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宫幽根本来不及躲避,生生被徐云排山倒海的一脚劈后心!

    徐云四平八稳落地稳住下盘,而宫幽整个人却哐的一声拍在地上,胸口一阵汹涌澎湃,口泛出微腥味道,紧跟着便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丨血来!

    然而秦虎却趁机猛虎下山般扑来,一招练得炉火纯青的黑虎掏心目标明确,带着狂风怒吼直击徐云心口!

    徐云那会给他这么好的机会,轮圆的铁拳毫不犹豫的迎着秦虎的虎爪雷霆万钧的砸了上去!一拳一爪,两掌相撞犹如火山爆发!

    虽然秦虎的虎爪练得力气强劲,可碎石断钢,但又怎能抵挡得住徐云碎石化粉的强悍内力!两手相触,秦虎惨叫一声就迅速收回被震断指头的虎爪!

    就在秦虎痛苦收拳的瞬间,徐云左膝深屈,右腿突然犹如炮弹般弹射而出!一招仆步撩裆狠狠踢在秦虎胯下,秦虎整个人翻身后仰,啪一声狠狠摔了个狗啃屎!

    “嗷!”秦虎惨叫撕破夜空,五指指骨瞬间粉碎骨折的疼痛让他钻心,裆下爆裂的剧痛更是让他在心里和生理上同时难以忍受!

    徐云也得以喘息,起码这两人现在已经基本丧失了战斗力。

    还在徐云房内的仇妍听到有人惨叫,突然睁开凌厉双目,她长舒一口气,调好了经脉的次序让她周身感觉无比舒畅,转瞬间仇妍已经穿上衣服,她一步踏在徐云打开的窗户边缘,翻身直接纵身跃到楼顶!

    仇妍的突然出现让在场人都非常吃惊!

    “这么快?”徐云有些惊诧,一般来说,受了内伤调整经脉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而仇妍居然紧紧用了、五分钟而已。

    “仇妍!”秦虎虽然剧痛难忍,但还是挣扎的喊出两个字。

    一个徐云已经足够让他二人无法应对,现在暴力狐尊又突然除此案,恐怕他二人此行凶多吉少!

    就在这时候,宫幽突然起身,他趁着仇妍突然出现打断徐云注意力的瞬间直接腾空而起,犹如雄鹰展翅想要跳下药膳馆逃离现场!

    不是他胆小,而是他清楚,一个徐云他们就已经打不过了,如果再加一个暴力狐尊,那他百分之百就一个死字等着!

    如果两个人都死,倒不如让秦虎一个人死,他必须要留口气回到老大身边通风报信!

    嗖——!一阵厉风刮过,又见人字拖如闪电般划破夜空!

    宫幽原本腾空而起冲出去的身体突然被拖鞋击,当即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形态狠狠摔下了楼,哐当一声巨响,随后就再没有半分声音。

    仇妍突然目如寒冰,抹腰的瞬间软剑龙渊已经在手,一道寒光闪过秦虎眼前,他只看到龙渊犹如秋水一般的剑身,心脏被刺穿的剧痛让他忘记所有的一切,一瞬间过后,无论他再如何大口去呼吸,氧气也再没有半分流入肺腑。

    对于魔兽秦虎来说死亡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只是不甘心罢了。

    不等徐云制止,仇妍就已经翻身跃下楼顶,直奔宫幽而去!仇妍对他们没有半分怜惜之意,在她的眼里这些人都该死!当日他们是如何对待冯家人的,她早晚都要还回去!

    徐云见状也没犹豫,直接跟着在楼顶一跃而下,他可不希望仇妍真的把药膳馆附近变成坟场!而徐云飞身跃下楼顶的瞬间便傻眼了!

    我擦!秦婉儿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楼下!?!

    “不许动!!”一声娇斥响彻夜空,秦婉儿平稳端着手枪瞄准仇妍!

    秦婉儿确实被刚才的一幕惊到了,她接到电话后就马上赶往了药膳馆,这才停下警车就见一人在高高的楼顶重重跌落下来!

    还没等她明白怎么一回事儿,仇妍就一跃而下,身影轻盈如同鬼魅!

    而紧随仇妍身后的便是原本就让秦婉儿充满了好奇心的徐云!

    这到底是肿么个情况?!

    拍电影呢吧!动作片啊!!

    宫幽强趁着几人愣住的功夫,压下一口气血,起身就要逃走!

    徐云哪给他机会,身影一闪拦在宫幽面前,突然扬起的鞭腿闪电般狠狠抽向宫幽腰腹!已受重伤的宫幽再遭重击,整个人就像断线的风筝,一头栽倒在药膳馆门口,再无半分起身的力气。

    秦婉儿瞪大眼睛死死盯着仇妍,原因很简单,就是仇妍手那把身如秋水的软剑龙渊!

    这种东西在华夏那就是管制刀具!根据公安部规定,管制刀具的佩带范围和生产、购销均有法定手续!

    秦婉儿只知道眼见为实,她看到的就是仇妍拿着一把长剑在楼顶追着一人飞身而下,而这人身受重伤,在徐云一脚过去之后更是奄奄一息了。

    “放下武器!”秦婉儿对仇妍厉声喝道。

    仇妍的目光冷漠的飘过秦婉儿,就算她内伤未除,却依然不会把一个小警察跟一把普通配枪放在眼里。

    秦婉儿哪能受得了仇妍这种无视的挑衅,秦婉儿可不会因为果果叫仇妍一声姐姐便会对她网开一面:“放下!”

    “你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仇妍冷冷道:“我念在果果面子上不对你下手,你走吧。”

    “什么!?”秦婉儿顿时就瞪眼了:“我才是念在果果面子上对你很客气了,你最好放下武器好好配合执法!跟我去派出所把事情说清楚!”

    徐云现在真是左右为难,这事儿根本没办法解释呀!

    秦婉儿虽然胸大无脑,但却是社会上执法无情的公正小警察,而仇妍却是地下世界鼎鼎大名的暴力狐尊。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仇妍眼神闪过一丝寒意,徐云看得出来她内心深处已经动了杀机!

    “我擦!”徐云在仇妍就要出手的瞬间拦在了两人间:“秦婉儿,你这当警察的也太不专业了,地上那人才是犯罪分子!我们两个是见义勇为才出手的,你可别抓错了人。”

    “见义勇为?”秦婉儿哪有那么好骗:“你当我是岁小孩?见义勇为还拿着利器?!你以为你们是拍武侠剧呀!你再袒护她我连你也抓!”

    仇妍已经懒得再跟她废话,这种时候最好是把这个警察一起抹杀,省得麻烦!仇妍手龙渊转瞬间升起一抹寒意,她只需轻轻一下便能让秦婉儿小命归天!

    千钧一发之际,稚嫩的声音传出药膳馆。

    “婉儿姐姐你可来啦,唔?老爸,你跟仇妍姐姐在干嘛?”果果的突然出现彻底改变了现场气氛。

    阮清霜一脸困惑的抱着果果开门出来,一口气连问个疑问:“徐云?仇妍?你们?”

    “果果,不会又是你报警吧?”徐云真是彻底败给果果了,这丫头怎么对警察那么感兴趣呀,一点风吹草动都要找警察。

    果果揉揉困的迷迷糊糊的眼睛,认真的点点头:“安全第一嘛。”

    “小心!”仇妍突然失声叫道!

    然而这时候已经晚了,刚才被徐云踹飞到门口的宫幽突然起身,一把在阮清霜手抢下睡眼朦胧的果果,阮清霜措不及防,不但没能保住果果还被宫幽一把推倒在地!

    “都别动!谁再动一下,我就杀了她!”宫幽说话间已经把手短刃架在果果的脖子上。

    整个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果果甚至都没反映过来,所以连哭都忘了哭。而阮清霜也彻底惊呆了,她摔倒在地之后整个人都懵了。

    仇妍一双凤眼闪着咄咄逼人的寒光,身体徒然升起一股凌厉的杀伐气息,若不是果果被宫幽死死抱在怀里,她恐怕早就动手了杀而诛之了!

    秦婉儿也被这突然发生的事情搞懵了,那个在楼上摔下来,还被徐云一脚踹飞的男人居然还能站的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他真是人吗?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如此疯狂了,居然多了那么多变态,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啊?!

    徐云眯起双眼,目光凛冽而安静,他已经有些后悔自己没痛下杀手了,如果宫幽现在是个死人的话,就不会威胁到女儿果果了。

    “把孩子放下!”秦婉儿一声怒斥,手手枪再次举起,迅速拉动枪身唧筒,哗啦一声推弹上膛!

    宫幽冷笑一声,整个脑袋都躲在果果身后,开口怒吼道:“开枪呀!打啊!让我看看你们这些白痴警察的枪法能有多准!哈哈哈,你知道吗,小孩子的脑袋被打爆的瞬间特别漂亮!”

    一时间整个夜空都宁静了下来,静的可怕。

    秦婉儿对自己的射击一向自信,局里上次搞的大型射击比赛,她还是全河东市第一名!但如今面对真正的犯罪分子,面对犯罪分子手的果果,秦婉儿的那股自信居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不想让这个孩子死,就把枪放下踢过来!”宫幽手短刃紧紧抵在果果脖子上,厉声喝斥道!

    秦婉儿双手一软,她已经彻底没有了跟对方对峙的勇气!

    徐云和仇妍都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只要宫幽给他们一个漏洞,他们都不会错过,但一个二流高手怎么会犯那种低级错误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