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睽小说_免费玄幻小说,免费全本小说-最新最好看经典小说完本排行榜 > 玄幻小说 > 恶妻的伪装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扳倒梁武的证据(一更)
    赵蔓蕾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齐世雄竟然把四年前的事情用写日记的方式给记录了下来,她见到第一页记录的事情之后就惊呆了,因为里面讲了当时事情的具体细节!

    原来那日齐世雄本无意去工地视察的,可是却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一个工程监理在工地发现了楼盘有质量的问题,齐世雄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一直秉承这质量第一的信念,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刻带着相关人员赶到工地,找到了那个工程监理,也就是张幼凡,问张幼凡究竟是哪里出了质量问题,可是张幼凡却吱吱呜呜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对齐世雄说如果不重建的话他就不给通过。齐世雄当时还算是很好脾气的,并没有与张幼凡计较,只是依旧客气的问张幼凡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可张幼凡听完齐世雄的话以后竟然直接急眼了,指着齐世雄就开始说齐世雄是奸商,就算自己带着齐世雄去看齐世雄也不会同意重建的。而齐世雄则是好声好气的说自己如果觉得质量真的有问题的话肯定会找到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然后重建楼盘,但是张幼凡根本不理会,一直在那里指着齐世雄说齐世雄为人有问题,这个时候齐世雄身边的人有些不愿意了,他们认为张幼凡是故意来找事的,所以便上前驱赶张幼凡,张幼凡见状竟然和齐世雄身边的人动起手来,而齐世雄身边的人也不再客气,对着张幼凡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齐世雄的记录中还特意写到自己身边的人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动手的时候都很有分寸,他们绝不会打张幼凡的要害的,可能是谁不注意的情况下碰到了张幼凡的头部,才将张幼凡打成了植物人。

    赵蔓蕾一直看着齐世雄记录的日记,包括张幼凡变成植物人后身边的人给自己出主意让自己找人摆平的事情,而在这其中齐世雄提到给他出主意最多的人就是吴三,那个迪厅的老板!

    看了几页之后赵蔓蕾将日记本放下,然后沉思了起来,因为赵蔓蕾现在已经知道了罪魁祸首是谁,所以她并不怨恨齐世雄了,因为齐世雄也是这件事的受害者,她沉思是因为她好像发现是谁动手打的张幼凡的头部的!

    见赵蔓蕾放下日记不说话,齐世雄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赵蔓蕾抬起头看了一眼齐世雄后又低下了头思考起来,片刻之后赵蔓蕾才再次抬起头说道:“爸,那个楚源手中的证据就是这个吗?”

    “恩!”齐世雄点头道:“是一份视频文件,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的,就是因为这份视频文件,我这几年才处处被楚源压制!”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心里很不好受,突然间,她觉得应该为齐世雄做点什么,所以说道:“爸,你手里有那份视频文件吗?”

    “有,在我电脑里存着呢,我这就给你找!”齐世雄说完,便回到了电脑旁。

    赵蔓蕾知道,现在齐世雄对自己是十分的信任,她也猜的到这日记本齐世雄也许就给自己看过,应该连齐玉都不知道,所以感动的同时赵蔓蕾更加觉得自己应该替齐世雄平反……

    “好了!”赵蔓蕾还在思考的时候,就听齐世雄说了一声,然后赵蔓蕾来到电脑前看起了当年事发时的视频。

    果然,视频中的影响和齐世雄日记中记录的完全吻合,赵蔓蕾也见到当时张幼凡是多么的过分,也见到众人打张幼凡的时候齐世雄的阻拦,视频很短,只有不到两分钟,而最后这是一段音频,见赵蔓蕾看完,齐世雄有点看了一个音频,里面记录着事发这时候齐世雄找人摆平此事的录音。

    “就是这些了!”音频放完以后,齐世雄道。

    赵蔓蕾皱起眉头,想了一下之后看着齐世雄道:“爸,您不觉得是被别人坑了吗?”

    “被坑?”齐世雄道:“我也想过,只不过这视频究和录音究竟是谁录下来的我并不知道,如果知道,我肯定会调查当年的事情的!但调查归调查,可这件事我的责任还是很大的,毕竟当年是我的人出手打了那个年轻人!”

    “我再看看视频!”赵蔓蕾说完,再次点开视频文件,这次视频文件播放的时候赵蔓蕾认真的观察每一个细节,她就是想看看是谁对张幼凡下手最狠,是谁重击了张幼凡的头部,不过因为视频有些模糊,第二遍赵蔓蕾还是没有看出什么蹊跷。

    第二遍结束后赵蔓蕾又看了第三遍,这次赵蔓蕾的目光落在了人群中吴三的身上,虽然吴三当时很隐蔽,躲在人群的后面,但还是露出了一个头,当视频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赵蔓蕾就见吴三的身体一矮,赵蔓蕾赶忙把视频暂停,然后盯着视频中躺在地上的张幼凡看,只见吴三身体变矮的同时,一只脚触碰到了张幼凡的头部,赵蔓蕾再次开始视频,就见吴三的又直起身子,两秒钟后吴三的身子又是一矮,所以赵蔓蕾再次暂停视频,果然,吴三身体矮下来的同时,那只脚又触碰到了张幼凡的头部!

    “蔓蕾,有什么问题吗?”见赵蔓蕾不时的暂停视频,齐世雄问道。

    “爸!”赵蔓蕾没有回到齐世雄的问题,而是看着齐世雄问道:“开一家迪厅需要多少钱?”

    不明白赵蔓蕾为什么有此一问,不过齐世雄还是回答道:“我虽然不是很了解,但起底也要三十多万吧,如果地段好的话甚至需要更多,但这只是场地的钱,还需要打通关系,公安系统也得有人,还得找好领舞小姐和舞男,还需要看场子的,这一套下来最少也得五六十万吧!”

    “那吴三迪厅的那个地地位置和迪厅的大小大约需要多少钱呢?”赵蔓蕾问。

    见赵蔓蕾问的驴唇不对马嘴齐世雄心中更加不解,不过还是说道:“吴三那家迪厅位置挺好,他的那个地方就算是租的话一年怎么也得二十多万吧!”

    “那吴三在您手底下工作了多久了!”赵蔓蕾问。

    “三五年是有了!”齐世雄道。

    “他在爸手底下工作期间一年能赚多少钱?”赵蔓蕾问。

    “我给的比较多,每个月两万!”齐世雄道:“一年怎么也得二十万吧!”

    赵蔓蕾皱了皱眉头之后说道:“就拿吴三在爸身边工作了五年的时间,每年二十万的话,五年就是一百万,他这一百万能开那家迪厅吗?”

    “哪有一百万!”齐世雄道:“吴三虽然挣得多,但是他总在社会上混,花销也多,两万块钱在他手里也就几天的时间而已,他离开齐天集团的时候手里能剩下几千块钱就不错了!”说完,齐世雄有些不解地问道:“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吴三的身上了,你难道是怀疑当年的事情与吴三有关?”

    “我不确定!”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说道:“这件事先不提,我再好好思考一下!”

    “我好像从你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齐世雄道。

    赵蔓蕾笑了笑之后说道:“现在这件事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我想爸以后在董事会的时候可以不用向楚源低头了!”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世雄点了点头说道:“从你刚才的问话中我也察觉出来一丝东西,只是现在我也不敢太确定!所以还是先放一放吧!”

    “恩!”赵蔓蕾道:“我知道爸现在心里只是没有别过来这个劲,如果别过来了肯定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过爸您就算想明白了也不要去做什么,因为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

    “我明白的你的意思,只要能在董事会上不被楚源压制就好了!”齐世雄笑了笑说道:“早知道你能这么快帮我解决问题,这件事我早点告诉你就好了!”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额头冒出一丝冷汗,心说暗道:“你要是早告诉我说不定我早就拿着这证据去告你了,不过还好你是在我知道事情的内幕之后才告诉我的,不然我可就真的对不起您了!”

    见赵蔓蕾不言语而是在思考着什么,齐世雄笑了一下说道:“行了,先别想了,去看看你爸妈回没有回来,齐玉在第一庄定了房间,你爸妈回来后今天我们就出发,咱们两家也好好团聚一下!”

    “好!”赵蔓蕾笑道:“那我先去喊齐玉!”说完,赵蔓蕾便离开的齐世雄的书房。

    马上就要走进他和齐玉卧室的时候赵蔓蕾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拿起电话一看赵蔓蕾见是郑毅打来的,所以接听后说道:“郑部长,这个时间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少夫人!”赵蔓蕾只听正因压低着声音说道:“我得到了一份对梁武不利的证据!”

    听到郑毅的话赵蔓蕾一愣,有些不解地说道:“你怎么得到的!”

    “在电话里面说不明白!”郑毅道:“我只是先告诉您一声,少夫人如果不着急要的话明天我会亲自交到你手上的!”

    “这样,你晚上到天下第一庄,我俩见面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