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黑漆漆的,秦婉儿还真不敢自己出去乱找,这厂子她又不熟悉,谁知道大半夜的会不会有点什么离奇诡异的事情。

    “我?那么荣幸?”徐云一怔,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滚,没你想的那么龌龊!外面太黑,我一个人怕迷路!”秦婉儿有些脸红的解释道,她脸红完全是怕徐云笑话她胆小。

    徐云没什么意见:“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这厂房,然后沿着厂房向工厂角落找去,卫生间这种地方肯定是在角落的地方。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地方。

    虽然她也听害怕自己一个人进去,但徐云毕竟是男人,她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想拉着他一起进去的念头。

    而就在秦婉儿如愿以偿的时候,一阵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轰然而起!

    徐云心道一声不好,秦婉儿也在卫生间里喊了一声:“别让他们跑了!”

    但即便是徐云拔腿就追过去,但他回到那空地之后,只剩下那辆警用摩托车了。虽然说徐云现在依然可以追上去,但想想把秦婉儿那么一个漂亮美眉丢在荒郊野外也太不厚道了。

    秦婉儿也紧跟着追了过来,虽然心里一个劲儿生气上个厕所也不顺当,但荒郊野外这种怕怕的感觉更强烈的压制了她愤怒的**。

    “人呢?!”秦婉儿追过来之后连车尾灯都看不到了。

    “早跑了。”徐云耸耸肩膀无奈道。

    秦婉儿翻了个白眼:“那你怎么不追呀!”

    “拜托,那是汽车,我是两条腿,怎么追?”徐云无语:“你是警察,你追呀!”

    “追就追!”秦婉儿看到派出所给自己配的摩托车并没有被带走,直接跨上摩托车,打火后嗡一声发动起来!

    徐云见状赶紧跳上后座,一把搂住秦婉儿,他可不希望大半夜被丢在这荒郊野外的,若是跑回去今天晚上就不用睡觉了!

    “徐云!!”秦婉儿突然喝了一声。

    “坐好了!”

    “没人管你坐不坐!你的手往哪抓!别碰我的胸!”秦婉儿都要发飙了。

    “呃……怪不得那么软。”徐云赶紧把手往下挪了挪。

    秦婉儿要崩溃了:“你还碰着姑奶奶的胸呢!放开我!别抱着我!”

    “……”徐云无语,这只怪你长的太大,都往下抱了那么多还能碰到:“那我抓哪?”

    “抓你自己的!”秦婉儿真想拿块豆腐拍死后边这家伙!

    徐云只能乖乖双手松开,双腿加紧屁股下面的座位。

    就听嗡的一声,摩托车以十秒破百迈的速度冲了出去!幸亏徐云不是普通人,要不然早就被甩下去!

    秦婉儿一路上风驰电掣,整整追了二十分钟也没看到半个车影子!这眼瞅就回到市区了,也就直接丢了追下去的线索。

    “你还记得他们车牌吗?”秦婉儿吱嘎一声停下车,气呼呼的蹙眉问道。

    徐云摇头。

    “你能干点啥?”秦婉儿唉的叹了口气。

    “那你呢?你一警察被人绑了,还好意思说我?”徐云唏嘘不已。

    秦婉儿狠狠瞪了徐云一眼:“算我欠你一人情行了吧!我以后只要休息就去药膳馆给你打杂行了吧!”

    “算你够意思。”徐云摸摸下巴,点头道。

    “下车!”

    “好人做到底,给我送回去呗?”

    “你以为我开摩的呀?我这是警车!不拉客!”

    “别介,拉一次呗。”

    “下去!”

    “警察为人民服务天经地义!”

    “……”

    在徐云的软磨硬泡下,秦婉儿不得已只能把他送回家,不然这家伙就赖在车上不下来了!

    回家之后徐云草草冲个凉水澡,然后例行公事般完成了尊师交代的吐纳调整心法。

    徐云做完功课便舒舒服服躺在床上,他相信所谓的四狼帮不会那么轻易就放手的,恐怕接下还会有更多的麻烦等着他呢。

    若真是得罪什么巨枭徐云到也不怕,但得罪这种流氓是最麻烦的了,他们会不知死活的骚扰你,而且徐云还真懒得下杀手。

    ……

    百乐会所里的一间房间里,小羊皮沙发上坐着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年人,他头发泛白,铜钱花纹宽松衬衣无法遮掩他微微颤抖身躯,微微眯起的角眼闪着丝丝阴狠的寒光,就好像随时都会准备吐出毒信的白眉蝮蛇。

    “啪啦——!”愤怒之下,年男人把手价值不菲的紫砂杯狠狠摔在了地上!怒喝一声:“废物!带那么多人居然连一个人都对付不了!还有脸去住院!哼!”

    几个青年在旁边惊惊颤颤,生怕说错话会挨抽。

    坐在沙发上的年男人叫汪顺喜,是河东市汇区出了名的大茬子,四狼帮老大。年轻一代的混混都称呼他为喜叔。

    据说他爹那一代就是这里的大混混,传到他这一辈更是发扬光大,率领着二黑,炮,魏四,创立了四狼帮。绝对是这里地地道道的地头蛇。

    “喜叔,这也不怪二黑哥,那个小子实在太……太厉害了。”

    汪顺喜许久后才平静下来,或许这几个小子真没说谎,毕竟老二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能打,够狠,而且也算对他忠心耿耿,这次阴沟里翻船恐怕还真是碰上对手了。

    若对方是一伙人,或许汪顺喜也不会如此生气,因为对方就是孤身一人!

    一个人呀!下午魏老四带了十多小弟砸场子给他办了!晚上老和赌场里二十多个能打的兄弟,居然也被人家一个人给撂了!现在居然连老二也被他给干掉了!

    那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说是混地下世界的?

    之前汪顺喜到也见过一位猛人,但那可是他无法触及到的地下世界里的高手!那人在他眼就是猛兽般的存在,还有一个骇人的外号叫山猫。

    如果这小子真的是那种混地下世界的猛人,那绝对不可能在一个小小药膳馆打工啊!所以汪顺喜很快就否认了这个想法,既然不是地下世界的猛人,那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这小子挺有能耐,如果不能为其四狼帮所用,那他汪顺喜自然是要选择直接扼杀在萌芽!

    “二黑现在怎么样,烫伤严重不严重?”汪顺喜尽量使自己心平气和下来。

    那小弟的脑袋跟小鸡啄米似的:“嗯嗯嗯,那么一大锅火锅汤,滚烫滚烫的啊,二黑哥那皮肉怕是都被烫熟了……”

    汪顺喜听了猛吸一口怨气:“让他办个事儿还他妈装逼吃火锅!活该!”

    但二黑毕竟是他在道上混的左膀右臂,发泄了一翻脾气之后,汪顺喜还是决定去看一看:“走,带我去医院。”

    医院里,二黑的胳膊,大腿,腰间,胸前甚至是脸上都缠满了一道道的白色绷带。那一锅火锅汤可真一滴都没浪费,全都砸翻撒在了他的身上。

    二黑正吼叫着对上药的小护士发火呢,这时候汪顺喜却推门走了进来,对小护士摆摆手:“你先出去吧。”

    小护士一听赶紧就跑了出去,斥候这种病人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老大,你怎么来了……”二黑当场就愣了,他忍着疼痛挣扎做起:“对不起,老大,这事儿……我……”

    “算了。”汪顺喜摆摆手,声音虽然没什么心情,却也不再责怪他了:“事情发生了就算了,这一页就翻过去了,你好好养伤,别多想。”

    二黑心里一阵暖流,然后他就咬牙切齿的保证:“老大,我出院第一个就要把那孙子碎尸万段!”

    汪顺喜冷冷一笑,他心里清楚的很,这说的都是气话,今天二黑被人打成这样,那肯定是实力悬殊巨大啊,汪顺喜懂得以卵击石是自讨苦吃的道理。

    看着汪顺喜城府极深的笑了笑,二黑心里也算是静了一下,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绝对不是人家的对手,实力差距的巨大让他一直以来骄傲的自信心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养伤吧。”汪顺喜看到二黑受到的都是些皮外烫伤也就放心了,起身就离开病房。

    就在汪顺喜刚要走出病房的时候,二黑不知道在哪里涌出来一股力量,竟然硬生生坐了起来,虽然浑身撕裂般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但他还是坚持挺直了身躯:“老大,我出院就拿枪干了他!!”

    “二黑,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做事情之前多考虑考虑吧!”汪顺喜道:“枪这个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拿出来开玩笑的,华夏毕竟是华夏,虽然有一些年轻人胆儿肥的很,手里有枪做两件狠事儿就能上位,但这些人又有几个没被抓起来去牢狱的熬日子的?”

    二黑被汪顺喜说的低头不语。

    “我汪顺喜能在河东市过这么多年安宁日子,凭借的就是一个稳字!想要整一个人,除了暴力还有很多的办法的。”汪顺喜微微一笑,脸上奸像狰狞。

    汪顺喜走出医院就直接钻入自己的奥迪车,让司机迅速开车离开医院,他一直都认为医院这地方太晦气,若不是因为受伤的人是老二,他才不会来这里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