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撞击声之后,玻璃台面被汪天光用脸拍的支离破碎!但玻璃再破碎,也没汪天光那张扭曲的血脸更破碎啊!

    那张脸真是惨不忍睹哟,眼棱缝裂乌珠迸出,鲜血迸流鼻子歪了个底朝天!汪天光脑子里是锣啊鼓啊钹儿的一阵鸣响,他只知道自己眼前一黑,其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漂亮呀!

    一招秒杀!

    徐云对那俩傻掉的小弟摆摆手:“还不赶紧把人送医院?别让他死在我这里,晦气哟!”

    眼瞅着汪天光废了,那俩小弟腿肚子都哆嗦了,那冰山美女又是一脸冷峻模样,浑身上下骨子里都透着一股逼人的寒气,他们还敢再说啥?

    两人赶紧托着汪天光就往医院奔去,真出人命就麻烦了!喜叔肯定会责怪他们二人啊!

    徐云见那二人走远,对仇妍微微一笑:“真想好了?月薪就一千,不嫌少吧?”

    仇妍虽然没有理会徐云,但至少看他的眼神儿没有之前那么冷峻了,她来这里怎么可能是为了钱?能保护果果的安全,是她现在唯一的目标。

    “你这么不爱说话可当不了一个好服务员啊。”徐云自讨无趣。

    这时候个逛街的美女也终于回来了。

    “爸爸,快看妈妈和婉儿姐姐漂亮吧!”果果还没进门就兴奋的喊道。

    当果果推门而入之后,她瞬间就呆住了,嘴巴微微一撇,眼眶瞬间就红润了,半个月前的委屈,害怕,心惊全部都倾泻了出来,哇一声就扑向了仇妍:“呜呜呜!姐姐!呜呜!你去哪了!”

    仇妍看到果果那副委屈的样子,冰冷的心瞬间化为一滩柔水,一把上前抱住痛哭流泪的果果!口一边一边默默念着:“果果不要怪姐姐,姐姐当时丢下你也是为了你……果果不要怪姐姐,姐姐以后再也不丢下你了……永远都不……”

    “呜呜呜……”果果忍不住十多日来对仇妍的担心害怕,彻底放声大哭起来:“姐姐坏……你知道找不到你之后果果多担心吗……呜呜呜……”

    随后进来的阮清霜和秦婉儿彻底迷茫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两女只能把目光投到徐云身上,好奇的等待徐云的解释。

    “呃……这个,我看还是等果果自己来解释吧。”徐云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只能耸耸肩膀:“仇妍,你先带果果上楼吧。”

    仇妍点点头,什么都没说,抱起哭的一塌糊涂的果果上楼而去。

    看着这个被神秘感覆盖全身的女子,秦婉儿不禁皱了皱眉头,看向阮清霜:“清霜姐,她是谁呀?”

    “我也不知道,果果不是叫她姐姐吗?”阮清霜摇摇头,她相信这个女人肯定跟果果有关系,她一直都认为果果是孤儿,没想到她还有其他亲人。

    “你女儿的姐姐你不知道是谁?”秦婉儿再次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的逻辑呀?

    徐云嘘的对秦婉儿吹了一声口哨:“秦婉儿,你这新买的小裙子可真够短的呀。干嘛?要去公交车当便衣警察?以身涉险去抓咸猪手的流氓吗?”

    “抓就先抓你这种色鬼!再看我就把你眼珠子抠出来!”秦婉儿瞪了徐云一眼,注意力也被迅速转移了。

    阮清霜虽然有些不放心楼上的果果,但看到徐云目光很平静,所以相信那个叫仇妍的女子绝对不会伤害果果。她心里现在只有一种怪怪的压抑感,其实她只是担心那个女子会把果果带走。

    虽然果果不是她亲生的孩子,而且她们在一起的时间也并没有多么长久,但不知道为什么,阮清霜真的就已经把果果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看待了。

    因为在阮清霜捡到果果的时候,果果和她当初来到河东的时候一样,一样的孤独,一样的无助,一样的可怜却没有人愿意帮助。

    阮清霜真有些害怕,他害怕没有了果果自己会怎么样,又回到从前的那种孤独吗?

    逃离老家来到河东市,阮清霜一直都在忍受那种孤独,是果果带给了她全新的生活。她已经开始依赖果果了,如果果果真的要离开,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接受这个现实。

    “清霜姐?”秦婉儿伸手在阮清霜面前晃了晃。

    阮清霜这才猛然回过神儿来:“怎么啦?”

    “我先回趟所里,所长刚打电话找我呢。”秦婉儿道:“昨天四狼帮的人去保人不肯出那万块,不知道这次他们是不是要松口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钱追回来的!”

    “婉儿,那就麻烦你了。”阮清霜对秦婉儿也是心存感激。

    徐云到不这么觉得:“她当警察的就应该为人民服务,不然咱纳税养活他们干嘛吃的?”

    秦婉儿狠狠白了徐云一眼,这家伙说话就好像跟警察有仇似的!真不知道是不是有警察把他错当嫖客抓过!

    秦婉儿离开之后,阮清霜几次想开口问徐云那女子是谁,但徐云都用微笑回避过去:“时机成熟,她们自然会跟你说吧,她们的事儿我也解释不清楚。”

    “那果果……她会离开吗?”阮清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咯噔跳了一下,眼眶都有些微微泛红。

    就在这时候,仇妍抱着果果出现在了楼梯转角处。

    果果脸上已经没有了泪水,虽然眼睛还红通通的,但嘴上已经咧开了灿烂的笑容:“果果当然不会离开妈妈啦!”

    阮清霜迅速扭过头去,温婉动人的看着果果,她那柔情似水的目光就连仇妍都被感染了。

    一直对任何人都保持戒心的仇妍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女人对果果的爱真的好浓。

    果果跳下仇妍的怀抱,一头扎进阮清霜的怀:“妈妈,这是仇妍姐姐,从小到大对果果最好最好的人!”

    “那我呢?”阮清霜听到果果这么说还真是有点吃醋呢。

    “妈妈是十五天前开始,对果果最好最好的人!”果果嘴巴跟抹了蜜似的:“如果没有妈妈,果果早就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了,是妈妈给了果果第二次生命!妈妈是果果最爱的人!”

    不到岁的顽童一番话语把阮清霜感动的好一番泪流满面。

    徐云苦笑一声,这是演的哪一出呀,这丫头不一项都走搞笑路线吗,怎么突然整起悲情戏煽起情了,还真有点受不了呢。

    “爸爸,原来你早就认识仇妍姐姐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果果一脸气愤道。

    徐云冤枉呀,是仇妍躲着你,又不是我不想说!

    “哼,仇妍姐姐和妈妈你只能选择一个,别想脚踏两只船哦!”果果根本不给徐云解释的机会,直接就下了断定:“爸爸肯定是想又做爸爸又做姐夫,我叫起来可就太为难了。”

    我擦!徐云真想一脑袋撞墙死了算了。

    果果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她跑入前台拿出账本,看到上面什么都没记,果果有些诧异:“爸爸,你怎么没记账呀?卖了多少东西你脑子记得下吗?”

    “卖了一大锅免费绿豆汤。”徐云一耸肩膀,无奈道。

    “什么意思?”阮清霜忍不住好奇问道。

    徐云怕阮清霜担心,也不想多做解释。

    仇妍冷声道:“有小人使诈。”

    “呵呵。”徐云只能干笑一声,捏捏果果小脸蛋:“不过已经被你仇妍姐姐摆平了。”

    果果嘟起小嘴巴,一想到整个午都没到赚钱,小脸蛋气的红扑扑的:“肯定又是那个什么狼狗帮的坏蛋!”

    “果果,以后他们都不会再来找麻烦了,我在这里,绝对不会再让果果再受委屈。”仇妍双目流露着丝丝歉意和怜爱。

    “嗯!”果果点点头,很是欢喜的跑去阮清霜身边:“妈妈,我们就留仇妍姐姐在店里做服务员吧,嘻嘻,这样我们大家就都不用分开了呀。”

    阮清霜当然愿意呀,店里原本就缺少人手,来一个自己人总比招外人强:“仇妍,不知道你的意思是……?”

    “嗯。”仇妍点点头,她对任何人都话语并不多,即便她对阮清霜心存无限的感激,但却也很难说出那种矫情的话来。

    阮清霜微微一笑:“那以后就辛苦你了。”

    她看得出来仇妍是个不太喜欢说话的人。

    徐云在仇妍的眼神儿里看出一丝痛苦的神色,或许昨晚上的事情激触了她内伤的发作,但她依然坚持站在果果面前,没有露出半点受伤的样子。

    “果果,那你还不赶紧去给你姐姐准备个房间?”徐云提醒道。

    阮清霜和果果这才恍然大悟,阮清霜拉起果果道:“走吧,咱们给仇妍姐姐把房间收拾的漂漂亮亮的好不好?”

    “好!”果果首当其冲跑上楼去。

    包吃包住包疗伤,这话是徐云说出来,当然不能食言。

    “你觉得自己还能坚持几天?”徐云的表情倒是挺轻松。

    仇妍自嘲般的冷笑一声:“如果没有你的那颗九宝还魂丹,我现在恐怕已经是死人了。”

    “你到是想得开。”徐云佩服她这不怕死的精神。

    “想不开又能怎样?”仇妍脸上还是挂着那丝自嘲:“徐云,我从小到大很少去相信别人,但我选择了相信你,我相信我死了之后你也一定能帮我照顾好果果。”

    徐云赶忙摆手:“别别别,你要想死就别出现呀,见着果果再死?你能瞑目?”

    仇妍低下头,许久后缓缓抬起,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我不想死。”

    “那就乖乖听我的,虽然咱不是什么扁鹊华佗,但咱也不比他们次。”徐云嘿嘿一笑:“但我就怕你不配合啊。”

    仇妍收起忧郁,目光坚毅道:“只要我能活下来,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做!”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