报答我嫂子啊!”

    张萍不知道自己这番话此时的张幼凡能不能听到,但是他知道张幼凡不会回答自己,所以接着说道:“你知道吗?上次杨哥说嫂子被坏人围困的时候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曾经我还一度怀疑嫂子过上了富裕的生活把我们忘了呢,却没想到嫂子竟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真不该还怀疑她!”

    “呃……啊…….”张萍的话音刚落,张幼凡的喉咙里竟然发出了一阵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后张萍先是吓了一跳,惊讶的看了一眼张幼凡之后不可思议的说道:“哥,刚才那个声音是你发出来的吗?”

    不过张幼凡这次并没有用声音去回应,而是用轻微的动了动自己的其中一根手指来回应张萍!

    这个动作自然是被张萍看到了,看到后张萍竟然大哭起来,要知道张幼凡可是重度昏迷的植物人,连一丝意识都没有,如今不仅发出了声音,而且手指头还动了,张萍怎能不激动!

    激动了一会儿之后张萍赶忙拿出手机拨通了赵蔓蕾的电话。

    此时赵蔓蕾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不醒呢!电话响起之后齐玉拿过电话,因为赵蔓蕾手机中没有存张萍的名字,所以来电显示只是号码,齐玉看了一眼后接通了电话说道:“你好,哪位?”

    张萍一听不是赵蔓蕾的声音赶忙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您好,请问需要海外代购吗?”

    “不需要!”张萍的话还没落,齐玉便不悦的说了一句,然后便把电话给挂断!

    “谁啊!”一旁的齐世雄问。

    “那些做代购的网商,烦死了,这么晚了还打电话!”齐玉道。

    “哦!”对于这样的电话他也接到过,所以没有多想,而是看着齐玉说道:“你用不用给那个郑毅打个电话,再给蔓蕾请个假!”

    “恩!”齐玉点了点头道:“还是打一个吧,毕竟蔓蕾不再公司,有些事还要郑毅来处理!”

    ………………

    莫海龙包扎完伤口之后刚要离开医院却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又折回医院。

    齐玉给郑毅打完电话后看着齐世雄说道:“爸,要不您先回去吧,我守着蔓蕾就行了!”

    “算了!”齐世雄道:“还是一起守着吧,你这个人心大,我怕你照顾不好蔓蕾!”

    “您就不能相信我一次!”齐玉委屈的说道。

    “那你也得做出让我相信的事情啊!”齐世雄不屑道。

    “遭报应了吧,活该!”齐玉刚想反驳,就听一个声音从病房外传来,父子二人同时将目光转向门外,只见莫海龙一脸心灾乐祸的表情站在那里看着躺在床上的赵蔓蕾!

    齐世雄皱了皱眉头刚欲说话就见齐玉站起身怒视着莫海龙怒吼道:“你说什么!”

    “我说她遭报应了!”莫海龙又重复了一句之后接着说道:“你们以为她是什么好人吗?到时候你们怎么被她害死的都不知道!”

    “滚!”齐玉大怒,站起身指着莫海龙怒吼道:“你再不走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哼!”莫海龙不屑的看了齐玉一眼后又看了一眼在那眉头紧蹙的齐世雄后便转身离去!他这次过来就是要给齐家父子添堵,添膈应的,原本也没想多留……

    ………………….

    一夜无话,只不过是下半夜的时候齐世雄回别墅休息了,而齐玉则是躺在一旁的陪护床上沉沉的睡去!

    天还没亮的时候赵蔓蕾缓缓醒来,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后赵蔓蕾惊目光转向陪护床上呼呼大睡的齐玉露出温柔的笑容!

    打了个哈欠之后赵蔓蕾拿起手机想要看看几点,因为齐玉昨晚挂断张萍的电话后没有返回,所以此时手机上现实的是通话记录的页面,当赵蔓蕾见到页面第一显示的是张萍的号码后一下愣住了,想了一下之后赵蔓蕾打开聊天软件给张萍发了一条暗号,本以为这个时间张萍不会回,可是消息刚发出去后张萍便回复了消息…….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