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迅速起身四处寻找仇妍的身影,眯起眼睛质问道徐云:“那仇妍又是什么人?”

    “跟我一样啊。”徐云依然咧嘴笑着。

    秦婉儿哼了一声:“我哪知道你是什么人!”

    “你猜,反正不是坏人。”徐云无奈笑道,为了帮仇妍掩盖杀手的身份,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时候警笛声响起,数辆警察呼啸而至,车门声杂乱,密集的脚步声响起。肯定是有人听到枪声报了警,所以才会招来如此多的警察和特警。

    “哎呦!秦警官!您的大恩大德我真是无以为报!若不是您,今天我这小命就没了!”徐云突然抱住秦婉儿哭诉起来,并在她耳边低声道:“功劳是你的,麻烦我还是不想要。”

    “谁稀罕什么破功劳呀!”秦婉儿被徐云一头趴在胸前,瞬间脸红起来:“赶紧起来!别想趁机占姑奶奶的便宜!”

    擦,不就是占点便宜么,救命之恩啊,以身相许都不亏!

    刘光明听说有人开枪,马上亲自带了几十名警察、特警前来现场,他看到秦婉儿的时候微微一怔:“秦婉儿?不会是你开的枪吧!”

    “所长……我……”秦婉儿一时语塞,不知如何解释。

    徐云一把鼻涕一把泪拉起刘光明的手道:“领导,你们一定要好好嘉奖勇敢的秦婉儿同志!她开枪击毙的可是无恶不作的大恶人呀!”

    十几名围向宫幽尸体的持枪警察都大吃一惊,有人忍不住惊呼出声:“刘所长!这人就是全国通缉的A级重犯,人称苍鹰的杀手宫幽!!”

    刘光明闻言脸色都瞬间变了,迅速跑过去确认了死者身份,忍不住惊呼一声:“秦婉儿同志!你立了大功了!今天下午省警厅才来了消息,说有长相像苍鹰宫幽的人出现在我们河东市,没想到这就让你给抓住了!”

    徐云冲秦婉儿暗暗一笑,秦婉儿却一脸茫然,这算哪门子的功?若不是徐云冒死挡住那颗子弹,恐怕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吧。

    几十个警察都纷纷冲秦婉儿露出佩服惊赞的目光,纷纷感慨不愧是汇区鼎鼎大名的暴力警花,居然连苍鹰宫幽这种恶人都拿下了!简直让他们这些男人倍感羞愧呀!

    “刘所长,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我先带他去医院!是他刚才协助我,不然我也不可能……”秦婉儿也顾不得功劳了,现在徐云的伤势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刘光明这才注意到有人受伤,赶紧点头答应:“我让小五开车送你们去!”

    “不用了,我喜欢做摩托!”徐云嘿嘿咧嘴一笑,坐摩托能抱着嘛,坐汽车哪有这待遇呢。

    秦婉儿可没心思去想这些问题,也顾不得徐云抱着自己哪里了,只要徐云舒服就好,她道了一声坐稳,然后便一骑绝尘直奔距离这里最近的市人民医院而去。

    幸亏徐云伤势并不严重,只是子弹擦伤,不然的话秦婉儿可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赎罪了。

    经过简单的包扎之后,血也止住了,徐云呲牙咧嘴了一阵子也习惯了涂抹药膏对皮肤的刺激。

    辛亏这小护士许雅长得俊俏生的挺翘,不然徐云早撂挑子不在这做包扎了,这止血药也实在太一般了,抹了那么厚也没啥太好的效果。

    “秦婉儿,你居然敢对一个A级通缉犯开枪,呵,挺有胆量的嘛。”徐云淡淡道:“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什么后果?”秦婉儿一怔,她开枪的时候只是在想绝不能让犯罪分子在自己手逃走,她哪知道她开枪打死的人居然是那个恶名昭著的A级通缉犯!

    徐云微微一笑道:“所谓枪打出头鸟,如果你不想惹上麻烦,最好还是低调一些,击杀宫幽或许会让你名声大震,但同时也会带给你更多的麻烦。比起名誉来,我觉得还是命更重要。”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看我想那种张扬的人吗?”秦婉儿自然明白徐云的好意,宫幽这种家伙自然会有狐朋狗友,而且肯定还是那种不好惹的,这事情若是宣扬出去,她肯定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会跟领导沟通这件事情的。”

    “哈哈,看来你也不是胸大无脑嘛。”徐云爽朗一笑。

    秦婉儿瞪了徐云一眼,刚想说她什么呢手机就响了,

    她拿出一看是所里打来的,然后就走出病房接听了电话。刘所长说让她抓紧时间回去写报告,这可是河东市公安部门有史以来破获的最大要案呀!

    而且这件事情所有局里的领导都是非常非常的重视,据说一把手陈局都大半夜亲自起床去法医部辨认尸体了!

    正好,秦婉儿也可以借机把徐云给她的忠告跟所里说一声,这件事情就尽量不要让外界知道的好。

    其实这一点完全没必要担心,因为河东市公安局局长陈巍是个非常稳重的人,他很清楚苍鹰宫幽什么人,地下世界的猛人太多,事情如果传出去,难免会有宫幽的狐朋狗友前来报复。

    即便是秦婉儿不开口,陈巍也会下令这件事情必须要低调表扬,这件事情就私下内部表扬一下,对外则是要全面封锁消息!

    秦婉儿接完电话回到急诊室,却发现徐云已经不见了,急忙问小护士许雅:“他人呢?!”

    “他,他说有事情要先走一步。”许雅满面羞红,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

    秦婉儿无语,该死!徐云这家伙到底给人家小姑娘吃了什么**药!难道跟她去派出所写份报告就那么困难吗?有那么麻烦吗?!

    徐云回到药膳馆的时候警方的人已经离开,估计击毙宫幽的事情足够他们好好开会研究一晚上的了。

    仇妍正在门外等他。

    “那么快就搞定了?”徐云惊诧,暴力狐尊果然对善后工作处理的相当娴熟呀,楼上秦虎的命运应该跟昨日的山猫一样吧?

    “人处理干净了,但这个东西有些麻烦。”仇妍蹙眉伸出右手,右手手心赫然呈现个移动电话卡片形状的暗红色芯片:“有这个东西在,他们的人很快还会找到这里的。”

    徐云不禁皱起了眉头,我擦,这岂不是麻烦了?以后若是每天跟这些家伙打交道的话就别睡觉了!

    仇妍当然很清楚事情有多么棘手:“下一次再来的,恐怕就是比宫幽这种狠角色更狠的人了……”

    虽然仇妍口没说,但是她已经做好了带果果离开的准备,原本她还以为果果在这里会很安全,自己也能安心在这里疗伤,但现在看来一切都即将变成过去式了。

    “那你怎么打算的?”徐云很清楚仇妍现在心算盘,就是想听听她怎么说。

    “离开这里。”仇妍的口气非常坚定,她也没有隐瞒徐云她自己想法的意义,即便她离开这里一定会死,她也一定要把果果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你真以为十六计走为上计?”徐云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看来仇妍还真是不懂得委婉。

    仇妍沉默不语,那还能怎么样?

    “不就是个定位芯片嘛。”徐云嘴角上挑,一抹坏笑挂在脸上:“你与其选择自己离开,到不如选择让‘他们’离开。”

    仇妍猛然抬起头,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徐云伸手指了指东南方向:“河东机场就在那边,你可以去看看有没有到南美或者是非洲的航班。如果没有,去欧洲的也成啊。让‘他们’去旅个游。”

    冷若冰霜的仇妍再次露出惊为天人的微笑:“我懂了。”

    徐云相信这点小事儿仇妍能轻松搞定,只需要把芯片偷偷塞进几个回国探亲的老外口袋里,那麻烦岂不是就彻底的远走高飞了?

    仇妍没再浪费时间,迅速起身前往机场。

    ……

    徐云目送仇妍离开之后,也回到了药膳馆二楼,见阮清霜的房间开着,并未关灯,便放轻脚步走了过去。

    阮清霜正坐在床边守护着果果,徐云没有回来她也睡不着觉呀,经过一个小时的沉静后,她已经基本克制住了自己刚才的恐惧,见到徐云回来,阮清霜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但紧跟着,阮清霜的心又提了起来,她幽柔的看着徐云肩上绑着的绷带,痛心疾首道:“你的伤……”

    “皮肉伤,不打紧。”徐云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他怕将果果吵醒。

    阮清霜低头看了看果果,然后给她守好被子,便起身掩门出来。

    徐云坐到客厅沙发上,阮清霜给他倒了杯热水,压低声音问道:“怎么能不要紧呢?那可是枪伤呀!医生怎么说的?需不需要住院?你怎么自己就回来了?”

    “医生说我皮厚耐糙,别说是子弹,手榴弹也不一定伤着我。”徐云不想阮清霜担心,拍拍左肩,表情神采飞扬,真跟没事儿人似的。

    阮清霜秀眉蹙起,一把拉住徐云拍向肩膀的手:“你是疯子吗!受那么重的伤还去碰!”

    徐云咧嘴一笑,真没想到阮清霜生起气来还别有一番风味:“呃,我是右肩受的伤……”

    “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阮清霜真是让徐云搞的哭笑不得,随即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仇妍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