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云突然伸手一巴掌按在桌面上,长发青年费了九牛二虎吃奶的劲儿也没能掀翻,当场羞了个脸红!

    这时候长发青年意识到了自己不是对手,转头就想跑,徐云一步上前抓住了他的衣领,拉回来就是迎面一拳!

    这一拳正鼻尖,打的长发青年是眉骨破裂鲜血横流,鼻梁下趴酸水倒灌,门牙也被震掉了两颗,那满嘴真是酸甜苦辣什么味都有呀!

    徐云对付这种小流氓就一个字,打!

    长发青年不抗打,赶紧就求饶了,门牙掉了,说话都透风:“我错了!错了!别打了!”

    徐云把长发青年扔垃圾似的扔倒在地:“苍蝇的事儿怎么个情况?谁教你的歪招儿?”

    “哥,求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我吧?”长发青年当然不敢乱说话。

    “嘴挺硬呢。”徐云轻笑一声,“果果,把刀拿来!”

    阮清霜心里清楚徐云只是吓唬他们,所以也就放任果果兴致冲冲的跑去厨房拿了把菜刀回来。

    长发青年一看到寒光闪闪的菜刀,不禁头皮发麻:“哥,您这是干嘛?咱有话好商量,苍蝇是我放的,我还在家炸了炸,您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吧!”

    “你还真是角坟地够缺德啊。”徐云扬起手菜刀,寒光闪现:“哪个手放的?”

    “哥,我欠削我手贱,你给我个机会,我一定改!”长发青年喉结耸动,腿肚子哆哆嗦嗦都要尿了。

    徐云冷笑一声:“机会给你了,你不肯说啊。我数到……”

    “四狼帮!是四狼帮的人让我这么做的!”长发青年不等徐云开始数数就一口喊了出来,还慌乱的在口袋掏出一个还存放着四、五只油炸苍蝇的小瓶子:“这也是他们给我的!”

    大家伙见状也确定了事情的真相,纷纷咒骂这群小混混和四狼帮不是东西,刚才对药膳坊卫生问题的担心也一扫而空。

    药膳馆经过这么一闹腾,非但没有影响到信誉,反而让更多的人相信了药膳管的卫生问题。果果还来了个公开后厨做饭,只要不影响徐云干活儿,顾客可以进厨房随便看!

    阮清霜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轻松,独身一人来到河东市之后,她从来都没有像今天一样的轻松过,现在她更是不后悔自己做出逃婚的选择。

    谁能想到想到她现在非但不是一无所有,还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药膳小饭店,有了一个天真可爱活泼烂漫的乖巧女儿,甚至还遇到了一个让自己倾心的男人。

    那五个找麻烦的混蛋被赶走之后,药膳坊的生意比昨天的场景都要火爆!徐云做菜做的腿都软,果果数钱数到手抽筋!

    最后一波客人终于离去,徐云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很快他又做了份草石蚕鹌鹑汤和一道老鸭蒸山药喊阮清霜和果果一起吃。

    而这时候秦婉儿却突然推门而入。

    “婉儿姐姐!”果果蹭一下跳起来就迎了出去。

    “果果想姐姐了吧!”秦婉儿拉起果果的小手嘻嘻笑道。

    阮清霜也心情特好的迎接道:“婉儿来了,吃饭了没有?跟我们一起吃点吧。”

    “嘿嘿,还是清霜姐了解我。我还真没吃!”秦婉儿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果果一脸迷茫的看着两人:“我叫婉儿姐姐,婉儿姐姐叫妈妈姐姐,那我是不是也要叫妈妈做姐姐呀?”

    “你还是要叫我妈妈!”阮清霜既好气又好笑道

    秦婉儿一下被果果的可爱逗乐了:“那果果想怎么办呢?要不然果果改口叫婉儿姐姐为婉儿妈妈吧?”

    “那可不行!”果果一脸认真的指了指徐云:“那就太便宜我老爸了,他不就俩媳妇儿了吗?”

    阮清霜和秦婉儿顿时被果果的话整的瞬间无语!

    “咳!”徐云轻咳一声,转移果果的话题:“秦婉儿,干活的时候不见你人,现在吃饭你到是来了,有你这么做杂工的吗?”

    秦婉儿哼了一声,今天局里开了一上午表彰大会,全都都是在夸奖她昨天立下的大功!端了四狼帮的赌场,这绝对是奇功一件!不只是秦婉儿加官进爵,整个汇区派出所都跟着大受表彰。刘所长心情好,给了秦婉儿半天假期,让她回家报喜。

    秦婉儿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鬼斧神差的来到了药膳馆,因为她自己特别清楚,这些功劳全部都是徐云的,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原本秦婉儿是想道谢来,但看见徐云就有气:“我来找清霜姐和果果说说话不行吗?有你个男人什么事儿呀。”

    “爸爸,你再去做两个菜吧。”果果吩咐道:“女人说话你也不方便插嘴。”

    徐云会心一笑,这对极品美女若成了姐妹还真是一件好事儿,最起码阮清霜在这也不是举目无亲了。他也不用担心她会受人欺负了。

    毕竟徐云还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一直的在河东市定居下去,世事无常,他连曾经希望留守一辈子的地方都离开了,哪还有什么地方能让他留恋一生?

    个女人一台戏,显然果果虽然年龄小,但是心理年龄可不小,跟秦婉儿居然聊得风生水起。而且人还约好了明天周末一起去逛街买漂亮衣服!

    一眨眼的功夫就下午四点了,早上谈好的卖蔬菜的跟卖肉食家的伙计也来送货了。虽然秦婉儿在家里是个独生宝贝女,但却完全放下身架,帮着阮清霜和徐云一起卸货。

    徐云对秦婉儿的表现非常满意,他得意的把果果拉到身边:“怎么样,干爹找的这免费勤杂工不错吧。”

    “爸爸,我怎么觉得你是要给果果找二妈呢?”果果一脸怀疑的看着徐云。

    秦婉儿都被果果搞的一脸绯红。

    阮清霜瞪了眼果果:“是不是屁股又痒了?”

    “我只是说出爸爸的心思而已!”果果煞有其事道。

    幸亏秦婉儿接了个电话才算缓解了尴尬气氛,她嗯了几句后挂掉电话:“我先回趟所里,他们说四狼帮老大去保人了!”

    “婉儿姐姐,万块哦!”果果赶紧伸出根胖胖的指头。

    “嗯!”秦婉儿没在浪费时间,跟阮清霜和徐云分别道别之后便迅速骑车赶回派出所。

    当秦婉儿离开没多久之后,药膳馆火爆的生意就开始延续了。吃过这里药膳的人都赞不绝口,所以一传十,十传百,药膳馆一时之间就成了河东市汇区最为赤手可热的小饭馆了。

    晚上又是忙碌到八、九点,店里终于算是走没了人。

    果果第一次钱都没数完就一股脑塞进了钱包,不想数了!累!

    “霜姐,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你和果果早点关门睡觉吧。”徐云摘下围裙之后,换回一身裤衩背心的打扮:“以后不用早起去买菜了,早上多睡会儿。”

    “那……你路上慢点。”阮清霜依然没能开口说你留下来住吧。

    果果看着老妈欲言又止的样子,哎了一声,小大人似的摇摇头:“太矜持了,唉……”

    没等徐云出门,一束刺眼的氙气车灯穿透了玻璃门,直接射进药膳馆内,闪的阮清霜和果果眼睛一阵发黑。漆黑发亮的奥迪A6关灯熄火后,驾驶座跳下一个高瘦青年,他迅速拉开汽车后门,车里走下一个年男人,头发微白,角眼,让人有种阴狠而不爽的感觉。

    紧跟着,奥迪车后又呼啸停下了数辆汽车,每辆车里都走下一众身上纹龙画虎的大汉,人车加一起几乎快把药膳馆围起来了。

    徐云敏锐的嗅觉让他感觉到此人恐怕是来者不善,阮清霜秀眉微蹙,有些紧张,果果眼神儿里也露出一抹焦虑,迅速躲在了徐云身后。

    年男人虽然满脸微笑,却让人感觉不到丁点的善良。他径直走向药膳馆,给他开门的高瘦青年关好车门便迅速过来推开店门。

    徐云冲着面相凶残的年男人道了一声:“吃饭?”

    “吃过了。”年男人声音沙哑,他独身找了个位置坐下,自言自语道:“药膳是好东西,它是国传统的医学知识与烹调经验相结合的产物。既将药物作为食物,又将食物赋以药用,药借食力,食助药威,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说着,年男人抬头看了看徐云,露出一个阴狠的目光,张口沙哑的喉咙道:“我说的是不是啊?”

    徐云马上便认出这个男人沙哑的声音,随即冷笑一声:“本来应该是我找你,却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了。”

    年男人摸了摸头上稀疏的头发:“徐云,你有本事连踩我个兄弟,我非常佩服你的能力。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跟我混,我保证你过的比现在舒服百倍千倍。”

    “我不是俊杰,而且我也想送你一句话。”徐云微微一笑。

    年男人眉头一拧,以往他主动抛出的橄榄枝,还没有几个人会不接呢:“什么?”

    徐云一脸不以为然:“蝙蝠身上插鸡毛,你算个鸟?看你这把年纪,我打你都觉得丢人,给你个机会,滚!”

    “臭老头,你就别浪费口舌了!我爸爸才不会当流氓!”果果重重的哼了一声,现在她是底气十足,咱派出所有熟人了嘛!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