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一听是药膳馆出的事情,当仁不让的再次骑警车赶了过来,然后非常专业的勘察了现场,收集了现场遗留下来的一些证据。

    “清霜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小偷逍遥法外。”秦婉儿对自己的破案能力似乎很有信心。

    果果一把鼻涕一抹泪的也终于能停下来了。

    “婉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阮清霜拉着秦婉儿的手,柔声细语道。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的义务就是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秦婉儿这话说的到是很有原则,说着,她又扭头看了看徐云:“我会尽全力,保证一周内破案。”

    徐云忍不住惊呼一声:“这还用一周?我给你点线索,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四狼帮的人打击报复,就一定是那个赖着清霜给他当嫂子的吕宝做的,你只要抓住那人一问即可。”

    “你是警察还是我是警察啊?”秦婉儿当然不服气,她在警校的时候就一直都是班级的佼佼者,现在到派出所也依然是:“如何破案我自有分寸,不用你来教我。你那些只是猜测,根本禁不起推敲。”

    徐云见秦婉儿如此自信,不知为何却想到了那个在任务出卖了他们的高级警监,他不屑轻笑一声:“有分寸?那就一天内破案给我看看呗。”

    “你激我?”秦婉儿一瞪眼:“徐云,有本事你一天给我破案看看!”

    “行啊,赌点什么?”徐云一口就应了下来,“没彩头可没什么意思。”

    “你说赌什么就赌什么!”秦婉儿哪容心一个退伍兵挑衅,当场就一口答应下来。

    徐云看着秦婉儿,忍不住再次给她机会:“不后悔?”

    “谁后悔谁就是小狗王八蛋!”秦婉儿依然是自信满满:“你若输了,就给我做线人!我若安**去帮我做什么,你不能拒绝!”

    秦婉儿对徐云还是挺好奇,如此好的身手在小饭店做厨师有些大材小用。

    “你若输了就每天下班到药膳馆给我打杂!我让你刷盘子你就不能洗碗!”徐云挑了两下眉毛挑衅着。

    “成交!”秦婉儿半分犹豫都没有!

    阮清霜无奈的看着这两个家伙,怎么斗起气来跟小孩子似的,这又不是玩儿过家家呀。

    “妈妈,不好了。”果果一本正经的对阮清霜道:“我看爸爸这明显就是要红杏出墙了!”

    呃……阮清霜决定还是不要理会果果的好!

    秦婉儿气哼哼的离开了药膳馆,徐云也起身要走。

    “你不会是真要去找吕宝吧?”阮清霜不禁有些担心了,虽然说吕宝威胁不到徐云,但若是吕宝跟四狼帮的人混在一起,她还是担心徐云会吃亏。

    徐云耸耸肩膀:“厨房都快空了,晚上总不能给客人做红烧空气吧?我是怕你赚不到钱就没法给我开工资,先出去买点菜今晚上应急用。”

    “爸爸,我也去!”果果说着就跟了出来。

    徐云摇摇手指,低声对果果道:“果果,你在店里陪妈妈,干爹要先去找做玻璃的来给咱做块玻璃,不然晚上就漏风了。一会儿做玻璃的人来了,我就指望果果长心眼儿替干爹看着了。”

    果果一听也有道理,现在妈妈不开心,肯定做什么也没心情:“保证完成任务!”

    徐云这才放心离开,找了人来做玻璃,然后去菜市场买了足够多的青菜肉食,冰柜肯定又能补给满了。而且他还去药店买了一些已经所剩无几的当归,草石,石斛等等。还买了些土茯苓,准备给客人熬制免费的土茯苓绿豆汤解暑。

    一切都采购好,徐云才回到店里。而店里的玻璃已经安装好了,给了百块的加急费,这工人干活就是干的块,而且还非常仔细呢。

    “爸爸,你怎么买那么多东西?!”果果眼尖,看到徐云后就赶紧迎了出来。

    “以后药膳馆生意越来越好,多备些东西总没有坏处。”徐云说着掏出一个可爱小发夹:“送给果果的。”

    果果大喜,下午店里被盗的阴霾一扫而空:“爸爸真好!我一定帮你在妈妈面前说好话,你放心吧,我会助你泡上妈妈的!”

    徐云真想给这小丫头跪了,怕她再出惊语,徐云赶紧回到厨房准备,晚饭点可是马上就到了呀。

    “妈妈。”果果可不是白拿东西不干活,既然收了徐云送的发夹,那就要帮人办事儿:“你觉得干爹好不好?是不是可以让他转正了呀?”

    阮清霜看着徐云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心的感激哪能用语言来形容?这是她认识的男人唯一一个她认可的人。

    当然,也有很多男人都对她殷勤的很,可阮清霜知道那些人的目的无非就是要跟她上床,她是干净人家的孩子,当然要做干净的女人,多少男人的援助阮清霜连看都不看就拒绝了。

    而徐云不一样,从昨天他帮她赶走吕宝的时候,阮清霜就认定了徐云是个给人安全感的人,虽然他看似吊儿郎当不务正业,但他的目光里却丝毫没有杂念,很纯净。

    不知为何,一丝复杂难言的情愫在阮清霜心底泛起,绯红居然悄无声息的在耳后慢慢爬出。

    果果这才发现妈妈根本没有听她说话,而是看着厨房里徐云的身影发呆,而且还发呆发到脸红。

    “唉,女人一旦陷进去,总是那么难以自拔。”果果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然后摇头回到前台。

    不一会儿陆陆续续的客人便走了进来,药膳馆的生意依然火爆,虽说不及午那般排长龙,却也是人满为患。阮清霜也逐渐在盗窃事件的阴霾走了出来,全心力的投奔到工作当。

    晚上又是个小时的忙碌。果果这次可不敢再大意,把收到的钱全部放进身上背着的小腰包里,而且还特别警惕每一个看她腰包的人。

    “辛苦你了。”阮清霜对徐云已经是大恩不言谢了,或许徐云并不知道,如果他今天不去买药材和食物的话,她也已经拿不出钱大批量购置药材食物了。

    徐云把围裙一脱:“今天我有点累了,就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爸爸,你就住在这里吧。”果果抱着一盒酸奶,吃的满嘴都是:“今天都有人砸窗户了,我和妈妈会害怕的。”

    “呃,这个……”徐云到真想住下,可惜今晚上还真有事情呀。

    阮清霜又拿了一盒酸奶塞到果果手:“吃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是不是想妈妈给你缝起来?”

    “那我什么都不说了。”果果赶紧闭嘴,抱着酸奶蹬蹬跑上楼去。

    阮清霜都有些脸红了:“徐云,要不你就……”

    “嗯,那我就先走了。”徐云怕阮清霜尴尬,也就没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药膳馆。

    阮清霜看着徐云身影走远,消失在夜色,心里忍不住泛起一丝酸酸的感觉。她刚才是想说“要不你就留下来。”可是徐云却没给她机会说完那句话。

    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再次压下,阮清霜可真不知道自己下次还会不会有勇气开口了。

    徐云完全可以放心离开,因为他相信只要果果在药膳馆,仇妍就绝对不会轻易离开药膳馆周边。

    如果晚上真有四狼帮的人找麻烦,仇妍也绝对可以轻松收拾掉。即便是受了严重的内伤,那她也是暴力狐尊呀!

    徐云电话约了强子等人到烧烤夜市见面,强子等人哪敢拒绝,直接出了KTV就直奔烧烤夜市。几人在一家叫“地地道道”的烤肉摊落座,徐云点了五斤烤羊肉,其他什么腰子羊蛋马步鱼的也要了百十来串儿。

    “云哥,今天药膳馆生意够火呀。”强子嘿嘿一笑,他做的宣传,他当然安排了人探听。

    徐云点点头:“是挺火的,所以我才请你和兄弟几个吃饭。那你是不是还听说其他事儿?”

    “听说了!”强子一竖大拇指,脸上充满无限的敬仰和崇拜:“四狼帮的光头魏带了十多个人去找药膳馆麻烦,被云哥你一个人就办了!”

    “还知道点别的吗?”徐云简洁明了的点破:“下午药膳馆玻璃被砸了,被偷了点多块,知道是谁干的吗?”

    强子和几个小弟面面相觑,强子倒抽一口凉气道:“难道说……四狼帮那么快就报复了?”

    “对了!”强子最得力的小弟小飞突然叫了一声:“我点多的时候看到吕宝那家伙总是在药膳馆附近晃荡呢!那小子以前就经常欺负药膳馆的美女老板,这次会不会是他?”

    “你的意思是,那小子砸窗户偷钱?”强子一怔,然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呀,那小子欠了四狼帮的赌债,说不定真就是他干的!”

    徐云心里现在也基本上可以肯定了,这事儿百分之百就是吕宝所为:“一般来说,吕宝这个点儿会在什么地方?”

    “肯定是天狼赌场呀!”强子和小飞异口同声,看来他们都清楚吕宝好赌的这一点。

    说完之后,强子脸色一变:“云哥,你不会是想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