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蔓蕾先把手机静音,然后开始对暗号,暗号对上之后赵蔓蕾问:“昨晚有事,没接到电话,什么事!”

    张萍把昨晚张幼凡发出声音和手指可以动的事情发给赵蔓蕾,见到张萍发来的消息赵蔓蕾别提多激动了,最后竟然流出了泪水,因为怕吵醒齐玉,赵蔓蕾轻轻地抽泣了几下之后在手机上编辑道:“我知道了,先不用回了!”发过去之后,赵蔓蕾便把聊天记录删除,然后躺在那里用被子捂住头偷摸了哭了起来。

    别看齐玉平时很懒散,但是照顾赵蔓蕾的时候齐玉睡觉却是十分警惕,所以赵蔓蕾的抽泣声虽然小,但齐玉还是听到了,朦胧的睁开双眼后齐玉起身将灯打开,然后下床来到赵蔓蕾的床前问道:“蔓蕾,你怎么了?”

    躲在被窝了赵蔓蕾听到齐玉的声音后赶忙止住哭声,躲在被窝里说道:“没事,只是做恶梦了,有些害怕!”

    齐玉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以为怎么了呢!做个噩梦而已,放心,有我在你身边守着你,任何妖魔鬼怪都休想靠近你身边半步!”

    “噗嗤!”躲在被窝里的赵蔓蕾听到齐玉的话以后噗嗤一乐,然后说道:“好啦,你快去睡觉吧,还早着呢!”

    “我这都醒了,你怎么也得看看我大宝贝的样子再睡吧!”齐玉调笑道。

    “去,谁是你大宝贝!”赵蔓蕾故作生气的说道。

    “当然是你喽……”齐玉说话的同时把手伸进了被窝里,顿时间病房里传来一阵赵蔓蕾的求饶声…….

    …………………

    和齐玉嬉闹了一会儿之后赵蔓蕾又睡了过去,而齐玉则是守在赵蔓蕾的床前深情地看着赵蔓蕾对着已经进入梦乡的赵蔓蕾柔声说道:“亲爱的,医生说你晕倒是累的,听一声这么说我心里好难过,自从你嫁给我之后就没有享过一天的福吧!而且这也不是你第一次晕倒了,真的想让你什么也不用做在家里休息,可是那样你会同意吗?你若是同意我当然不会拒绝……”

    …………………..

    赵蔓蕾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而齐玉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并不在病房,赵蔓蕾喊了一番没有听到回答之后便拿起了一旁的电话拨通了张萍的电话……

    “嫂子…..”

    “我现在有事不方便说太多,一会儿我让杨哥去找你,你和杨哥带着幼凡去医院检查一下,有什么结果你先不用告诉我,等有时间我自然会联系你!”

    “好!”

    “身上的钱够不够!”

    “放心吧,够用!”

    “那就好,先不说了,挂了!”说到这里,赵蔓蕾挂断了电话,然后给杨树打了过去!

    “杨哥,现在忙吗?”

    “不忙,听董事长说你住院了,我正打算去看你呢!”

    “你先不用过来,你一会儿带着张萍和张幼凡去趟医院,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千万不要给我打电话!”

    “好,知道了!”

    “恩,那我先挂了!”赵蔓蕾说完便挂断电话,然后探头向外看了一眼,然后便再次躺在了床上。

    过了将近十五分钟,赵蔓蕾听到病房的门被推来,然后赶忙闭上了眼睛!

    齐玉和齐世雄进来以后见赵蔓蕾还在睡觉,所以都没有出生,齐玉将手中的餐盒放在桌子上,然后来到赵蔓蕾床前柔声说道:“小懒猪,没想到你这么能睡!”

    “啊!”齐玉的话音刚落,赵蔓蕾猛地睁开眼睛大吼一声!

    这一声吼齐玉并没有多大反应,倒是把一旁的齐世雄吓了一跳,一脸不解的看着赵蔓蕾。

    “呃……”赵蔓蕾见状顿时羞红着脸说道:“爸…爸,您怎么也过来了!”

    “蔓蕾啊!”齐世雄道:“还好我的心脏功能好,要是来个心脏不好的就擎等着急救吧!”

    “我….”赵蔓蕾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道:“我不知道您来了,我以为只有齐玉一个人,所以想吓唬他一下!”

    “哈!”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笑道:“可是你没有吓到我,倒是把爸给吓了一跳!”

    “讨厌!”赵蔓蕾白了齐玉一眼后看着齐世雄说道:“爸,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齐世雄慈祥的说道:“只要你觉得开心就好….”

    听到齐世雄的话,赵蔓蕾更加羞愧了!

    “好啦!”齐玉柔声说道:“先吃饭,吃完饭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赵蔓蕾不解的问道。

    “你先吃饭,吃完饭我再告诉你!”齐玉说。

    “你先告诉我,然后我在吃饭,不然我就不吃了!”赵蔓蕾道。

    “先吃饭!”齐玉不让步。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见齐玉和赵蔓蕾犟上了,齐世雄看着齐玉怒声道:“你就告诉蔓蕾怎么了,你要是不说我说!”

    “怎么哪都有你,烦不烦!”齐玉不忿的看了齐世雄一眼。

    “混小子,你说什么!”齐世雄作势就要打齐玉。

    “别打,别打!”齐玉赶忙服软说道:“我说还不行吗?”说完,齐玉目光再次转向赵蔓蕾说道:“上午梁丽的案子开庭了,因为证据确凿,且挪用公款数量较大,梁丽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

    “五年!”赵蔓蕾有些惊讶,她可是在看守所待过半个月的,虽然看守所和监狱不是一个概念,但赵蔓蕾在看守所那十几天也知道失去自由是多么难受的!

    她对量刑这方面不是很懂,所以开始的时候自以为梁丽最多被判个归还全部挪用的公款,外加大额的处罚就过去了,却没想到竟然被判了刑…..

    见赵蔓蕾吃惊的样子,齐玉问道:“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吃惊!”

    “没事!”赵蔓蕾道:“我只是以为最多判梁丽归还所有的公款然后罚一些款就结束了呢!”

    “其实梁武将这些钱补齐了梁丽应该不会被判这么久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下午梁丽竟然把两名狱警给打了,说来也奇怪,两个全副武装的狱警竟然被带着手铐的梁丽打成重伤,还想夺枪越狱,这可是重罪!所以法院直接数罪并罚,判了十年有期徒刑,还好这几天梁武已经把梁丽挪用的公款补齐了,又托关系找人才改判了五年!”说完,齐玉停顿了一会儿之后说道:“没想到这个梁丽这么猛,牛×……”

    “看来她有跆拳道黑带这个身份也不是什么好事!”赵蔓蕾心中暗道,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赵蔓蕾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你!”齐玉拿过餐盒,看着赵蔓蕾问道。

    “梁丽一个,韩玉一个,她们两个的事情好像都是因为我,我这么做会不会遭报应啊!”赵蔓蕾有些无奈的说道。

    听到赵蔓蕾这样说齐世雄和齐玉一阵心疼,因为他们知道赵蔓蕾所承受的压力。而且父子二人也知道赵蔓蕾心中这个结一时半会儿是解不开的,所以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让赵蔓蕾想太多,让赵蔓蕾开心……..

    “先吃饭吧!”齐玉占时没有想到怎么能让赵蔓蕾开心,所以拿过餐盒让赵蔓蕾先吃饭。

    赵蔓蕾吃了几口之后好似想到了什么,然后拿起电话把电话关机。

    “你做什么?”齐玉不解地问道。

    “你猜!”赵蔓蕾笑了笑没有回答齐玉,而是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齐玉一愣,看着坐在一旁的齐世雄问道:“爸,你能猜到吗?”

    “说你是白痴真的不是冤枉你!”齐世雄白了齐玉一眼后说道:“你就不能好好想想蔓蕾为什么关机,什么事情都问我!”

    听到齐世雄的话齐玉委屈的瘪了瘪嘴后转过头思考起来,而赵蔓蕾则是一边吃饭一边看着齐玉在那思考……..

    过了半分钟,齐玉恍然大悟的说道:“哦,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赵蔓蕾问。

    “你是怕梁武给你打电话告诉你梁丽的事情吧!”齐玉道:“如果你知道了不去也不好,所以就装作不知道是不是!”

    “爸!”赵蔓蕾目光转向齐世雄说道:“齐玉也不是很白痴啊!”

    “哈哈哈…..”齐世雄大笑起来,然后说道:“就是给他惯的,什么事情都不会自己去想!”

    “说的像你什么事情都能想好似的……”齐玉不忿的说道。

    然后病房中就传来齐世雄的怒骂声、齐玉的求饶声和赵蔓蕾的笑声………

    ……………..

    酒店的客房内,许晶拿起刚放下的电话拨通了许峰的电话,等到电话接通后,许晶开口道:“小峰,加拿大那边集资已经完成了,你那边做的怎么样了!”

    “好!”

    “恩!”

    “如果可以的话,下午五点便对齐天集团发起总攻,我想资金这方面我们两家公司应该可以同齐天相抗衡了!”

    “好,就这么定了!”说完,许晶便挂断了电话!

    此时医院中的三人并不知道,梁丽和莫海龙的事情刚刚结束,又一件关乎齐天存亡的时刻正在慢慢靠近……..

    另外一家医院,一名医生对着张幼凡的身体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后吃惊的说道:“奇迹,真是个奇迹啊……….”

    ……………………………..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