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龙的死让徐云心魔大增,师傅当时就告诉过徐云,如果心魔不除,他就永远只能停留在一流高手的行列,不可能再提一个境界。

    但徐云每日都会按照师傅亲授的呼吸吐纳方法调节自己的心境,但内心心魔却一直没有消磨的表现。

    可今天经过跟暴力狐尊仇妍的一番追逐,徐云竟然隐约感觉到心魔有了一丝松动似的。

    虽然这种感觉转身即逝,但却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那个并不靠谱的想法——难道真得找一个实力差不多的高手干上一架,让心魔彻底爆发出来?

    离开那里之前他就提出过这个想法,结果却被师傅骂了个狗血淋头,说这种不靠谱的鬼办法也就只有他这混蛋能想得出来!

    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徐云每天呼吸吐纳,却一直没能感觉打磨心魔,所以多少都会有些不耐烦的情绪,而他之前那个不靠谱的想法也就很适时的冒了出来。

    徐云叹一口气,他还真想不到,华夏地下世界这次大洗牌居然如此浩荡,连冯明国这泰山北斗级别的巨枭都难逃一劫,看来这场地下阴谋的策划者绝对是个深不可测的老狐狸。

    徐云也真没想到果果居然是冯千岁唯一的宝贝孙女,呵,冯家千金那也绝对是名撼苏杭地下世界的小魔女啊。

    又有谁敢相信徐云竟然会认下这么一个身价千金的宝贝女儿呢?

    “算了,不想了。”徐云摇摇头,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若是迟到了,搞不好会被果果扣半个月的工钱。

    徐云起了个大早直接来到药膳馆,阮清霜正在拖地,果果也拿着快抹布翘着脚尖擦桌子呢。

    “爸爸,你自己说都几点了?”果果一本正经的指了指手腕上的正版迪士尼米奇电子表:“早起的鸟才有虫吃。”

    擦!这丫头……

    徐云一把将果果抱起来放在前台桌子上,直接挠向痒痒肉:“早起的虫还被鸟吃呢!”

    “咯咯咯……”果果笑的格外爽朗。

    阮清霜对果果着实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无奈道:“果果,快别闹了,别打扰徐云叔叔去厨房备料,你不能捣乱哦。”

    徐云听到阮清霜也默认了自己的称呼,心情大好:“好了,果果去帮妈妈擦桌子,干爹这就去干活。”

    “嗯,多长点眼力劲儿!跟老板打工,眼里不能没活儿。”果果背起小手彼有一副小老板的威严,压低声音道:“想泡妈妈就勤快点。”

    “果果!”阮清霜俏脸微红瞪了一眼。

    徐云对此也只能干笑一声呵呵……

    一到午饭点儿,药膳馆情理之却意料之外的来了很多顾客。

    那场面真叫一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前来吃饭的客人是里层外层!

    果果兴奋起来直接站在前台椅子上,拿着计算机不断地晃动着胖乎乎的小手,跟招财猫似的:“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请拿号点餐!这里结账!”

    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会计压阵,来到药膳馆的人忍不住都会多加一道菜。几个漂亮的女人纷纷忍不住伸手捏一捏果果粉嘟嘟的小脸蛋。

    “为了赚钱只能出卖一下自己如此美艳的脸蛋了。”果果心里虽然不太乐意,但却也没说什么,笑脸相迎,就跟一朵花似的。

    阮清霜觉得眼前一切就像做梦似的,药膳馆经营的这段时间一直都不温不火,虽说不至于赔本关门,但也仅仅是勉强维持生计而已。

    经过徐云妙手调配,阮清霜原本就以保健养生闻名的祖传秘方更加容易被人接受了,消除了药的味道,甚至连孩子都喜欢,这一点果果深有感触。

    尤其是徐云做的花旗参石斛瘦肉汤,彻底掩住了石斛特殊的胶味,原本并不受欢迎的石斛烫居然成了点击率最高的一道益气生津烫,客人们称赞不绝!

    “老李,当年你老爷不是皇宫里给皇上做饭的御厨吗,这东西你懂,你来评评呀?”一六十多岁老大爷期待的问着身旁老伙计李大个子。

    “这味儿那真是绝了!”老李频频点头,不停称赞,“想不到这厨师还有能抑制药味道的本事!要知道,这可是多少御厨一辈子都没掌握的手艺呀!”

    多数年轻人听到两个老人言语,更是期待一尝比御厨都牛的猛人,做出的药膳到底什么味道!

    阮清霜暗自惊叹,果果还真是个幸运星,居然给自己招了个这么好的厨师,而且工资还如此低。

    果果数钱数的手都抽筋了,但她仍然乐此不彼。一双小手在计算器上敲的噼里啪啦,而且头脑清晰的很,有条不紊,一笔帐都没有记错。

    药膳馆的生意火爆,遭到众人围观传话,很快就被窝在临街网吧里的吕宝听到了。吕宝这哪还能坐得住,直接就溜到了药膳馆,没想到生意好的确实让人咋舌。

    果果把零零整整的钞票塞入抽屉的时候,眼尖的吕宝瞬间就发现了,他一矮身体悄无声息的钻入前台。

    发觉危险的果果瞬间转过头,就见吕宝那还未消肿的脸上挂着一抹奸笑,不以为然的看着自己。

    吕宝可没把果果当回事儿:“小美女,外面有人找你呢,出去玩会吧,这交给叔叔看着就行。”

    “切,你骗岁小孩呢吧?”果果岂是一般顽童?怎么可能言两语骗得了果果,果果还一脸厌恶道:“少给我攀亲戚拉关系,本小姐不吃这一套。”

    吕宝担心阮清霜忙碌完会发现他,见果果不上当便狠狠瞪她一眼,吓唬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卖到山沟里给人做童养媳?!你个小东西……”

    “爸爸!”果果才不吃这一套,扯开稚嫩的嗓子就是一声。

    吕宝还没回过神儿来,一个人影就耸在自己身前,他定睛一看,瞳孔瞬间因恐惧放大一倍:“亲……亲哥……”

    徐云干净利索起脚,带着凌厉寒风直接踹吕宝小腹!

    吕宝腹下剧痛缩成一团!整个人直接飞出前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胃里的酸水都快吐出来了!

    “你这人属陀螺的吧?就那么欠抽?”徐云扬了扬手大勺:“吓唬小孩,挺有出息啊?”

    很多客人都闻声投来鄙视目光,阮清霜也被这动静吸引过来,看到地上的吕宝,不禁蹙眉怒喝一声:“你来干什么!滚!”

    “等着让我送送你呀?”徐云懒得脏手。

    吕宝额头直冒冷汗,听到徐云发话,如同得了特赦令,点头哈腰捂着肚子跑了出去,心里虽然恨的咬牙切齿,却也不敢多放半个屁字。

    “不愧是我爸爸!”果果嘻嘻笑一声,突然却抬鼻嗅了一下:“呃……什么味道?”

    徐云也问道了那股糊味,顿时眉头一皱,擦!锅还在火上呢!

    ……

    虽说是出了点小插曲,但并未影响到药膳馆的生意,一午下来两、百的客流量,收入相当客观!

    “千百六十八!”果果得意洋洋的扭着小屁股,晃着手那有零有整的一叠钞票和账本。发财了,她终于在清霜妈妈的脸上看到了轻松地笑容。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果果兴奋的事情吗?

    阮清霜前所未有的心感一阵安慰,以往店里一天的营业额也就两百块,去掉成本后的纯利润就所剩无几了,而今天一午紧紧两个小时的营业额居然突破千大关!

    徐云脱了围裙走出厨房,一脸灿烂:“霜姐,你这祖传的药膳还真挺受欢迎呀。”

    “我真不敢相信生意会这么好!”阮清霜显然并不知道这一切都归功于徐云安排的宣传,“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也会像今天这样呢?”

    “当然啊,越来越好是必须滴。”徐云微微一笑:“说不定过个上五个月,咱就能开一家更大的药膳馆呢。”

    “真的?今天辛苦你了!”阮清霜有些得意忘形,居然鬼斧神差的上前一步,在徐云面颊亲了一口!

    当然,这种举动之后她自己也倍感唐突,脸颊到耳根瞬间绯红,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个男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呢。

    可是刚才就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让阮清霜完全不受控制的做出了如此疯狂举动。

    难道是因为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太多的改变吗?

    徐云哪经过这阵势,以前每天都是跟一群汗味永远洗不净的老爷们儿厮混一起,怎么可能体会女人的温柔。刚才阮清霜这温润一吻让徐云身躯一震,差点缴枪呀!

    这可比彩票还爽啊!

    “给我一个吻呀可以不可以~吻在我的脸上留个爱标记!”果果看到之后马上哼哼唧唧的唱了起来:“给我一个吻可以不可以~吻在我的心上让我想念你~”

    阮清霜闻言迅速跑回前台,脸上绯红还没消失,便狠狠在果果额头亲了一下:“这下你满意了吧?”

    “完全比不上亲爸爸时候那么温柔。”果果表示非常不公平。

    阮清霜眯起眼睛看着果果,带着满脸羞红,却不苟言笑的对果果道:“那果果跟妈妈上楼吧,妈妈好好让你温柔温柔……”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