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一晚上没睡好,徐云一大早起来还真有些犯困,来到药膳馆就打了个打哈欠。

    阮清霜看到徐云的状态,不禁有些心疼的问道:“是不是昨天太累了?”

    徐云伸了下懒腰:“没呀,就是晚上没睡好。”

    “爸爸,你昨天不会偷偷去做大保健了吧?”果果一脸狐疑,咬着粉嫩的手指问道。

    徐云无语,这年头的孩子真啥都懂啊:“保健个毛线!”

    阮清霜看了看时间,赶紧转移话题:“去蔬菜批发市场的早班公交马上就要发车了,我们快走吧,果果若还想要毛绒兔兔玩具就给乖乖听话!”

    “嗯嗯,保证不再提爸爸做大保健的事。”果果双手迅速捂住嘴巴。

    阮清霜无奈摇头。

    徐云一脸黑线,擦呀,哥真没做!

    河东蔬菜批发市场是一个相当具有规模的大型食物批发市场,这里面不论是瓜果蔬菜还是干货海鲜什么都有!徐云抱着果果和阮清霜在里面整整转了两个多小时。

    他们最终谈好了两家价格公道还能保证新鲜的批发商,一家新鲜蔬菜,一家新鲜肉食,而且长期合作都是最低价格。

    而且在果果的伶牙俐齿下,这两家店还都答应了免费送货上门的服务。毕竟能抵御住果果泪眼汪汪苦苦相求攻势的人还真怕是没有呢。因为店面人手不够,果果这招锦上添花做的非常漂亮。

    买好了必备的东西之后人又乘坐公车回到店里。转眼的功夫就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一天的忙碌生活这才算是刚刚开始。

    虽说平日里怡河广场晚上遛弯的人是挺多,但这艳阳高照的大白天也出现好几拨闲散游痞就不对劲儿了。徐云透过后厨的上菜口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心里隐约感觉到一些什么。

    两个经过药膳坊门口的小混混贼眉鼠眼的往里看了一眼,但他们并没做什么也就迅速离开了。

    正所谓阎王好送,小鬼难缠。

    徐云不得不提起分警戒心,药膳坊生意刚刚有所起色,若是被几个小喽啰给搞了也太不值当了。

    “霜姐,果果,这几天还是要多注意,放钱的抽屉锁好,防火防盗防小人。”徐云提醒了阮清霜娘俩一下,他不担心有人报复他,他就怕祸及阮清霜这间小门头房。

    “嗯。我会注意的。”阮清霜点点头,她也觉得今天有些怪怪的。

    果果一脸得意的拍了拍腰间新买的小腰包:“放心吧,重要的东西我都随身带着呢!而且妈妈也有一个!”

    徐云看了看果果的腰包,又看向了阮清霜的腰包,目光又不自觉的往上移了几寸,也不知道是夸奖的什么:“不错。”

    “爸爸真没出息,看到妈妈胸部就流口水。”果果哼了一声,再次把石化的徐云和阮清霜给凉在了一边。

    不知不觉到了午饭的时间,药膳坊里陆陆续续的来了好多客人,有昨天没吃到而赶早跑来的,也有昨天吃过感觉味道不错的回头客。店里人多起来之后,徐云也就没工夫去在琢磨早上看到可疑之人的事儿了。

    银耳雪梨羹,杞菊排骨汤,鹌鹑蛋红烧肉,虎皮炖猪蹄……一道道美味佳肴被阮清霜端到客人面前。

    厨师手艺好,老板娘长得又漂亮,而且还有一个可爱无敌的小收银员!

    最重要的是价格公道用料十足,还有免费的土茯苓绿豆汤,药膳坊的生意恐怕是想不火都难了。点好了菜的客人吃的不亦乐乎,没点菜的客人急不可待的期盼着。

    这一切阮清霜看在眼里喜在心,她很清楚徐云到底占据了多大的功劳。

    “操!”突然一声怒骂把店里的客人吓了一大跳。

    南排桌上坐着几个流里流气的家伙,学生的年龄却一点都没学生的打扮。

    其一个长发遮眼的青年拍案而起,大声嚷嚷道:“这他妈都是什么东西!怪不得我喝着那么恶心!原来里面有死苍蝇!大家都来看看,看看恶心不恶心!”

    旁边的小寸头也跟着起身嚷嚷道:“恶心,太他妈的恶心了!这还怎么吃?毒死人不偿命啊!”

    阮清霜见状绣眉蹙起,她快步走向前,看到那人面前的土茯苓绿豆汤里有只死苍蝇,一脸不可思议:“这……这不可能啊,我们的厨房很干净!绝对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干净?!”长发遮眼的青年一脸凶横的瞪着阮清霜:“老板娘,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是说我们专门拿只死苍蝇来敲竹杠的?!”

    小寸头配合的大吼一声:“黑店呀!黑店!这吃出苍蝇还倒打一耙呢!这苍蝇一看就是锅里炒熟的!你总不能说是我们自己油炸了才拿过来吧?”

    有这么几个人一闹腾,很多准备吃饭的顾客都离开了,还有些正在吃饭的客人也都皱起了眉头。

    饭店最怕的就是这种事情,在这个到处充满了地沟油的放纵社会,饭菜里没有苍蝇蟑螂已经是很多客人的最低要求了!

    “大家伙看看,这苍蝇都炸糊了!根本不可能是我们刚刚丢进去的吧!”长发得理不饶人的站到椅子上,这可很有说服力,绝大多数客人都不想再吃了。

    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店里的人都不吃饭了,全部都瞪眼看着药膳店老板娘如何解释。

    长发遮眼的青年猛拍了一把桌子:“这事儿你说该怎么解决呀!?哥儿几个可不会因为你长得漂亮就算了!”

    “对不起,我们以后一定注意。”阮清霜相信这绝对不是徐云的原因,但她又没有证据能证明苍蝇是这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放的,所以只能低头认错:“我让厨师现在就给你们重新做一份。”

    小寸头可不满意这种道歉:“重做一份?!上什么?红烧苍蝇呀?”

    “哎呦,我肚子疼,疼死了哎!”长发青年把握时机的抱着肚子趴在桌子上:“完了完了,我毒了!我被这店里的脏东西给毒死了!上法庭!我要告你们!”

    “哥,那咱要快去医院看看呀!”小寸头故作惊讶道,其他个人也纷纷开口了:“可是我们没钱呀!去医院得花钱呀!”

    “救人要紧呀,没钱咱也不能不管咱哥了呀!”

    “老板,人是在你这里出的事,这钱你得出啊!”

    这时候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群家伙是来故意找茬的,但阮清霜能怎么办,她一咬牙,决定破财免灾:“你们想要多少?”

    小寸头也不客气,狮子大张口,伸出五根手指头:“五千!”

    “五千?!”阮清霜一听就惊了:“你们怎么不去抢银行呀!”

    “你也不打听打听这年头去医院多贵呀!”小寸头也急了:“感个冒进去都要花个两千!我哥这是食物毒!毒好不好!五千还不一定能治好呢!”

    果果这时候蹬蹬蹬的跑过来,仗着有干爹撑腰,她才不怕这几个小混混:“我看到了,是他自己把苍蝇放进去的!而且他口袋小瓶子里还有呢!”

    果果一语惊起千层浪!几个小混混心里一惊,这小屁孩眼睛挺尖呢!

    “拜托你们敲竹杠前也动动脑子,土茯苓绿豆汤是清水煮的,就算有苍蝇也是烫死的呀!”果果无奈的摇摇头:“唉,你们是来秀智商下限的么?”

    在座食客纷纷一怔,小声嘀咕了起来:“对呀,绿豆汤是水煮的,有苍蝇也是烫死的!这些小流氓真缺德!”

    “这些人良心都被狗吃了!总是想些歪招骗钱!”

    果果一脸得意看着那几个混混,小寸头见眼看就搞定的事儿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弄砸了,心顿时大怒,直接就一巴掌轮了起来要给果果一大耳光!

    “爸爸!!”千钧一发,果果扯开嗓子就是一声!

    就在小寸头的巴掌眼瞅着抽在果果脸上的时候,却再也前进不了半分!一双铁钳般的大手抓在小寸头的手腕上,让小寸头忍不住心惊肉跳了一下。

    果果拍了拍小胸脯,长舒一口气:“好险!”

    徐云鬼魅般出现在几人面前,紧紧抓住寸头的手腕,微微一笑道:“五千是不是少了点?一万要不要?”

    阮清霜一听就知道徐云要出手了。

    果果却一脸惊异道:“老爸,你脑袋进水啦?”

    长发遮眼的青年听了这话也不肚子疼了,起身瞪大眼看着徐云,真没想到这货儿那么软蛋,居然嚷嚷着要翻倍给!早知道他们就开口多要点了!

    “要!就要一万了!”小寸头欣喜若狂的心态难以掩盖!甚至都忘记了手腕传来的剧痛!

    徐云突然拿起桌子上的绿豆汤,二话不说劈头盖脸的扣在了小寸头的脸上!紧跟着迅猛起脚,一个直踹就把小寸头给踹飞出去!

    “啊!”小寸头抱着肚子痛苦不堪,除了他以外,整个药膳馆都静的吓人。

    “一碗(万)够不够?”徐云脸上的笑容也没了,冷冷对剩下的四人问道:“还有呢,谁要?”

    来敲竹杠的混混青年傻眼了,谁都没想到这厨子下手那么狠!

    他们几人除了长发外都只是高学生而已,平时也就在学校作作威作作福,没经历过什么大事儿,这会儿已经是惊呆了。

    但长发青年可没那么好打发,一怒之下他就要掀桌子!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