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婉儿带队回到所里之后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都别闲着了!现在就跟我去抓汪顺喜!”

    “秦所长,你别冲动,汪顺喜不是咱们能抓得了的人呀。”

    “是啊秦副所,这事儿真没那么简单,我看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秦婉儿听了这些话之后更是火冒丈:“四狼帮现在如此猖獗你们能忍得了吗?哼,好,好,你们忍得了我可忍不了!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暴力警花的名头也不是白来的,秦婉儿一发火也是个十头牛拉不住的主儿,一众警员全部上前阻拦。小五见状不妙,迅速起身上楼去找刘所长了。

    “都给我闪开!”秦婉儿怒目瞪向众人:“你们觉得对得起自己的警衔吗?!”

    这时候刘光明拨开人群走了进来:“小秦,这是谁惹你发这么大的火气呀。”

    秦婉儿见状微微一怔,气归气,但刘光明毕竟是所长啊,她不可能一点面子也不给:“刘所长,我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抓汪顺喜!他组织的四狼帮在我们区里恶名昭著!欺软压善!我们为什么对他们放任不管!”

    刘光明表情严肃,长叹一口气:“小秦,你知道汪顺喜是什么人吗?”

    “当然知道!”秦婉儿哼了一声:“他就是个恶人!是个开赌场的黑社会头子!”

    “不只是如此。”刘光明摇摇头:“抛开汪顺喜是四狼帮的老大不谈,就说他拿得出面儿的身份,他是我们区最有名气的养狗大户!我们区的开发区那家藏獒养殖训练基地就是他的!他是有名号的经营家,他养藏獒,繁殖藏獒,驯化藏獒,这些都是合法的经营!我们没有证据抓他!”

    秦婉儿被刘光明说的彻底没了脾气。

    “你说他是四狼帮的老大,证据呢?”刘光明哼了一声:“你说他开赌场,证据呢?!我们是警察!不是泼皮无赖!我们做事情讲究的是证据而不是人情!!”

    “可是打砸药膳馆的事情就是他们做的!这一点我用人头保证!”秦婉儿就算面对所长刘光明也是不会低头的那种人。

    刘光明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我要的不是人头!我要的是证据!有证据就能抓人!没证据谁的人头也没有用!”

    秦婉儿拳头突然紧握,好,那我就给你找出证据!她就不想信汪顺喜会没点证据,藏獒养殖基地里一定藏着他不为人知的秘密!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

    药膳馆被砸成这样根本无法营业,徐云打电话给强子,问他有没有认识搞装修的朋友,强子开了辆二手富康带着小飞去找小飞那个做包工头的小舅,人一个小时之后就赶到了药膳馆。

    看到药膳馆这样子,强子不禁惊愕:“云哥,这是……四狼帮的人做的吧?”

    “嗯。”徐云没在这个话题上浪费时间,“先说说装修的事情吧。”

    小飞嘿嘿笑着介绍:“云哥,这是我小舅!他有个施工队,做过很多装修,手底下工人活很细!我跟他说过了,咱们都不是外人!”

    “你好,我叫庞刚。”小飞的舅舅生的五大粗,但面相很和善。

    “徐云。”徐云也微微一笑自我介绍:“你是小飞的舅舅,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设计和施工就麻烦你了,钱方面好说,只要活做的细。”

    庞刚一拍胸脯:“兄弟,你放心,你是小飞的朋友,我绝对尽心尽力!我这人不在乎钱,只要够我那几个干活的兄弟生活费就好!”

    徐云见庞刚也是爽快人,就直接定了:“什么时候能开工?”

    “随时,今天下午我就找人来把垃圾清理了!半天不算你工钱!”庞刚的确是爽快人。

    徐云也爽快一笑:“好!庞哥,那你们想吃什么就直接给店里老板娘说,管饱!”

    楼上人听到声音也跑了下来,阮清霜一怔:“这是要干嘛?”

    “装修啊。”徐云耸耸肩膀:“不装修怎么营业。”

    阮清霜心里好一阵感激,没想到徐云那么快就找来了人:“那,装修费用大约是多少呀……”

    “妈妈,这你就不用管了!爸爸肯定搞定!”果果那绝对会帮妈妈守财:“咱们快点上去试内衣吧!妈妈穿上肯定性感!”

    阮清霜被果果搞的囧了个脸红,赶紧抱着她就上去了。

    仇妍看了看徐云,又看看其他人,什么话也没说便转身上楼去了。

    强子和小飞口水都要留下来了,心不得不羡慕云哥好福气呀,居然和那么两个美女同居一起……

    “兄弟,看不出来你孩子都这么大了。”庞刚爽笑道。

    徐云呵呵干笑两声,反正也解释不清楚,随他去吧:“庞哥,那这里就交给你了。”

    “成!我这就打电话喊人来开工!”庞刚做事雷厉风行,几个电话过去,不到半小时时间就来了八个工人,这伙人纷纷称呼徐云徐老板。

    徐云拿了二百块钱给小飞,让他去隔壁不远的商店买了条玉溪烟,然后给众人每人分了一盒。

    “哥儿几个辛苦,徐云先谢谢了,活做的细一点,钱我一份不会少。”

    一伙工人都也没客气,把烟收下对徐云好感倍增!他们平日也就抽个、八块的红塔山或者泰山将军,二十块一盒的玉溪平日那绝对不舍得买呀,一块钱一根呢。

    徐云把剩下的两包烟都给了庞刚,庞刚也没客气,笑着收下。

    果果闲不住,趁着阮清霜打扫房间卫生的功夫,又在楼上跑了下来,仇妍紧跟在后,生怕她摔着。

    “强子。”徐云把强子喊道了一旁:“四狼帮的老巢在哪。”

    他已经没有耐心跟四狼帮玩了,他们对药膳馆下手,已经彻底激怒了徐云,徐云现在只想拔掉四狼帮这毒瘤,那样才能彻底解他心头怒火。

    强子那副嬉皮笑脸瞬间消逝,他谨慎问道:“云哥……你……你不会是要……可是,四狼帮真的不好惹啊!”

    “我爸爸想做什么还要跟你申请吗?”果果背着小手走过来:“哼,那些坏蛋毁了妈妈的心血,爸爸,我们一定要让他们好看!”

    强子无奈干笑两声,孩子毕竟是孩子,根本不知道四狼帮到底有多阴狠多毒辣。

    “你只需要告诉我们那些人在哪里。”仇妍也开口了,声音毫无情感可言,冰冷如霜。

    她很清楚徐云现在想要做什么,既然她对徐云的救命之恩无以回报,那就只能在这些事情上助他一臂之力了。

    强子不禁被仇妍冷傲的气质憾的喉结耸动咽下口唾沫:“汪……汪顺喜有个狗场,专门驯养藏獒的,就在东边的开发区……”

    “养藏獒?”徐云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寒意彻骨!

    “我跟你一起去。”仇妍淡淡道。

    徐云怔了一下,会心一笑点点头:“好啊。”

    他现在已经基本了解了仇妍的性格,她是那种不论恩仇有则必报的人,如若不然,她就不会在冯千岁被清洗之后还对冯家独苗果果如此不离不弃的了。

    果果闻言小拳头一攥:“我也要去!”

    “你去干毛!?”徐云无语:“除非你妈妈同意,不然我坚决不带你去!”

    果果气呼呼道:“你不带我去,我就告诉妈妈你偷看她洗澡!”

    此言一出,惊的仇妍和强子都张开了嘴巴,仇妍是惊诧感叹,而强子则是羡慕嫉妒呀!

    “什么?”徐云当即傻眼:“我什么时候偷看你妈妈洗澡了!?”

    果果却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眼睛里划过一抹狡黠光芒:“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嘻嘻!只要爸爸答应带我去,以后果果可以帮你偷看哦。”

    仇妍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果果的行为反正她是永远搞不懂。

    徐云摸摸下巴琢磨了一下:“真的?”

    “那当然!”果果得意的扬了扬眉毛:“肿么样?”

    “成交!”徐云还能怎么选择?这小拖油瓶肯定是要带着了,得罪了她,她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仇妍也没说什么,果果决定的事情她知道肯定说服不了,有徐云跟她保护着,想必果果也不会出什么问题,跟着就跟着吧。

    阮清霜发现仇妍和果果都不在了,也走下楼,看到几人都在门口不禁疑惑:“干嘛呢?”

    “我和仇妍带果果出去一下,马上回来。”徐云知道仇妍肯定不会说谎,胡乱编了个理由。

    果果配合的很:“嗯啊,我们马上回来,妈妈在家乖乖等果果哦,不能朝暮四。”

    “不会用成语就不要乱用啦!”阮清霜真想一头撞墙:“早点回来,仇妍,你一定看好他们两个啊!”

    仇妍点头嗯了一声,恐怕这两个家伙她一个也不可能看的住吧?

    徐云迅速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人直接钻进车里溜了个没影。阮清霜并不知道他们是要去哪,所以也并不担心。

    强子就不同了,他瞪大眼睛咽下好几口唾沫,藏獒驯养基地可是名正言顺的狼窝!他们真的就这么去了?个人呀!而且是云哥带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

    这样就想灭了四狼帮?!简直天方夜谭,这和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