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我叫徐云,果果新认的干爹。”徐云白天听周围人谈过阮清霜的事情,如果阮清霜有这么厉害的朋友,那吕宝早就不敢上门纠缠了,所以他判定这冷艳美女极有可能是和果果认识。

    “你?”冷艳美女语气有着一丝嘲讽和不屑。

    “嘿嘿,是不是觉得很搭啊?”徐云说着朝冷艳美女眨了眨眼,“我看你应该是受了内伤吧,需要帮助不?内伤,咱还是能治治呢。”

    “哼!”冷艳美女冷哼了声,一股肃杀气息从她那缭绕着仙佛之气的娇躯内猛然爆发而出,“如果不想死,就管紧自己的舌头!”

    “死?谁不怕死哟,不过,如果你这内伤再拖着不治的话,肯定会比我挂得早……”徐云嘿嘿笑了笑,“说说吧,你和果果是什么关系。”

    “哼!”冷艳美女再次冷哼一声,转身间脚下连踏精妙步法,身影似箭般朝着远处掠去。

    “想跑?”徐云纵身追了过去。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犹如夜色抹过的两道寒光!瞬间奔离药膳馆!

    一个穿着时髦贵气的纨绔青年走出不远处的酒吧,怀里抱着一位灌醉了的齐臀小短裙,心里正琢磨着要去什么宾馆开房呢,只觉的一阵凌厉冷风划过耳边,两道黑影瞬间闪过眼前便无影无踪!

    青年惊的张大了嘴巴,猛用双手搓搓眼睛,再次环顾四周,却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他忍不住心疑惑,今儿为了搞定这妞儿,自己可没喝多少呀!

    时髦青年脑袋一懵,忍不住脚下就软了,一屁股蹲倒在地,惊呼一声:“哎呀妈!我见鬼了!”

    眨眼的功夫两人已经奔出千米之外,冷艳美女突然收气,脚尖点地,身柔如水,瞬间停住脚步!

    徐云也不含糊,气压丹田,一脚千斤坠地,万变犹定,神闲气静的依然站在这冷美人面前。

    “你到底是谁?”冷艳美女脸上依就如冰霜,但语气里却有着一丝惊诧的味道。

    “呵呵,一个被出卖的可怜虫而已……”徐云说起自己来,脸上闪过一抹苦涩,但又闪瞬即逝:“还是说说你吧,你和果果到底是什么关系?不用想跑,你跑不过我。”

    “出卖?”冷艳美女秀眉微蹙,目光凌厉地盯着徐云,过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果果,替我照顾好她,等我伤好了,自会接她走。”

    “我是果果的干爹,照顾她是必须滴,不过你说接走她就接走,这不太合适吧?”徐云笑眯眯说道:“我可连你是谁还不知道呢。”

    “你真想知道我是谁?”冷艳美女的孤傲是发自骨子里的。

    “废话,老子要不想知道,闲着蛋疼跟你玩马拉松狂飙啊?”徐云在心里暗骂一通,嘴上却道:“当然。”

    “仇妍!”

    “咦,这名怎么听着有点熟呢?仇妍……仇……妍!”徐云嘴里念叨了几遍,突然脸色一变,惊道:“暴力狐尊仇妍?”

    嘶~徐云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下有些暗道侥幸。

    暴力狐尊仇妍的名头,在地下世界提起来,能让无数高手为之胆寒!

    当年冯千岁一统苏杭省地下世界,暴力狐尊功不可没,惨死在她那把龙渊软剑手的高手少说也有上百人!甚至很多人说,若不是巨枭冯明国当年因缘得到仇妍相助,也绝对不可能一统龙蛇混杂的苏杭地下世界!

    暴力狐尊仇妍绝对是地下世界的高手!而且还是高手的高手!

    但苏杭省地下世界前不久刚完成了一次大洗牌,苏杭巨枭冯千岁被清洗,而之后暴力狐尊仇妍也跟冯家小公主不明下落,杳无音讯。

    徐云怎么也想不到暴力狐尊仇妍会出现在河东市汇区这么幽静的地方,说出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

    想到这里,徐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忍不住长大了嘴巴,惊诧道:“果果……不会是姓冯吧?”

    “你知道的还挺多。”仇妍目光警惕的射在徐云身上!

    眼前的男人形象堪称不修边幅到了极致,一脸吊儿郎当,一身建筑工地搬砖小工的打扮,身板也是跟魁梧、彪悍毫不沾边!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居然知道所谓地下世界,紧紧凭借这一点,仇妍就能断定徐云绝对没有看到的那么普通。

    徐云有些哭笑不得,想不到自己的干女儿居然有如此大的来头,那也就不怪她如此妖孽了。冯千岁的宝贝孙女,那可是苏杭地下世界名副其实的地下小公主!

    “果果的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知道的越多,就越容易死!”仇妍对徐云冷冷道,虽然徐云能追得上她让她很惊诧,但她毕竟受了严重内伤,以现在功力根本无法抵挡住一个二流高手的全力扑杀。

    这也是仇妍为何做出现在这种选择的原因,如果她把果果带在身边的话,追击目标实在太大,现在果果安身在药膳馆,她也能得以喘息好好疗伤。

    只有她伤势痊愈,她才有把握对付那条疯狗,才有把握保护果果的安全。

    徐云深呼一口气,这年头可真不太平,原本以为离开那里就能轻松过几年,却不成想又碰上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怎么说我也是果果干爹,有什么麻烦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徐云刚开口就看到仇妍表情提起的警惕,又补充一句:“如果你相信我。”

    “我凭什么信你?”仇妍不会轻信任何一个人,在她的世界里,信任就像一条毒蛇,会有可能在任何时候吐出口毒信!置人于死地!

    这个世界能让她信任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不知所踪的千岁冯国明,一个是药膳馆里的小妖孽果果。

    仇妍并非贪生怕死之辈,怕死也不会成为名震地下世界的暴力狐尊,她若独身一人毫无所谓生死,但为了果果,她绝不准许自己死掉。

    徐云微微一笑:“你所受内伤早已损心伤肺催肝肠,最多天后便会神离精失意恍惚。如果再不及时调理五行之气阴阳之衡……我想你应该知道任督二脉齐逆的后果。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仇妍彻底震惊,徐云一句话点破了她现在最担心的事情!能看透这一点,说明徐云真的是个医术非凡的家伙。

    见仇妍不再言语,徐云继续道:“你没有选择,如果你不想信我,我敢保证一周之后你会死得很惨。”

    “趟这趟浑水。”仇妍的声音依然阴冷凌厉:“难道你就不怕死吗!”

    “没办法啊,谁让咱认了果果这干女儿呢。”徐云耸耸肩膀,倒是显得一身轻松的样子。

    仇妍轻咬了一下朱唇,泛出微微血印:“我知道你实力不弱,但跟追杀我和果果的人比起来却……”

    “却什么?”徐云咧嘴一笑,毫无压力道:“却帅了很多?”

    “哼。”仇妍自嘲的冷哼一声,表情略显不屑:“恐怕你在准一流的高手面前连提鞋都不配。”

    准一流的高手!?徐云果然愣了一下,准一流的高手是什么概念他心里很清楚。

    他所在的地方准一流高手倒是有一些,但每一个都是惊世珍宝般的存在。

    难道真应了那句高手在民间?都混地下世界了?

    地下世界何时居然变得如此精彩纷呈了?

    看到徐云的表情,仇妍到也没什么失落可言,毕竟她原本就没指望过任何人的帮助!

    “那个准一流的高手是谁?”徐云把目光投向仇妍,以仇妍未受伤之前的实力,那恐怕也是准一流高手的级别吧?

    仇妍冷若冰霜的站在徐云面前,朱唇微起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徐云追问:“就算是阿猫阿狗也有个名儿吧?”

    仇妍目无表情反问一声:“你真想知道?”

    “想啊!”

    “真的?”

    徐云感觉自己的有种被耍着玩的感觉,翻了白眼,“爱说不说吧!”

    仇妍的眼神里露出一抹不屑的冷嘲,看样子徐云也只不过是嘴巴上说说而已,如果真的让他为果果拼命,恐怕他也做不到。当然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仇妍可不认为所有人都会向自己一样,可以为果果拼命。

    “店里招服务员,月薪一千,包吃包住包疗伤。”徐云扬了下眉毛:“如果有兴趣,到店里来报道,我们随时欢迎。”

    仇妍冷傲的身体第一次在跟徐云的对话放松了警惕,她考虑了一下,却也没开口说什么。

    “不要再跟着我,不然有你好看!”仇妍说完突然转身,脚下轻点离地闪身离去。

    徐云这次没有再追,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这个女人有点意思,受了那么重的伤,暴脾气傲骨依就不失,不愧名头后面加了一个“尊”字,的确有让人尊重的实力。

    徐云回到住所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草草冲了个澡后,回到床上盘膝而坐。

    双手平摊于膝,按照一直修炼的内功心法吸呐吐息,节奏不缓不慢。

    师傅让徐云每天坚持呼吸吐纳,清理心肺的浊气,保持体内清气长存。这是为了让徐云尽快调整经络,使他能尽早的摆脱掉心魔的笼罩。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