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蔓蕾虽然很想陪着张幼凡,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不允许她离开集团太久,所以匆匆告别的张幼凡和张萍打了一个车便向齐天集团的方向赶去。坐在车上,赵蔓蕾依旧没有停止哭泣,这次的哭泣并不是因为张幼凡真题好转而哭泣,而是失望地哭泣,因为他从张倩的调查结果中得到了一个令她无法接受的消息,因为张幼凡变成植物人这件事并不是齐世雄的错……..

    回到集团后赵蔓蕾拨通了张倩的电话问清楚张倩的位置后便来到了卫生间。

    见赵蔓蕾回来之后双眼通红好像哭过一样张倩有些担心的问道:“少夫人没事吧!”

    “没事!”赵蔓蕾笑了笑说道:“换完衣服你就可以下班休息了!”

    “恩!”张倩看着赵蔓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见到张倩的样子,赵蔓蕾问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和你换衣服出去?”

    “恩!”张倩愣愣地点了一下头,张倩确实很纠结,在办公室的时候赵蔓蕾说有事情要找她之后就直接和她说两人换一下衣服,并没多解释什么,换好衣服后赵蔓蕾告诉张倩自己走后不让张倩在办公室里长时间停留后便匆匆地离开了,所以张倩一直很纳闷赵蔓蕾为什么要这么做!

    见张倩点头,赵蔓蕾笑着说道:“如果我不告诉你你会自己去调查吗?”

    “不会,不会!”听到赵蔓蕾的话张倩赶忙摆手说道。

    “咯咯!”见到张倩的样子赵蔓蕾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和你开玩笑呢,你也知道我把梁武和梁丽坑成了什么样子,我刚才要去打听一下梁武和梁丽的事情,怕穿自己的衣服被梁武的人发现告诉梁武,所以才会找你换个衣服!”

    赵蔓蕾知道自己的这个解释有些牵强,不过张倩却是相信了,因为张倩从这段时间赵蔓蕾的表现中能看的出来,赵蔓蕾是被齐玉和齐世雄安排在集团的卧底,如今身份暴露了,但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办完,所以要才会想出和自己换衣服这么一招来蒙蔽别人的眼睛!

    “哦!”张倩点了点头看着正在整理头发的赵蔓蕾说道:“那我就明白了!”

    虽然不知道张倩是不是真信,但是赵蔓蕾知道张倩是不会去调查自己的了,因为自己的终极身份已经曝光,张倩也应该知道没有什么可以查的了!

    换好衣服后张倩回到科室拿了自己的物品便下班回家了,而赵蔓蕾则是坐在办公室里面等着杨树来接自己。

    …………….

    齐玉和齐世雄去楼房本想问许晶一些问题,可是见到许晶的样子有些不正常,所以两人也没有久留,待了一会儿之后便离开了,两人到家后见石阿姨和赵蔓蕾的父母都不在,知道是几人出去玩了,所以父子二人来到客厅商量起来。

    “爸,蔓蕾把对方约过来谈判是什么意思呢?”齐玉问。

    “这点我也不知道!”齐世雄道:“不过我知道蔓蕾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从齐天的利益出发的!”

    “恩,这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齐玉说完,看着齐世雄道:“还有就是我觉得我妈她是不是有些…….”说道这里齐玉停顿了一下之后有些纠结地说道:“反正就是觉得她哪里不对!”

    “这点我也看出来了!”齐世雄道:“不过我想问你妈肯定问不出什么的,到时候只有问你舅舅了!”

    “恩!”齐玉点了点头后不再说话。

    见齐玉不说话,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一会儿蔓蕾回来我要和蔓蕾说说当年的事情了!”

    “就是那个工程监理的事情吗?”齐玉道。

    “恩!”齐世雄点点头道:“当初不愿意告诉蔓蕾这件事不想麻烦她是其一,第二点就是因为我不想在蔓蕾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可是现在看来让蔓蕾知道也未必是一间坏事,蔓蕾脑子活,总能相处应对的办法,就像今天开会的时候楚源本想拿这件事压我,可是蔓蕾几句话就直接让楚源不敢造次了,这说明蔓蕾胆大心细,什么事情在她那里都会变得很简单!”

    “恩,告诉蔓蕾也行,也许蔓蕾就能像个办法给解决了呢!”齐玉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说完,齐玉拿起电话说道:“我先定个酒店,晚上我们家出去吃个团圆饭!”

    “去第一庄吧!”齐世雄道:“我也很久没过去了!”

    “行!”齐玉道:“我给第一庄的经理大哥电话!”

    ……………

    坐在车上,赵蔓蕾看了一眼认真开车的杨树说道:“杨哥,现在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发生什么事了?”听到赵蔓蕾的话杨树皱起眉头问道:“怎么了,是关于张幼凡的事情吗?”

    “恩!”赵蔓蕾揉了揉太阳穴后叹了一口气说道:“错了,一开始就错了,可是现在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善后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杨树问。

    “当年的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简单的,这件事的责任并不是齐世雄,他也是受害者!”说道这里,赵蔓蕾柳眉倒竖,然后咬了咬嘴唇说道:“这件事还得从幼凡的工作说起……..”

    …………….

    医院,莫云云看着莫海龙手掌缠着的纱布问道:“你这手是怎么弄的?”

    “没事,不小心刮破的!”莫海龙笑了笑之后说道:“云云,我和你说件事你先不要激动好吗?”

    “什么事?说的这么严重!”莫云云道。

    “哎!”自从出了那件事之后因为手上有伤,所以莫海龙有些不敢来看莫云云,怕莫云云担心,可是仔细想了一下以后可能会发生的问题后莫海龙还是来了,准备把一切的事情都告诉莫云云,所以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被赵蔓蕾还有齐家父子给骗了,骗惨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听到莫海龙的话,莫云云柳眉倒竖,声音微怒的说道。

    “这件事还得从韩玉说起……..”

    ………………

    车上,杨树听完赵蔓蕾的话以后把车停在一处不影响交通的地方之后便沉思了起来。

    见杨树不说话,赵蔓蕾也没有多问,她知道杨树正在给自己想办法呢!

    许久之后,杨树从后视镜中看了赵蔓蕾一眼后说道:“蔓蕾妹子,你跟哥说,你现在对齐玉的感情深一点还是对张幼凡的感情深一点!”

    “我……”听到杨树的话赵蔓蕾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见赵蔓蕾不语,杨树接着说道:“说实话,这件事到最后伤害的肯定是齐玉和齐世雄,所以我不知道应该给你什么意见,我若是给你提了意见你会更加为难的!”

    “恩!”赵蔓蕾点了点头道:“我明白杨哥的意思,我再好好考虑一下吧!”

    “恩!”杨树点了一下头后便发动了车子!

    …………………

    医院里,莫云云听完齐世雄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后怒声道:“这该死的赵蔓蕾,都是她!”

    “云云,你觉得如果没有齐家父子在后面支持赵蔓蕾,赵蔓蕾能这么顺利的得手吗?”莫海龙道:“虽然我平白无故的得了四百万,但这四百万对我们现在的处境没有任何用途!”

    “那法国那边的事情呢!”莫云云皱眉问。

    “法国那边的事情我们好像也中了齐家的圈套了!”莫海龙道:“可能因为当初太着急了,我并没有去调查那天齐玉和你说的话是真是假,可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效益来看,我觉得我们肯定是被骗了!”

    “齐玉!”听完莫海龙的话,莫云云声音冷厉的说道:“亏我对你一往情深,你竟然利用我对你的感情来欺骗我…….”

    ………….

    赵蔓蕾进入别墅前先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一下,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此时齐世雄正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着电视呢,当见到赵蔓蕾回来,齐世雄和蔼的说道:“蔓蕾回来啦!”

    “恩!”赵蔓蕾点了点头后说道:“齐玉呢!”

    “回卧室睡觉去了!”齐世雄道。

    “喔!”赵蔓蕾点了点头后把外套脱下来挂在衣架上,刚欲询问自己父母在哪的时候就听齐世雄说道:“蔓蕾,你跟我来一下!”说完,便向楼上走去。

    “哦,好……”赵蔓蕾答应了一声之后便跟了上去。

    齐世雄带着赵蔓蕾来到了书房,让赵蔓蕾坐下以后齐世雄拿起了放在书架上的那本‘资治通鉴’,赵蔓蕾一脸不解的看了齐世雄一眼刚欲询问就见齐世雄把资治通鉴打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一个日记本!

    “嗯?”赵蔓蕾一愣,心说怪不得齐世雄不让别人私自进入书房呢,原来这书房里有秘密啊!

    “蔓蕾!”拿出日记本之后,齐世雄说道:“本来这件事是不想告诉你的,第一个原因就是不想中麻烦你,第二个原因就是不想我在你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但是从今天发生的事情来看,我觉得还是告诉你的比较好!”

    “什么事?”赵蔓蕾是真的猜不到齐世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算了,这件事我不想说,但是都写在了日记里面,你自己看吧!”说完,齐世雄便把日记本递给赵蔓蕾!

    赵蔓蕾结果齐世雄递过来的日记本,缓缓地翻开的第一页,然后赵蔓蕾的目光就凝固住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