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完午一阵子之后,秦婉儿便去上班了,还说准了晚上回家收拾了东西就奔这里来。仇妍也没说什么便出门了,徐云知道她是要巡查一下周围环境,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果果跟妈妈上楼休息一会儿吧。”阮清霜拉起果果的小手道,昨天大半夜折腾了那么一通,现在她只想补一觉。

    果果当然没有意见,把账搞清楚之后便跟阮清霜直接上楼去了:“爸爸,这里就交给你了,不准寻花问柳的!”

    “寻个毛线!”徐云喝口水都差点被呛死,这是药膳馆!又不是京城八大胡同!寻什么花呀,问什么柳啊!

    阮清霜对此只是微微一笑,虽然只有短短的时间,但她却已经习惯了这一大一小两个家伙在自己耳边大喊大叫的了。

    果果却背起小手走上楼去,她才不要理会徐云现在想什么呢。

    徐云坐在药膳馆前台里的椅子上,他一直都在等那几个在门口晃悠了十几次的小混混进门,但那几个家伙似乎非常顾忌什么,一直都没敢进来露一脸儿。

    小混混就是小混混,永远都上不了大台面呀。

    突然已经上楼去的果果却突然又跑了下来,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徐云,神情紧张道:“爸爸,妈妈内衣坏了!”

    “呃……”徐云无语,这娃啥意思呀,“怎么坏的?”

    “唔,果果怀疑是撑坏的。”果果一本正经道。

    阮清霜在楼上娇斥喊道:“果果!你给我回来!再乱讲妈妈就真生气了!”

    果果委屈的嘟起小嘴:“人家实话实说嘛……”

    “哈哈哈,果果,以后这样的新闻可以多播报一些。”徐云已经开始幻想那内衣撑破的瞬间,阮清霜的娇躯定然是瞬间挣脱了束缚,那种画面……呃,太刺激了……

    然而这时候那几个畏首畏尾的混混也推门而入。

    果果一怔,紧张的看向几人。

    徐云起身拍拍果果的小脑袋:“果果先上楼,等干爹搞定这些讨厌的耗子就带你去给妈妈买内衣好不好?”

    “好!”果果兴奋的点点头:“果果也要一件!”

    徐云一头黑线:“你要个毛线!你能穿呀!”

    果果煞有其事的低头看看自己的胸脯:“人家也快要发育了嘛,先准备总比没准备的好呀。”

    我擦……徐云还是决定不要跟果果沟通了,反正说什么也说不明白。

    几个混混走进药膳馆,先死四下看了看,然后一副警惕的样子看着徐云,好像他们是受害者似的。

    “怎么,你们狼狗帮还想没完没了了?”徐云仰头微笑看向推门而进的几人:“几天不打就痒了?”

    几人面相最沉稳的一个急忙道:“小子,我们老大让我给你带句话,今天是最后的考虑时间,你若想清楚给回个话!不然可别怪我们四狼帮不客气。”

    其实这几个混混是带着任务来的,吃顿霸王餐再传话,但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药膳馆门口居然停了辆警车,警界现在人气最火的秦婉儿居然在这店里打杂,所以几人硬是没敢进来。

    现在他们确定了秦婉儿离开了,这才敢到店里来传话。

    “趁老子心情好,抓紧时间我滚蛋。”徐云懒得理会这群小喽啰:“给汪顺喜说,再惹我,我就教教他死字怎么写。”

    这时候仇妍也在外面巡视回来,见到几个小喽啰,心升烦闷,疑惑问向徐云:“四狼帮的混混?”

    徐云摊手耸耸肩膀,表示非常无奈。

    几个混混看到突然走进一个美女,不禁感到惊诧,怪不得这小子宁愿混在小饭店也不愿跟喜叔去混,原来这小小药膳馆除了美女老板娘和警花秦婉儿两个极品美女,连服务员都是如此一位人间尤物呀!

    仇妍没再理会徐云,扭头看向那几个小混混,突然露出刺骨寒意的凌厉目光:“滚!”

    虽然前来传话的几个混混知道药膳馆徐云是个猛人,但被一个女服务员当头怒骂心还是无法接受,就算这服务员生是极品美妞儿,那也不能如此羞辱他们!

    “臭娘们儿,给你脸了是吧?”为首的混混凶相必露。

    “呃,牛弊呀,找抽也不挑挑人!”徐云满脸可怜同情地看了眼那混子,暴力狐尊的狐狸尾巴岂是什么人都能捋的?

    “别把人打死了,他们还要替我回去传话呢。”徐云长叹一声:“唉,怎么就有那么多不知死活的东西呢。”

    说完徐云就直接走向楼梯,似乎丝毫都不在乎他们会不会欺负一个女孩子。徐云上楼之后,几个混混身上的压力轻松了好多。

    “小妞儿,在这破店里当服务员能挣几个钱,跟哥混,哥保证你一天赚的比这一年都多。”一名混混摸着下巴色迷迷道。

    其他几人也跟着桀桀桀的贱笑起来:“你们店里的人都不管你事儿,你倒不如跟着哥几个,哥几个好吃好玩陪着你呀,哈哈哈哈!”

    仇妍身上杀气愈来愈浓烈,而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还笑的出声,典型是那种不知道死字如何写的货色。

    “哥哥们可是各方面都很强的哦,床上那个也很厉……啊——!”

    不等那人说完话,仇妍已经起脚撩阴!这货虽不至于死掉,但若是穿越回古代当公公恐怕是不需要再动手术了。

    其余人见状勃然大怒,但仇妍一丝机会都没给他们!直拳!鞭腿!膝磕!简单利索全部放倒。四个混混全部都捂着招部位跪了一地。

    “我再说最好一次。”仇妍当然不屑对这些小角色下毒手,看都没看那跪了一地的几个流氓混子,怒斥一声:“滚!”

    几人哪还顾得上什么疼痛,连滚带爬的就跑了出去!他们发誓自己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女人,动作快的就像是一道魅影似的!她到底是人还是鬼?!

    ……

    果果见到徐云上楼就在房间跑了出来:“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去给妈妈买内衣?”

    阮清霜拿果果没办法,一脸黑线非常无语。

    “呃……这个……”徐云心唏嘘不已:“随时都能去,只是我不知道尺码啊,这个东西要自己试的。”

    “我知道,4D!”果果非常肯定道:“爸爸不会看不出来吧,妈妈可不必志玲姐姐小哦。”

    擦!这都懂!徐云只觉得一腔热血直上头,4D啥概念?一只手无法掌握的女人啊。

    “冯果果,你再多说一个字,今天我非要打你屁股!”阮清霜是彻底败给这丫头了:“给妈妈进屋!”

    “爸爸,妈妈最近特别容易动怒哟。”果果一脸委屈,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更年期的女人好可怕哦。”

    阮清霜僵了,还是不跟她争论的好,这都把自己说成更年期妇女了。

    “那咱们走吧。”徐云爽朗笑了一声:“清霜,我带果果出去玩玩,小孩子一整天闷在家里会憋坏的。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爸爸,咱们去给妈妈买内衣!”果果依然坚持道。

    徐云笑的肚子都疼了:“嗯,好,没问题!”

    “下梁不正上梁歪。”阮清霜对这一大一小两个家伙彻底服气:“我才不跟你们去呢!”

    徐云拉着果果从楼上下来,仇妍原本是想要拦住他们的,但是看到果果那种期待出去玩的神情也就没舍得:“我跟你们一起去。”

    “那太好了,仇妍姐姐和妈妈罩杯一样大,你可以帮妈妈试!”果果到真不客气。

    仇妍翻了个白眼,沉默是金!

    两人带着果果出了药膳馆,还没走出去多远,果果似乎就忘记了出门的任务,一会儿嚷嚷着要去儿童乐园,一会儿又嚷嚷着要去水上乐园。

    对于去去水上乐园,徐云绝对没意见,一想到暴力狐尊穿泳衣,那是真瞬间心情澎湃。而且水上乐园肯定还有很多很多比基尼美眉,绝对是男人天堂呀!

    “不能去。”仇妍却一口回绝了果果的各种要求,人多杂乱的地方她一概否决。

    果果突然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仰望天空,小大人似的叹息一声:“人家都好久都没跟小伙伴们一起玩了……”

    听到果果的惆怅,仇妍脸上浮现一抹阴霾,再过几天就到开学的日子了,原本果果是要上一年级的,现在却因为各种事情流落在这个地方。

    “果果想不想上学?”徐云嘴角微扬,他不希望果果的童年是有遗憾的童年。

    “当然想呀。”果果撇了下嘴,向往却又心有不甘道:“可药膳馆那么忙,妈妈那么辛苦,我可是要帮忙的。”

    徐云无奈干笑一声,这小丫头,说的就好像药膳馆离开她就不转了:“我们可以再招一个人,这样你就能放心去上学了吧。”

    “真的?”果果一脸期待,她毕竟是孩子,掩盖不住自己心的真实想法。

    “徐云,果果户籍并不在河东,上学的事情……”仇妍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打击果果心情的话,可是若不现在说清楚,如果因为这个关系果果无法入学,那只会让她更伤心。

    果果脸上的兴奋也确实一下蔫了很多。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