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正是赵蔓蕾的父母,因为是想给赵蔓蕾一个惊喜,所以无论是齐家父子还是赵蔓蕾的父母都没有对赵蔓蕾说过赵父赵母今天要来!

    当赵母见到赵蔓蕾冲上来的时候鼻子也是一酸,赶忙放下手中的行李上前一把抱住赵蔓蕾抽泣着说道:“孩子,妈妈可想死你了,你平时也不说给家里打个电话!”

    赵蔓蕾没有回话,而是腻在赵母的怀里,享受着许久没有得到的温暖!

    “老婆子,你赶紧把鞋换了,别给亲家家的地板给搞脏了!”赵父看着母子二人抱在那里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但是看了一会儿之后赶忙说道。

    赵母听了赵父的话以后赶忙推开赵蔓蕾说道:“哎呀,你瞧我还以为在家呐!”说着便要去换鞋!

    赵蔓蕾的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乡下人,他们把赵蔓蕾养这么大也从没想过赵蔓蕾会嫁入豪门,老两口也知道想齐家这样的有钱人家规矩多,害怕自己二人来了做了什么不好的地方在给赵蔓蕾丢脸!

    天下做父母的都是这样,处处为了孩子着想,赵父赵母虽然没有太多的问话,但是能把赵蔓蕾供上大学也实属不易。如今到了赵蔓蕾的婆家也不敢有任何不规矩,并不是他们没有尊严,而是不想给赵蔓蕾添麻烦而已。赵蔓蕾心中自然也知道父母的想法,所以听到父母的话以后心里就是一阵不舒服!

    而齐世雄和齐玉听到赵父赵母的话就是一愣,齐世雄赶忙上前看着说道:“亲家公,亲家母,你们这么说的话就是拿自己当做外人了,这地不就是给人踩的吗?哪里有那么多讲究!”

    “是啊!”齐玉接着说道:“您们二老千万不要这样客气,这搞的我都有些不自然了呢!”

    “无论怎么说着鞋还是要换的嘞!”赵父笑了一下之后说道。

    几人换完鞋之后纷纷走向客厅,而赵蔓蕾这是挽着赵母的手问东问西的,落座以后,赵蔓蕾看着赵母说道:“你们怎么突然间就过来了,也不打个招呼啊!”

    “这个……”听到赵蔓蕾的话,赵母目光转向齐玉,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哈哈!”齐玉干笑了两声之后说道:“是我让爸妈不要说的!”

    “你?”赵蔓蕾不解地看了齐玉一眼后说道:“是你把我爸妈接来的!”

    “恩,想给你个惊喜!”齐玉笑道。

    “这么说咱们几个人中就我被蒙在鼓里!”赵蔓蕾故作委屈的说道。

    “恩!”齐玉点了点头。

    “哼!”赵蔓蕾故作生气的依靠在赵母的怀里撒娇道:“妈,你看齐玉他欺负我,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

    齐玉愣了,齐世雄愣了,因为他们东来没见过赵蔓蕾这样撒娇,以往的赵蔓蕾虽然也会跟齐玉撒娇,但却从没有这样娇滴滴的,所以父子二人此时都看呆了,但是两人的这种呆和普通的发呆不能相提并论,齐玉看到赵蔓蕾这个样子是越发的爱赵蔓蕾了,而齐世雄则是觉得赵蔓蕾依旧是个孩子,无论在工作的时候多么坚强,在父母的面前永远都是个孩子!

    “傻丫头!”赵蔓蕾轻轻地揉了揉赵蔓蕾的头说道:“你是什么脾气我还不知道吗?你平时别欺负齐玉就行,齐玉还能欺负你?”说完,赵母的目光转向齐玉说道:“我家蔓蕾有些倔,平时又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谦让一下,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就给我打电话,我帮你训她!”

    “妈,您可别这么说!”齐玉笑道:“我齐玉能娶到蔓蕾可以说是三生有幸,自从结婚到现在我没少给蔓蕾添麻烦呢!”

    “蔓蕾嫁给你就应该为你分担的,所以不用怕她辛苦!”赵母和蔼的笑了一下说道。

    “亲家母,亲家公!”这个时候齐世雄开口道:“蔓蕾自从嫁到我们家以来是真的没少受苦,我和齐玉这心里一直都过意不去,我现在岁数大了,脑袋也不如以前灵光了,所以这公司的事情我基本上就很少管了,而齐玉这臭小子有时候做事不经过大脑,要不是蔓蕾在背后一直帮他,齐玉根本撑不起这么多的事情!我们爷俩看蔓蕾辛苦,一直想给蔓蕾个惊喜,可是物质方面的东西给了蔓蕾蔓蕾也不舍得用,所以我和齐玉就决定把你们二位接过来,以后蔓蕾离你们近了,心情也能好点不是!”

    赵父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们也总想来看看这丫头的,可是又怕麻烦你们就给搁置了,而这次来也不会过多的打扰的,待上几天我们就回去了!”

    “别啊!”赵蔓蕾刚欲开口劝阻父母留下多住几日,就听齐玉说道:“爸,你和妈就在这边住吧,想在别墅住就住在别墅,如果不想住在别墅,我和蔓蕾已经把楼房给让出来了,到时候你们去楼房住也行,可别回去!”

    “是啊!”齐世雄接着说道:“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过年了,到时候我们聚在一起过个年不是很好吗?”

    听到齐玉和齐世雄的话赵蔓蕾心里很是感动,她没想到齐家父子对自己的父母竟然如此好,感动的同时赵蔓蕾也开口说道:“爸,妈,你们就别回去了,留下来吧!”

    “不行啊!”赵母道:“家里还有……..”赵母刚欲解释,就被赵父打断,说道:“这个问题先不说,快把我们从家里带来的东西拿出来给亲家!”

    “哎呀,瞧我这记性!”赵母一拍额头说道:“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说着赵母站起身向别墅门的方向走去,只见那里放着两个装的满满登登的玻璃丝口袋,还有一个提包,赵母在提包中翻了一会之后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然后回到客厅放在茶几上。

    “亲家公!”赵母坐下后把精致的盒子递给齐世雄说道:“我们乡下也没有什么可以拿的出手的,这不是接到电话说要过来吗?所以蔓蕾他爸进山挖了一棵野山参,又怕单独拿过来不雅观,所以又去乡里买了一个这样的盒子包装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亲家你别嫌弃!”

    “这是怎么话说的!”齐世雄感动的接过装有人参的盒子,将其打开后仔细的看了一眼后惊奇的说道:“我对人参、特别是野山参有些了解,这一课看起来最少也有三十年了吧,而且这外观都非常纯正,可是不好挖的,亲家公竟然在山上肯定是吃了不少苦才挖到的吧,真实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赵父讪讪地笑道:“没想到亲家公还挺懂的!”

    齐玉接过齐世雄手中的盒子看了一眼之后说道:“我就看不懂这些东西!”

    “你一天除了吃还知道什么!”说着齐世雄一把夺过齐玉手中的盒子将盖子盖上说道:“你别给我碰坏了,这棵人参要是买的话没有十万八万的下不来!”说完,齐世雄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放在一边,特意距离齐玉一段距离,他知道齐玉,遇到什么好东西了肯定要摆弄一番,所以觉得还是不然齐玉碰到为好!

    齐玉白了齐世雄一眼后看着赵父赵母笑道:“爸,妈,有没有给我带什么礼物啊!”

    “带啦,带啦!”赵母笑道:“我这就给你拿去!”

    “亲家母!”赵母刚欲起身就被齐世雄叫住说道:“你别听齐玉胡说,我们先吃饭,不要管他!”

    “凭什么!”齐玉故作委屈的说道。

    见到齐玉的样子,赵母有些心疼自己的女婿,所以刚忙说道:“不碍事,不碍事,我去给齐玉拿!”

    见状,齐玉讪讪地笑了起来,然后看着赵母说道:“妈,别拿了,我开玩笑呢,先吃饭去吧,吃完饭们还要去公司!”

    “还有工作啊!”赵母听完愣了一下之后说道:“那赶紧吃饭可别耽误你们工作,我们不要紧的!”

    此时石阿姨已经把丰盛的饭菜摆到餐桌上,几人落座以后互相谦让了一番便开始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赵蔓蕾看着齐玉道:“下午公司的董事会我还要去吗?”

    “我和爸是决定让你去的!”齐玉道:“毕竟经过昨天的事情你的身份也应该公开了!”

    “恩!”赵蔓蕾点了点头后说道:“现在主要是怕梁武知道了我的身份后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这点我和爸也考虑到了!”齐玉道:“不过应该没事,梁武只会把责任放在我和爸的身上!”

    “恩!”赵蔓蕾点了一下头沉思了起来,虽然齐玉这么说,但她还是觉得不放心。

    吃完饭后,齐世雄对石阿姨说道:“石姐,下午没什么事的话你带着亲家公亲家母出去走走,晚上不用做饭了,我们出去吃!”

    “好的,老爷!”石阿姨答应了一声。

    赵蔓蕾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衣服后便同齐玉和齐世雄一起坐上了齐家的专车。

    虽然齐天有食堂,但是午休的时候齐天的一些员工们还是愿意到外面吃,正当那些外出吃饭的员工回到齐天准备工作的时候,赵蔓蕾他们的车到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