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妍表情突然巨变,她猛然抬头瞪向徐云,若不是她现在身受内伤的折磨,敢这么对她说话无力的人她一定杀而后快!

    徐云哪能读不懂仇妍冷峻的目光,他耸耸肩膀不以为然:“想活命就听我的,我可没那隔着衣服施针的本事,奇经八脉每一穴位都很重要,你不脱也行,但我若扎错了你可别怪我。”

    “你!”仇妍虽然不懂医理,但是奇经八脉对他们习武之人有多重要她很清楚,而且她也是已经打通全身基本筋脉的一流高手,所以更明白这点的重要性和可怕性。

    尤其是任督二脉,若是扎错,轻则武功尽失,重则死亡或成为植物状态的废人。

    徐云收回银针:“算了,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也不强迫。一会儿你可以自己看看胸前玉堂、檀以及庭穴,如果我猜测的没错,这几个穴位已经泛出青紫暗色,而你背后督脉上的大椎,灵台,命门等穴位恐怕更为严重。”

    仇妍紧咬牙关,她怎么可能忍受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露给一个男人看呢!除非,他给自己施针之后,她就杀了他……若是之前,仇妍定能做出这种事情,但现在她还真对徐云下不去手。

    “生死不在天,在你自己。”徐云也不含糊,把银针收起,直接将粒九宝还魂丹全部送给仇妍:“放心,果果我会照顾好的。”

    徐云说完便走出仇妍房间,而这时候他也跟上楼的阮清霜和果果撞了个正着。

    “爸爸,你去仇妍姐姐房间干嘛?”果果警惕道,“你已经有妈妈了,就别朝暮四了。而且按照辈分她也算是你女儿哦,你可要注意伦理关系哦。”

    伦你个毛线呀!

    徐云差点吐血,天下有女儿跟老爸差不多年纪的事儿吗?!

    “我给你姐送点药,你姐好像身体不舒服。”徐云一脸无语。

    阮清霜刚才脸上的尴尬也变为担心,拉过徐云偷偷道:“徐云,女孩子身体不舒服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我出面总是要比你出面更合适呀。”

    “呃……”徐云挠挠头,你出面倒是合适,可是你不会施针呀。难道说她误会了,理解成了仇妍大姨妈来了?

    但果果接下来的话让徐云和阮清霜差点一头栽倒!

    “唉,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的时候。”果果一脸深有同感的表情叹息一声。

    我擦!你才几岁小孩懂个啥!

    徐云真怀疑果果的心理年龄到底有多成熟!

    “走了果果!妈妈带你去洗澡!”阮清霜实在是拿果果无可奈何,只能把她拖走:“现在店里人住的多了,果果洗澡就不能再拖拖拉拉的了。”

    阮清霜把果果带走之后,徐云也回到自己的房间。

    仇妍听到外面没有了声音,也长舒一口气,她鼓起勇气站到镜子前,缓缓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镜子映射出仇妍那婀娜的身姿,凝脂白玉般的肌肤简直让人无法去相信她是一个杀手。

    仇妍通过镜子清晰的看到自己胸前玉堂、檀、庭以及腹部的巨阙、神阙穴都透出一股暗紫色,她不由浑身一震。徐云说的没错,她的内伤已经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了,如果再拖下去,恐怕等待她的就只有死亡。

    可徐云无论再怎么说也是男人呀!仇妍无论如何也说服不了自己让一个男人看遍身体!就算他是医者父母心,抱着行医行善的目的,那也是看了呀!

    而且如果施针主要目标是奇经八脉,那就说明督脉、任脉、冲脉、带脉、阳维脉、阴维脉、阴蹻脉、阳蹻脉……那就是全身上下一点**都留不下呀!

    可是,若不施针的话,一个月之后她就再也无法保护果果。

    果果……这才是仇妍的死穴!

    仇妍终于做出了最终的决定,为了果果她连死都可以,为什么还怕被一个男人看自己的身体!为了果果,为了冯千岁信任的托付,这点屈辱算什么!

    想到这里,仇妍穿上衣服推门而出,直接推开隔壁徐云的房门。

    徐云似乎也早已料想到她会来自己:“想好了?”

    “嗯。”仇妍尽量的平静自己的呼吸。

    “其实也没什么,施针主要是针对任督二脉的几个重要穴位,我也看……呃……也没啥。”徐云本想说他也看不了多少地方,但想到仇妍这性格实在不适合开玩笑,也就把话咽了下去。

    这一点到有些出乎仇妍的意料:“只需在任督二脉施针?”

    “嗯啊。”徐云点头道。

    “那我前胸任脉的穴位我自己施针!你只负责后背督脉!”仇妍似乎找到了一个能让自己接受的方法,只让徐云看下后背,虽然别扭,但她还能接受,最起码不用袒胸面对一个男人呀!

    徐云一怔,自己恐怕是没机会目睹暴力狐尊那傲人双峰了:“你会施针?”

    “略懂一点。”仇妍道,她宁愿自己冒分险,也不愿被徐云看个干干净净。

    徐云一笑了之:“那行,我想你也不会拿你自己的命开玩笑。我怎么说你怎么做!”

    “好!”仇妍一咬牙,她也彻底忍受够了内伤的折磨。

    “脱衣服。”徐云走到仇妍身后,“你只需要拿根银针,按照我的吩咐刺入穴位即可,记住,千万不能错了顺序和位置。”

    仇妍点点头,一脸冰霜凝聚,她也不再扭捏,一把脱掉上衣,毫不犹豫的解开了自己的内衣。

    整个房间瞬间弥漫起特殊的气息,徐云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他可从未看过女人的酮体呀,仇妍妙曼的后背给了他无尽的遐想,凝脂白玉般的肌肤,水嫩的似乎一捏都能捏出水来……咕咚,徐云忍不住眼下一口唾沫。

    仇妍声音冷冷响起:“看够了没?”

    “维多利亚的秘密哟?这内衣挺贵的吧?”徐云赶紧收起目光,摸了摸下巴转移话题,

    “徐云,如果你再敢有任何杂念,我发誓要你人头落地!”仇妍一听这家伙居然在这种关键按时刻还在意自己内衣品牌,当然是气不打一处来!

    徐云倒吸一口气:“成,只谈针灸不谈内衣。”

    “爸爸,仇妍姐姐是不是在你房间?呃……”随着果果询问的声音,徐云的房间被吱嘎一声扭开,果果想都没想就一头走了进来,刚洗过的头发还湿漉漉的呢。

    呼——!

    整个房间一片死静!仇妍哪还顾得上疗伤,直接把衣服套在身上,然后拎起果果就走回自己房间。

    整个过程谁也没说话,徐云可真没碰到过如此尴尬的事情,谁知道果果这家伙会不会添油加醋的在阮清霜面前乱说呀?

    唉,果果啊果果,干爹的一世英名可就全看你能不能管得住那张嘴了。

    仇妍也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怎么刚才进徐云房间就忘了锁门呢。以后针灸疗伤这种事情看来必须选择在所有人都入睡的深夜进行。不然随时都会碰到尴尬的情况。

    “仇妍姐姐,爸爸为什么脱你的衣服?难道你们两个是要……”果果的表情是相当的不可思议,在她的世界里,仇妍就是冰山一般的存在,以前连见她跟男人正眼说话都没见过!更别说再男人面前脱衣服了!

    仇妍虽然在外是暴力狐尊,但在果果面前却就是一个温柔姐姐:“果果不能乱说,刚才姐姐只是想让他帮我疗伤。没有其他任何别的意思。”

    果果一脸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就像是张翠山给殷素素脱衣疗伤,杨逍给纪晓芙脱衣疗伤,张无忌给赵敏脱衣服疗伤……”

    说着说着,果果无奈摇摇头:“唉,大侠们都肿么了?难道爸爸也跟他们一样,不脱女孩子衣服就不会疗伤?”

    “姐姐的伤要针灸,必须脱掉衣服……”仇妍真不知道现在的电视剧是帮了自己还是害了自己,“果果,总之徐云给姐姐疗伤的事情,你不能告诉别人好不好?”

    紧跟着,仇妍紧张道:“尤其不能告诉你阮妈妈!”

    果果点头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当然啦,妈妈知道肯定是要吃醋的。”

    仇妍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那,既然我们说好了,就一定要保守秘密!”

    “嗯……”果果小眼珠子哗啦一转:“不过下次你再让爸爸给你疗伤的时候一定叫上果果,果果可担心姐姐吃亏哦。”

    汗,这种事情谁好意思叫别人看着?!就算果果是小孩,仇妍也别扭呀。

    这时候阮清霜也洗过澡走出来喊道:“果果,你又去哪了?”

    “仇妍姐姐,我走咯,昨天的故事妈妈还没讲完呢!”果果吐了吐舌头就开门跑了出去,“妈妈,我去找仇妍姐姐玩了一会儿……”

    徐云在房间里都快把耳朵给支尖了,他可真怕果果说出什么惊死人的话来,不过很庆幸,果果居然一个字都没提刚才发生的事情。

    虽然徐云是医者父母心,但是这种事情若说不清楚肯定容易引发误会呀。自己一世英名可不能毁在这种小事情上。

    徐云也没问仇妍是不是也要去洗澡,自己便先去草草的冲了个凉,先完成自己呼吸吐纳的功课才是正事儿。说不定某一天就能消除自己的心魔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