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小色鬼别碰我胸啦!”秦婉儿抓狂的声音也在房间传了出来。

    “碰一下又不会爆炸,假的啦?”果果不屑道。

    “果果!你又乱摸!”

    “婉儿姐姐,你不会把它撑坏吧,好贵的!要不然你试试我给自己买的那件6G的?”

    秦婉儿崩溃的一头撞在床上,这小鬼头实在让她疯掉了,她居然给自己也买了内衣,而且还是6G那么大的?!。

    她实在是搞不明白阮清霜那么温尔雅的妈妈怎么会生出一个如此腹黑精明古怪的小魔女啊?

    徐云坏笑着走到秦婉儿房间门口,砰砰砰敲了下门,故意大声道:“秦婉儿,用不用我帮忙?”

    “徐云!你敢进来我就杀了你!”秦婉儿惊吓的声音马上以一百分贝的高音传了出来,抓过衣服挡在了光光的身体前。

    果果在里面怂恿的嚷嚷道:“爸爸,爸爸,你来帮忙托一下吧,我马上给你开门!嘻嘻嘻!”

    “果果!”秦婉儿发誓这是她见过最让她无语的一对父女了!

    阮清霜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群家伙真的是让她哭笑不得,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生活居然会有一天变得如此丰富多彩。

    “秦婉儿,你抓紧时间出来,我有重要的事情给你说,你再不出来我可就真进去。”徐云继续吓唬秦婉儿,随后就坐到了沙发上,也对阮清霜道:“关于果果的人生大事,你这个当妈妈也要听听吧。”

    阮清霜一怔,一脸迷茫的看着徐云,果果才岁呀,现在就谈了人生大事是不是有些早啊?她这个当妈妈的还没考虑人生大事呢!

    秦婉儿刚才被徐云吓得哪还顾得上臭美,穿好衣服就拉着色果果就走了出来:“干嘛?你能有什么正经事儿跟我说?”

    不是秦婉儿不想信徐云,而是徐云做正经事儿的时候从不跟她说,好比今天去端四狼帮的窝子就没喊上她。

    “马上就开学了,帮忙给果果找个学校吧。”徐云微微一笑:“果果每天呆在药膳馆也不是长久之计。”

    阮清霜的目光闪了一下,她没想到徐云居然这么细心,她之前考虑过果果上学的事情,她也咨询过两所小学,但是果果没有这里的户籍证明,根本不能在这里上小学,而且越是好学校,管理的还越严格。

    秦婉儿点点头,一点都没觉得这算什么问题:“这没问题呀,我们河东市最好的小学就是双语国际学校了,全国都有名哦。”

    “婉儿。”阮清霜一脸无奈的表情:“我问过了,果果没有户籍证明,基本所有学校都不收。”

    秦婉儿一皱眉头:“没有户籍?你这个当妈妈的也……等等,果果不会连户口都没有吧?清霜姐,你生果果的时候是不是太小?所以就……”

    “什么跟什么呀,果果是我……是我……”阮清霜怕果果伤心,不愿提起她是被捡的。

    但果果却一脸灿烂,毫无压力道:“我是妈妈捡来的。”

    “呃……”秦婉儿整个人僵住了,怪不得两人性格差距如此的大啊。

    徐云挑了挑眉毛:“怎么样呀,我们都是人生地不熟的外地人,你一本地妞儿,这点小事儿不难吧?”

    果果特别期待的看着秦婉儿:“婉儿姐姐,果果的人生大事就看你的咯。”

    秦婉儿看着泪眼汪汪的果果,又想到果果是被捡来的悲惨身份,心里顿时一阵心痛,多可爱的孩子,怎么身世就那么可怜呢?她一定要把这事情给果果解决了!

    “果果放心!婉儿姐姐一定让你去最好的小学读书!”秦婉儿直接拍胸打保票。

    果果吐了吐舌头:“爱死婉儿姐姐了,只是刚才人家摸一下你都叫那么大声,自己拍那么大力也不怕爆?看来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秦婉儿一听气的直咬牙,这混丫头居然敢怀疑自己的胸,等等,她这算是感激自己吗?

    徐云看的都有点眼晕,果果好幸福哦,如果自己也是小女孩该多好呀,可以帮大姐姐穿内衣……

    “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秦婉儿眼一道寒光射向徐云。

    阮清霜一把抓起秦婉儿的手:“婉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清霜姐,你跟我还那么客气?”秦婉儿故作生气道:“是不是把我当外人哦?”

    阮清霜赶紧摆手道:“当然不是呀!”

    果果也巴结道:“婉儿姐姐可不是外人,我都考虑让她做小妈了呢,就是怕妈妈吃醋。”

    阮清霜决定不能再放纵果果了,起身把果果抱起,不好意思的对秦婉儿笑了笑,然后大步走回房间,娇斥着果果:“果果在胡闹就关你小黑屋,跟妈妈回屋睡觉!”

    “幸好我不是她妈。”秦婉儿拍拍胸脯感慨一声,若是有这么个女儿,那她肯定崩溃了。

    徐云把杯子里的水喝掉:“果果的事就麻烦你了,我先谢谢了。”

    “哟,什么时候嘴巴这么甜了?”秦婉儿一脸太阳从北边出来的表情道。

    徐云切了一声:“那我就咒你一直穿不是上那件内衣?”

    “混蛋徐云!”秦婉儿抓起沙发靠枕就打,徐云赶紧起身直接跑回自己房间藏起来。

    等到她们都入睡了之后,仇妍才再次来到徐云房间,她必须要坚持施针!只有内伤痊愈她才能变回原来的暴力狐尊!才有保护果果的资本!

    徐云早就在房间准备好了银针,他上挑着嘴角等待仇妍脱下上衣,而仇妍经过了第一次脱掉衣服的挣扎之后也不再顾及,转过身背对徐云,一点都没犹豫便脱下了自己的上衣。

    “今天可能会有点不适应,你坚持一下,虽然你体内淤血化清,但是还有道特殊内劲再捣乱。”徐云说话间已经摸出银针。

    仇妍点点头,也没有犹豫,取出银针,她还是决定自己能做到的就不要徐云做……

    徐云提针直刺灵台穴,百股内力化作一缕通过银针缓缓涌入仇妍体内,仇妍体内一道怪异内劲突然升起,两股内力砰然相撞!

    仇妍只觉体内一阵刺痛,整个经脉瞬间混乱一团!仇妍双目紧闭,手银针也握不住了,直接丢落在地!

    “沉住气!”徐云心一凌,他也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

    仇妍居然是了绝掌!虽然徐云知道天下之大高手众多,但是能有本事把绝掌练得如此炉火纯青的绝对是准一流的高手!或者还可能是一个已经突破一流高手瓶颈的超级高手所为!

    嘶!徐云忍不住倒抽一口寒气,也难怪仇妍宁愿果果跟自己分开,原来要对她们不利的人实力真的如此恐怖!

    一道凌厉内力突然冲破徐云银针,直接转逆向仇妍胸前任脉庭穴!

    “不好!”徐云暗惊一声,这时候他也不顾的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左掌拍向仇妍左肩,仇妍整个人转到自己面前的瞬间,徐云右手已经捏起银针直接刺入仇妍胸口正的檀穴!

    从仇妍庭穴涌上来的那股内劲被徐云的内力瞬间化解,直接沿着银针被拔出体外!仇妍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一口淤血涌上来,嘴角流出腥红血迹。

    呼……好险,徐云额头都渗出了细汗,倘若他刚才有半分犹豫,那股恶力就会直接冲破檀、玉堂两处穴位攻向仇妍心肺!那时候他做什么都晚了。

    一切都平静下来,徐云才意识到正面面对自己的仇妍,呃……这可不是他故意要赚便宜,人命关天啊。

    由于怕控制不住鼻血喷发,徐云还是赶紧扭过头去,而且他也怕仇妍会突然发飙,龙渊软剑可不是切豆腐的菜刀……

    仇妍现在没功夫去计较那些,她竭尽全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气息,直到经脉顺畅。

    整个过程徐云都趴在窗户边上看夜景,几个喝的晕头转向的混子相互吐了一身秽物,可把徐云恶心的够狠,这外面的夜景跟里面的夜景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呐!

    仇妍终于平静了呼吸,虽然她知道徐云看光了自己的身体,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穿上自己外套。她不怪徐云,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整条命都欠给了徐云!

    临走之前,仇妍把徐云给她的那个装满珍药的小瓶子拿出来放在桌上:“九宝还魂丹很珍贵,你能帮我施针,用内力化解我体内恶力,这个药我已经不需要了,还给你。”

    徐云拿起来就扔回给仇妍:“大力丸我有的是,你就当零食吃着玩儿吧。”

    “什么?”仇妍被徐云一次次的震惊着,他居然说这东西他有的是,当零食吃着玩?简直不能用奢侈来形容!

    徐云不再跟她开玩笑,严肃道:“或许这东西对你来说珍贵,但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今天我能用银针拔出你体内绝掌残留的伤人内劲,就是因为你有这东西的药力护体,如果你想早点好,那就继续吃吧,针灸或许就不需要了。”

    “你……”仇妍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她转身离开徐云房间。

    仇妍不知道自己能用什么方式才能回报徐云,多说无益,仇妍暗自告诉自己以后她的命就是徐云的。

    徐云收好银针睡觉,他越来越觉得仇妍的性格像极了某个人,什么话都会憋在肚子里不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