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一路上风驰电掣,她赶到现场之后,看到徐云正一个人玩儿台球玩的开心呢。

    徐云见秦婉儿来了,把球杆架在肩膀上:“玩儿一局?哥有个外号,叫小火箭!”

    “少跟我废话,不是有人聚赌吗!”秦婉儿把四周看了个遍,连台赌博的游戏机也没看见呀,上当的感觉在心底由然而生。

    徐云把球杆丢在台桌上,伸手指了指东南角落:“不信自己下去看。”

    秦婉儿眉心蹙起,她怀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走到东南角处,果然看到一道暗门!

    秦婉儿心大吃一惊,神经也瞬间绷直,她毅然推开暗门一步一步走下去,再推开一道暗门之后,里面灯火通明的景象彻底震撼了她!

    几十台赌博机,十、八个被打的迷迷糊糊的家伙横竖八倒了一地!

    真的是赌场!秦婉儿心大呼一声,她的这种激动绝不次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这赌场在河东市已经算是规模不小的了!

    “怎么样。”徐云也在楼上走下来:“这怎么也算一等功吧?”

    秦婉儿简直不敢相信:“你是怎么做到的?”

    “等会。”徐云走向那间房间,然后把吓得尿一裤子的吕宝也给拖出来:“下午砸药膳馆偷钱的这小子带我来的。”

    秦婉儿闻言更是大吃一惊!徐云居然抓住了那小偷!?!

    吕宝看到警察来了,面如死灰,这下算是栽了,入室盗窃加聚众参赌,这些都足够他在看守所里呆一阵子了。而且他还可能会跟四狼帮这伙人关一起,恐怕真的会菊花残满地伤呀……

    徐云踹了一脚吕宝:“哭你妹呀,跟警察姐姐好好讲讲你都犯了什么事儿吧。”

    “警察姐姐!我……我都是被四狼帮的人给逼得!”吕宝哭丧的那叫一个悲惨呀。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秦婉儿可不是什么有耐心的美眉,随手捡起一根钢棍就砸过去:“闭嘴!!”

    吕宝脑门被砸一疙瘩,别说哭了,就连屁也不敢再多放半个。

    “我打电话叫人来支援,你一会儿跟我去所里写份报告。”秦婉儿虽然是心里不服气,但毕竟徐云做的这一切足够让她佩服。

    徐云一摆手:“别,千万别,我这人就怕麻烦。赌场算我送你的礼物,你若是想回礼,那就让我少参合这些麻烦事儿,那我就谢谢你了。”

    秦婉儿一时半会儿没反映过神儿来:“什么意思?”

    “就是说……四狼帮的赌场是你端的,这小偷也是你抓的呀。”徐云微微一笑:“我就是一配合警察工作的小公民,这些后面的事儿我不想参与也懒得参与。”

    “我才不贪这点功劳呢!”秦婉儿瞪了徐云一眼,然后拨通了所里电话,把现场情况大致说了一下,所里值班领导非常重视,马上带人赶了过来!

    秦婉儿挂了电话之后,却再也找不到徐云的身影了:“徐云!!”

    紧跟着手机一震,秦婉儿收到了徐云的短信:“哥走了,这立功的事儿就拜托你了,祝你加官进爵。”

    “臭徐云!”秦婉儿重重的哼了一声。

    徐云哪有功夫跟这黑赌场里继续浪费时间,他带着钱直接回药膳馆了。

    就在徐云来到药膳馆楼下的时候,仇妍身影一闪,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今天下午的事儿谢了。”徐云知道她肯定藏身附近,所以也没感到诧异,开门见山道:“看不出来你这暗器功夫还挺厉害的呢。”

    仇妍脸上仍然挂着与生俱来的冰冷:“你又回来做什么?”

    “怎么,还怕我会对果果有什么不利?”徐云切了一声,仰头对着阳台就大喊一声:“果果!”

    仇妍脸色瞬间一变,就在果果跑到阳台上往下看的一瞬间,她人影一闪躲入阴暗角落之。

    “爸爸?”果果大吃一惊:“你怎么回来啦?”

    “小偷抓住了,钱我要回来了。”徐云朝阴妍消失的方向笑了笑,得意的掏出钞票朝果果扬了扬。

    果果一听就兴奋了:“我这就下去给你开门!”

    至始至终阮清霜都没露面,徐云有些纳闷,按理说果果还没睡,她不会睡着了吧?

    果果开门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夺过了徐云手里的钱:“都要回来了吗老爸?”

    “嗯啊,还有利息。”徐云微微一笑:“果果,你妈妈呢?”

    “嗯,妈妈洗澡呢。”果果哪顾得上其他事儿,一双小手嗖嗖飞快的点着钱,嘴里还“一百二百百四百”的念叨着。

    一副阮清霜出浴的画面浮现在徐云脑海,呼……徐云都觉得有些脑热了,可要坚持住,流了鼻血就丢人了。

    “对了爸爸,妈妈刚才忘了拿内衣,要不你帮果果给送进去吧?”果果点着钱还不忘吩咐活:“四千六,四千……”

    噗——!徐云这回是真没忍住!这活也太刺激了吧?!果果不愧是干爹的好闺女呀!没白疼你!

    徐云摸了摸果果的小脑袋:“果果真乖,这个忙干爹就不帮你了,等妈妈出来你记得给她说一声,我就先回去了。”

    “九千八,九千九,一万!呼……”这时候果果点完钱,长舒一口气:“这点勇气都没有?你是果果亲干爹吗?”

    啥叫亲干爹?亲爹就是亲爹,干爹就是干爹呀。徐云被果果搞的一愣一愣的:“当然是呀。”

    “妈妈!你快下来呀!”果果突然冲着楼上喊了一声。

    阮清霜冲洗之后就一直慢慢擦拭身体水珠,就等果果拿睡衣进来,可这小丫头却迟迟不肯,这怎么突然在楼下喊了起来?

    她的心一下就提了起来,也顾不上穿什么衣服了,把浴巾往身上一绕一塞,开门就蹬蹬蹬跑下来。

    “果果怎么了?!”阮清霜边问边冲下楼梯。

    “爸爸来了。”果果轻描淡写一声。

    阮清霜刚冲下一般楼梯,猛抬起头,徐云和果果就站在楼梯口仰脸往上看着呢。

    徐云呵的干笑一声,真没想到阮清霜会这副打扮就出来。

    “妈妈,小心走光哦。”果果小手一捂脸。

    阮清霜强忍着差点失声的尖叫扭头跑回楼上!整张面颊羞得通红通红,真跟小猴屁股似的……

    “爸爸,你看到什么没有?”果果紧张兮兮的问道。

    徐云想都没想就摇摇头:“没有呀,啥也没看到。”

    “浴巾围那么高你都没看见?爸爸,你近视眼度数也忒高了吧?”果果很失望的样子:“反正果果是看见了,妈妈也太不小心了。”

    我擦!要不是你跟被绑了似的冲着楼上嗷嚎,你阮妈妈能慌的连内衣都不穿就跑出来?

    徐云算是彻底败给这小东西了:“呃……我高度近视……”

    ……

    阮清霜再次出来已经穿好了衣服,她极力让自己恢复平静:“徐云,你怎么来了?”

    “钱是吕宝偷的,我给你要回来了,人也被秦婉儿带走了。”徐云道:“我想以后他是绝不会再来骚扰你了。”

    “一万块哦!”果果得意洋洋。

    阮清霜惊讶的朱唇微启:“真的是他?可他也没偷那么多呀。”

    徐云笑了笑:“多的就当他付给你的利息。对于他这种人,这些都算赔的少。”

    “就是就是!”果果对吕宝也是相当的讨厌。

    “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徐云道:“明天还要早起,早点睡觉吧。”

    果果看看徐云,又瞅了瞅阮清霜,期待这妈妈开口挽留一下,她倒是喜欢让徐云打扰,因为徐云带来的总都会是好事情。

    可阮清霜还没在刚才的走光事件调整过来,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你慢一点……路上注意安全。”

    “回吧,我帮你锁门。”

    徐云帮阮清霜关好门之后才哼着小曲走向药膳馆旁的小巷。

    嗖!

    一把软箭突然拦在胸前,幸亏徐云有所准备,迅速后撤一步才没有被伤及。

    “有这么打招呼的吗?”徐云无语,但对方是仇妍,他也不可能奢望她温尔雅啊。

    仇妍收回手龙渊,软剑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她腰间。

    “你就这么怕见果果?”徐云嘴角扬起一抹轻笑。他知道,仇妍必定是怕自己内伤无法治愈,就算见了果果也只能是徒增痛苦,而无任何实质性的意义。

    仇妍知道自己无论怎么样都会死,她宁愿让果果认为她早已经死了,不希望让果果再次见到她,然后再失去她一次,那样对果果的伤害只会更大。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仇妍声音一如既往如同冰霜,只是眼神儿里多了一抹忧郁之色:“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果果。”

    “我可是果果的干爹。”徐云微微一笑:“这点你大可放心。”

    “哼。”仇妍鼻发出的声音不知是安慰还是不屑,又或许只是对自己的嘲弄罢了。

    突然,仇妍不再言语,她纵身一跃,直接跃上药膳馆楼顶,几步精妙纵身便到了距离药膳馆几百米的一家小旅馆楼顶,身影一闪,消失在旅馆楼走廊头上的窗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