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徐云就被果果的敲门声给惊醒了:“爸爸!快点起床啦!果果肚子都饿了。”

    “呃……想吃什么?”徐云翻身而起,套上沙滩裤和背心便开门出去。

    “我下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你先去洗刷。”果果眨眨眼睛,徐云一时半会也没搞明白这丫头啥意思。

    徐云拍拍果果的小脑袋,微微一笑:“那你就下去等我吧,你妈妈呢?”

    “可能下去了吧。卫生间门锁有点问题,你要用钥匙开。”果果一双大眼睛忽闪了一下,然后扭头就跑下楼去。

    徐云总觉得有点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但又说不出来是怎么一回事儿,他也懒得多想,走到卫生间把钥匙一拧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

    呃……

    现在徐云终于知道果果为什么总有些不对劲儿了。

    阮清霜整个人通红着脸站在徐云面前,她才洗了个澡穿上内衣,还没来得及套衣服呢!她明明记得自己已经锁好了门呀!

    “霜姐……呃……这……我什么都没看见。”徐云强忍着要喷出的鼻血转过头关门而去。

    阮清霜提起的心也哐当一声落了下来,她红着脸迅速把衣服穿好,若不是今天跟秦婉儿约好了去逛街,她还真没有早上起来洗澡的习惯呢。

    阮清霜走出卫生间,看到门把儿上挂着的钥匙,瞬间就明白了果果的恶作剧!

    “果果!!”阮清霜惊天泣地一声娇斥!

    吓得果果一哆嗦,差点都被冰箱挤着手!这下酸奶也来不及拿了,赶紧跑门口去看婉儿姐姐来了没有。

    幸亏在秦婉儿在阮清霜下楼之前赶到了药膳馆,秦婉儿褪下制服,一字领的波西米亚风格高腰裙把原本就修长的双腿显得更加夸张,一双牛仔蓝色的帆布鞋让原本气质冷艳的她多了几分清爽和活泼。

    阮清霜和果果都忍不住惊呼:“好漂亮!”

    “你们也是!”秦婉儿也忍不住夸赞,果果一件可爱小清新蓬蓬裙特有公主势头,而阮清霜身上的小碎花裙也属波西米亚风,搭配一双平底的时尚女鞋,别有一番风味。

    “穿这身来打杂?忒不专业了吧?”徐云也在楼上走下来,不禁有点吃惊:“你们仨打扮那么妖孽是要干嘛?”

    徐云都有点不敢相信女人素颜也能如此动人心弦,她们诠释了真正的倾国倾城是不需要雅诗兰黛或者夏奈尔来修饰的。

    “看傻了?”秦婉儿很得意的对徐云眨了眨眼睛,“没见过美女是吧?今天一下看到个晃着眼了吧?”

    “怎么样,这件衣服好看吗?”阮清霜也一甩裙摆看向徐云,她这么放不开的人都居然开起了徐云的玩笑,看来刚才上面发生的事情早已抛之脑后。

    “爸爸,你觉得是妈妈漂亮?还是婉儿姐姐漂亮?”果果则是特抚媚的向徐云抛了个媚眼,扭着还没发育的小身体发嗲道:“嘿嘿,还是果果更漂亮?”

    这个女人险些就把徐云给电死!其一个的电眼就够**了,更别说是人同时来了!徐云差点就掉了魂儿了!妖精!绝对妖精啊!

    “幸亏当年唐藏取经没碰上你们,要不然丫早撂挑子了不干了!”徐云必须心打出九十分以上的高分!

    按照徐云心的平分标准,八十分以上的姑娘就值得男人拼一辈子也要上去啃一口,而九十分以上的若碰见了就不论死活也必须要直接拿下呀!

    徐云的话把阮清霜和秦婉儿逗得咯咯直笑,花枝招展的,展的徐云心一阵阵的痒痒。

    “爸爸,今天你看店好不好?”果果言笑晏晏:“果果把经济大权也交给你了,我和妈妈要跟婉儿姐姐去逛商场哦,果果都好久没买漂亮衣服了呢。”

    秦婉儿也伸出白皙的纤手在徐云面前晃了晃:“拜拜!辛苦咯,徐大厨师!”

    连阮清霜都抱歉的微微一笑道:“徐云,今天就拜托你了,果果实在想去,我也答应婉儿了……”

    我擦!不带你们这么玩儿的吧?出去潇洒不带上哥?

    徐云眼睁睁就看着俩极品美女带着个超极品小丫头,晃着妖娆无比的身条走出店里,心里这叫一苦呀!今儿个可是周末,难道只有哥一个人苦命奋战在一线岗位?

    但是话说回来,阮清霜单身一人来到河东市讨生活也挺辛苦的,既然有机会出去放松一下当然要去了,这一点徐云非常理解。

    也罢,徐云把围裙一系,他还就不信他堂堂徐云玩儿转不了这么间小小药膳店儿!

    ……

    可是午来店的顾客根本就没给徐云忙碌的机会。

    刚到饭点的时候药膳馆就陆续进来四个客人,每个人都跟邪了似的,就要一份免费的土茯苓绿豆汤,端着就找座位坐下开始喝,一点都不觉得有啥不好意思的。

    徐云问了好多次想吃点啥,但都没人搭理他。

    然而第五个进来的客人也只要了一碗绿豆汤,徐云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儿,但是看这些客人的打扮没一个是那种纹龙画虎的混混青年呐!

    这些人都端着免费的土茯苓绿豆汤当主食,一碗一碗喝的那叫一个舒服。

    很快,第六个,第个,第八个……第五十五个,第五十六个……

    药膳馆的座位不知不觉就被来喝免费绿豆汤的大军站满了,后续来店吃饭的客人见没地方坐也挺无奈,只能转身离开。

    午的饭点也就那两个多小时,徐云一边把玩着手计算器,一边仔细观察着每一个小口品尝土茯苓绿豆汤的“客人”,这些人有上年纪的大叔,也有年轻的公司员工,还有部分学生打扮……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穿件花格衬衫的青年走进药膳坊,青年一脸的吊儿郎当像,皮肤白嫩的跟个娘们似的,他的身后还带着两个魁梧小弟紧随左右。

    徐云知道,导演这出戏的正主算是出现了。

    花衬衫青年先是看了看在座的客人,又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前台站着的徐云:“哟,老板,您这生意可真够火爆啊,想来吃个饭都没地方坐呀。”

    徐云轻笑一声:“有屁就别憋着,省的憋出毛病,放吧。”

    “行呀,说话挺冲的呀!”青年不屑冷笑一声:“今天你就好好给我记住,我叫汪天光!四狼帮汪顺喜是我叔叔,你得罪我叔,就等于得罪我汪天光!懂了吗?”

    徐云有些无奈,四狼帮还真是阴魂不散啊,看来那群狗崽子是真的想找灭啊。

    “今天老少爷们儿辛苦了!领钱走人!”汪天光大手一挥,喝绿豆汤的客人纷纷起身,汪天光身后小弟迅速掏出钱发酬劳,一人一百!

    汪天光得意洋洋的看着徐云:“小子,我叔看的起你是因为他上年纪了眼花,脾气也他妈硬不起来了!但我没那么多的耐心,你不是想玩吗?我玩儿死你!”

    “滚蛋。”徐云嘴里蹦出俩字,他实在是不理解这货这么做的意义,出了几千块就为让人来他这里喝了一锅成本寥寥无几的绿豆汤?他真怕打这种弱智会把自己也传染了。

    汪天光当场暴怒,不知死活的破口大骂:“老子今天把你店给掀了你信不信!!”

    徐云并不是特别有耐心的人,就在他准备出手好好收拾收拾这个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白痴的时候,一个女子推门走入药膳馆。

    宛若仙女的女子长发飘飘,一身黑色的紧身T恤,胸前傲人的挺拔呈现出完美半弧!下身同样是紧身弹力的黑色裤子,一双长腿上的浑圆绝对能让任何男人看傻眼。

    这不是暴力狐尊仇妍还能是谁!

    “我想好了,今天就来这里做服务员。”仇妍开门见山,一点都不墨迹。

    徐云微微一笑,看来仇妍这次是真的想明白了。

    受伤的仇妍独身面对一个二流高手也只能做到勉强自保,更别说什么保护果果了。而跟着徐云混就不一样了,既能有人帮忙抵御强敌,还有九宝还魂丹这种珍要吃着,而且徐云医术高超,说不定就把她内伤给制了。

    正在找麻烦的汪天光哪能容得其他人打断自己的话,顿时把刚才积怨的火气全部发泄了出来:“眼瞎啊!没看到爷在这说话呢?滚蛋!”

    徐云不禁心一乐,这家伙惹谁不好,非要惹落魄的暴力狐尊,简直就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屎(死)!

    仇妍秀眉蹙起,眼角露出一抹凌厉的寒光,冷声道:“你说什么?”

    “我让你滚!”汪天光这才扭回头,这一回头不要紧,他没想到这应聘服务员的居然是个如此标志的小美人呀,顿时色心大起,****的调笑道:“小**长得还挺标志,哼,有没有兴趣做我汪天光的女人?咱可是人称银枪小霸……”

    “哐——!!!”

    不等汪天光的话说完,仇妍突然一招简单霸道的高鞭腿就雷鸣电掣般劈在了汪天光的后脑袋上!

    汪天光那粉嫩的小白脸遮天盖日的直接就狠狠砸在了前台的玻璃台面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