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时分,河东机场出站口走出一名髯须满面的青年男子,他不到十岁,头发泛着淡淡暗红,宽鼻阔嘴,面相跟英俊绝不挂钩,但一双寒眸却极为凌厉,如同电光扫过四周。

    髯须男子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的名牌,低调的穿过接机的群人,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在机场徘徊,当他走到国际航班区的时候,挑了挑浓眉,目光露寒光扫过一处并不显眼的垃圾桶。

    如果青鬼说山猫和秦虎那两个不靠谱的家伙坐飞机去了西欧和南美他完全相信,但他绝对不相信宫幽会去非洲!

    他去非洲做什么?难道是口味重的要去找原始部落的黑野妞儿滚床单?

    髯须男子抬手用指头梳里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这千年古城河东市果然有点意思啊。

    河东市虽不大,但也是好几个县区,、四百万人口呢!青鬼让他在这里找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实在是太难为他了,他最讨厌的就是做这种磨性子的事情。

    对于青鬼翻遍华夏也要找到那个女人和孩子的决定,他一开始就不支持,这无异于海底捞针。可是他也很清楚,他改变不了青鬼的决定。

    既然没办法说服青鬼,那他就当是来河东渡个假,至于找人嘛,他当然不会亲自出手,这种麻烦的事儿还是找别人去做吧。

    很快,髯须男子走出机场,他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钻进了去。

    “您好,看您这打扮不是本地人吧?去哪呀?”河东出租司机都挺热情的。

    “我找马平海,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髯须男子淡淡道,说完便在钱包随便掏出几张票子扔在控台上:“带我找到人,这些钱就都是你的。”

    司机脸色都泛白了,额头上也忍不住渗出汗珠,他想拒绝,却又舍不得不赚这些钱:“那您坐好。”

    河东市有几个不知道马平海的?表面上是北胛区一个街道的街道书记,但实际却是河东市**大佬之一!

    北胛、汇泉、北隅这北部区马平海就是大拇指头,很多人都背地里传言这个马书记在河东说话的分量比市委大院里的那个书记都重。

    ……

    仇妍大约十几分钟后回来:“血迹在门口就消失了,路边有几辆汽车轮胎印迹。”

    徐云嗯了一声,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先吃饭,吃过饭我问问强子。”

    果果可没那么多心思,肚子饿了就开吃,吃饱了才有力气想主意嘛,阮清霜胃口显然就差多了,匆匆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

    在仇妍破天荒收拾碗筷的时候,强子和小飞两个人鼻青脸肿的来到了药膳馆。

    “云哥,刀斧会的人来找麻烦!”小飞一脸沮丧的哭诉道:“我们都被打了,装修队的工人也都住院了!”

    徐云眉头微皱,刀斧会又是个毛玩意?

    刚搞定四狼帮,这又出来个刀斧会,难道河东市的帮派就那么多如繁星?他看了一眼强子,问道:“怎么回事儿?”

    强子咕咚咕咚把手里半瓶矿泉水灌进肚子,骂了一声娘后开始细说。

    就在徐云离开药膳馆没半个小时,汇区大帮会之一刀斧会的人就来找麻烦了,带头的叫卫伟明,是刀斧会老大范南杰的表弟,他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跟庞刚要装修管理费,张口就是两万,不给就打工人!

    庞刚这活才刚开始干,去哪给他们两万块,他当然不给,卫伟明二话不说就让人动手,十多个混子对着庞刚干活的、八个工人就是一群殴!

    强子和小飞带着几个兄弟想要帮忙,也跟着被扁了,但受伤却没那几个工人严重。那几个工人不是被铁棍敲断了手指,就是被钢管砸断了腿,都是要在病床上躺两个月的伤。

    卫伟明打完人就走了,丢下一句话,以后想做装修,那就要给老子交管理费,不然就他妈别想做!

    这招确实够毒,打你的工人,你就算是能接到活儿也没人能干活,而且、两次之后肯定就没有工人敢跟你干活了。

    强子和小飞刚帮着庞刚把受伤工人送去医院,想到药膳馆无人看管,便赶紧赶了回来。

    “刀斧会?”阮清霜也茫然了,现在社会治安是怎么了,怎么到处都是流氓团伙。

    “范南杰的刀斧会一点都不比汪顺喜的四狼帮弱,汪顺喜还挂个养狗专家的头衔,范南杰就是一彻底混黑的流氓!”强子呸了一口唾沫,还带着些血丝:“范南杰搞工地渣土运输,跟人合伙混凝土搅拌,接的都是建筑上的活儿,这几年赚了不少钱,又新开一个叫什么热带雨林的洗浴心。”

    徐云微微一笑:“搞工地,开鸡窝,挺厉害的。”

    强子愤愤的点点头,有些心不甘情不愿道:“范南杰在**上是混的顺风顺水,道上的人都说他以后就是河东市**上的第四个大佬!”

    徐云对范南杰是什么背影并不感兴趣,他回头问小飞:“你舅舅怎么样?”

    “他倒是没事儿,就是让我给云哥带个话……他,他说对不起你了,手下工人都伤了,药膳馆装修这活儿实在是做不下去了。”小飞就一个高二刚退学的学生,承受不了多少压力,脸上写满了沮丧和失落。

    徐云把那辆神龙富康的车钥匙扔给强子:“走,带我去医院看看。说好尽快给我装修,这就不做了,太不厚道了。”

    小飞一听这话,神色顿时就慌张起来,急忙解释道:“云哥,你别怪我小舅啊!他也不想这样,现在只是工人的医药费就够他受得了,你就原谅他吧!别……别去了好不好?”

    徐云摇摇头:“不好。”

    “可是……”小飞心里有些急,但碍于徐云的威慑力又不敢发泄。

    强子猛拽了一把小飞,让他少说话,只是他自己也有点不明白,云哥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呀,怎么这事儿上那么较真?

    “霜姐,借我两万块钱用下,回头取了还你。”徐云嘿嘿一笑。

    阮清霜明白徐云的意思,点点头便去楼上取钱。果果虽然有些心疼,但是也没说话,借就借吧,反正她知道徐云爸爸还得起。

    这时候强子和小飞才突然明白了徐云的意思,小飞两眼一红,都要哭出来了。

    阮清霜给徐云拿了万块现金走下楼:“多带一点没关系,那么多工人受伤肯定处处需要钱,不够的话再给我打电话。”

    “成。”徐云也不客气,拿了钱就催促强子和小飞抓紧时间带自己去。

    人开着神龙富康一溜烟就直奔河东市人民医院。

    果果一耸肩膀,自言自语:“唉,老爸还真是滥好人呀,干嘛那么善良,搞的果果都爱上你了。呼,怪不得妈妈那么一心想要以身相许呢。”

    阮清霜听了差点崩溃,岁孩子口的“爱”到底是什么概念?反正阮清霜在果果的语气里听到的不是那种孩子对老爸崇拜的父女只爱,反而有一丝……阮清霜可真不敢往下想!

    仇妍表情静如平湖,她淡淡的看了阮清霜一眼,这个女人蕙质兰心,纯真娴雅,或许只有善良的阮清霜跟滥好人徐云在一起才般配吧?

    想到这里仇妍忍不住心一惊,她什么时候居然关注这些无聊的问题了!?仇妍并没有发现,自从那天徐云紧急施救帮她排除体内绝掌内劲之后,她原本孤傲寒霜的心就被一丝男女之情给打破了。

    卢梭说过,善良的行为使人的灵魂变得高尚。

    如今,徐云和阮清霜就是两个典型的善良的人,他们不但自己的灵魂变得高尚,连果果和仇妍都快被同化成滥好人了。

    ……

    神龙小富康在强子手里也是娴熟无比,反正这车是假牌子,强子也就不在乎什么压线闯灯的,遵守交通规则那就不叫混子了。

    对于强子大部分无危险的违章徐云都懒得管,但他还是在强子闯了个直行红灯后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想死就跳楼去,别在大马路上给别人添麻烦,以后红灯少闯!”

    “是,云哥教育的是!”强子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人很快到了人民医院,下车之后便直奔骨科的病房,据强子说那群家伙下手够狠的,个工人全部都是骨折的伤,挺严重的。

    迎面一个护士走来,徐云侧身闪过,却被人一把抓住:“哎!怎么是你!?”

    “啊?”徐云回头一看,小护士火爆身材把白大褂都撑的那么饱满,必须是那晚上给自己肩膀上药的护士许雅:“是你呀!”

    “你又怎么啦?”小护士许雅那天晚上之后就被徐云这个坚毅的男人给迷住了,枪伤都不用打麻药的猛人,她真是第一次见。

    徐云没时间多聊:“几个朋友受伤了,我去骨科病房,有时间回头聊。”

    说完之后,徐云便继续催促强子和小飞带路。

    看着徐云大步离开,许雅憋了下嘴,娇怒的跺了下脚:“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啊,真是的!”

    这个受了枪伤还能谈笑风声的男人在许雅的心里更加神秘了,而且也越来越让她无法自拔,真搞不懂这个每天下班都会有各种公务员青年打电话相约的姑娘到底撞了什么邪,怎么就对不修边幅的徐云那么感兴趣?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