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楼顶传来一身窸窣的脚步声,虽然此人已经把气息控制的很好,但依然没有逃过徐云的耳朵。很快,又一个脚步声出现,轻盈却带着一抹沉重,像是受了重伤。

    前者徐云不知是谁,但后者绝对是仇妍错不了。

    脚步声此起彼伏,两个人好像是在交手吧。突然,后者的脚步连连后退,似乎是吃了什么暗亏。

    看来今天晚上又有好戏要上演了,突然间,楼顶两抹暗影停住脚步,一瞬间整个空气安静的让人倍感压抑。

    徐云利索的穿上裤头套上背心,麻溜的登上夹脚拖鞋,直接开窗跃了出去,他脚尖轻点窗沿,身影一闪,轻灵的身影直接纵上楼顶,整个动作悄无声息。

    隐匿在阴影的徐云一眼就看到月光下的那抹寒光。

    仇妍手持龙渊软剑站在药膳馆楼顶的南侧,看似弱不经风的身体泛着一层轻淡而凌厉的杀气!随着龙渊出刃,杀气愈来愈让人窒息。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的人这么快就找了过来,刚才的一翻阻击已经近乎耗尽了她所有体力。

    而楼顶北侧则是站了一个尺高的大汉,高大威猛的身躯散发着浓浓杀意,目如凶兽,脸上的刀疤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骇人!

    “没想到你还真会藏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里!看来还是我运气好,他们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而我山猫却得来全不费工夫!”此人正是在汪顺喜居所出现过的那个叫山猫的男人!

    山猫一脸阴狠,脸上伤痕让人看了心惊肉跳的:“仇妍,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

    仇妍一脸冰霜,哼了一声不屑道:“山猫,就凭你也敢在我面前叫板?还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话虽如此,但是仇妍很清楚自己现在有多勉强,若不是山猫对她心存顾虑,恐怕她已经在刚才的交手败阵下来!

    “哼哼哼!仇妍,你还以为你是当日那个无所不能的暴力狐尊吗?”山猫面目狰狞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现状,就算今天我不动你,你也活不了几天了!到不如乖乖跟我回去当我们老大的玩奴,说不定他大发慈悲还能用内里续命让你多苟延残喘几天呢!”

    仇妍的眼睛里闪过丝丝寒光,她现在真想一剑了结了这个口出狂言的家伙!

    但她的身体状况告诉她,她根本不可能一击毙命!如果不能一击毙命,她完全可能被这个二流高手境界的家伙耗尽精力!

    徐云微微皱了皱眉头,看来刚才的争斗已经让仇妍的身体突破了极限状态,如果再这么下去,她定然会死在这个高手的面前!

    “仇妍,我山猫虽然才步入二流高手的境界,但你一个受伤的狐尊恐怕也难奈我何!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山猫突然冷笑一声,拳套突然露出抹银光,亮出类是爪子的武器!山猫的称号恐怕就是由此得来的吧。

    突然,山猫身体迸发出一股巨大杀气!整个人呼啸着撕破宁静的夜空,直接冲仇妍而去!

    啪——!

    一只夹脚拖鞋夹带着凌厉劲风突然飞出,硬生生拍在山猫的脸上,轻描淡写阻止了山猫这势如破竹的攻击!

    “谁!?”山猫顺势将人往后一滚,整个人马上提起了百分之百的警惕,危机感也瞬间充斥了全身!

    只见徐云抬着一只脚,金鸡独立的站在楼顶边沿,一脸戏谑的笑容道:“不好意思哈,我汗脚,有点滑,不小心就甩出去了。”

    山猫心一堵!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静心一探,却探不到面前这青年身上的半分战力值!这到底是哪里杀出来的白痴!

    “你找死——!”山猫脸上凶残必露,被普通人一脚甩出的拖鞋砸在脸上,那是绝对不可原谅的!他整个人腾空跃起,就像一只扑食的饿狼般冲向徐云!

    徐云却漫不经心,依然金鸡独立的站在原地。就在山猫扑下来的一瞬间,徐云体内突然爆发一股强劲杀气,杀气尤如滚滚长江源源不断!

    山猫瞬间惊呆!就听一阵噼里啪啦!他拳套上的利刃全部被徐云双指夹住掰断!

    只是一个照面山猫就丧失了引以为傲的武器,看着拳套上的断刃,山猫心一阵唏嘘,这小子绝非凡夫俗子!居然能夹断自己精钢打造的拳刃!

    “我倒是要看看没指甲的猫还怎么抓人。”徐云一脸戏谑的笑容,笑容里的杀气若隐若现。

    山猫完全没想到这人居然也是高手,而且还是完全不弱于自己的高手!他的心瞬间泛起一阵莫名的惊慌,他真没想到暴力狐尊居然能请来如此强援!

    就在山猫走神的一瞬间,徐云那光着的脚丫已经“啊打!”一声直挺挺的就踹了上来!那脚跟直捣黄龙,犹如铁锤一般狠狠砸在山猫的鼻子上!

    山猫瞬间就鼻骨断裂牙床开花,满脸飙血!但他毕竟也是一堂堂二流高手,随即就迅速做出反映!连续两个后空翻躲开了徐云的攻击范围!

    他很清楚,高手之间的战斗很危险,他今天取胜的可能性微乎极微!

    独吞功劳已经不可能了,所以他首先要做的是保命,然后再召唤强援!他偷偷伸手在口袋掏出一个暗红色芯片,悄无声息的丢在了药膳馆楼顶角落。

    然而山猫似乎忘记了这楼顶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而且那个人才是最危险的存在!即便是她已经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但也总会找到最适时的时机杀人!

    突然间,一抹寒光闪过夜空,就像是天宫下砸的一道闪电,地下世界堂堂二流高手山猫的脖颈瞬间被龙渊软剑撕开一道鲜红血口,鲜血瞬间在破裂的肌肤喷出!

    临死之前,山猫的目光死死盯着那个被他丢在角落的暗红色芯片,眼里流露着一种疯狂和报复之色……

    一个二流高手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仇妍和徐云的合力击杀!

    仇妍杀人也实在太彪悍了,看的徐云直皱眉头,太冷血了啊。

    徐云单腿跳着找到自己的拖鞋,用手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架,念了声:“阿弥陀佛,早死早投胎,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没我事儿啊。”

    仇妍并没有理会徐云的念叨,她从不相信什么鬼神,如果真的有冤魂,那想找她报仇的冤魂可实在太多了。

    虽然今日只是一个刚入二流境界的高手,但却足以让仇妍感到巨大的压力和威胁!她没想到对方的人会这么快就追查到这里,真不知道下一步还会来什么样子的人。

    虽然仇妍已是突破一流境界的高手,但是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却是连一个二流高手也很难对付的。

    今天若不是有徐云出手相助,仇妍基本上会被山猫耗尽精力而亡。

    想到这里,仇妍忍不住暗惊,没想到徐云竟然是这样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就你这样,还想自己一个人保护果果?”徐云抛给这个女人一个残忍的问题。

    想到药膳馆里天真烂漫的果果,仇妍心底就升起一股股难以自控的情绪,她甚至都想一刀结束自己的生命!那就不用像是现在这样纠结了。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药膳馆招服务员,月薪一千,包吃包住包疗伤,你怎么就不信呢?”徐云嘿嘿一笑:“我给你的药吃了没有?”

    仇妍看向徐云的目光已经没有了冷峻的警惕,而是充满了好奇和疑惑:“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一个被出卖的可怜虫而已。”徐云扬起眉毛,过去的事情他不想再提起,那只会让他戾气飙升难以自控。

    “那你怎么会有九宝还魂丹?!”仇妍今天还能跟山猫这类二流高手对峙,完全就依靠了昨天那颗药丸的药力,若不是九宝还魂丹,她今天别说杀人了,恐怕就连抵御攻击的气力也没有吧。

    徐云一愣:“你是说那个用冬虫夏草、野生山参、灵芝、沉香、蛤蚧、血竭、羚羊角、鹿茸、蕲蛇做的药丸?”

    “没错。”仇妍脸上的表情更是惊讶了,这家伙居然能说的出丹药里的九宝,却不知道丹药的名字?

    “我都叫那玩意大力丸。”徐云无所谓道,那玩意对他来说根本不算啥宝贝,只要有材料,他想做多少做多少:“怎么样,那东西有点用吧?”

    仇妍倒抽一口凉气,九宝还魂丹在地下世界能卖出百万的价格,而在这家伙的嘴里却只是一粒普通大力丸!他到底是什么人!?

    仇妍似乎想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的秘密显然要比自己更多,她也理解旁人不希望说自己事情的心情,或许仇妍对徐云实在特别感激,她竟然开口道了一声:“谢谢。”

    “不客气,以后就是邻居了。”徐云耸耸肩膀。

    仇妍没有再说话,她默默收起龙渊软剑,然后一把拎起已经断气的山猫。

    对此徐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人是她杀的,还是让她自己打扫战场吧。徐云虽然早已见惯了血腥的场面,但说实话,他真的很不喜欢这种场面。

    夜色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徐云也翻身而下钻回自己的房间内。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