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果然没有猜错,仇妍一直就藏身在距离药膳馆不远的地方,怪不得她下午能如此及时出手帮忙。想不到堂堂暴力狐尊对一个小女孩竟然有如此深厚的爱。

    徐云回家之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打坐吐纳,而是在床下拉出一个灰绿色背包。徐云打开背包,里面各种各样的精致药品洒落一地。

    他很快找出一个金紫色的瓷瓶,刚才他已经发现仇妍印堂暗淡,毫无生机,或许只有这个东西才能帮她续命。若不是因为果果,徐云才不会拿如此价值不菲的东西去救一个名震地下世界的狐尊。

    徐云离开家里之后,很快就来到仇妍所在的那家层小旅馆,他脚下轻轻点地,纵身一跃跳到那旅馆楼走廊的窗口,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悄无声息!

    旅馆楼有十几个房间住了人,徐云放轻脚步走到第一间,附耳到门上。

    “啊!老公,快点呀,快点呀!嗯啊!”

    “嗯啊嗯啊嗯啊!”

    擦!至于搞的那么嗨吗!也不怕人隔壁听见!徐云暗骂一声揉揉耳朵来到第二个房间。

    “呼……嘘……呼……嘘……”

    这呼噜声简直就是震天雷!睡觉那么死,难怪隔壁如此疯狂的**声都影响不到他呀。

    徐云径直来到第个房间,附耳上去却听不到房间里的半点声音,那种安静的让人觉得恐怖!

    门把手挂着的“请勿打扰”的牌子,一般这么做的除了开房偷情的,就是开房吸毒的。但这两者显然不会有这么好的本事隐匿气息,能把气息控制到如此地步,恐怕也只有狐尊仇妍能做的到吧。

    “我知道你在里面。”徐云微微一笑:“我给你拿了点东西,你若是觉得有用的话可以试试。”

    里面悄无声息,没有任何人回答。这只狐狸还真是警惕的很啊,只不过如果在这么拖下去,徐云就算是有妙手回春的本事也救不了她了。

    徐云肩膀靠在房门上:“我可是好心好意,你别当作驴肝肺。”

    房间内一点反映也没有。

    “我这么做完全是看在我跟果果有缘的份儿上。”徐云无奈,这不就是传说的热脸贴人家冷屁吗?

    房内依然没有人回应徐云的话。

    “得了,我也不对牛弹琴了。”徐云把口袋的小瓶子放在地下:“东西我给你放门口了,你若相信就拿去用,若不相信就丢了吧。不过,这最多能帮你续命,你若再不及时治疗,基本就没有活命的可能了。”

    说完徐云不再浪费时间,转身便离开了。

    就在徐云纵身离开这家小旅馆后,房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一条缝隙。

    仇妍冷俊的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她用纤细的手指把徐云放下的药瓶拿进房间。难道他真的是看在果果的面子上吗?还是对一个将死之人的垂怜?

    仇妍轻轻打开药瓶,纤指微微煽动瓶口,一股特殊的浓郁味道飘入鼻,她原本凌厉的目光突然便的极其惊诧!

    “九宝还魂丹!?”仇妍惊呼一声,那家伙怎么会有这种名贵珍药!

    仇妍顾不得其他,一把拉开房门,快步追到走廊的尽头,走廊尽头的窗户大开,徐云早就不知道人去何处了。

    仇妍看着手续命的珍药,心对徐云的好奇愈来愈重了。

    汇区得到秦婉儿端掉赌场请求支援的电话之后非常重视,马副所长亲自出马!

    一对人赶到现场之后全都惊讶至极!马副所长也是四十岁的人了,这可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大的案子了!

    “小秦呀,你这次可真给所里立大功了!”马副所长忍不住夸赞:“下午刚抓了那么多不法分子,现在又端掉了一个不法分子的赌窝,我真是自愧不如。”

    “这都是马所长您领导的好!”旁边警员小五拍马屁道:“婉儿姐是在您英明领导下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呢!”

    “呵呵呵,你小子可别这么说,小心让刘所长和陈指导员听到哦!”马副所长很清楚自己是所里把手的身份,“你以后要多跟小秦学,少说话,多做事!”

    “马所长教育的是!”小五点头笑道。

    秦婉儿从来都不会溜须拍马,所以也没接话茬:“小五,快点干活了,那么多证物等着带回去呢。”

    “好嘞!”

    大大小小百十多件赌博器械,二十个犯罪嫌疑人全部被带回所里,当然也包括了砸窗偷钱的吕宝!

    马所长发话了,今天晚上连夜突击审讯,一定要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不过由于秦婉儿同志表现突出,今天晚上就让她回家休息,其他事情就交给值班同志了。

    秦婉儿也确实有些疲倦,审讯的事儿她也觉得没什么劲儿,所以便听从领导安排直接骑车回家休息。然而就在秦婉儿在博街路口等待红绿灯的时候,一个袋子便从天而降!

    紧跟着她就眼前一黑,双手突然被人控制!不论她再如何挣扎也难逃被捆绑住的命运!紧跟着她便听到数个人的对话声音,然后自己就被扔进了一辆车。

    “你们居然敢袭警!”秦婉儿喝斥一声!

    但回应她的却是冰冷的匕首压在脖子上:“少他妈废话!警察怎么了?就算是玉皇大帝,老子也敢袭!”

    秦婉儿知道这是碰上不要命的愣头青了,所以也就没再多什么言语,在警校的时候老师说过,碰到这种事情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只有冷静下来才能想到更好的对策!

    汽车颠簸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在停了下来。

    “哗——”秦婉儿听到车门拉来的声音。

    “老大,我把人带来了。”

    “嗯。”一个沙哑声音显得无比阴冷。

    秦婉儿觉得口袋一空,自己手机被人掏了出去。

    很快,那个声音沙哑的家伙就冷笑了一声,拿着秦婉儿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

    徐云刚离开仇妍藏身的小旅馆就接到秦婉儿的电话,心有些纳闷:“怎么,要请我吃饭谢谢我?”

    “哼哼,我还真是要好好感谢你。”一个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残性的阴冷道。

    徐云微微一怔,秦婉儿的电话为何是一男人的声音?第六感告诉他来者不善呀:“你是谁?”

    “秦婉儿在我手里,如果你不想她出什么意外的话,就最好对我态度好些。”沙哑的声音越来越显得刺耳:“老子的赌场你们也敢碰,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徐云闻言安静了下来,原本他把点赌窝的事儿送给秦婉儿是出于好心,但谁曾想现在居然变成了坏事儿。看来秦婉儿因为自己这份大礼惹上了个不小的麻烦。他心里有些后悔没多在博街现场待一会儿。

    “你什么意思说吧,我听着呢。”徐云知道电话里这人来者不善,开门见山道。

    “你下午打了魏老四,害他们被警察都关了起来!晚上又来打了陈炮,端了我场子还报警。”电话里的声音重重哼了一声:“你小子还真是我四狼帮的克星,你就不想跟我见面解释解释?”

    徐云当然也明白这人什么意思,也不再绕弯子,开门见山:“行,你说在哪见面。”

    “河东市南郊和晋南市北郊的交界处,泗河旁边的废弃橡胶厂见面。”电话里的声音越来越沙哑的,一股阴森的感觉升起:“还有,你最好不要耍花招!快点来,我可不敢保证我那么多手下都能控制自己的**!如果出点什么事情也别怪我,要怪就怪那小警察长得太漂亮!”

    “好,我马上就到,做人留一步。”徐云心底也徒然升起一股浓浓杀意:“留条后路好说话。”

    “哼,怪就怪你没给我留后路。”那人哼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嘟嘟的断线声音在深夜显得格外刺耳。

    徐云也在纠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很快打了个车,这个大半夜的去荒郊野外往往要花高价,而且司机还要是那种赚钱不要命的。

    废弃的橡胶工厂并非是倒闭,而是因为泗河污染严重的问题才迁移到了其他地方,毕竟河东市和晋南市的领导干部都不希望这条环境优美的千年古河被污染。

    达到目的地之后,出租车司机就有些紧张了,反正钱他已经赚到手了,现在就希望早点离开,徐云一下车那出租车就跑了个没影。

    夜已深,废弃的橡胶厂显得格外安静。

    徐云下车后又走了大约一里路后才看到了昏暗灯光下的橡胶厂,沿着灯光走进去,徐云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嘻嘻哈哈的欢闹声音,根据声音判断,里面人数不少。

    橡胶厂的大院央停着一辆帕萨特、一辆哈弗越野和一辆长城皮卡,旁边还有一辆看上去有些年头的别克商务和几辆面包车,十几辆车间就是秦婉儿那辆霸气的警用摩托。

    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看上去对方完全不担心会遭到偷袭。毕竟秦婉儿掌握在他们手,所以他们相信徐云不会乱来。

    徐云径直走到那已经锈迹斑斑的厂房大铁门前,吱嘎一声把门推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