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刀光剑影,强子扬起劈山刀,刀刃撕裂对方皮肉绽放的血腥让他愈战愈勇!钢铁碰撞发出的叮当声响,就好像一曲凌乱不堪的交响乐……

    仇妍表情风轻云淡,鬼魅般的身影所到之处全部痛苦倒地!甚至没有人看清楚她是如何出手的,四狼帮一百十多号人一瞬间溃不成军,连连后退!

    徐云抱起果果,有仇妍在根本不需要他出手。

    陈炮和魏老四见状不妙,直接就撒丫子逃跑,他们嘴里实在是没有牙齿再给徐云打了,这么下去一会儿倒霉的还是他们两个,这才刚算出院,总不能再进去跟二黑做伴吧?!

    汪顺喜见身边两个得力助手都跑了,他也怕了,恨不得找个地缝藏起来!

    “爸爸,那家伙想逃。”果果指着汪顺喜喊道。

    徐云微微一笑:“那你跟老爸一起去追好不好?”

    “不好,果果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果果摇摇头;“放我下来吧。”

    “呃……你能有什么事情?”徐云一脸茫然。

    果果不耐烦的一挥粉嫩小手道:“女人的心思男人别猜了,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啦。”

    徐云一脸尴尬,女人……唉,这小妖孽绝对是个人精!

    的确,果果脑子里想的事情徐云永远搞不清楚。

    “爸爸,你还愣着干什么?人都跑没影了。”果果冲着汪顺喜消失的地方努了努嘴巴:“还不去追?”

    徐云也管不了果果要做什么神秘的事情了,直接朝汪顺喜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这家伙居然跟地下世界的山猫有联系,徐云当然不会放过这种险恶的家伙!

    汪顺喜一路狂奔,耳边到处都是藏獒的吼叫声,慌忙之他也找不到陈炮和魏老四了,他现在就一个念头,逃!

    突然,汪顺喜背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你以为你逃得了?”

    汪顺喜的心理防线彻底被击垮!这种精神上的压迫力让他彻底崩溃,他疯魔了似的突然停住了脚步,居然没有再往后门逃命,而是一头冲向他在狗场的秘密小库房!

    徐云微微一怔,缓步走向汪顺喜。

    看着一步步逼近自己的徐云,汪顺喜手忙脚乱的拿出钥匙,惊慌的打开身后库房厚重防盗门,想都没想就躲进去,一双手哆哆嗦嗦的在里面死死把门反锁上!

    五岁就跟着他老子混在地痞窝里的汪顺喜已经四十的人了,但他是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真正的恐惧,以前从未有人能给他这种死的威胁,今天是第一次!

    当汪顺喜眼睁睁看着那女人割下藏獒脑袋的瞬间,他就怕了。

    人总有软弱的一面,不知道害怕的人往往是没有面临过真正的恐怖,汪顺喜用后背死死顶住厚重的防盗门,心脏狂跳不止!

    这个库房是他最后的防线,墙面上挂着他多年来在各地黑市搞来的枪支,有手枪,有猎枪,甚至还有95式步枪!

    被逼到绝境的汪顺喜终于彻底疯狂了,他抄起一把膛线猎枪,迅速装弹!

    这把狩猎用枪是他用来枪决失心疯藏獒的武器,威力巨大,打狗的时候基本都是一枪毙命!

    哐——!

    厚重的防盗门随着一道势大如沉的强劲气流冲出,直接砸在汪顺喜的后背,汪顺喜被撞的一脸拍在墙上,鼻血当即就流了出来。

    徐云走进这间库房,忍不住感慨:“我擦,好东西还真不少啊,这就够判你个十年八年的了。”

    “徐云!我今天要杀了你!!”汪顺喜回头怒瞪徐云,直接端起自己操练最熟悉的这把猎枪,毫不犹豫的瞄准了徐云的脑袋!

    可是一切都慢了一步,徐云已经侧身闪到了汪顺喜的面前,一把抓住猎枪枪管,汪顺喜大惊,迅速想把枪抽回来。

    徐云却轻描淡写的松开了手:“这话应该是老子对你说吧?”

    汪顺喜再次端枪瞄准,但瞬间大惊失色,他的猎枪枪管居然被徐云刚才那一抓给捏扁了!

    “扑腾!”

    汪顺喜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

    他心如死水,再无半分波澜,巨大的恐惧感一波一波的袭来:“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我给你钱!十万?二十万?五十万!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突然,外面传来强子的呼喊:“云哥!有警察!快跑!!”

    狗场里顿时狂乱起来,不管是强子的人还是四狼帮的人都跟兔子看见老鹰似的,窜的一个比一个快!

    “都不许动!给我站住!不然我开枪了!”

    徐云眉头一皱,好声音好熟悉啊,我擦,不会是秦婉儿来了吧?!

    仇妍踏着轻盈的步伐来到了徐云所在库房门口,对里面的徐云道了声:“秦婉儿来了,她一个人。”

    “呵,真是个胸大无脑的家伙。”徐云无语,幸亏他今天来了,若不然秦婉儿一个人独身来此还不被汪顺喜抓了喂狗?

    汪顺喜两眼一亮,居然趁机抓起一把手枪!就在他哗啦上膛的瞬间,徐云却突然起脚,遮天蔽日的一脚狠狠劈在他的脸上,汪顺喜整张脸就像开了染铺似的……整个人两眼一黑就彻底昏死过去。

    徐云微微一笑,秦婉儿来的算是刚刚好,这功劳也有人送了。

    “果果呢?”仇妍突然道。

    徐云一怔,两眼一瞪:“她没跟你在一起?刚才我把她放外面了啊。”

    仇妍的脸上徒然变色,她一直以为果果跟徐云在一起,根本没多在意,现在居然找不到果果了!

    这时候一个人都没抓到的秦婉儿怒不可揭的冲到狗场后院,她一眼就看到了徐云和仇妍两人:“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仇妍哪有功夫理会,迅速前往前院去寻找果果!

    “喂!你要去哪?”秦婉儿见仇妍不把自己当盘菜,心自然有些不爽。

    “你出现的挺是时候啊,堂堂副所长出门也不带几个小兵?”徐云相当无奈,秦婉儿有些时候做事的确欠缺考虑,太冲动,或许是因为太年轻吧。

    秦婉儿对徐云也没打算隐瞒什么:“对,就我自己,我只有找出汪顺喜的犯罪证据才能带人来抓他。”

    徐云指了指这间秘密库房:“现在证据有了吧,私藏枪支,而且还不少。”

    秦婉儿这才注意到库房内的景象,一面展示墙似的墙面上大大小小挂了将近二十把枪,各式各样呀!现在国家对私藏枪械查处的那么严厉,没想到汪顺喜居然顶风作浪,而且还浪的不轻呢!

    “人我也给你抓了,你不用不好意思。”徐云道:“老规矩,功劳算你的,我还是不想跟警察扯上麻烦。”

    秦婉儿实在惊骇:“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徐云一挥手:“回头再给你解释,果果不见了,我要去找果果。”

    “什么?”秦婉儿更无语了:“你们出来干嘛带着孩子!?”

    徐云白了秦婉儿一眼:“你以为我愿意啊?”

    秦婉儿也顾不上抓人了,跟着徐云一起跑到狗场前院跟仇妍汇合,偌大的狗场除了犬吠声,就只剩下他们个人了。

    “还没找着?”徐云表情到挺轻松。

    仇妍浑身一颤,若是果果有什么不测,她绝不会原谅徐云!

    徐云突然仰天大喊一声:“果果!!”

    那小妖孽当时说有点事的时候徐云就觉得不太对劲儿,现在转眼间就找不到人了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徐云并不担心果果会出什么事,就她那个机灵鬼,如果遇到危险肯定早就呼救了。

    “干嘛大吼大叫的,吓死人家了!”狗场那座办公楼的二楼传来果果不爽的稚嫩声音。

    我擦!徐云无语,你不言不语就藏起来已经把快把仇妍吓死了!

    听到果果的声音,原本几乎就要愤怒的仇妍瞬间柔情遮面:“果果,你干嘛去了?快下来吧。”

    “果果,你快把我们吓死了你知不知道!”秦婉儿刚才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果果在楼上冲下来,一脸灿烂的笑着:“婉儿姐姐,你怎么来啦?”

    “我来救你们啊,呃……果果,你肚子怎么鼓鼓的?”秦婉儿一怔。

    “没什么啦!”果果吐了下舌头就藏到了仇妍身后,似乎在逃避什么似的。

    徐云也皱了皱眉头,果果的行为实在有些怪异,虽然她穿的是蓬蓬裙,但也不至于蓬的肚子都大一圈吧?难道刚才在楼上偷吃了什么东西?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果果有些呆不住了。

    “秦婉儿,这里就拜托你了,嘿嘿,回头加官进爵的可别忘了我。”徐云咧嘴一笑:“我们回药膳馆等你。”

    这时候仇妍已经转身离开,果果一边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一边扭头嘻嘻一笑:“婉儿姐姐,晚上见哦!”

    秦婉儿无语,这些个家伙……

    但她现在也不是跟他们争论的时候,秦婉儿迅速回到那间藏着众多枪支的库房,把昏迷的汪顺喜铐起来之后她才给所里打去了电话。

    徐云和仇妍离开之后就给强子打了电话,让他们想办法回去一趟,把那条死狗给弄来,狗肉蛋白质极佳,尤其是球蛋白比例大,藏獒肉就更是优异了,吃了能增强体魄促进血液循环,还能活跃男人床上功能!

    一听到此,强子一伙也顾不上还有警察在现场的危险,驱车赶回来,硬是在秦婉儿眼皮底下把那头死藏獒给拖走了。

    等秦婉儿听到动静赶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逃了个没影!气的秦婉儿直跺脚,但却又不能因为一条狗追出去。

    汇区分所的所长刘光明带人赶到现场的时候,直接被震撼成了渣!全市最有名的藏獒驯养基地一片狼藉,恶名昭著的四狼帮头子汪顺喜半死不活躺在地上,一屋的枪支弹药足够判他个十年八年了!

    “小秦,这些都是你做的?”刘光明眼睛几乎都要瞪出来了,这也太夸张了吧!?就算是他全所警力出动恐怕也没这威力呀!

    秦婉儿顿感浑身一阵发麻,只能硬着头皮道:“是……”

    “你真是给我们所争面子!”刘光明才没工夫去想秦婉儿是如何做到,他只知道这可是他进选市局极具份量的业绩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