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世雄平时很少吸烟,只要是一吸烟就是证明遇到了很难解决的问题,这点赵蔓蕾和齐玉都是知道的,而上次金融战的时候多么的危险齐世雄都没有吸过烟,所以此时见到这样的场景两人知道这次的事情绝不简单。

    赵蔓蕾和齐玉对视了一眼之后齐玉率先走进了齐世雄的办公室,而赵蔓蕾紧随其后,当见到齐世雄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都满了之后两人纷纷皱起眉头,然后就听齐玉说道:“爸,你别抽了!”说完,上前夺过齐世雄正要往嘴里放的烟。

    烟被夺走以后齐世雄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将目光转向赵蔓蕾道:“蔓蕾啊,都是我不好,我当初就应该听你的,也不至于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

    “嗯?”赵蔓蕾一愣,走上前不解的看着齐世雄说道:“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哎!”齐世雄道:“莫家翻身了!”

    “什么!”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和齐玉大惊,然后就听齐玉惊声说道:“怎么可能,莫家不是已经宣布破产了吗?”

    “是啊!”齐世雄道:“可是不知道莫海龙是从哪里弄来的资金,竟然将以前的帐全部给填补上了,并且对齐天发起攻击!”

    “这……”齐玉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之后说道:“他们发起反击无非就是收购我们齐天的股份,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没错,可是梁武竟然带领着几名股东投奔了莫海龙,而梁武他们知道太多齐天机密,如果给透露出去我们能有好吗?”说完,齐世雄狠狠地拍了一下办公桌之后继续说道:“其实这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可是莫海龙那混蛋竟然将齐天告上了法庭,说我们商业欺诈!如果梁武从中作梗,我们这个商业欺诈的罪名可就着实了啊!”

    “可我们并没有做过商业欺诈的事情啊!”齐玉道。

    “是没做过,可是就怕梁武从中作梗,那我们可就栽了啊!”齐世雄道。

    “爸!”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就算事情在危急也没有身体重要,况且办法都是想的,怎么也会解决的!”

    “所以我让齐玉带你过来,想要问问你的意见!”齐世雄道。

    “现在要做的就是查清楚莫家的资金来源!”赵蔓蕾道:“如果知道了对方的资金来源,也许还会有办法解决的!”

    “恩!”齐世雄道:“我已经让秘书去查了,应该一会儿就能查到了吧!”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齐玉道。

    “我已经通知开董事会了,所以一会儿在董事会上商量吧!”齐世雄道。

    “恩……”齐玉点了点头。

    ………………….

    莫云云和巴蒂斯特在法国登记之后莫海龙便收到了十亿元的转账,而莫云云也遵照约定给巴蒂斯特写了一份借款合同,虽然巴蒂斯特给撕毁了,但莫云云还是倔强的妖还了这笔钱,对于莫云云的做法巴蒂斯特的父母十分赞赏,所以二话不说,又给了了莫海龙五亿!

    本来十亿就可以解救飞虹科技与水火之中了,可这多出的五亿直接让莫海龙生出了报复之心。打听到齐家和梁武生出了仇恨,所以直接花大价钱买通了梁武,让梁武和自己同一战线,他的这一招直接令齐天陷入危局……

    …………………

    齐天董事会的人除了梁武和那几个背叛齐天的人没到场以为,其他人都到齐了,齐世雄三人刚刚坐下,齐世雄的秘书就过来对齐世雄小声的说了几句什么,齐世雄听完眉头紧锁,然后对着齐玉说道:“莫家的金主已经找到了,是法国的一个珠宝商!”

    “他是怎么联系到的!”齐玉皱眉道。

    “因为莫云云答应嫁给了那珠宝商的儿子,所以那珠宝商才同意出资拯救飞虹科技!”齐世雄道。

    “嘶……”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不禁倒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么说的话想要从对方金主那边做文章是不可能的了!”

    “恩!”齐世雄说道:“你先考虑一下,我和蔓蕾说说!”

    “恩!”齐玉点了点头,而后齐世雄的目光转向赵蔓蕾,把事情给赵蔓蕾说了一遍。

    赵蔓蕾听完也是皱了皱眉,沉思了片刻之后才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就不能从莫家下手了,为了齐天的安危,就必须要在梁武身上下手!”

    “可是都这个时候了想要扳倒梁武很难!”齐世雄道。

    赵蔓蕾想了想之后说道:“爸,我去趟你办公室,你们先开会,我一会儿就回来!”

    听到蔓蕾说要回办公室,齐世雄并没有问赵蔓蕾要做什么,只是点了一下头之后说道:“去吧,不用着急!”

    赵蔓蕾点了一下头之后便起身离开,见赵蔓蕾离开,齐玉问齐世雄,蔓蕾干嘛去了!

    “我没问!”齐世雄道:“先开会吧!”

    “恩!”齐玉点了一下头后看着底下的众人说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就开会………”

    ………………

    赵蔓蕾离开会议室后直接奔齐世雄的办公室走去,因为她的包放在了齐世雄的办公室中,而包中则是有着梁武犯罪的证据!

    因为觉得对不起梁武,所以赵蔓蕾从郑毅手中得到梁武的这份证据的时候就没想将其曝光,可是事到如今她不得不将这份证据曝光,毕竟在赵蔓蕾的心里她觉得更加对不起齐家父子,所以她要把自己手中的这份梁武的证据交出去,能帮助齐天解决多少困难就解决多少,总比什么也不做强!

    还好赵蔓蕾怕被齐玉看到这份证据,所以一直放在包里,不然若是放到家里还要回去取。来到齐世雄的办公室后赵蔓蕾拿起包就要向外走,可能是觉得办公室里的烟味比较浓,所以赵蔓蕾来到窗边将窗打开,可就在打开窗的瞬间,一阵微风吹了进来,将齐世雄办公桌上的文件吹得散落在地上,赵蔓蕾赶忙上前将其捡起,可却发现了一掌白纸上写着自己的名字,赵蔓蕾愣了一下之后认真的阅读起来,赵蔓蕾是越看越心惊,等将纸上的文字看完后赵蔓蕾又拿起那些文件看了起来……

    ……………………

    将文件放回原处后,赵蔓蕾咬着嘴唇轻声自语道:“爸,真没想到你会如此待我,既然这样,那就让我赵蔓蕾替你们扛下这件事,也算是对我做的错事有个交代!”说完,赵蔓蕾便匆匆离开办公室!

    此时会议室内正在研讨这么对付飞虹科技的事情,对此楚源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因为梁武是他的人,他虽然不希望梁武投靠莫海龙,但更不希望齐家父子在这个会议上将梁武拿下,毕竟有梁武的存在自己还可以和齐家父子好好斗上一斗!

    就在这个时候赵蔓蕾拎着包走了进来,回到座位后赵蔓蕾直接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齐世雄的秘书说道:“把这份附件复印出来,然后分发给各位股东!”

    齐世雄的秘书答应了一声之后便拿着赵蔓蕾给的文件走了出去,而后赵蔓蕾看着众人说道:“虽然不知道大家商议道什么地方了,但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关系到齐天的未来,所以请大家听我说完!”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赵蔓蕾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而齐家父子就更加不知道了,只是不解的看着赵蔓蕾!

    赵蔓蕾笑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想必大家也知道莫海龙到法院告我们齐天商业欺诈吧!”说完,赵蔓蕾目光对着在座的众人绕了一圈。

    听到赵蔓蕾的这番话,楚源冷笑道:“我觉得少夫人这句话说得不对,莫海龙到法院告的不是我们齐天,而是总裁和董事长,所以你不要混淆视听!”

    赵蔓蕾笑了笑说道:“楚董事说的极是,不过这件事我要想大家澄清一下,涉嫌商业欺诈的不是总裁,而是我,这里所有的罪状我都会承认!”

    “什么!”听完赵蔓蕾的话以后,在座的众人皆是一愣,然后一脸惊讶的看着赵蔓蕾。

    而齐玉和齐世雄却是有些傻了,他们不明白赵蔓蕾为什么会如此说!

    不等众人说话,赵蔓蕾继续开口说道:“这个问题先不说,下面来说说我手中这百分之十的股份的事情!”说完,赵蔓蕾从包中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继续说道:“只是股权转让协议,我已经无偿将我持有的齐天所有的股份转让给齐玉,所以我现在已经不是齐天的董事了!”

    赵蔓蕾的这番话就像晴天霹雳一般,齐玉和齐世雄直接傻掉了,两人不明白赵蔓蕾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有!”赵蔓蕾接着说道:“毕竟也做过一段时间监事会的成员,所以在座的各位我都有仔细调查过,大家都有一些问题,这里我就不同大家详细说了,我会把这些证据全部都交给总裁和董事长保管,相信总裁和董事长念在各位这么多年来的辛劳并不会过多的追究,所以请大家好自为之!”

    “蔓蕾,你……”齐玉皱着眉头看着赵蔓蕾刚欲说话,就见齐世雄的秘书拿着一摞复印件走了进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