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你晚上到天下第一庄,我俩见面说!”赵蔓蕾道:“这件事你先不要和别人说,知道吗?”

    “放心吧!”郑毅道。

    挂了郑毅的电话后赵蔓蕾十分的纠结,因为她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梁武,虽然两人相识的时间不久,但梁武对自己的好赵蔓蕾是看在眼里的。如果郑毅得到的证据真可以扳倒梁武的话,赵蔓蕾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给压下来……

    想了一会儿之后赵蔓蕾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当见到齐玉此时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时候赵蔓蕾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然后缓缓走到床边紧盯着睡梦中的齐玉看,她不想说话,也不想喊醒齐玉,就想静静地看着他。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赵蔓蕾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齐玉,而且也离不开齐玉,虽然齐玉平时有些‘傻乎乎’的,但赵蔓蕾知道,齐玉那是演给自己看的,因为齐玉知道自己要强,所以有些时候在自己面前装傻是为了让自己有成就感而已!虽然表面上齐玉给予自己的不多,但是赵蔓蕾心里明镜似的,她知道齐玉是把心给了自己。

    赵蔓蕾就那么一直盯着齐玉看,那一刻,她的心里已经装不下任何人了,只有齐玉。她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会时不时的想起张幼凡,因为自从她知道了那件事情以后就发现自己有些讨厌张幼凡了,赵蔓蕾没想到张幼凡竟然是那样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蔓蕾听到外面传来自己父母和齐世雄说话的声音后赵蔓蕾才缓缓地伸出手轻轻地推了一下齐玉说道:“齐玉,起床啦!”

    “你再看一会儿呗,我很享受被你盯着看的感觉!”齐玉闭着眼睛笑道。

    “啊!”听到齐玉的话以后赵蔓蕾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拿起一旁的抱枕就往齐玉的身上找招呼!

    “坏家伙,你醒了却不告诉我!”赵蔓蕾羞怒道。

    “哈哈!”齐玉并没有躲闪,任凭那柔软的抱枕砸在自己的身体上,然后猛然坐起身将赵蔓蕾抱住,对着赵蔓蕾的脸蛋就亲了过去!

    “不要闹,爸妈他们都在外面的!”赵蔓蕾推开齐玉道。

    “怕什么!”齐玉说完,便欲再次抱住赵蔓蕾,而赵蔓蕾则是赶忙离开!

    ………………

    齐世雄和赵父赵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赵父赵母道:“你们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自从蔓蕾嫁到我们齐家以后为我们齐家做了太多的事情了,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蔓蕾了,所以只能感谢你们二位了!”

    “亲家公客气了!”赵父笑道:“蔓蕾这孩子有的时候脾气倔,只要不给你和齐玉添麻烦我们就放心了!”

    “爸!”这个时候就见赵蔓蕾从楼梯上走下来嘟着嘴说道:“你就不能夸夸我吗?”

    “哈哈!”见到赵蔓蕾的样子,三位老人同时笑了起来,然后就见赵母看着赵蔓蕾的身后说道:“齐玉呢!”

    “我是你女儿诶,你干嘛老想着齐玉!”赵蔓蕾道。

    “臭丫头,你就不能懂点事吗?”

    赵母说话的同时,赵蔓蕾来到赵母身边坐了下来,然后挽着赵母的手问道:“妈,你们今天都去玩什么了!”

    “能有什么好玩的,就是逛逛街!”赵母道:“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明天就回去!”

    “啊!”听到赵母的话以后赵蔓蕾一愣,还没等说话就听齐世雄道:“亲家,你们那么着急回去干嘛,不是都说好了在这过年的吗?”

    “我们两个在乡下生活惯了,冷不丁的来到城市生活还真的不是很习惯!”赵父道:“只要知道蔓蕾好就行,我们也放心了!”

    “可是…..”齐世雄还想说些什么,可却被赵父打断道:“亲家公,我们老两口知道你们的好意,已经心领了,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也不要求别的,只要自己的孩子过的好比什么都强!”

    “哎!”齐世雄叹了一口气之后目光转向赵蔓蕾,那意思是想让赵蔓蕾劝劝赵父赵母。

    可是赵蔓蕾知道自己父母说一不二的脾气,所以想了一下之后看着齐世雄说道:“算了,我爸妈就是这种性格,犯起倔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说完,赵蔓蕾想了想之后看着齐世雄说道:“那明天我就不去公司了,好好陪陪我爸妈行不!”

    “恩,行!”齐世雄点了点头。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之后齐玉才伸着懒腰走下楼,然后看着赵父赵母说道:“爸,妈,让你们久等了!”

    “你这说的是哪里话!”赵母笑道。

    “那我们出发吧,今晚出个团圆饭……”

    ……………………..

    此时的梁武一脸的憔悴躺在家里,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他曾经是多么的相信赵蔓蕾,可没想到这一切的一切赵蔓蕾才是背后的推手,他好后悔,后悔自己被赵蔓蕾迷惑,后悔自己那么相信赵蔓蕾。

    “齐家,赵蔓蕾,你们等着吧,我不会让你们与好果子吃的!”梁武狠狠地攥紧拳头厉声说道。

    …………………..

    赵蔓蕾一家人来到第一庄之后便被带到了第一庄最豪华的包房内,吃饭的同时齐玉知道赵父赵母决定要回老家之后出言挽留了许久也没有挽留成功,所以也就默认了,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赵蔓蕾的电话响起。

    看着来点显示赵蔓蕾接通电话道:“郑部长,你到了!”

    “好!”

    “好!”

    “等着我,我马上出去!”说完,赵蔓蕾便在站起身对着几人说道:“我先出去一下,我约了郑毅谈点科里的事情!”说完,便走了出去。

    见赵蔓蕾离开,齐世雄看着赵父赵母说道:“这就是蔓蕾,自从嫁到我们齐家就没有闲暇过!”

    “忙点好,忙点好!”赵母道:“年轻人不能太懒散了!”赵母说完以后目光转向齐玉问道:“齐玉啊,你和蔓蕾有没有消息呢!”

    齐玉自然知道赵母问的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他平时脸大不在乎这些话题,可是从赵母嘴里说出来齐玉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笑了一下之后说道:“还没呢,现在已工作为重!”

    “工作归工作,但是传宗接代还是最重要的知道吗?”赵母道。

    “呵呵……”齐玉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

    赵蔓蕾走出包房后来到了楼梯口,只见郑毅在那等着自己呢!还没等自己开口说话,郑毅便看见了赵蔓蕾,所以上前看着赵蔓蕾说道:“少夫人,您可算来,刚才我在这里看到了很多齐天的人,我们在这里见面是不是太危险了!”

    “没事!”赵蔓蕾道:“东西带来了吗?”

    “带来了!”说着,郑毅把一个档案袋递给赵蔓蕾。

    赵蔓蕾结果档案袋之后说道:“辛苦了,这件事千万不要和别人说知道吗?”

    “少夫人放心吧!”郑毅道:“得到这份证据我就感觉很烫手,所以我寻思赶紧给您送来吧,放在我那里我怕不安全!”

    “恩,辛苦了,我会找时间感谢你的!”赵蔓蕾道。

    “少夫人客气了,我是怎么得到这份文件的我都在里面写着呢!”郑毅道:“就不和您多说了,一旦一会儿在遇到认识人就不好办了!”

    “好!”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你就辛苦点从楼梯下去,别做电梯了!”

    “好!”郑毅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匆匆走下了楼。

    郑毅离开后一分钟后赵蔓蕾也慢慢地走下楼,然后从楼下坐电梯上来,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观察着楼梯口外的动静,见自己和郑毅没有被盯上之后才回到了包房!

    见赵蔓蕾拿着一个档案袋走了回来之后齐玉问道:“什么东西?”

    “第一总科室人员调换的名单!”赵蔓蕾道:“因为我现在的身份公开,在集团不易和郑毅见面,所以给他约到这里!”

    “哦!”对于赵蔓蕾的话齐玉没有任何怀疑,所以接着说道:“以后第一总科室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交给那个张倩和郑毅就行了!”

    “恩!”

    ……………….

    医院,莫海龙看着手中的那份和法国签订的合同后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对着躺在那里的莫云云说道:“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真的不能再有别的方法了吗?”莫云云皱眉道。

    “没了!”莫海龙苦涩的摇摇头之后说道:“这两天我会想办法把我们的损失降到最少,然后我就会去法院申请破产!”

    听到莫海龙的话以后莫云云沉思了起来,她自然知道飞虹科技现在的处境,也只有申请破产才能最大的挽回他们自己的损失……

    ……………….

    一家人在第一庄吃完饭之后回到了别墅,因为乡下的夜生活不像都市这样频繁,所以赵父赵母回到别墅之后就回房睡觉去了,齐世雄看了会儿电视也回去休息了,只留下赵蔓蕾和齐玉坐在客厅!

    “老婆!”齐世雄离开后,齐玉看着赵蔓蕾轻声说道:“刚才岳母大人给我下达了一个命令,我想我应该好好执行!”

    “什么命令?”赵蔓蕾不解道。

    “岳母大人让我俩赶紧造人,我觉得很有道理…..”齐玉道。

    “讨厌…..”赵蔓蕾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