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齐玉的话以后赵蔓蕾心中的一大块石头也放下了,虽然她自从嫁到齐家以后已经为齐家做了很多的事情,但那都是因为她想在齐玉和齐世雄面前表现,因为表现的越好,她就会越得到齐家父子的认可。

    可现在不同了,她为齐家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还债,因为她知道自己对不起齐家,所以要尽量的去弥补自己对齐玉和齐世雄的亏欠。

    “解决了就好!”赵蔓蕾说道:“解决了你以后也就不用那么纠结了!”

    “你真好!”齐玉傻乎乎的说了一声之后说道:“对了,我舅舅现在也安全了,我们把你出的这个主意告诉了他,他想晚上请我们吃饭以示感谢,我爸说不去,但我想去!”

    “去就去呗!”赵蔓蕾道:“这事儿还要征求我的意见啊!”

    “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怕他到时候又出什么幺蛾子!”齐玉道。

    “没事儿!”赵蔓蕾笑道:“想必经过这件事,你们之间的芥蒂也会消除了,毕竟他是你舅舅,能有什么仇恨呢!”

    “那好吧!”齐玉道:“你现在就来我办公室,我们一起去!”

    “好……”

    ……………….

    酒店包房内就坐着赵蔓蕾、齐玉和许峰三人,气愤有些尴尬,谁也没说话,等到菜上齐了之后许峰才举起手中的酒杯开口道:“多的先不说,这杯酒我先敬你们,谢谢你们不计前嫌帮我们度过这次危机!”说完,许峰便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赵蔓蕾和齐玉对视了一眼后也纷纷举起酒杯,齐玉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而赵蔓蕾这是轻轻地抿了一口。

    放下酒杯后,许峰看着齐玉道:“小玉,你是不是还对你妈有恨意啊!”

    “舅舅为什么要这么问?”听到许峰的话以后,齐玉不解地问道。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叫你妈过来?”许峰道。

    “舅舅!”齐玉想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不叫我妈过来并不是对我妈有恨意,只是有点关于我妈的事情想问问舅舅!”

    “什么事?”许峰想了一会儿之后看着齐玉说道:“你是想问你妈在加拿大的生活还是什么?”

    “这个!”齐玉想了想之后说道:“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直接问您了,我妈她……她是不是精神有些不正常!”

    听到齐玉的话以后许峰还没说什么,赵蔓蕾倒是愣住了,赶忙看着齐玉说道:“你胡说什么?哪里有这么说自己妈的!”

    听到赵蔓蕾的话齐玉无奈的低下头不言语,而许峰则是看了看齐玉之后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见许峰竟然没有否认,赵蔓蕾和齐玉同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就见齐玉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舅舅,难道是真的!”

    许峰想了想之后才继续说道:“我知道了,想必是我被鸿源集团带走的这几天你妈她的表现让你看出来不对了吧!”

    齐玉眉头紧锁,没有开口说话。

    见状,许峰接着说道:“其实这件事你妈不让我说的,可是现在你已经看出来了,我也不想再瞒你了,只是你妈真的不容易啊!”

    “究竟是怎么回事?”齐玉问。

    “当年你妈抛弃你是她的不对,这点就连我也看不过去!”许峰想了想之后说道:“可是当年你妈也是被人给骗了!”

    “被人骗了?”齐玉不解道。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许峰慢慢地回忆起来。

    “当年你妈和你爸结婚的之前心里已经有了别人,可偶然间你妈一时冲动竟然和你爸有过那么一夜,并且还怀了你。你外公是个非常保守的人,所以你妈没敢把这件事告诉你外公,可是又不想把你打掉,更加不能带着身孕去找她的心上人,所以为了顾及你外公的颜面才嫁给了你爸!”

    “你爸当时也不喜欢你妈,可是无奈有了你,为了你你爸才选择和你妈结婚的!结婚之后你妈喜欢过的那个人因为伤心的原因去到了加拿大,而你妈心里也一直没有放下他,所以在生下你之后就和你爸离婚赶往加拿大,当时这件事我们全家都是反对的,可是你妈脾气太倔,我们也只能任由她任性了。你妈本以为到了加拿大之后会和以前的心上人有个圆满的结果,可没想到那个人为了报复你妈当年的背叛把你妈的钱财全部骗走了,并且欠下了一大堆外债!”

    “当时你爸的生意还算不错,所以我知道你妈的这件事之后想求你爸帮帮忙,可是你爸就说了两个字‘不管’,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和你爸出现了隔阂。而你妈因为受到了打击,所以精神状态一直不好,等到我去加拿大找他的时候她已经得了精神分裂症了,为了不让你老爷担心,我就留在加拿大陪你妈治病,虽然最后治的差不多了,但是医生说若是遇到什么打击还会复发的,所以这些年我一直都很小心的照顾着你妈。但是你妈都把她所承受的一切归结到你爸的身上,所以一直想要报复你爸,而我因为你爸不管你妈的事情也有了一丝恨意,所以一直想要把你爸打垮!”

    “你妈的病情好转后我让她回国,她说什么也不回来,说国内没有什么发展,所以就留在了加拿大,而我也陪着你妈在国外打拼了几年学了些东西,然后回到国内成为了鸿源集团的股东,回国之后我一直和你妈计划着怎么把你爸打垮,然后把你抢过来,却没想到被你们给反制了!”

    “因为我被鸿源集团带走,你妈觉得是她害了我,所以可能受到了些刺激,病情有一点复发,不过你不用担心,用不了多久就会好起来的!”

    许峰说完,看着一脸惊讶的齐玉苦笑道:“事情的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所以这件事你们也不要怪你妈,要怪就怪我好了!”

    齐玉看着苦笑的许峰齐玉脸色有些难看,然后才继续说道:“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只是听到舅舅的话以后我这心里有些不好受!”

    “其实无论怎样我和你妈都希望你过的好!”说完,许峰目光转向赵蔓蕾说道:“我听齐玉说了,这件事能这么快的解决都是你想到的主意,我现在也不知道用什么来感谢你,只能请你喝齐玉吃顿饭聊表心意了!”

    “舅舅说的哪里话,这都是外甥媳妇应该做的!”赵蔓蕾不好意思的说道。

    “恩!”许峰点了点头后看着齐玉道:“小玉啊,蔓蕾是个好妻子,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啊!”

    “恩,放心吧!”齐玉说完,微笑着看了赵蔓蕾一眼之后目光再次转向许峰道:“对了,我和我爸会从我们自己手中抽出鸿源集团和西尔玛控股公司的一些股份分别给你和我妈的,无论怎么说你们以后也要生活的!”

    “啊!”许峰一愣,惊讶的看着齐玉,他没想到齐玉会说出这样的话。那股份是什么,那可是钱啊,许峰没想到齐世雄和齐玉会如此大度。

    “您也不要惊讶!”齐玉道:“这也是蔓蕾的意见,因为我觉得蔓蕾说的对,无论如何我们都有着血缘关系,所以舅舅也不要拒绝!”

    ………………….

    赵蔓蕾和齐玉回到别墅后没见到齐世雄,问石阿姨齐世雄去哪了,石阿姨说他也不知道,所以齐玉拨通的齐世雄的电话!

    “爸,你在哪呢!”电话接通后,齐玉问道。

    “我在公司!”齐世雄道:“你们回家了?”

    “恩!”齐玉道:“您这么晚了还去公司干什么?”

    “你也过来吧!”齐世雄道:“出事了!”

    “啊!”齐玉一愣,不解的说道:“是鸿源集团和西尔玛出问题了?”

    “不是!”齐世雄道:“你来了就知道了,对了,把蔓蕾也带来,也许蔓蕾能给点好的建议!”

    “好!”齐玉说了一声好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赵蔓蕾一脸不解的问道。

    “不知道!”齐玉道:“爸说出事了,可又不说出了什么事,但我从他的语气中听的出来这件事应该不简单!”

    “那赶紧去啊!”赵蔓蕾道:“我也跟你一起去!”

    “就算你不说我也要带你去的!”齐玉道。

    说完,两人便匆匆的离开了别墅。

    ……………….

    齐世雄办公室内。此时齐世雄坐在那里抽着烟,眉头紧蹙,时不时的会叹一下气,少许之后就见齐世雄的秘书走了进来看着齐世雄说道:“总裁,已经联系了所有的董事了!”

    “恩,你先出去吧!”齐世雄吸了一口烟。

    齐世雄的秘书走出办公室以后,齐世雄把手中快要燃尽的烟掐灭,然后又拿起了一根点燃,同时开口自语道:“蔓蕾啊蔓蕾,你已经提醒过我不止一次两次了,我怎么就没有往心里去呢!”

    赵蔓蕾和齐玉来到集团之后发现有董事会的几名股东也匆匆赶到,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便向着齐世雄的办公室方向走去,敲了敲门走进办公室的瞬间就见齐世雄的办公室烟雾缭绕,两人眉头同时皱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